一蓑煙雨任平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我原本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怕死、怕得病。曾上下求索想找一個修煉方法,終於在一九九六年春天幸遇大法。從此我走上了一條師父指引的修煉之路。過程中,儘管有著坎坷和不易,但憑著對師父和大法的堅信,都平實的走過來了。

一、肩挑重擔

自從得法後,我儼然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每天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之中,情緒特別高漲,神彩飛揚。原本心律不齊、頸椎鈣化、手麻腳麻頭暈等疾病,在不經意中都被師父給清理了,那時面色真的像師父說的是白裏透紅,有人還說我的臉嫩的像姑娘(那時我已四十六歲)。在那種情況下,我就到處講法輪大法的美好,帶動了一部份親戚、同學和鄰居走進了大法。這種帶動在當時並不是刻意的宣傳,這真的是我對佛法真誠的讚譽,當然更重要的是師父的慈悲引導讓這些有緣人得法。我真是太感激師父了。

二、護佑眾生

我今年六十二歲。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自己對師對法的深刻理解以及對修煉的體悟,深感師父是如此的偉大殊勝。明慧網編輯同修有一句話,「師父心中只有無私和為他」,真是一語中地。我常常為有如此偉大的師父而感動而自豪,師父為我們付出的太多太多……

記得我初得法時,有一次高壓鍋熬稀飯,當時放的水多了一些,快燒開的時候我嫌氣壓閥往外排氣聲音大,就順手將擦桌布蓋在氣閥上,自己就幹別的去了。過了一會兒就聽見很大的排氣聲,跑過去一看,廚房全被熱氣堵嚴了,鍋裏巨大的氣體和熱飯把高壓鍋墊子甩出兩米多遠,鍋裏的稀飯和氣體繼續往外噴發。我驚慌失措,頂著熱氣進廚房,滿臉滿身都是稀飯,眼鏡也糊滿了稀飯,不知該怎樣把爐火關住。這時丈夫下班回家了,因霧氣太大也看不清。瞬間我一下想到了師父,就大聲喊了一聲「師父」,只見爐火剎那間關滅了,高壓鍋自動的歪向一邊,屋裏的氣體隨即消散了許多。正在這時單位勞資科長來我家有事,一看這個局面就說:「好險啊!」他一看我和丈夫渾身上下都是稀飯,臉上也糊滿了,就催我倆快洗臉,洗完臉後啥事沒有,只是在我的臉上留下一個小紅點。這位科長感慨的說:「你家真是有福啊,這麼燙的稀飯噴在臉上安然無恙,真是奇蹟!」我說這是我師父保護我呀。

還有一次,我去市裏開會,那時我是一企業負責人。散會後,我隨人群往外走,一不留神,踩空台階,一步下了五個台階,隨著台階滾下來。當時,我穿著高跟鞋,隨行的人都為我捏了一把汗,立即圍上來把我扶起來。當時,有要面子心,只覺得很丟人。馬上,我又想到了師父,師父沒讓我很尷尬,自己慢慢地走到車上,隨後啥事沒有,繼續上班。

神奇的事情還發生在我不修煉的小妹身上,去年九月份,小妹時常感覺嗓子疼痛,還有包塊,就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是甲狀腺瘤,並說是惡性的。當時小妹就哭了。後來我讓她念「法輪大法好」,並讓她念出聲來。(她全家都早已「三退」)小妹和小妹夫倆人就大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隔了三天,再去檢查就說是良性的,我當時不讓她去動手術,但她執意說把這個瘤切除了再修煉大法。我沒有太堅持自己的意見,畢竟她還是個常人。但手術在師父的加持下,出奇的順利,令我和姐姐、妹夫及醫生都感到驚奇,現在小妹已走入大法修煉。

三、感恩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開始至今,我面對面向世人講真相達幾千人之多。眾生明白真相和「三退」後的喜悅真是令我感動,有的是神情莊重的點頭,有的是喜上眉梢,有的是連聲道謝。我常想這僅僅是一種外在的形式流露,得救生命明白那一面對師父的感恩。

記得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我給一個村委成員講真相,他當即就退出邪黨,而後對我豎起大拇指說:「姐,我最佩服你們煉法輪功的,你們都非常了不起。這個黨已經不行了。」同時囑咐我注意安全。看到一個生命選擇了正確的道路,我笑了,他笑的更是開心。

在零六年下半年的一天,我坐在店裏(退休後,我開了門店),進來一個高高大大的三十來歲的小伙子。他說想租一個這樣的房子,但不知樓上的布局是甚麼樣的,想看一下。我就很禮貌的把他讓到樓上,看後下來他說自己是從西藏來的,姓「紮西」,有一個表姐在此地,想租一房子做生意。談完這些後,我就給他講真相,他很爽快的退出了「團、隊」,而後他談到在西藏家鄉,當地邪黨政府對他們管理很嚴厲,他弟弟是出家喇嘛,平時家中供台上偷供著他們藏傳佛教的神像,一有邪黨地方檢查就供上毛魔頭或鄧魔的像。我說邪黨就是不讓人相信神,但人卻恰恰是神造的。而後我又深入地談了師父和法輪大法。這時「紮西」提出要看一看大法書,我鄭重的上樓把《轉法輪》拿來。當我雙手捧著書呈給他的時候,他高大的身軀一下單腿跪地,用藏人的禮節雙手舉過頭,接過《轉法輪》,久久地擎在頭頂。而後坐下來雙眼不眨地看著師父的法像,眼裏含著淚花。他說這就是他要找的師父,自己也要修煉。我就毫不猶豫的將書送給他(當時我就這一本《轉法輪》),他感激不盡,再三鞠躬感謝。

過了兩天,「紮西」又來店裏。一是來感謝得法和救命之恩,特為我獻上雪白的哈達,二是來辭行,說由於種種原因不在此做生意了。望著他走遠的背影,我感慨萬千!師父呀,感謝您如此巧妙的安排,將一個幾千里之外的生命安排到這裏來得法得救,又巧妙安排我老伴(常人)那幾天不在店裏。

去年夏天我去外地看兒子,回來的車上遇到一位也是在外地工作的同鄉,五十歲左右。據他講原先在南京軍區,幹到正營就轉業到地方,在地方行業不太景氣就自己開了公司。同時他說經常去五台山,已皈依佛門。由於乘車得有六個小時的路途,所以講的比較多。首先我講了退黨大潮,他很爽快的用真名退出邪黨,他說自己早已不信任這個黨了,大官大貪小官小貪,還指望它幹啥。基於他對佛教有淺顯的了解,我就跟他講法輪大法在全世界的洪傳,同時給他講了邪黨十幾年來對大法弟子令人髮指的迫害,聽後他感到很震驚。最後我真誠的跟他說:「老弟,你也是一個善良的人。老子講:道,可道,非常道。既然有緣修煉,還是修煉法輪大法吧,這是一部宇宙的最高佛法,師父是來度人的。至於皈依佛門只是個形式,它不能解決生命永遠的問題,只有修法輪大法才能達到。」最後臨下車的時候,他緊握著我的手,感慨的說:「這次遇到大姐真幸運,您為我打開了一扇天窗,我現在就重新審定修煉這件事情。」他問我有沒有法輪大法書籍,當時由於我沒帶甚麼書,隨即我發了一念,求師父讓有緣同修送書給他。我告訴了他這個意思,他會意的笑了。是呀,大千世界人海茫茫,萍水相逢相連,我相信這位老弟一定會走進大法修煉中來的。

去年秋天,我見到一位親戚,原來是一基層的邪黨書記,早已辦理「三退」。他鄭重的跟我說:「姐,過去是向黨中央看齊(指邪黨),現在是向您這些人看齊(指大法弟子),向您這些人學習。」聽了這番話,聯想到世人「三退」後的喜悅,想到「紮西」對大法書的頂禮膜拜,我由衷的感到法輪大法真的深深扎根於眾生的心底了,真的是可喜可賀呀!

也是去年上半年,我見到家鄉一位文聯主席(三年前就退出邪黨),他很神秘而又驚奇的問我:「大姐,聽說神來人世間啦?」我說是呀,三千年一開的優曇婆羅花正在全世界盛開,此花開放轉輪聖王就在人間傳法度人,那不就是我師父嗎?他恍然大悟。隨後我送給他神韻光盤,他高興的接過來,說:「我要快回家看神的演出。」看到這位體制內的官員如此崇尚神,崇尚神韻。大法洪傳二十年了,從共產黨戰天鬥地無神論走過來的眾生,都是被洗過腦的。師父在世間傳法,力挽狂瀾,使眾生信神敬天,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勢頭如冰化地,中土神州大地道德底線在回歸和撥正。

四、結語

前段時間我翻閱蘇軾的古詞牌《定風波》,當時東坡先生被貶黃州任團練副使,此詩乃雨後有感而作。「……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說的是驟然遇雨而鎮定自若,其無憂無懼,曠達安然通脫,超越了面對自然變化所顯示的寬闊胸懷。而今天我們大法弟子面對邪惡製造的邪風驟雨,師父給了我們一部偉大的高德大法,給了我們巨大的神通法力,為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安排了護法神,更重要的是師父的法身隨時呵護。啊!榮幸啊,這何止是一披擋風避雨的蓑衣!這是一個巨大而又溫暖的能量場啊,任何狂風驟雨艱難困苦都不在話下。

在這裏我由衷地跟師父說,無論正法進程時日長短,弟子跟定師父走,做好三件事。這正是「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隨師「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