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邊的老年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我所處的城市屬於縣級市,在邪惡迫害的這十三年,大法弟子堅持一如既往的講真相,風裏雨裏,日復一日持之以恆的穿梭於集市、村莊、街道,為的是在人類大淘汰之前,儘快的多救人。其中,多位年齡70歲以上的同修,她們都將講真相救人的事安排為每天必做的大事,並且都在盡心盡力的做好。她們生活清淡,但很充實。幾年下來,她們無怨無悔,坦坦蕩蕩,樂樂呵呵的做著救人的事。本文寫的這幾位老同修算是她們中的代表吧。

華姨

這位老同修的名字中帶華字,就稱她為華姨吧,今年77歲,個頭不高,老伴幾年前去世,兒子們不僅都很孝順,也都支持華姨煉法輪功,近年各自買了樓房自己住。他們都想讓華姨跟他們生活在一起,但華姨有自己的想法,決定自己住在老房子裏。於是坦誠的對兒子們說:我能健健壯壯的活到今天,多虧了煉法輪功,現在我的生命是大法師父給的,為的是讓我好好修煉。這麼些年來,法輪功還在被迫害,師父被誣陷,我當弟子的要為師父說話,要告訴人真相。現在師父讓我們快救人,是因為師父看到了人將有大災難,我就要聽師父的話,按師父說的去救人。我自己住在老房子裏,圖的是清靜方便,我能有更多的時間學法、煉功,每天出去救人。我也想跟你們住在一起,生活上互相照應,可是現在還不行,等我做的事做完了再說。現在我自己一人生活,是我樂意的,我自己也能照顧自己,你們有時間就過來看看,沒時間就各忙各的。

華姨最先講真相的主要目標是自己的親友,過去的同事及鄰居等,逐漸的越講面越廣,針對的人群也就多了。農貿市場,鋼材市場等,擺攤的,開店的,都是講真相的目標。幾年下來,在華姨及同修們的努力下,當地幾乎大大小小的商鋪,攤主都了解了真相。這部份人中的許多人,成了接受大法真相的受益者,也都成為了今天傳播真相的個體。

前幾年城市處於建設擴建時期,到處是工程,到處修建公路,到處建廠房,到處建居民樓,除了當地民工外,還吸引了大量的外地務工人員。華姨天天騎著三輪車,帶著成箱的資料穿梭於這些工地,大的九評書加上各種內容的期刊冊子,各類真相光碟。每到一處工地,資料很快就發完,有時人太多,幾乎就是在搶。有一次華姨到修外環公路的工地,路寬溝深,幹活的人也多。華姨在路基面上給人發光盤,很快被搶光了。華姨騎上車子要走,只見一在溝底幹活的男子,提著鐵鍬就上來了,掉了一隻鞋子也不顧的穿,追上華姨不讓走,說我一直在喊著要,你給他們,為甚麼不給我。直到華姨答應再給他送時,才放心的讓華姨走。

講真相過程甚麼思想的人都有,但大都在華姨的正念下,生命擺放好的位置。一次,華姨碰到一位四十多歲的男子,給他講真相。這人傲橫的說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華姨說,你是幹甚麼的不重要,生命得救才重要。那人說我就是抓你們法輪功的;華姨說,我們一不做壞事,二不犯罪,你抓我們幹甚麼。法輪大法教人做好事,講真善忍,你抓好人心裏過得去嗎?別做那些惡事,你還是做好人吧。那人聽了就說,你有甚麼資料,我看看。拿了幾份資料揣口袋裏走了。

講真相也會碰到稀奇事。有一次,在一個工地上,由於長時間不下雨,出現嚴重乾旱,許多人除了打工外,還要忙著抗旱澆地。眾人圍著華姨說,你們法輪功神奇,讓老天下場雨,我們都會佩服。華姨脫口說,明天就下。就這麼湊巧,當天晚上下了一場大雨。第二天華姨又去了工地,那些人老遠看見她就搶著喊:過來這裏。他們七嘴八舌的說,我們都服了,你真行,法輪功真了不起。華姨說:應該感謝我師父,是我師父偉大,幫你們解決乾旱,我師父是來救人的,你們千萬別反對法輪功。

炎熱的夏天,許多人看到華姨這麼大年紀,就會說:你這麼一把年紀了,不在家吹風扇,吃西瓜,享清福,還到處跑,圖甚麼呢?華姨說,還不是為了你們嗎,大法這麼好,你們還不知道。今天的人都是奔著大法來的,共產惡黨卻擋著不讓學,不讓煉,連書都不讓人看,還欺騙人說法輪功不好,讓人跟著受害,共產黨就是來禍害中國人的。法輪大法是佛家大法,共產黨迫害佛法有罪,神佛要滅它了,跟共產黨一幫的人不是要跟著遭殃嗎?快退出來,好逃命。

當然也會遇到不明真相的人,受毒害深的人,多次被舉報,多次被抓。每次放回來後,華姨總是一如既往的繼續出去講真相。任何人,任何事都擋不住她救人。用華姨的話說,就是要聽師父的話,按師父說的去救人,誰都擋不住。

華姨真的如同她說的,每天上午大街小巷的告訴人法輪功真相。近兩年,華姨又將講真相的對像重點選擇為中小學生。華姨認為學生受毒害最深,也最需要救度。每天學生上學、放學的時間段裏,華姨就趕緊到學校門口或附近路上等著。無論天氣炎熱還是酷寒季節,華姨總是爭分奪秒的搶時間趕在學生的頭裏,以便有時間跟學生們說上話。等學生們上課後,華姨就到別處逢人就講。由於不留意時間,吃飯從來不定時,每次都是感覺餓了或者估摸快到下午集體學法的時候才回家。

我們這個城市不大,各類中小學校有十幾所,每所學校周邊的路華姨都很熟了,許多學生遠遠的就能認出她來。很多小學生老遠就跟她打招呼,喊她「華奶奶」,或者「華奶奶,法輪大法好」。有時華姨給學生們發破網軟件,許多中學生都會多要幾份,說是給其他同學,因破網軟件上有許多壓縮書籍,學生們也都喜歡看。

一對老搭檔

這兩位老同修是一對多年的老搭檔,她們經常結伴一起到鄉鎮集市講真相。我們所在地區大大小小的集市,她們都搜集起來,按鄉鎮、日期、集市規模歸類。為了不落漏,她們按順序去,近的騎車,遠的坐公交車。每次都是大布袋的資料,挎在胳膊上,沉甸甸的。尤其前幾年大量發九評的時候,九評書又厚,即使光碟也是一套幾個碟,不像現在出的DVD,容量大,佔面積小。整個集市轉下來,包裏的資料也發完了,她們聚合後一起回來。

由於她們天天上午趕集,各個集市上擺攤賣東西的商販幾乎都認得。最初她們給賣貨的人講真相,以後主要給趕集買東西的人發資料勸三退。過程中也是有接受真相的,有不願聽的,甚麼樣的人都能碰到。講真相的過程也是修煉,有時一個集市下來,講的很順利,三退人數也多,不免會心裏高興,但她們時刻提醒自己不起歡喜心,一旦覺察哪裏有問題,趕緊去掉。她們也會碰到受毒深的人,有的恐嚇要打電話舉報,她們由最初的出現怕心,漸漸的越來越理智,正念越來越強。碰到壞人,她們會說相信你很善良,不會那麼做。很多時候,對方會不好意思的走開。她們也多次碰到便衣,現在的警察除了在辦公樓裏,或集體行動等,都很少有在公開場合穿警服的。對這些人她們會說,不管你們是幹甚麼的,保命是第一的,工作只是為了掙錢養家,一家人平平安安才是福。便衣警察們在她們的善念下,往往也會走開。下午和晚上,她們除了集體學法,還要幫做資料的同修整理資料,如護身符、包裝九評、小冊子、光碟等,還要把每天三退的人數集中起來,每天時間都很緊湊。幸虧她們都獨立生活,早早晚晚自己說了算。

由於她們天天出去發資料,資料的需用量就大,供應資料的同修難以滿足她們的需求量。開始還從別的學法小組勻一點,後來她們一商量自己上一台電腦配上打印機,利用晚上時間做。這樣她們也能一邊打印的同時,一邊上網看文章,豐富講真相的知識,還能每天將三退人數及時發到網上。這些事情不做時認為很簡單,一旦開始做了,難度也很大。開始她們連鼠標都不會拿,稍一動,鼠標的箭頭不知哪裏去了,打字時要一個一個找字母。即使這樣,憑著一股熱心,憑著大法弟子的正念,很快她們掌握了基本的操作。在以後的時間裏,她們由不會到漸漸熟練,並且越做越好。

以上僅僅是概述了同修的一點點,要寫的話,她們每個人都是一部長篇故事。這些同修都有生活來源,但她們都沒有在生活方面花費過時間,她們很少做飯,多數買現成的,至於包包子、包餃子等更是連想都不想。但她們對自己的穿戴卻絲毫不馬虎,每天都穿戴整潔,並且要求自己心態好。確實她們給人的印象就是精精神神的老太太。她們每天都很充實、很樂觀,每天的時間都充份利用在做三件事上。她們對自己的要求就是,見到師父時能夠少一點愧疚。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