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出奇蹟 世人明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一日】我和老伴修煉大法已有十五年了。得法後身心受益,慶幸找到了人生的真諦。回憶自己得法初期參加法會,見證大法的神奇美好。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迫害大法後,我們仍然信師信法、堅持修煉。這幾年講真相中,看到世人急盼得救和明真相後得福報的感人事例,同修鼓勵我們將這些發生在身邊的感人故事寫出來,也是大法洪傳的見證。

一、尋找

小時候,喜歡聽媽媽講觀音菩薩、八仙過海的故事,渴望天上有神來。上學後,書本上說人是「猿猴」變的。我不相信,找到老師提了一大串問題。大飢荒年代,媽媽在飢餓和疾病中去世了,十幾歲的我也在飢餓與疾病中淒苦的掙扎,總覺得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支撐著我:活下去,活下去……冥冥中自己也在期待著甚麼。我到學校圖書館借來有關宇宙、星球等書籍,閱讀後畫下「四季星圖」,夜晚仰望星空,對照星圖認識星星,遐想蒼宇中無窮的奧秘。

二十多歲我學練太極拳,鍛煉的同時也想從古老的傳統文化中得到些啟迪。但是在「階級鬥爭為綱」、運動不斷、爭爭鬥鬥的黨文化社會環境中,只留得一身疾病、一腔憂鬱和人生的沉重。氣功高潮中嘗試過兩種氣功,感覺無效而放棄。但那時我有個願望:一定要找到真正好的功法。經人介紹修煉法輪功。

翻開《轉法輪》〈論語〉,那博大精深的法理一下吸引了我。「「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要完全揭開宇宙、時空、人體之迷唯有「佛法」,他能區分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破除一切謬見,而予以正見。」「千古以來能夠把人類、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及整個宇宙圓滿說清的唯有「佛法」。」[1]。我如飢似渴的學法、煉功,很快無病一身輕,精神煥發。原來幾十年我期待和追尋的就是這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高德大法─「法輪佛法」人生能得大法,真幸莫大焉。

二、難忘的兩次法會

得法初期集體學法、煉功、洪法、開法會都是師父要求的。同修在一起互相切磋、比學比修共同精進。特別難忘曾參加過兩次較大的法會。

一次法會在某工廠的大禮堂,容納二、三千人。會場簡單,多數人席地而坐。參會的有機關幹部、教師、工程技術人員,也有工人、農民、商人,有六、七十多歲的老年人,也有十幾歲的小朋友,會場氣氛莊嚴、祥和。

法會上先後有十多人發言,交流修煉大法後身體健康、思想昇華、道德提高的心得體會。有教師、幹部修煉後盡職盡責、改變精神面貌的;有疾病纏身煉功後不藥而癒,身體健康的;有轉變思想、改善家庭關係、家庭和睦的;有一個工程師長期不滿尖刻的岳母,修煉後以善和忍改善了與她的關係,也改變了岳母的性格。記得有兩個感人的奇蹟。

一位家住某縣農場附近的婦女,講她自己摔傷駝背十年,煉功二十多天直立起來的故事。她說:三十八歲時摔成駝背,找過不少醫生,花了不少錢,隨著年齡增大背越駝,過著駝背九十度,見人就行禮、看不見天,只能看見地的痛苦日子。一天早上,她看見人家煉法輪功,聽說效果好,就問:「我這樣的能煉好嗎?」他們說:「你不要求,認認真真的煉,肯定會有好處的。」就這樣她煉了二十多天。有一天她煉著煉著,感覺有人拍了她一下,說:「你彎著腰怎麼煉功啊,挺起來。」她一伸,真的伸起來了,從此,她不再駝背了,她聲淚俱下的說:「慈悲的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我不知道用甚麼話來感謝。」到她參加法會才煉了兩個多月。與會的人靜靜的聽著,也很感動。

還有一位是家住山區的農民,講了他和耕牛得救的奇事。那天傍晚,耕田後他牽著牛回家,經過陡峭的山梁,山路窄,坡又滑,一不小心牛腳踩空滑到下面二米多高一塊很窄的坡坎上,牛轉不過身,一轉身就要掉下去,他提著牛繩本能的往上拉,想把牛拉上來。他想,一個人要把幾百斤重的牛拉上來,根本不可能,再加上勞累了一天,已經沒有甚麼力氣了。說來奇怪,就這樣一拉,居然把牛拉上來了。他說:「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怎麼拉的上來呢?我哪有那麼大的力氣啊,應該是牛把我帶下去。」山下幾十米深,那一下去,人、牛都完了。他感慨的說:「我只煉了幾個月法輪功,是師父在保護我,師父救了我和我的耕牛。」他流著淚感謝師父。會場上參會者隨著發言人講話而緊張、感動,大家心裏有一種暖融融、亮堂堂的感覺,好像籠罩著一種巨大的能量。整個會場自始至終沒有人說話,沒有人走動,沒有人吸煙,甚至咳嗽聲都沒有,真是感受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我老伴說:「比地區機關幹部大會秩序還好。」他就是那次法會後走入大法修煉的。以後參加各項活動我倆成了天然搭檔。

第二年春天,我們又參加了在鄉村召開的一個法會。距城區幾十公里,汽車開到半山坡沒有公路了,要順著蜿蜒的山路走十多里,路上人很多,幾乎都是參加法會的,大家喜氣洋洋像過節一樣。我們走著,從後邊趕上來一對中年農民夫婦,一問是從百多里外的鄉村趕來的。也要走幾十里山路才能搭上汽車。早上三點多鐘就出發了。男的介紹說:「我媳婦眼瞎了多年,到處治不好,加上沒錢,一直拖著,後來走路都看不見了。幸遇大法洪傳,我們夫婦二人修煉法輪功兩個多月,媳婦眼睛能看見東西了,到現在煉了半年了。」我問她:你現在能看見甚麼?她說:「路邊的草都能看得清。」她邊走邊說,走的飛快,一會兒就前去了。翻過山梁,是一塊開闊的緩坡,這就是某某村,村裏煉法輪功的人很多,有很多全家修煉大法的。

法會會場設在一個乾枯的堰塘底部,有籃球場那麼大,塘邊有座三層樓房,樓房院壩、屋裏屋外、樓梯上都是人。我們到房頂上看周圍很清楚,塘四週、地邊、路邊、人山人海,也有二、三千人吧。會場架著大喇叭,聽的很清楚。會上發言的多是農民。他們講修煉大法後思想得到昇華,身體也健康了,鄰居關係改善了,也有變懶為勤、家庭和睦的……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事事處處為別人著想。會上大家分享那份身心受益的喜悅和美好。

記得兩個突出的例子:有一個學法點甲、乙二人家很近,他們要到學法點去集體學法要走近一個鐘頭,從不遲到。有一天甲有事耽誤了。乙走四十多分鐘後,甲才從家裏出發,他心裏很急就想:我不能遲到,快點走。就這麼一想,恍然間問人路就到了學法點。學法還沒開始呢。比他早走的乙十多分鐘後才到呢?怎麼回事?他不知自己是怎麼走來的,但知道是師父在幫他,煉功人都知道─是走了另外空間。

另一個例子:有個學員趕場賣豬,然後又去買化肥,到時一摸錢包沒了,他一下懵了。指望買化肥的錢沒有了,化肥買不了了,莊稼無肥料,全家人怎麼生活啊。他難過的在那裏轉來轉去,責怪自己不小心。這時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他清醒了些,慢慢往原路回走,走到賣豬的地方,突然眼睛一亮,啊!那不是自己的錢包嗎?錢包就在地上,他很驚喜。可是那天趕場人來人往的,丟錢包的地方有上百人經過,怎麼就沒人看見、沒人撿走呢?他想起師父說了:「但是我們作為煉功人,按理是由老師的法身在管的,別人想拿你的東西可拿不動。」[1]他知道是師父在看著呢,別人根本看不見。他激動的說:「師父保護了我們家的生活資源,我們全家都感謝師父。」

三、會拐彎的火

那是九七年夏天發生在長江邊上某城市的故事。一天我在廣場上聽見幾個人在談:「昨晚上某某街幾十間房子被火燒了。奇怪的是中間有兩套倖免於災。」我好奇的隨著她們到現場去看。那街是老式木板房斷垣殘壁已成灰燼,中間確實有兩套三層樓的木板房依然立著沒有受災。這是怎麼回事呢?

事情是這樣的:昨晚這排房子邊上一間著火了,大火隨著風勢,木板房一間接一間「啪啪」往下燒。這些房子是商鋪,因要拆遷晚上一般無人住宿。可巧阿元(化名)這天住在樓上,從夢中驚醒,知道發生了火災。阿元是修煉法輪功的,她翻身下床,顧不及穿外衣,抱著師父的法像和大法書往樓下跑,邊跑邊念:「師父保護,師父保護……」她跑到街上一看,大火正猛,燒到她右邊鄰居房子了。她仍然不停的念「師父保護」。住在附近的人陸續到街上來,這時只見忽然一股氣流壓下來,那火勢往下方急速拐彎,燒到另一條街後面的房子去了。燒了幾間,火又奇怪的拐上來,繞過阿元和左方鄰居兩座樓房,接著往下燒。這時人們注意到阿元抱著佛像和書念著甚麼,就問她:念甚麼呀?她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念師父保護。」大家聽後也跟著念:「師父保護……」人越來越多,念的聲音也越來越大,一會兒,只見拐上來的火勢慢慢減弱、停住了。後來消防隊趕來,大火熄滅了。大家望著僅剩的兩套房屋嘖嘖讚奇。

四、明真相的世人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法輪功,我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我以自己曾多種疾病每年花費國家幾千元藥費,煉功後一分錢不花,單位為此獎勵二百元,我全捐出抗洪救災的事例。給單位領導、同事講真相,他們都認可,我工作的分管領導幾次幫助應對「上面」的清查說:「人家身體有病煉個功,健康了有啥不好?」老伴同修也給單位領導講了真相,因而我們得以有較寬鬆的修煉環境。以後的這些年我們由給親人、熟人講真相;逐步到給陌生人講真相;到天天出去講真相;利用親友團聚家人出遊等機會給各個階層的人講真相:包括政府官員、幹部、軍人、教師、工人、農民、商人、大、中、小學生、研究生、公安局長、派出所長、法院幹部、國企廠長、經理、承包人等等。

記得我們在大相國寺、清明上河圖等地,導遊介紹時說:「這個法輪常轉不是指法輪功的喲。」我和妹妹(同修)把她叫到一邊給她講真相,當她知道「天安門自焚」是偽火案居然大吃一驚。我們還告訴她法輪功是真正的佛法。一次與兩個少林寺武僧講真相,他們也認識到現在大陸的宗教文化已被破壞。有些寺廟已不是清淨修行之所,而是掙錢養家的世俗之地,他們明真相後退出了邪黨的團隊。

有一次在山上,一個佛教居士明真相後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後,我送給她一份真相資料,她拿起左看右看說:「好好看喲,上面好多菩薩呢。」我說你看得見嗎?她指著上面「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字說:「這一排排都是菩薩,這份真相真的能夠保護人的喔。」有一個退休的公安局政委聽過真相並「三退」後說:「人家的信仰是應該尊重的,更不能迫害,唉!現在公安局人員比原來增加二、三倍,年輕人不幹正事,這兒吃那兒喝,就是整錢(指想法搞罰款等)。

世人明真相後,有的不願離去,拉著我的手還要聽;有的要用小車送我們回家;還有的把點心、水果、蔬菜往我們袋兜放。那份真誠和喜悅就像見到了久別的親人。我們深知是大法真相使他們的生命得到救度後的感動。下面介紹幾個明真相得福報以至走入大法修煉的實例。

五、半啞人明真相後發聲

事情發生在二零零七年五月,在川西北某城市的一條巷子裏遇到一位五十多歲的婦女,提著塑料盒站在一棵樹下,似乎在等人。我過去招呼後給她講真相,她聽的很認真,並不斷點頭,但不吭聲。我問:你聽明白了嗎?她點頭指著自己的嘴,擺手,意思不能說話。我指她耳朵,她笑著點頭。我老伴說她是半啞人,就是聽得到說不出話。一般是生病吃錯藥造成的。她聽後點頭。我想只要你能聽到我就講,講了天象變化,順天保命,退出邪黨組織,問她入過黨、團、隊嗎?她連連點頭。我慎重的又重複一遍:你是黨員、團員、少先隊嗎?她肯定的點頭,嘴唇在蠕動,但發不出聲。我又問:你姓啥?這時她仰起頭,又猛的低頭,吃力的發出一個聲音。啊!聽見了,是姓王嗎?她見我聽出來笑了。我給她取了個化名滿意的退了。我說你真有緣份,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她嘴唇又蠕動,還是發不出聲音。我對她祝福後道別了。她還站在那望著我們。走了十多米遠,我突然聽到後面傳來一聲:「法輪大法好!」我回過頭看,是她,就是她,她說出話來了。我們趕快回去拉著她的手,她高興的淚水都出來了。我再次祝福她:你相信大法,大法顯奇蹟,謝謝我們師父吧!一個生命得救了,一個生命說出了她多少年都說不出的話。是師父救了她。原來她站在那等的就是我們,等著給她講真相呢。

六、八旬老太明真相走入修煉

二零零五年,我們回老家看望一位八十五歲的熟人朋友王老太。她是一位頗有名氣的醫生。早年在上海學醫,我們家人曾是她的病員。老太見到我們很高興,知道我們這些年煉法輪功身體好了,老毛病也不治而消失了。她說:「你以前的心臟病、關節炎、頸椎和腰椎骨質增生、慢性咽喉炎,還有胃腸病、失眠症都是很難根治的。」我們告訴她真相,她聽後說:「法輪功被無端迫害,不就是文革重演嗎?這麼好的功法人家要煉你擋得住嗎?」她迫切的要求學功,還說:「把我教會了你們才能走哦」。於是我們給她送去《轉法輪》、《大圓滿法》、煉功磁帶和一個新買的復讀機。她一招一式學的很認真,學法也很認真。

過些時候我們去看她,她興奮的說:「那天晚上看書怕女兒不讓看,就關掉屋裏的燈到窗戶邊借路燈光看。」她家住第十層樓房,那麼高路燈光很弱,根本就看不了書,何況是八十多歲的老年人。可她看著看著,奇怪,就像有人給她打手電一樣,看那一排排的字發出光來。看到哪排,光就顯在哪排,字又大又亮,看的清清楚楚的。她說:「這不是一般的經書,這是真正的寶書。」

兩年後再去看她。她又高興的講了幾件驚喜事:上年有一天晚上她去自家樓頂花園看曇花,下樓時沒踩穩,一下摔倒在樓梯上,滑下去七級梯子,她女兒嚇壞了。奇怪,她自己不覺得痛,慢慢爬起來了。咦,手腳、腰都好好的,只是額角在扶梯邊上碰破了一點皮,簡單處理下就行了。全家人都感到驚奇。因為十多年前她家老爺子因家裏地板濕滑倒,腰椎骨折做牽引手術住醫院大半年,身體仍然不能復原,沒幾年就去世了。這一對比她家人都覺得太不可思議。她在外地工作的大女兒(省政府官員)回家看望母親,知道事情的始末說:「這功這麼好,我也要煉。」就把老太的大法書和煉功帶全都拿走了。說:「你再找阿姨她們要。」我們又給她送去一套。

還有她額頭側長了一棵黑色小瘤子,硬硬的,小女兒也是醫生,要她去醫院用激光打掉,因忙擱下了。等想起去找母親,發現瘤子已經沒有了,平平的。黑色也退了。她雙眼都做過白內障手術,術後效果不好,走路、看東西都模糊。煉功後,看東西清晰了。那次聽她讀《轉法輪》很流暢,說還可以幫外孫子縫被套呢。

她感慨的說:「這功這麼好,為甚麼邪黨不讓人煉,不讓人身體好呢?」她幾個女婿有大專院校當領導的,有當企業經理的。她還幫助其中一個女婿明真相退出了邪黨組織。現在老太已經九十多歲了,天天學法煉功,身體、精神都很好。

九、傳神韻晚會光碟得福報

一次我們給菜市場一位肉食加工廠人員講真相,他明真相後退出了邪黨的團隊組織。我們送他一張神韻晚會光碟,告訴這是純善純美的傳統文化,世界一流的表演,國外一票難求。並囑咐他看後傳給親朋好友。後來見到我們,他高興的說:「神韻晚會節目太好了」。他把光碟傳了十二家親戚,都說好看,他還準備過年帶回老家去。

以後長時間沒看見他,他原攤位是另外的人。有一個星期天碰見他,他很高興,說他被招聘到一個事業單位上班去了,有一份不錯的工作和薪水。還說:「真像你們說的傳『神韻』光碟有福報呢。」

這些年無論春夏秋冬,嚴寒酷暑,我們天天走在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路上。是師父早做了安排和鋪墊。「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我們只是走走路、動動口。已經給上萬人講過真相,「三退」有七千多人。在講真相中,受過譏諷,挨過辱罵,從不放在心上,也有要構陷告發的、便衣跟蹤的、警察嚇唬的,都在師父的呵護下化險為夷。我們查找自己的不足,有些沒講到位,還有稍有遲鈍錯過機會的。

我們離師父的要求差的很遠,特別參加集體學法少,靜心學法不夠,實修不紮實,一段時間有大漏,還有不少執著心也未去掉。每天面對師尊的法像說:師父給我們的太多了,我們無以回報,唯有抓緊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後的路。

我是第一次投稿,感謝學法組同修幫助和鼓勵,讓我鼓起勇氣,衝破不願多動腦子的惰性和私心。就在寫稿期間,另外空間邪惡企圖用突然頸椎疼痛阻擋,當堅定信心清除干擾後得以完成。感謝師尊的點悟和加持。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