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家族受益 中共謊言不攻自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我今年七十三歲,一九九四年經同修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法在哪裏?」

初得法時,和同修一起到河邊集體煉功,還到河邊放磁帶聽師父的九講錄音。同修說「聽法、聽法」,我還問同修:「法在哪裏?」同修說「師父講的話就是法。」聽第二講時,換了一個地方,我還不知道,快到河邊時,由一道白光領著我走到新的聽法地點。要聽第七講前,頭暈,我堅持去聽,頭就不暈了。就這樣,跟著大家一起修煉。大約個把月時間,身體上就有祛病的反應了。我以前有頭暈、腎炎、高血壓、風濕關節炎等疾病,修煉不長時間,病都去掉了,身體健康了。

第二年的一天,天下著雪,我獨自一人到河邊去打坐。拿出寶書《轉法輪》,我翻開書,流淚了,因為我不認識字,心裏默默的請師父幫助,讓我學會認字,好學法。我合上書,就開始打坐。雪越下越大。過了一會兒,聽有個男孩說:「哎,她旁邊怎麼沒有雪?」打完坐,睜眼一看,我身體周圍約一尺內沒有雪,身上也沒有雪,我就回家了。

到家門口,看見一個年輕人,就趕緊叫過來,拿出《轉法輪》讓他教我認字,就這樣開始學習認字、學法。然後參加小組集體學法,同修們讀,我就用手指著字一個一個的認。

經過將近一年的時間,整本書我就可以讀下來了。有一次打坐煉靜功,看見一個大佛在我前面,穿著黃色的袈裟金光閃閃,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煉功,從此我更加堅定了修煉的信念。

「還是修煉管用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法輪大法以後,我和同修到北京去上訪,到天安門時被警察綁架送到駐京辦,二、三天後被送到居住地拘留所非法關押三個多月。有一天,我躺在床上,臉上紅紅的,管教人員以為我犯「高血壓」病了,叫來醫生給我量血壓。我為了早日回家,心裏就想「高一些、高一些」。醫生一量,低壓一百三十,高壓一百八十,過一會兒再量,低壓二百,高壓二百八十。醫生害怕了,建議管教人員趕緊送我去醫院。

管教人員打電話叫來我的小兒子,我對小兒子說「他們迫害我,血壓高得很。」管教人員害怕得連忙說「沒迫害、沒迫害。」我說我要回家。管教人員卻一直勸我去醫院。我心裏暗想:到醫院去也好,讓醫院檢查出血壓高,我就可以要求拘留所放我回家。我就同意去醫院了。

管教人員和我們到醫院後,醫生又給我量血壓,我心裏想著「高、高」。醫生擺弄著儀器,量著血壓。臉上嚴肅得一句話都不說,我心裏非常平靜。過後,醫生不敢告訴我情況,避開我,悄悄地對我小兒子說「你母親血壓高的太嚇人了,量血壓的儀器都沖到頂了,要住院治療。」醫生開了藥,硬要小兒子餵給我兩片藥吃,小兒子將兩片藥塞進我的嘴裏,我趁小兒子轉身拿水的時候,將兩片藥吐到左手心裏捏住,然後接過水杯,一飲而盡。醫生推來床要我躺下,還要我住院治療,我說我不住院,我要回家,醫院治不好的。醫生說這有許多好的病房,由你挑選,我們把衛生做好,環境搞好。醫生和管教人員都要我住院,小兒子還準備挑選病房。我就對醫生和管教人員說:「這樣,我在這兒待兩個小時,如果血壓降了,你們就得聽我的,你們就要放我回家,如果血壓不降,我聽你們的。」他們都說:「好啊、好啊。」

我走出病房,來到大廳,找了一個靠椅坐下,手結著印,心裏求著師父「師父啊,弟子要回家,請幫我把血壓降下來吧。」就感到一股熱流從頭灌到腳。大約四十分鐘後,我就對管教人員說:「量血壓吧」。 他們連聲說:「好的、好的。」醫生量完血壓,眼睛驚異的看著我。原來血壓下降了一百多,醫生和管教人員都驚呆了。後來醫生想起來了,說:「可能是吃藥降下來的吧。」我一伸左手:「你們看看這兩片藥在我手裏,我吐出來了!」我說:「是吃藥管用,還是修煉管用啊?」這一下他們都服了,我說:「走吧,送我回家吧。」其中一名管教人員向我暗暗豎起大拇指。在放我回家前,社區書記叫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書」,我說:「寫甚麼,我們煉功做好人,寫甚麼保證,要寫你寫,我不寫。」他們拿我沒辦法,就放我回家了。

回家後,因為醫生讓小兒子監督我吃藥,小兒子就每天餵藥給我吃,我就想:讓藥不起作用,就只當吃糖吧。他把藥塞到我嘴裏,每次還要讓我張開嘴看一下,見我吃下去才放心。他把藥瓶每天揣在口袋裏,給我餵完藥,就又放回口袋裏。就這樣大約吃了一週,我對小兒子說:「到醫院去量一下血壓吧。」小兒子爽快的答應了。到醫院一量,高壓180,低壓150。我笑著對他說:「吃藥管用嗎?」他就將藥瓶從口袋裏拿出來往桌子上一放,再也不督促我吃藥了。他前腳一走,我立刻把藥瓶扔掉了。

洗腦班動搖不了我修煉的意志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早上,派出所警察將我從家裏騙上警車,說是請我配合去指認一個人,將我騙到洗腦班,然後四個管教人員輪番遊說我,叫我放棄信仰,我就一個一個給他們說,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教導人按「真善忍」修煉,我修煉後身體健康了,沒有病了。一直到晚上八點多,他們動搖不了我修煉的意志,才將我放回家。

癱瘓的丈夫念「真善忍好」能走路了

我的丈夫是一九九五年在我的帶動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以前他得了嚴重的疾病,有冠心病、心絞痛、糖尿病、高血壓、風濕病等,藥不離身。在聽了師父的第二講錄音後,自己就不吃藥了,將藥斷了,身體恢復健康了。就這樣修煉了四年。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法輪大法以後,他就不修煉了,聽信了中共邪黨的謠言,受了中共邪黨的造假毒害,我勸他繼續修煉,不要聽信中共邪黨的造假宣傳,他不聽,還說了一些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大約半年後,就是二零零零年前後,他以前所有的疾病全部上身了,以前所有的疾病又都犯出來了。

又過了三、四年,大約在二零零四年,有一天突然中風了,嘴不能說話了,但手、腳還可以動。送到醫院治療二十五天,手、腳都不能動了,癱瘓了。醫生說給他用的藥對他不起作用,治不好了,沒必要治療了,勸我們出院。到第二十六天,我辦了出院手續,將丈夫接回家了。回家後,在家癱瘓了大半年。我對他說:「你真糊塗啊,修煉以前你有那麼多嚴重的疾病,修煉以後全都好了,藥也沒吃了,你咋不想一想,你煉功受益了。你為甚麼相信電視、報紙上的造謠宣傳呢?我又說:「你要聲明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以前說的錯話作廢,才能保平安,你願意寫嗎?」丈夫願意寫,雖然手顫抖得厲害,還是寫了「三退」以及悔過的話。我托同修發到大紀元網站上了。

有一天,丈夫心臟病又犯了,痛得用兩個膝蓋頂住胸口,大聲的喊:「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第二天就可以下床走路了。這真是奇蹟呀,在床上癱瘓了大半年,醫院也治不好了,換個常人能好嗎?這一走就是五、六年哪,五、六年來都是自己走路,不癱瘓了。我就經常利用我老伴的事例給世人講法輪大法的真相,叫世人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有一天,一個當官模樣的男人坐在我家門前的椅子上,我一邊摘菜一邊和他聊天,想給他講真相。他說他是公安局退休人員,想到銀行取錢,由於來早了,銀行沒開門。我就說老伴中風的情況,說老伴癱瘓了大半年,就因為喊了幾句「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能下地走路了。這時老伴正好慢慢的走出門來,我就指著老伴對他說:「你看,這就是我老伴,他現在能自己走路了。」他不住的點頭,他說他就是為癱瘓的戰友取錢的,他的戰友癱瘓了,住在醫院裏治療,錢花了幾十萬還沒有治好。我趕緊告訴他說:讓你的戰友也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能保平安。他非常感謝。這樣的例子還有許多,有一段時間,我幾乎每天外出講真相、勸「三退」。

家族親友記住「真善忍好」危難中保平安

我修煉後,家族中有許多親人也受益了。我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我經常給他們講真相,叫他們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他們都接受並且受益了。 我女兒在三年前也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我的三個兒子原來半信半疑,經過一些事情後,也深深的相信和記住了「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現舉幾個例子。

有一年,我的二兒子突發腦血管梗阻,一下子就暈倒了,送到醫院裏搶救。在醫院裏昏迷了一個星期,脫離昏迷狀態後,一直在重症監護室治療,一直處於病危狀態將近一個月,醫生說要做開顱手術。有一天,我到醫院去守護他,我大聲地對他說,我給你念九個字你聽好了:「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你要念這九個字病就會好,聽到沒有?「嗯,聽到了」,他說。第二天,是他媳婦守護他,我兒子對媳婦說:「你給我念念那九個字吧。」媳婦說:「媽媽要你自己念,你咋要我念,還是你自己念吧。」 兒子就半坐著,自己念了起來。到第二天下午,就康復出院了。從此以後,就相信法輪大法了。

我經常叫小兒子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前幾年,小兒子開出租車,有一天晚上送顧客到另一縣城,晚上開車,天氣極其惡劣,大風夾著雨雪,地上結了很厚的冰,車外漆黑一片。道路兩旁是很大的湖面,中間是路。沿途不知多少車輛翻到路邊。第二天天亮往回返,看到此路段兩旁每隔幾步,一輛一輛車四腳朝天,因車禍死亡的人也不少,場面淒慘,吊車、交警、救護車布滿路面。小兒子回想起來很是後怕,感到是自己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受益了。

小兒子的女兒,初中考高中,分數不夠,差二分,要交二萬塊錢才能上高中。參加運動會跳高比賽,比賽前我叫她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我說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會跳得更高。她高興的接受了。結果跳高比賽得了第一名,因此錄取上高中了,節省了二萬塊錢。

我的舅姪女兒,患腦梗阻,犯病時昏迷、手腳顫抖,像羊角瘋一樣,我去年介紹她修煉了法輪大法,身體好了,再也不犯病了。她的兒子主動要佩戴「真相護身符」。有一年夏天到湖邊游泳,跳進水裏,好一會沒出來,岸上的人著急的議論「怎麼還沒出來?」他在湖底心裏想:在危難時刻要念甚麼、甚麼「忍」哪,剛想到這,一股力量一下子把他從水裏衝出來。

我的舅姪女兒妹妹的孩子,一次外出旅遊,上盤山公路時,司機開著車撞到懸崖邊一棵樹上,車子懸空在懸崖邊上,就像電影《神話》裏馬車懸在懸崖邊上一樣。車裏坐的人嚇壞了,都不敢動,她當時坐在副駕駛室上,嘴裏不停大聲喊:「真善忍好、真善忍好」,全車的人都跟著大聲喊:「真善忍好、真善忍好」,她才敢鼓起勇氣,慢慢打開車門,小心翼翼的腳踮著地,慢慢從車裏出來。叫來其它汽車,將汽車拉回安全地方。

像這樣的事例還有許多,我希望世人不要被中共邪黨的謊言所毒害,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會有一個美好的將來,就會平安得福報,就會逢凶化吉。相反,迫害法輪大法的人,其後果也是非常可怕的呀!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