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裏人說我是「大學文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日】一九九七年,在修煉大法不久的妹妹的引導下,我們姐弟五人,另有母親、丈夫、女兒、兒子,一起走入大法修煉了。聽妹妹說,修煉法輪功得去掉私心,才能祛病健身。我有腿疼病,知道煉功可以煉好,可心想,我還想讓兒女都上大學呢,沒有私心怎麼行呢?隨著不斷學法,心性不斷提高,一雙兒女先後都考上大學。真像師父說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

丈夫的胃潰瘍在我煉功後不翼而飛。他兩耳流膿水,經醫院檢查,說鼻子的軟骨歪了,得切軟骨,做手術很痛苦。當時我就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空看法輪功真相資料,按「真、善、忍」做。現在耳朵恢復正常。一天女婿來電話說,他一家五口都感冒了,讓我注意身體。丈夫告訴女婿:你媽沒事,大法有威力。丈夫在大法中受益,在所有走親訪友眾人面前他都會洪揚大法。

在七﹒二零之後,邪惡鋪天蓋地,抓大法弟子,抄家、拘留、毀書,見大法標語就撕,不但大法弟子受迫害,世人也遭了罪。村治保主任因迫害大法弟子遭報應出車禍死亡;又換一個,同樣追隨邪黨,沒過二年,兒子騎摩托車撞汽車上身亡。全村七、八百口人,二年多時間就有十四人得了癌症,年輕人佔了一半。只有大法弟子知道是怎麼回事,村裏人都不明白。有的還說是井水毛病,結果村裏又從新打了井。

二零零三年底,我們村裏恢復了集體學法,從新成立了學法小組,切磋,講真相。直到二零零四年底《九評共產黨》問世,我們更形成了整體,突破了講真相,勸「三退」這一難關,下午學完一講法,開始挨門挨戶講真相,勸「三退」,送《九評》。一個多月時間全村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做了「三退」,都認為大法好。這幾年沒聽說誰得癌症,惡人、貪官也剔除了,新上任的村幹部通過講真相都相信大法好,暗地裏保護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被綁架時,馬上通知我們,使大法資源沒有受損失。老百姓也都受益,種地、收割、澆地都不用花錢,過年、過節村幹部給大夥分肉、分錢、分米、分油,分米、分油時,我就在旁邊把寫有大法真相的對聯、掛錢、年畫分給大家,村幹部像沒看見一樣。轉天村長也找我要了年畫。連續二年我們做的過大年的真相資料都一搶而空,這都是師尊慈悲於世人,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2〕。

原來的村長和丈夫在生意上競爭結了仇。一次村裏選村長,他怕丈夫給別人拉票,就到我家道歉,說怎麼對不起我們。丈夫沒在家,我說:「我們不介意,也不全怨你,我們是煉功人,別人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煉功人沒有仇人,這是我們師父告訴的。再說你我兩家也沒有那麼大的隔閡。從小就在一塊長大的,誰一生不做一點錯事呢,要多想對方的好處。我對你這麼說,我對他(指丈夫)也這麼說。我們煉功人不參與社會上這些事情,至於你當村長,還是他(另一個候選人)當村長,我都沒有任何看法,只要你們不反對大法,不迫害大法弟子,你們將來都有福份。至於給別人拉票的事,我勸他(指丈夫)不要參與。我們交談了一個多小時,走時他說:有你這樣說就好了。後來他和村裏人說大法弟子說的有理有據,可是好人。

一次他出了車禍,他姐姐讓我丈夫開車去醫院看他,丈夫出於無奈和我商量去是不去,我說:我們師父告訴我們「退一步海闊天空」〔2〕,還是去吧。等他出院回家,我還買了東西去看望他,(這在以前是做不到的)矛盾全化解了,現在兩家在大事小事情上都有來往。丈夫回家也常說,人家都說你是「大學文憑」,我說:我們學的是大學都學不到的東西。法輪大法是宇宙的法啊!是師尊給開啟的智慧。都是受益於法輪大法。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