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公司高管修煉法輪大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我讀研究生時開始修法輪大法,畢業後去了外資企業工作,前後十三年中分別在三家著名的歐美跨國公司(世界五百強)擔任中高級管理人員。以下是我這十三年中的部份經歷。

修煉法輪功真快樂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功,研究生畢業後,應聘到一家著名跨國公司在大陸的一家合資企業工作。我的生活簡單、充實、快樂而有規律:每天早上五點到附近公園煉功,煉完功七點過一點,就騎上自行車徑直去公司上班;下班後買上兩罐八寶粥,幾分鐘喝完,就騎車去附近大學的煉功點煉功、洪法;晚上集體學法或者交流一、兩個小時。我儘量在上班時間將工作完成,如工作沒完成,晚上再加會兒班。

每天工作、學法、煉功、洪法安排的有條不紊、緊湊而不緊張,心裏非常愉悅、舒坦。週末往往去體育中心參加大型煉功洪法活動,然後陪家人、女友(也修煉法輪功)購物或者做家務,或者與同事打網球、爬山等等。時間過得愉快而充實,根本就不像中共媒體誣蔑所說的甚麼大法弟子不管工作、不顧家等,那時是家庭、工作、修煉三不誤。

由於在工作中按法輪大法「真、善、忍」法理嚴格要求自己、認真工作,四個月後我就被提升為公司的採購經理。在工作中我從不吃回扣、不貪、不卡、不要。對於利益的誘惑,在供應商的一大疊一百元現鈔面前不動心、明言拒絕,送海鮮到樓下硬是不去接見,實在沒法退回的禮物(比如別人偷偷放下的果籃等),我也換算成現金上交公司。

我智慧的處理公司的項目採購、資產採購和費用使用,既為公司節約成本,又杜絕了自己部門人員和公司其它部門人員的貪污、佔便宜等,也很好處理了與上級、同事以及供應商的關係。我們這個採購部,在這家跨國公司中國區七個分公司(工廠)的內部審計中,率先拿到了八分(總分十分),這是當時的最好成績。公司下達的成本節約目標,我們部門超額完成,也拿到了公司相應的獎勵。

我按法輪大法的「真、善、忍」法理做,工作的路越走越平坦。我順勢在工作中洪揚大法。一九九九年春天,公司在北京培訓專業人才,該公司在亞太區的很多下屬企業都有人參加。會議上我演示了幾套功法,我所在公司人力資源部同事和各國採購部同事都很感興趣。總體來說,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在外資企業,大法弟子們備受尊敬和認可,了解大法、準備學或開始學大法的同事也越來越多。

在外企工作中講真相、抵制迫害

然而,中共竟容不下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悍然發動迫害。當時,許多法輪功學員去省政府、國務院信訪辦等陳述事實真相。在「改革開放」最前沿、思想解放程度最高的外資企業,也沒有擺脫中共的脅迫。其實,外資企業在國外的總部,講「信仰自由」,不得有性別歧視、宗教信仰歧視等等。

一九九九年七月底八月初,我們公司黨支部召開黨員會議,會議首先高度表揚了一名幹部,稱讚其工作認真負責、做了很多對公司對黨支部組織都實實在在的事;滑稽的是,最後一個議題是揭批法輪功,要求大家談看法,沒想到剛才被表揚的那名幹部就是法輪大法弟子。在會上,我和他都正面談了法輪大法的好處、自己的修煉體會。開始還有幾個說大法不好的黨員,在事實和我們講解下也挺尷尬的不再說甚麼了。二零零零年後,我和這位同修都退了黨。

一九九九年底,我們十餘位同修在公園交流,被非法抓捕,半夜又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撥通了一個公司同事的電話,簡要告訴他我的情況,他彙報給了公司總經理,總經理試圖找關係營救,好像沒有效果。但這位開明的總經理召集我部門相關員工,說我請假出去旅遊了。我一週後被釋放回到公司,工作沒有受太大影響。在二零零零年,我從這家公司被調到總部工作。

二零零一年後迫害加劇了,這家公司的領導也換了,上面提及的那位同修因為用郵件發送真相資料,被公安、「六一零」(中共設立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人員追查,他多次被迫害,遭非法關押、洗腦班強制洗腦、非法勞教、非法判刑、多種酷刑折磨等等。在這個過程中,該公司不僅沒有儘量保護優秀員工,有時還在迫害中助紂為虐,有的員工同事還對大法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後來該公司被解散了,合資企業又恢復為國營企業。多年以後我還回去一次,員工的待遇比原來差了很多,這也是報應吧。

在工作中,我發現外企也受中共的脅迫,甚至在新員工招聘中用了統一的條款,不招收修煉法輪功的人士。二零零二年,當時我負責一個地區的招聘,我私下刪除了那個條款,當年我們團隊招聘很順利,並在全國拿到招聘的大獎,此可謂為「善報福報」吧。後來公司在全國都取消了該項不合理的歧視性要求。我任招聘團隊負責人的四年,我們團隊連續四年都被評為全國「Best Recruiting Team」(最佳招聘團隊)。

二零零五年,我在廣東東莞給一個客戶的員工講了真相,也給了他們翻牆軟件,後來被其公司總經理(後來得知她丈夫是警察官員)舉報給了公司總部,我面臨去和留的選擇,在極大的壓力下,我提起了行李,準備離家流落在外。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發正念,受到師父的點悟,我給我的上級經理──一個美國基督徒打電話,講了迫害的真相及他們舉報到公安局的嚴重後果後,他讓我回公司,說會保護我。後來,我在公司人事經理的電腦上偶然看見了他們準備舉報我的信函,當然其中有對我工作的正面評價。此事最終化解了。估計後來我的升職被限制了。不久,我又見到了舉報我的那個客戶公司的總經理,我沒有怨恨心,仍像以前一樣對他們好和服務他們。但後來這個客戶出了問題,被取消了當地的經銷代理資格。冥冥中這大概也是天意吧。

我在後來的外企工作中,力所能及的講真相,給同事提供翻牆軟件,有的還借《轉法輪》去看。我也接觸到一些外國同事和朋友,儘量勸他們在所在國家尋找法輪大法,或者去看神韻晚會等。總體來說,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推進,講真相的環境在明顯改變中。

我所知道的曾經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幾家外企,如深圳的玫凱琳公司、大連的哈根斯等等,沒有一個有好下場,它們的業務下滑甚至陷入困境,報應分毫不爽。

我多次出國,看到了法輪大法在國外的洪傳盛況。我講述自己修煉法輪功部份經歷的目地,就是希望廣大民眾尤其是那些企業管理人員和高傲的商界精英們能夠「真相明心、走出迷濛」,不要相信中共邪惡的謊言參與迫害,給自己和公司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