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慈悲心去救傷害過自己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一日】我主要想談談自己在放下自我、用慈悲心去救傷害過自己的人這方面的一點體悟。

得法前由於第三者插足,我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已處於破裂的邊緣,丈夫跟我鬧離婚,已與我分居,經濟上也分開了,並且為了達到離婚的目地,經常對我很兇。我傷心至極,對丈夫的墮落充滿了怨恨和氣憤。

就在這個時候,妹妹介紹我學煉法輪功。十堂課聽下來,我明白了做人的真諦,下決心做師尊的真修弟子,按真、善、忍修煉做人。我不再怨恨、氣憤、傷心,而是開始找自己的不足和問題。認識到由於自己的爭鬥心、不寬容的心,以及隨之而起的怨恨心、氣憤使得自己不但沒有抓住機會拉丈夫一把,反而在把他往外推,使他越陷越深,以至不可自拔,這不能不說有我的責任和問題。

我開始用寬容之心對待丈夫,從各方面主動關心他、照顧他,不管他對我好還是兇,我都平和、善良的對待他,使他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修大法給我帶來的變化,感受到大法的神聖、美好。

丈夫原本身體很好,鬧離婚後不久就開始胃疼,半年了怎麼治都治不好,人也消瘦的厲害。我聽說有一種藥治胃病很有效,但很貴,我毫不猶豫的就買了回來,像護士一樣每次都給他配好藥,連專門沖藥的沖劑也調好一起放到他桌子上,並督促他吃。丈夫出差時,我把藥交給他,告訴他怎麼配、怎麼調,囑咐他按時按量吃。很快他的胃就不疼了。一次丈夫拉著我的手叫著我的名字真情的說:「我離不開你,我離不開你呀。」我趕快說:「那我們就從新開始,好好過吧。」。

可是好了沒幾天,他又對我兇起來,還是要離婚。後來他的腰又疼起來,疼的很厲害,行動都困難了,醫生說是腰椎間盤突出,他心情很不好。不管他怎樣對我,我還是主動的關心他、照顧他。為了挽救他,不要滑的太遠、陷的太深,我求過婆婆,求過丈夫的姐姐、姐夫、弟弟,可是他們都不肯為我說話。當時我只有一個念頭,要為他著想,即使離婚不可避免,我也要按大法的標準對待他,用大法弟子善良的心對待他、開導他走好以後的路。我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

有一天,他突然提出要請我和孩子吃飯,我很高興的答應了。吃飯的時候他跟我和孩子說:「這個功(指法輪功)很好,你們娘倆就一直煉下去吧。」我趕快說:「那你也煉吧。」可惜他搖了搖頭,沒過多少天他就突然去世了。我真的為這個生命臨走前認可了大法好,表了對他生命的永遠都非常有益的態度而為他感到由衷的高興,也為他與大法擦肩而過感到惋惜。

因丈夫要與我離婚的事婆婆家的人是知道的,也是支持的。在這種情況下他走了,我很清楚,整個後事處理及以後與婆婆家人的相處都是對我能否堅定的按大法去做的考驗,同時也給了我一個修煉提高的環境,就看我如何去把握。在辦後事過程中我守住了心性,時時事事牢記自己是大法弟子。不管婆婆家來的人對我態度如何,我都理解他們並主動關心他們;無論他們提出甚麼要求,個別的要求甚至是很無理的,我都不爭執,答應下來,默默的承受過去。後事順利的辦完了。他們走時我把大部份的撫恤金都交給他們帶給了婆婆,還給了很多東西。不久婆婆叫人捎來了要東西的話,從被子、床單、毛毯到衣服、鞋子、毛衣、毛背心等等,幾乎丈夫生前所有的生活用品都要,我不但照她的話全都給了,還另外多寄了許多。

丈夫去世十幾年來我一直在給婆婆寄錢,比丈夫在世時寄的還多;十幾年來我也不記得有多少次千里迢迢回去看望婆婆一家,給他們講真相,講我和孩子在大法中修煉發生的巨大變化。第一次回去時正趕上過年,大兄弟叫我在炕上坐好,他退後一步給我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說:「大嫂,謝謝你!」婆婆拉著我的手悄悄問我:「你不恨他(指我丈夫)嗎?」我說:「不恨。」她接著說:「你比我女兒對我還好。」這一切都是大法給我的、師尊給我的,我不敢想像如果我沒得法的話,我與丈夫及其家人的關係會糟糕到甚麼程度。

我真誠的希望婆婆一家能得法,在大法中修煉。婆婆拿著我帶去的《轉法輪》一口氣看了三遍,跟我和孩子說「這書寫的好啊,你倆好好煉下去吧。」我真的為婆婆在惡黨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時候有這麼好的悟性而感到高興。現在婆婆九十多歲了,頭腦還很敏捷,生活還能自理。小叔子更不一般,有一次看到我拿出《轉法輪》,馬上就搶過去抱在懷裏說:「這本書是我的了,大嫂給我吧。」我笑著說:「那你要記住第一遍一定要一口氣看完,並且要珍惜他、愛護他,我就給你。」他趕快說:「好!我照大嫂說的做。」。沒過半年五十多歲的小叔子就由一個村上出了名的病秧子變成一個生氣勃勃的健康人,還娶了個賢惠的好媳婦把婆婆照應的非常好,一下子把老的老、病的病無以支撐的家盤活了。

三退開始後,我又去看望婆婆。小叔子一見到我就說:「我昨天跟村上人說:明天我大嫂要回來。他們說我瞎說,他們對我說:你大哥都死了多少年了你大嫂還回來!我說你們不信明天看,我大嫂一準回來。」我笑了,問他:「這次大嫂要你做一件事,你說大嫂是為你好還是不好。」他說:「大嫂要我做的事一定是為我好。」我說:「那好,大嫂給你起個名,你就把你入的黨、團、隊退了保平安。」他馬上回答:「好!」我給婆婆家的人一個個不厭其煩的講真相做三退,婆婆家二十五口人,除老倆口甚麼都沒入、一個重外孫女和一個孫媳沒見到、有二人暫時還沒講通外,十九人做了三退。

對於可憐的第三者,我是這樣悟的:她們也是來得法的生命,只不過受到邪黨宣傳的誘騙,走到邪路上去了,忘記了自己來時發的願,迷在人世中了,多可憐啊。既然遇到了我這個大法弟子,我就有責任救她。我想辦法找到了最初的那個,先把她給我丈夫的一些她所擔心的作為第三者的證據全都還給了她,打消了她的顧慮,而後又在陸續接觸中給她講大法真相,講三退保平安。第一次勸退,她拒絕了,《九評》一眼沒看就給我退回來了,但我沒放棄,繼續找機會給她講真相。記不清是第幾次接觸了,她終於很痛快的同意做了三退,還請我吃了飯。我真的為又有一個個生命得救了而感到高興。

我只是在大法中修煉,按法做了一點我應該做的事,還有許多執著沒有去,也做過不少錯事,但慈悲、偉大的師尊卻給了我許多許多,我從精神到身體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滿面紅光,認識我的人無不為我的變化感到驚奇。師恩浩蕩無以回報,唯有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更多的救人,以兌現史前誓約,叩謝師恩。

以上是我在修煉中的一點體悟,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