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修煉大法 救度有緣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

一、修大法 一家三口獲新生

我今年五十二歲,當過幾年兵,現今在家務農。得法前受邪黨無神論毒害非常深,性格倔強,甚麼也不信。

九五年,十歲的兒子得了一場怪病,吃完餅、饅頭就發高燒,不敢走夜路,外邊有甚麼響動就嚇著了,然後也高燒。妻子無論對兒子怎麼細心照顧也改變不了這種狀態,我和妻子一籌莫展,莫名其妙。沒多久,妻子的姑姑來我們家,給孩子一枚法輪章戴在身上之後,孩子一切正常了。妻子看完《法輪功》說:這本書真好。此後,他們母子倆都走入了大法修煉。

當時,母子倆出去煉功學法,我還在家生悶氣,把門插上,他們回來不讓進屋,現在想起來真是慚愧。妻子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後,脖子上的甲亢瘤沒有了,產後風消失了,身體健康了,性格也變好了,母子倆的變化衝擊了我頑固的無神論思想。

同年五月,一場車禍,我肌肉萎縮,躺在炕上喪失了生活自理能力,情緒很低落。妻子給我讀《轉法輪》,開始我一個勁的說「不聽不聽」等反對話,妻子耐心的讀了一個星期,在第七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位白髮白鬚的老者給我治腿,天一亮我告訴了妻子,她說:那是師父給你治腿。我的腿好轉了,當時我激動的滿眼淚水,從此,我們一家都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開始我不願去小組學法,我認字不多,怕別人瞧不起,沒面子。妻子說:你去試一試吧。當我第一次進學法小組,每個人都面帶微笑,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 我感覺到了一種祥和慈悲的場。通過修煉我的腿恢復了正常,就連當兵時得的關節炎、腰肌勞損、腎結石、肩周炎都不知不覺的消失了,煉功學法一身輕,家裏的藥罐子徹底扔掉了,全家人的身心都得到了淨化,法輪大法使我們家充滿了幸福和快樂。

二.一場車禍兒子神奇恢復

九八年九月九日教師節那天,學校提前兩節課放學,在回家的路上,兒子被由西向東疾駛的客貨車撞倒在馬路邊,被我的同學發現,通知了我們家,我和妻子趕到現場時,我的同學正在打肇事的司機,我急忙說:別打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可能有急事,我們一家都煉法輪功,孩子不會有危險的。去醫院的途中,我抱著兒子,看他鼻子、耳朵都在流血,右耳上方腫了一個大包,臉發青。沒學大法時,孩子就是我們的命根子,真是手裏捧著怕掉了,嘴裏含著怕化了,況且兒子從小非常聰明,學習成績很好,全鎮考試都是名列前茅。看到他滿臉是血,我們夫妻悲痛萬分,我想要不是學大法我會精神崩潰的,但也知道我們是修煉人,這場魔難是生生世世的業力造成的。

到了醫院馬上進行搶救,手術四個多小時,一名醫生從手術室出來說:「手術即便成功也是植物人,這一宿下來需要一萬多元。思量之後,妻子當著眾人的面說:那就別救了,肇事方又不是大款。我知道妻子是最疼孩子的,是因為修煉在替對方著想。醫生說:「既然到醫院來了,死馬當活馬醫吧。」我問醫生甚麼情況,醫生說大腦中線撞歪,右耳已掏空,如須氣管切開還得第二次手術,往後甚麼樣聽憑天意了。孩子的二舅、大姨到醫院聽醫生介紹了情況後,目光都轉到我們夫妻身上,妻子堅定的說:我們是修法輪大法的,有師父看著,沒事的。就是這純正的一念,手術很成功。後來在師父的呵護下,又轉到一老幹部住過的單人間。

這個房間的病床床頭能搖起來,兒子昏迷的第四天,我剛剛搖起床頭,就聽兒子說了話:「學法第一,謝謝使我崇高。」由於我們夫妻晝夜不眠,身上帶的錢也不多,為了省錢,每天只吃一點饅頭、鹹菜,到了第七天,站著就感覺頭暈,妻子讓我睡一會兒,我就在兩個病床中間用三個打點滴瓶的箱子拼起來,剛躺下,就夢到兒子從床上掉下來,我驚醒的坐了起來,看到兒子正躺在床下,一手摸著頭,嚇得我連忙抱起孩子,自責貪睡。此時,樓下值班的醫護人員全到樓上,主刀的醫生馬上叫作CT,我像傻了一樣呆呆的站著,護士告訴我,兒子掉下來的響動,樓下扎針護士的注射針管都嚇掉地上了,可拍片結果一切正常。醫生告訴孩子不能低頭,第十天,兒子就讓我扶著他到同修家,見著師父法像,就給磕頭,而且是響頭,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發生的這一切太超常了,主刀醫生說:「你兒子的病情恢復的太神奇,從建院來為首例。」妻子告訴他說:我們煉法輪功的。醫生說:你們好好煉吧!太神奇了。

從兒子清醒說「學法第一」開始,我們就天天給他念《轉法輪》,臨床遼陽的婦女,孩子是腦積水,她也是煉法輪功的。對妻子說:「我怎麼沒想到讀法呢?書借給我,我給兒子讀可以嗎?我家有葡萄園要照顧,心裏太著急了。」妻子把書借給她,九講學完,她兒子對她說:「媽,我好了,不用手術了,咱們回家吧。」臨走的頭一天,他拉著我兒子的手說:「小胖,你很快就會好的。」她們出院,我兒子也要求出院,並且說:我們是煉功人,不能訛人,出院吧,我沒事。然後就出了院,醫生叮囑要用補品,我們也沒買任何補品,兒子身體恢復了正常,兒子的右耳掏空,聽力卻沒受任何影響。

我知道是偉大的師父給了孩子第二次生命。

三、遭中共迫害中證實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江氏流氓集團的誹謗,師父蒙受不白之冤。邪黨央視天天宣傳誣蔑大法,完全是顛倒黑白,使不明真相的世人被謊言毒害著。這時,村裏召開黨員會議,我也參加了,我們村一共二十多人煉法輪功,會議主要傳達惡黨不讓煉法輪功的消息,讓把書都收起來,以免受損失。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我心裏簡直有說不出的難受。

我們村的A同修做了個夢,上某地區沒有身份證,他悟到我們的身份是大法弟子,應該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我們到省城找同修切磋,同修都悟到師父和大法受冤,我們做弟子的應該為護法,善意的說明事實真相。

A同修和另一同修堅定的上訪去了,我當時猶豫不決的往家走,一路上腿彷彿綁著鉛塊般的沉重,眼淚直往下掉,師父為我們家做了這麼多,我怎能忘恩負義。到了家,妻子問:怎麼沒去,回來了?我的人心一直在往外返。九五年我車禍,九七年建新房,九九年兒子出車禍,外債沒還怎麼走呢?

當地鎮政府知道A同修上京的消息,派出所把我叫到村部,問還煉不煉。我搪塞說:沒找到別的功法之前,還得煉。村幹部說:你想好,如果繼續煉,你兒子上大學、當兵就沒指望了。」由於私心,我違心的說:政府不讓煉,就不煉了。還做了筆錄,並罰款500元。

回到家,妻子問怎麼說的,我學了一遍,妻子說:「你沒做對,那不是忘恩負義嗎?」第二天他們又來問煉不煉,我說:我不能忘恩負義,煉。派出所所長說:「煉就到派出所,回家把煉功墊拿著。」派出所的警車把我拉到村東頭,村治保主任說:「停車,小胳膊能擰過大腿嗎?不讓煉就不煉唄,你回去吧,走小道別讓人看見。我心想:我修的是大道,就走大道。往家走像飄起來一樣,煉功三年,腿不能雙盤,單盤腿都翹老高,當天晚上學完法,煉靜功雙盤十五分鐘,這是師父在鼓勵我。

上不上訪我心裏還在猶豫,兒子說:「你們不去我先去了。」我和妻子一看孩子都這麼堅定,於是也下定了決心,決定把蔬菜大棚賣了,賣完還上外債,就剩下1200元。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早晨,我們一家三口和B同修進京上訪,來到信訪辦大門口,還沒進門,一人就問:是為法輪功上訪的嗎?我回答:是。「哪來的?」我說:遼寧。那人大喊:遼寧來客人了,然後過來一輛車,把我們拉到信訪辦招待所,到樓上一看,好多遼寧來上訪的大法弟子,都被戴著手銬,接待我們的是瀋陽一姓高的科長。我隨他說:我到信訪辦是善意的向國家領導人反映情況,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給我們合理合法的修煉環境,立即無條件釋放被關押的大法弟子。並向他講述了我們一家三口按『真、善、忍』修煉以來所發生的種種神奇,大法是叫人做好人,甚至是更好的人。他說:「好就在家煉唄,小胳膊能擰過大腿呀。」我被以所謂「擾亂公共秩序罪」非法拘留。

這期間,市政法委書記和鎮黨務幹部找我談話,說到共產黨員不能煉法輪功,我問:為甚麼?她說:「黨員應該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我正告她:你們講人人為我,我為人人,你們的標準太低、太自私,大法要求我們無私無我,先他後我,你們能做到嗎?你們能比嗎?最後她說:「你是要法輪功還是要共產黨。」我回答說:法輪功不反對共產黨,煉大法的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說真話,辦真事,遇事忍讓,是做好人,難道共產黨是怕好人多呀?修煉法輪功使我全家人受益,我要法輪功。她讓我寫保證,寫保證就回家,我正告他們:對共產黨的一切組織我沒有任何保證,我能保證自己修煉到底,修煉人都是好人,是共產黨錯了,希望你們不要聽信謊言助紂為虐。他們沒說話,把我開除了黨籍。

我被惡黨愚弄了五十多年,此時才醒悟,人在這個組織裏生存,宣毒誓為它奮鬥終生,戰天鬥地,變得越來越沒有人性,離開共產黨的一切組織生命才會有希望。

妻子和兒子從北京回來分別被非法關押瀋陽女子自強學校和瀋陽市收容遣送站,而我則被轉送到龍山教養院強制洗腦。當時這的男女同修共四十多人,惡警開始用普犯做間諜打入大法弟子內部監視我們,邪惡招數被我們識破,惡警把普犯撤回加了刑期。男同修二十二人,我們一號房十一人都未轉化,二號房十一人全部轉化,我們每天起床坐板,正好利用這段時間背師父的《論語》和別的經文,思想時刻用法來衡量,雖不能隨便走動,但內心非常充實。二號房十一人可以隨便走動,下象棋、打撲克。他們配合邪惡監視我們並向邪惡保證一對一幾天之內把我們轉化過去。

開始,他們請我們過去吃香腸、火腿、喝飲料等,我勉強吃了一片香腸,回一號房休息,肚子就開始痛,去廁所也便不出來,邪惡這一招就是糖衣炮彈。第二天晚上,他們又過來請我們過去吃夜餐,我們誰也沒動,我帶頭大聲背《論語》,他們說:「撤,研究下一步方案。」龍山教養院利用各種形式迫害大法弟子,而我們耐心的向他們講述這事實的真相,大法修煉人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以及大法帶給我們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之心,解體著一切邪惡。

二零零零年剛過,教養院警察調換,老警察撤走,走之前所有明真相的警察都到一號房和我們道別說:「你們才是中華民族五千年來的道德典範,中國人民的希望,黎明不會太遠,各位保重。」是大法弟子的慈悲,喚醒了眾生良知。

到龍山教養院接班的警察是大隊長魏某某、惡警唐玉寶等,他們接班後,每天早上七點半都逼我們看惡黨的新聞聯播,我們就把動功改在晚上煉,一天一個年輕的同修剛煉動功,就讓大隊長魏某某看見了,馬上叫來惡警唐玉寶等人,站在門口氣勢洶洶的說:「誰煉功了?」我們全都站了起來,一老年同修說:「不煉功算甚麼大法弟子,有一口氣就煉」惡警們都愣住了,我接過話說:魏大隊長,《轉法輪》這本寶書,你們也看過,哪一段是讓人做壞事的,全國不同階層的人都有人在學《轉法輪》,學了以後變得遵紀守法,道德回升,還能祛病健身,我就是一個受益者,我九五年車禍左腿肌肉萎縮,走路地不平都摔倒,要不是大法,咱們也沒這個緣份見面呀,人都有良心,人心裏都有一桿秤,善與惡,好與壞你們應該能分得清,不要讓利益迷住了眼睛,法輪大法是被冤枉的,要為自己留條後路。我們的正念解體了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魏某某說:「是樓下站崗的向院長彙報,說你們總煉功,我們也是為了這個飯碗,你們也應體諒我們。」他們收斂了邪惡的行為,灰溜溜的走了。

二零零零年八月是收容遣送站站長用車把我們夫妻送到鎮政府,找到主管副鎮長說:「欠伙食費了,人我們給你送回來了。」我們下車一進辦公樓,迎面看見兒子正和鎮政府負責人要人,一看見我們夫妻,兒子失聲痛哭,對副鎮長說:「我爸媽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犯甚麼法了,我找你們領導,你們見我是小孩都躲著我,你們是為人民服務嗎?你們是流氓、獨裁,專門迫害好人,把我爸媽關起來,說安排人照顧我,你們安排的人在哪裏?全都是說假話。」這位副鎮長感覺沒面子,告訴遣送站長:「把他們拉走,事後付錢。」遣送站的管教就要往車上拽我們,我妻子正告站長:「大姐,你不要幫邪惡的忙,善惡有報是天理,我們沒做壞事,不能配合你們,你們強行就是助紂為虐,我們會絕食抗議。」遣送站長一聽對副鎮長說:「人給你們送回來了,你們的事我不參與。」轉身和遣送站的管教都坐車走了。副鎮長轉身也走了,邪惡自滅了。

二零一零年,惡黨兩會之前,鎮派出所又來干擾,兩個人進門,其中一人介紹說這是新來的所長,國保大隊讓來簽個字「保證不煉」了。這個人邊說邊寫筆錄,沒講幾句話就讓簽字。此時師父的法打入我腦子裏,不能配合邪惡,我說不能簽,配合你就是在害你。我就開始講真相,這個所長說:「法輪功見多了,簽字我們好回去交差。」我兒子在一旁說:「叫伯伯也好,叫叔叔也好,您來到咱們家把您當客人,聽我說兩句,釋迦牟尼,耶穌的信徒都在社會上煉吧,我們在家煉法輪功,礙著你們甚麼事呀?」他們站起來說我們沒有事就走了。我們的一切師父說了算,邪惡不配干擾,有執著在師父的大法中歸正自己,絕不允許邪惡利用各種形式干擾迫害。

四、講真相 救度有緣人

農村育水稻需要客土(秋天魚池的水抽乾了,經過冬天,開春地表皮的土,就是客土),我們早晨煉完功,吃完早飯就到魚池拉客土賣錢。魚池很大,方圓幾百畝地,拉客土的人很多。我們利用這個時機和有緣人講真相救人。

我們每天去得比較早,距離魚池幾十里路。妻子在幹活時無意識的抬頭向遠看一看,只看見魚池的壩上站著一個手扶著自行車的人,也在對著我們的方向看。妻子說找誰的?我也無意識的說一句:找咱們聽真相的。壩上站著的這個人把自行車放好,向我們走來,笑呵呵的,非常親切,妻子忙說:「大哥,忙甚麼呢?」他說就想到這看一看,並且問我是自己家用客土嗎?妻子說拉回村子賣錢。我在一旁邊幹活邊發正念:解體干擾這位眾生聽真相,退出中共惡黨一切邪惡組織的因素。這位大哥說:「現在物價這麼貴,不掙點錢咱老百姓怎麼活呀!」妻子直接說:共產黨貪污腐敗,拿咱老百姓當奴隸,共產黨迫害好人。這位大哥說:「我父親是地主,文化大革命挨批鬥,我們子女受牽連。」妻子說:「大哥年輕入過團、繫過紅領巾嗎?」大哥說繫過紅領巾,團不讓入。「那你家大嫂加入過甚麼組織嗎?」大哥說繫過紅領巾,妻子說退出它的組織吧,共產黨從建政就不幹好事,迫害善良人,反對佛法,天安門自焚是陷害法輪功,老天要滅它,誰願意給它做陪葬,退出來保命。這位大哥連聲說:我退、我退,我和老伴用真名退,入的時候心裏就不同意,不敢說實話,如果不同意,就說你是反革命份子,大帽子扣上就得進牛棚挨批鬥。妻子說:大哥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美好的未來。大哥說:「記住了,還說這個魚池十多年沒有來過了,今天早上吃完飯,心裏總像有事要辦,就想來魚池看一看,原來得真相來的,聽明白了,太好了,再見了。」

本村的一位小伙子(三十出頭),在建築工地開吊車,放假了來到魚池幫他哥哥裝車。妻子說:「高空作業注意安全哪,是團員吧?」小伙子說:「不是,上學時繫過紅領巾。」妻子說:「共產黨貪污腐敗,迫害好人,八九年六四天安門廣場殺大學生,搞天安門自焚陷害法輪功,共產黨壞事幹盡了,老天要滅它,退出來保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美好的未來。」小伙子聽完說:「嬸,趕快幫我把它退掉,就是因為它害的我找不著對像。」這個小伙子兩個月後就有一個如意的女孩和他交朋友,而且結婚了。現在小孩都四歲了,相信真相,一念得福報。

我開出租車在廣場等人,十幾台的出租車,我們村老書記走到我車旁說:「兄弟,出趟車接孫子去。」我一看是老書記,一排車選我的車辦事緣份到了,我說行,上車咱們走。我心裏發正念:解體干擾他退出中共惡黨組織的一切邪惡因素。然後我開門見山的說:「大哥,告訴你一個好事,共產黨從建政就迫害好人,你是知道的。善惡有報是天理,老天要滅它,誰願意為它做陪葬,退出來保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美好的未來。」老書記聽完說:「兄弟有好事應早點告訴大哥」。是師父把有緣人送到弟子身邊。

五、解體邪惡舊勢力經濟迫害

二零零四年,妻子說我們家租地種香瓜吧,時間短、收入高,還不影響學法。我說沒有那麼多錢怎麼租地呀?妻子去她老姑家一說,她老姑說她家沙崗上有塊地種香瓜能行。妻子說包地沒有現錢呀,她老姑說香瓜賣完錢再給也行。香瓜地就這樣承包好了,我們的一思一念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信師信法,心想事成。

準備工作全做好了,香瓜長得又粗又壯,栽到地裏一天比一天長得好。等香瓜蛋長到蛋黃大小時,香瓜蛋全都像沒有坐住果的樣子,香瓜蛋應該是橢圓形,當時看香瓜蛋是半圓形扁的。妻子圍著香瓜地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然後借水泵澆水,邊幹活邊向內找。香瓜長得好,有歡喜心,路過的人誰見誰誇,香瓜長的好,有顯示心。找到執著心香瓜蛋就正常了,當時沒有悟到是邪惡舊勢力經濟迫害。

師父給我們最好的法寶,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每個項目必須做得最好,不然就沒有說服力,影響不好怎麼去救度眾生、洪揚大法呢?

我家的香瓜地距離柏油路最遠,心裏有時候在想,別人家的香瓜地都在柏油路兩邊,有誰願意往裏走呢。轉念又一想常人是他生生世世福德來決定他的命運,我是大法弟子,我們有師父管,法是超常的科學,我們就管講清真相、洪揚大法,是我們的不丟,做事用真善忍衡量,不符合大法的事情堅決制止,基點擺正,不讓邪惡鑽空子。

在我們家發生的奇蹟太多了,香瓜在採收期,大雨加冰雹一起下,常人家種的西瓜冰雹過後全開花了,香瓜全是裂口和斑痕,而我家的香瓜半點損失也沒有,和我家地鄰的常人香瓜都跟著受益。我們村的書記也種香瓜,冰雹過後叫村民到法輪功(學員)家瓜地去看看,一看真是奇蹟。收香瓜時,收瓜人香瓜箱要打開上下檢查,質量不合格就不收。輪到我家時,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教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我家的香瓜你如果發現有質量問題,我可以把錢退給你,我們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摻假。」那天下雨,常人家的香瓜一斤給八角錢,而我家的一斤給九角錢。收瓜人說,就法輪功(學員)家的夠標準。給他們講真相,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收瓜人說真是有緣,收到好瓜又聽到真相,謝謝你們,惡黨太壞了,你要注意安全哪!妻子說:要謝就謝謝我們師父吧,我們接觸的都是善良的好人,我們都沒有危險,祝你們永遠平安。我們都笑了。

第三年種香瓜,一片地八家承包,等到香瓜採收期,外地大車收香瓜,有領車人專管放箱子,領車人坐在我家地頭說你家香瓜真好。等到放箱子不給夠,熟瓜摘不完,我心想熟瓜不抓緊摘下來,一場大雨過後就損失了,心裏有些急。當你把心放下時,慈悲的師父就安排有緣人來收瓜聽真相。舉例說:一個外地的收瓜人,一百多里的路程,給妻子的姐姐打電話問今年種香瓜沒有?姐姐心想妹妹家種香瓜了,就說今年種了,你過來吧。收瓜人到地後,妻子領著收瓜人一邊走一邊講真相:「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教我們做事為對方考慮,這地方種香瓜的一共八家,你自己看準,誰家瓜好你就裝誰家的,這麼遠的路程一定讓你滿意。收瓜人轉了一圈說:「就裝你家的香瓜。」按照煉功人高標準要求自己,把心擺正,是你的不丟。

種三年香瓜地裏沒有放過老鼠藥,就是零四年在沙崗邊上種香瓜老鼠洞太多了,我和妻子一起坐車買老鼠藥,到家後老鼠藥泡上大米,拿到地裏。我和妻子圍著地走,準備放老鼠藥。突然想起《轉法輪》第七講不能殺生、欠債要還、是你的不丟。我和妻子說,怎麼糊塗了,不能殺生。挖個坑把藥埋了。採收香瓜時,夠標準的放一堆,小的不夠三兩的不收,但是很甜也放一堆,這兩堆香瓜老鼠都不吃,而是在爛不行的瓜堆裏選能吃的吃。看後真感動人,生命真可貴,你慈悲它,它也同時尊重你的付出。

二零零九年,妻子選擇燙房水,這個活對面對面講真相很方便,到一家講一家,而且時間夠用,房水燙完了,真相講完了,人也得救了。每到一家我在房上幹活,心裏發正念,房主敢上房的,呆時間長的,我直接講真相。沒講的妻子在下面講,有影碟機的給一份神韻晚會光盤。我們一家三口形成整體,一個人講真相其他人發正念。二零一零年我們一家人整體配合得很好,幾乎燙一家房水,做一家三退。在二零一零年九月份,燙完房水回家洗工作服,晾衣服時發現晾衣繩上有一堆白白的東西,仔細一看是優曇婆羅花,當時真高興,喊來本村的同修一起觀賞,有手機拍照下來。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精進一點,慈悲的師父就鼓勵我們,我們和精進的同修比有很多不足,和師父的要求差距很大,只有勇猛精進才能趕上!

懂手機技術的同修把打語音電話和發彩信項目介紹給我們,我家有車出入很方便,出門辦事戴上手機一路救度眾生。撥打語音電話的過程同時是修自己執著心的過程,也是提高心性的過程。每當接通電話時眾生靜靜聽真相,我就在心裏發正念。有的眾生連聽幾遍,聽明白了,對著手機喊,我是黨員,我退;有的發來信息三退。極少數也有謾罵的,開始時聽到罵聲心情受到傷害,也挺不好受;聽到對方喊我是黨員,我要三退,感動的心情也容易被帶動,生出歡喜心。兩種不同的執著心,及時向內找,心態純淨,打語音真相才沒有干擾。

六、在心性上提高

修煉十七年,學法煉功很勤奮,但是沒有做到真正向內找,我比妻子大一歲,從結婚起,她處處護著我,家裏家外都不用我操心,甚麼重活她都幹在前面。得法後,學法煉功把我放在前面,她一個人照顧孩子和做家務,如果起早出門幹活,妻子起的更早給我做飯,她自己甚麼時間吃飯,我沒考慮過,也沒問過。剩飯剩菜她吃,遇到問題爭論起來是我的錯誤,我也生氣多少天不理她。她反過來給我道歉,我才能給她面子。我遇到過關就繞開走,觸及到痛處就怨天怨地,甚至喊出月下姥把紅繩綁錯了,跟頭摔過多少次,不在心性上找原因,向外找,怨恨心強烈,執著心不去,害自己也害同修,我才悟到我為甚麼不願意看《九評》的原因,是受惡黨洗腦有邪靈因素,給妻子同修造成十幾年傷害,現在悟到那不是真正的我,那是後天觀念操控所做的事,我要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徹底解體中共惡黨的一切邪惡因素,徹底解體舊勢力的一切干擾與迫害。

《明慧週刊》幾乎每期都看,總和同修切磋,不在心性上提高,表面光滑,沒有實修,本質的改變那才是真正的提高,真是慚愧。

這一次是懂手機技術的同修教撥打語音電話,坐在車裏不方便,互相叫化名。妻子為我起名叫祥和,這時我才悟到祥和的意義,每天煉功師父都說「心生慈悲,面帶祥和之意」[2],是師父慈悲給我開啟智慧,找到自己和同修的差距、不足。修煉不能走形式,怨恨心、不知足的心、爭鬥心,很多心必須修掉的,去掉它,抱著後天的觀念和執著心不去圓滿不了,真正實修自己。從法中我懂得了:沒有偶然的事、向內找是法寶,不能糊裏糊塗的修了,不能總給對方當陪襯不實修自己呀,我要跟師父回家。感恩師尊給弟子向內找、提高心性的機會,只有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為回報。

今天法輪大法還在被誣陷,大法弟子被殘酷迫害,風雨無阻來到我家送資料,幫助我精進、切磋提高的同修,從地獄中把我們撈起洗淨、慈悲救度我們的偉大的師父,請允許我借明慧這個平台真誠說一聲:謝謝師父!

層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