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後好兒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我是八零後女孩,和所有同齡人一樣,我年輕、有活力,和許多女孩又不一樣,我的心中充滿了陽光,沒有煩惱,整天樂呵呵的,從沒有失眠的時候,也沒有生病難受的時候,認識我的人都說我心態好,人好,身體好,可他們哪知道從前的我與這判若兩人啊,為甚麼我會發生這麼大的轉變呢?那還要從八年前說起。

經過高中三年沒日沒夜的刻苦努力,終於考上了大學。大學的學習任務不重,一下子變的輕鬆了,身體的不適一下就反映上來了,就好像是一台超負荷工作的機器,一旦停下來,才發現已經破損了。由於長期伏案學習,頸椎總是酸疼,晚上回寢室總得讓室友給我按按,躺床上歇著,就不那麼難受了,可第二天只要再學習,又開始疼,後來連帶著兩肩都跟著疼了,就得學一會歇一會,抬抬脖子,伸伸胳膊。這倒沒甚麼,嚴重的是我的腦神經不好,晚上睡覺只要有一點動靜和光亮,我就睡不著,可那時的大學寢室也是好幾個人一個屋,哪能誰都早早就睡覺呢,我就覺得很煩躁,心裏生氣,睡不著,有時就會和室友鬧彆扭,和男友吵架,人緣也不好,特別任性,小肚雞腸,在臨近期末考試時要是自己搜集到點資料,藏著,掖著,不讓別人知道,就是在一個宿舍住了幾年的室友也不告訴,生怕別人超過自己,有時也覺得不對,可是改不掉。

二零零四年我喜得大法,母親早在九七年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她得法後身心受益,全家人都有目共睹,所以從中共迫害開始我們就知道這全是誣蔑和造謠,誰能不去承認身邊的事實而去相信電視的造假新聞呢?那不是自欺欺人嗎?我最初修煉大法並不是為了治病,只是想讓身心在這一片純淨的世界裏能夠得到歇息,在遇到不可抗拒的災難時能有神來保護。可是修煉大法以後給自己帶來的巨大變化,是自己始料未及的。不僅身體在不知不覺中好了,更重要的是我的世界觀發生了徹底的改變,我變成了一個能夠處處為別人著想的真正的好人。

由於我修煉大法,男友母親堅決反對我們結婚,男友對他母親說:「在如今的社會,女孩自身條件好,又不嫌男方家窮的太少了,何況我們處了那麼多年,我了解她的為人。」母親拗不過兒子,但心裏不高興,只在我們結婚時給了五千元錢就甚麼也不管了。我們租了一個帶家具的房子準備結婚,所謂的家具就是一張折了一塊床板的雙人床,一個磕壞了一角的電視櫃,我們買了幾件家電,過了半個月就結婚了。

經過幾年的努力,我們賺錢買了自己的房子。後來,每次回婆家,婆婆都說她家的老房子快不行了,再住就要塌了,我倆知道婆婆的心思,婆婆想進城,這也是她一輩子的心願。於是我們就籌劃著給兩位老人買房子,但這時物價漲了又漲,房價幾乎一天一個價,一次性買房根本就是不可能了,我們決定貸款買新房,前年冬天,我倆騎著自行車跑遍了城市的每一個售樓處,有一次,丈夫騎著自行車帶著我,頂著呼嘯的北風往家趕,丈夫回頭對我說:「我真覺得對不住你啊。」我笑了,說:「這是因為我修大法了啊,你得謝謝我師父啊!」

過了一個月,新房買下來了,我們都挺高興的,以後老倆口再也不用住老房子挨凍了。打電話叫婆婆來看房子,過了幾天,婆婆從鄉下來了,丈夫帶著她看房子去了。回來時,我看丈夫的臉陰陰的,婆婆也把自己關到房間裏不出來了,我問他怎麼了,他臉氣得通紅,說:「我媽不同意買這個房子,嫌房子暗,沒我們的亮堂,嫌廚房大,不好收拾,反正就是不高興,一路嘮叨個沒完,難道她不知道我們沒錢嗎?一百來平的房子誰都知道好,可我們買得起嗎?」我聽了,心裏也有些不高興,現在都是父母給兒子買房子,哪有兒子兒媳給父母買房子還挑三揀四的,但轉念一想,不對啊,我是修煉人,要為別人著想,就說:「婆婆仔細了一輩子,可能覺得花那麼多錢應該買個不錯的房子,她不知道現在房價太高了,她要覺得我倆的房子好,那就換房住吧,我們去住那個新買的房子。」過後,丈夫把這話和婆婆說了,婆婆說,算了 吧,將就著住吧,反正也活不了幾年了。新房裝修完,婆婆住進去之後,覺得還行,氣也就順了。從那以後,婆婆改變了對我的看法,她從心裏知道了這個煉法輪功的兒媳是個好兒媳。

丈夫受過高等教育,是個無神論者。剛結婚那陣,他一面知道我是個好人,一面又對我煉功不理解:「你別晚上睡睡覺把我砍了,或者跑天安門自焚去。」我說:「那電視上播的全是誣蔑大法的,都是謊言,是雇演員演的戲,你還能不相信你身邊的親人嗎?」時間長了,他也知道電視上的內容不可信,但面對中共迫害我還堅持修煉,他還是不很理解。

幾年前,有一段時間丈夫工作壓力大,整宿睡不著覺,十分痛苦,看到我心態總是那麼好,於是他也拿起了《轉法輪》,從頭到尾認認真真的看了一遍,看完後他終於明白了,這真的是一本叫人做好人的書啊,以後,他就不再說風涼話了。

如今丈夫也走入了修煉,他工作較忙,接觸各式各樣的人,但我一點都不擔心他會學壞,因為他心中有大法約束,他也經常說:「如今社會太敗壞,誘惑太多,尤其是金錢、女色,一個人心中要是沒有點約束,那他甚麼事都做得出來,我要是不修煉,也和他們一樣了。」

從丈夫煉功的那天開始,師父就把他的天目打開了,徹底破除了他的無神論。他能看見另外空間許許多多的美好景象,他看到他的前幾世,清朝時他是個宮女,民國時是個時髦女郎,看到大法弟子的家中都是金光閃閃的,大法弟子在另外空間都是仙女、菩薩、佛還有道的形像,看到遙遠宇宙的佛國世界,看到大法弟子在講真相時,世人要是同意三退,在另外空間的表現就是這個人被大法弟子從地獄裏拉到雲彩上,也看到了大洪水來時整個城市被大水吞沒的可怕景象。他說他要跟師父回家。是啊,我們每個人都是天上來的,來到紅塵之中,輾轉幾千年,等待大法開傳,同化大法,跟師父回到那永久美好的天國世界。

這就是我的故事。是大法讓我身心都得以淨化,讓我有一個善良、正直的丈夫,有一個溫馨的家。我想,如果人們都來學大法,婆媳之間就沒有紛爭了,也不會讓父母為兒子買房而背上沉重的債務了;如果人們都來學大法,男人們就不會到外面拈花惹草了,妻子們也就不會整天在家提心吊膽了,就不會出現糟糠之妻被拋棄、兒女無人管的家庭悲劇了;如果每個家庭細胞都變得和睦,那麼整個社會的道德就會整體提升。也衷心的希望人們都能衝破謊言的牢籠,真正明白真相、走進大法,那帶給你的將是美好的人生與無限光明的未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