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喇叭響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我是農村人,由於身體患有多種疾病,家庭經濟困難,身體的承受力又到了極限,欲生難、欲死又不能(因我有三個孩子,那時都不大)的地步,不知如何是好,帶著急切治病的心理走入了法輪大法的門。修煉一個多月,大法不僅使我身體疾病自癒,達到了一身輕的狀態,而且還給我帶來了許多神奇。下面就寫出其中的兩件。

一、壞喇叭(喊話器)響了至今沒壞

二零零五年的秋季,由於惡人舉報,我被迫害十餘天,經濟受到很大損失,絕大多數是借的外債。回家後丈夫像瘋了一樣教訓我,管我甚嚴。在家既不能學法又不能出去,精神幾乎垮了。這時同修鼓勵我趕快走出去。我想怎麼走出去呢?我決定賣雜貨「在社會中到處走」,既能掙錢還債,又能發真相資料,講真相救人,這條彌補了自己身心上被迫害的創傷,又回到了助師正法的洪流中來證實法的神路。

在這過程中另外空間舊勢力也不斷的迫害我,使我沒多少錢,只能從舊物市場買來舊的便宜的倒騎驢,總壞總修,喇叭(喊話器)也壞了三個。這時我丈夫說:「也不知道你掙錢不掙錢,今兒個修車,明兒個你又換喇叭,乾脆你也不用賣了!」這時我把三個喇叭一齊拿到修理部,修家電的小伙子說:「這兩個喇叭上回不都拆過了嗎,告訴你了哪個也不能用,你怎麼又拿來了?」這時我邊求師父加持我,邊跟小伙子說:「大姨讓你為點難,這三個不管你怎麼拆、換,能湊合上一個能響就行!」這時我心裏對三個壞喇叭說:「你們是我證實大法的法器呀,沒有了你們我怎麼去助師正法呀?希望你們三個能達到我的心願,給我湊合上一個該多好啊!」就這麼一念,修理喇叭的小伙說:「那我就給你湊合湊合」。他隨便的把第二個壞喇叭拿了過來,通上電一試,喇叭(喊話器)竟響了,他吃驚的說:「哎呀,真奇了!能用了!」我聽這壞喇叭的聲音比以前沒壞時還響亮、脆快!當時我別提有多麼的高興,內心說:「謝謝師父了!謝謝師父了!」從那以後我又拿著這個喇叭開始賣起了雜貨,讓人感到神奇的是:它至今沒壞!

二、就信師父信大法,滿口牙保住了

那是二零零九年的那一天,我左邊上下大牙突然疼痛,疼得我兩宿沒睡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也不行,左眼腫的瞇上了,左臉紅亮,嘴歪到右邊去了,爛飯粒碰上都疼的不得了,用匙送點流食,涼點兒不行,熱了也不行。後來我戴上口罩乾脆不管它!出去賣貨,想打打岔看怎樣。高燒多少度不知道,後來燒的牙床子壞了,大牙炸成了三半兒(硌著腮幫子)我用手伸進嘴裏往出一揪往地上一甩,連續三次,買貨的人說:「你甩啥呢?」我說:「牙!」他說:「你可真狠!」牙揪掉了,臉逐漸消了,牙也逐漸不疼了。

大約好了二十多天,右邊的牙又像左邊一樣的疼起來,右邊的眼照樣腫得瞇上了,臉腫了,嘴又歪到左邊來了,照樣用匙往嘴裏送不涼不熱的流食,我又艱難的度過了一星期,不停的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 「師父幫我。」由於師父替弟子承受,使我挺了過來!

大約好了五個月,滿口牙不知是哪個,碰碰哪個都疼,疼的我直冒汗,怎麼呆也呆不了,滿口牙一點東西也不敢沾,這時我丈夫看我實在挺不了了,命令女兒說:「趕快送你媽上醫院全拔,換假牙!」由於我的承受力已到了極限,沒辦法,只好去吧!到醫院大夫一看說:「你的滿口牙周都不行了,吃消炎藥,消腫後得全拔!」我說:「我不想吃藥也不想全拔」。大夫說:「那沒辦法,可夠你受的了!」我女兒說:「媽!滿口牙全拔,我給你掏錢!」大夫還說:「拔完牙到換新牙,至少也得半個月。」我想:滿口牙拔掉了半個月,常人看我癟癟的嘴會怎說呢?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修煉到這份上,那該多麼有損大法的形像啊?再說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怎麼躺在常人的椅子上,讓他擺弄來擺弄去的,他能治了神的牙嗎?於是,我對大夫說:「藥我也不買,女兒咱娘倆回家!」大夫當時也感到無可奈何。女兒說:「媽,回家後你這個罪得怎麼受哇」?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邊走一邊跟女兒說:「這回我誰的話也不聽了,也不信了,回家後就信師父、信大法,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我有師父管著,一定能闖過去的!」到回家後,我每天忍著劇痛學法,發正念,求師父。還不停閒的念:「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就憑著信師信法、堅忍的毅力,一個星期我終於又闖過來了!滿口牙都保住了,到現在滿口牙也沒有再疼過,甚麼東西都能吃了。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