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科人人明真相得福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日】

一、全科人人明真相得福報

我是一名醫務工作者,醫院大約有一千多人,這幾年,通過醫院裏大法弟子們不懈的講真相,反迫害,被大法救度的人很多。

九九年,我因病走投無路的時候,幸遇大法,修煉後頑疾消失。此後,我曾被調過幾個科室,每到一處,我都將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放在首位。每到一個新科室,老職工都了解我的情況,凡是認識我的人,都不得不認可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工作中,我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堂堂正正的與周圍的人相處,不失時機的向他們傳遞大法福音。知道人類將面臨大難,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做三退可以保命,科裏的醫生、護士紛紛做了三退。

甲型流感盛行時期,我科裏的護士邊幹活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們說:圍在我身邊就感覺安全、踏實。對病房裏的住院病人,我利用與病人談心的機會將大法福音傳遞,病人邊打點滴,邊看真相資料。值班室裏的小冊子、《九評》常年不斷,誰躺在哪兒誰看。哪個醫生、護士的親友有病了來就診,看完病後,我就被他們邀請到值班室,讓我給他們講真相,因為他們都看到了明大法真相病恢復的快。

有一位尿毒症病人,每週需透析三次,最後,又查出來膀胱腫瘤需要做手術,否則透析也沒用了。因費用太高,病人及家屬悲切切的準備放棄治療,聽完大法真相後,堅決要學法輪功,他說:「反正我是要死的人了,就把命交給大法吧,活一天算一天」。出院後三年沒再回來。三年後的一天,當他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時,大家都驚呆了,誤認為他早死了。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威力。

兩年前,我被調到一個檢查科室,那時,科主任連打水,掃地都安排不下去,有幾個還說我從來就不幹這活。我來後,早晨提早上班拖地、打水,年輕醫生、護士都看在眼裏,我也不多說話只是天天幹。有一天,以往從來不拖地、不打水的年輕醫生問我;「大姐,天天這樣幹不委屈嗎?」我笑著說:「鍛煉身體不感冒,又做好事,何樂而不為?」他若有所思。

第二天,這個小伙子上班後操起拖把就拖地,大夥吃驚的問:「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這可是從來沒有的事。」小伙子邊擦邊說:「鍛煉身體不感冒又做好事,何樂而不為?」從此以後他經常打水、拖地。下午閒暇時我就給他們講大法真相,講邪黨腐敗,他們都願意聽,漸漸的他們都三退了。發神韻光盤時,每人一盤,我要求他們看完後談體會,大家反響都很好。

今年科裏特別忙,一大早病人就排長隊,常常為插號而爭執,每次我負責排號時,總是把重病人排在前面,病情急的先做。本院醫生、護士甚至副院長帶病人來,我都按原則辦事,有時個別科主任說我不講人情衝我發火,我會嚴肅的告訴他:「耽誤了重病人會發生危險,鬧糾紛,做事不能只考慮自己。」時間長了,大家看到我一身正氣,科主任、醫生、護士都佩服我。

我進這個科室晚,可業務技術掌握的很快,主任遇到比較複雜的病人願意與我合作,說和我配合工作心裏踏實、放心。我們科裏經常利用閒暇時間一塊吃飯,每次吃飯前,大家都先念:「法輪大法好」,場面一片祥和。

去年年底,兩個對大法態度特別好的年輕醫生都被提升為科主任。一位護士常年不癒的頑症痊癒了,有些愛感冒的現在也很少犯了,大家都說得福報了。我也經常利用給病人檢查的機會讓很多有緣人得救,他們也都在大法中受益,很多患絕症的病人因此延長了壽命。

有一天,科主任及工作人員都抱怨工作量大可獎金太少,大家都罵這個惡黨體制分配不公,我們從食品安全、藥品安全談到天災人禍,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好不熱鬧。我藉機念了師父的經文《法正》:「人無德,天災人禍。地無德,萬物凋落。天無道,地裂天崩,蒼穹盡空。法正,乾坤正,生機勃勃,天地固,法長存。」[1]我笑著說:明白大法真相一定得福報,日子會越過越好,有付出你會有回報的……

三個月前,我們換院長了,這位新院長早就明白大法真相,做了三退。上任後,他對醫院裏的一些問題做了調整。有一天,科主任眉飛色舞的告訴我們:「某姐的話真靈,經過院領導研究決定:由於我們科工作量大,我們科拿全院獎金前三名的平均數。法輪大法真好,我們人人都得福報了。」

救人過程中我也承受了很多,曾被同事惡意構陷,被領導批評,我及時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歸正自己,繼續做我該做的。

師父說:「可是歷史不管經過了多長時間,三界造了多長時間,來這裏的眾生來了多少,都在盼望著在歷史漫長歲月中的這一刻。這一瞬間,值千金,值萬金。走好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2]

二、引領迷失的小同修回歸正路

女兒從小就經常被我帶到集體學法小組學法,經常念叨她煉法輪功。九九年七二零,我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七、八歲的孩子看到電視裏對大法的誣蔑,又想到被關押在洗腦班的媽媽,她陷入極度的恐懼中,一度放棄了大法。以後的日子裏,我給她講大法的事情,她總是迴避,丈夫也阻攔。我不想落下她,有時強迫她學,她就反感,我很傷心。

師父說:「每個人我都想度。只要他學了法了,我都想度他,我不想扔下他們。」[3]「你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拋下一個人,不管這個人有甚麼樣的錯誤、他是個甚麼樣的人,我都想給他機會。」[3]

我是孩子的母親,我有責任帶好她,而強迫、埋怨不是把她推出去了嗎?太可怕了。後來,我改變了方式。常常帶她到同修家玩,我們交流,她旁聽。有時,該晨煉了,我沒起來,她就將我叫起。她看電視,我就智慧的說:「你的普通話真好聽,你給媽媽讀法聽吧。」她就真的盤上腿開始讀起來。讀完後她說:「媽媽,我知道你是用這種方式引導我學法。我也知道大法好,可我就是害怕,每次你出去發資料我就在家擔心。奶奶說:『共產黨太殘忍了,甚麼事都幹的出來。』我心裏很矛盾,想學又害怕。」我告訴她修煉就是去執著,怕心也要去。從那以後,我有時間就陪她學法、發正念。

有一天晚上我們去同修家看了「慶祝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光盤,我邊看邊和同修切磋。回家的路上,女兒低頭不語,我問她:「想甚麼?」她沉重的說:「媽媽,我這麼久沒好好學法了,剛才聽你們說時間很緊了,等你們修上去,我在半空中怎麼辦。」我笑著說:「現在精進也不晚。」她自己也大笑起來。她真的走回來了,經常和同學講法輪功真相,幫我整理大法真相資料,和我一起出去貼不乾膠。

想寫的很多,在這正法最後時期,我要牢記師父的教誨,學好法,多救人,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
[2]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