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救人路上的小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幸得大法的弟子,基本上是獨修,有過辛酸,有過苦難,但在大法中有過更多的快樂。不管怎樣,還是走過來了。今天我把這十多年的修煉歷程中,講真相救人路上的部份故事寫出來,與同修分享,共同精進。

(一)鄉長夾著皮包,低著頭走了

二零零零年的敏感日又到了,我們鄉的副鄉長來到村裏,把我們幾個大法學員集中到甲同修家,我進屋一看這場合,誰也不言不語,死氣沉沉的,心裏特別難受,眼淚就流下來了。我說:「做好人都難,這樣吧,我說鄉長,論職位你是幹部,我是百姓,論文化你是大學生,我是純樸的菜農,我們《轉法輪》九講法中有一句法,你如能解釋了他的涵義,今天我就聽你的,你如不能,那你走,我去種地。」他說:「行」。我就背誦了一句《轉法輪》中一句法--「有名的名,不一定是明白的明」。他說:「兩個ming不是同一個字。」我說你錯了,我要的是法的真正涵義。這個鄉長夾著皮包,低著頭走了。

我和同修們各自回家了。我從中悟到:《轉法輪》裏每一句法,不但能指導我們修煉,更有力度能破除邪惡。只要堅定正念,師父就能時時保護我們煉功人。

(二)師父幫我找同修

二零零八年冬天,弟弟打電話說:「五姐,你姪子要結婚了,你早一天回來吧。」我說「行!」掛完電話,雙手合十,我對師父說:「我不住娘家,要住在同修家。」婚禮上親友們熱熱鬧鬧歡天喜地,我就和幫忙的嬸嬸大娘們講真相,說大法的殊勝與美好,但常人大多聽不進去。後來我問:「你們誰知道附近山區有誰是煉法輪功的?」有人小聲告訴我,在哪哪有。我明白是師父幫我找的同修。等我到同修家見到同修,雖說從前根本不認識,但感覺就像久別的親人。

吃完飯交流中,同修說有外邊同修到這發的真相資料,常人有的給扔了。她和兒子在村裏村外路邊撿回一大書包,在山上收藏著。我連夜和同修上山取回真相資料,決定將真相資料發到外村去。我倆一路發正念,到八里地外的村莊,同修知道村裏的情況,誰家有惡黨黨員,就送一本《九評》;誰家最近有難了,就送一本《福送百姓家》冊子,其餘的就放別家門口。發完後已晚上十一點多了,回到家打開磁帶聽《普度》音樂。

(三)勸三退,生慈悲

春天的一個上午,我上街買菜,正好遇上本村同修。我和同修站了一小會,就來了一男士。同修說:「這位男士姓趙,當過兵,入過邪黨,搞工程的,還是小老闆,和他認識好幾年了。見面就和他講真相,他就是不退不信。」我急忙和趙先生打招呼,因為我和他不認識,他根本就不理我。然後我和同修說:「請他到你家喝茶吧」。趙先生聽了很高興,我們三人一同進屋坐好後,同修又開始講真相。趙先生還是不感興趣,這時我心生正念,用慈悲去救度世人。我打著雙盤坐在床上,雙手合十,對他說:「兄弟,我們救你是很認真的,因為師父讓我們救度世人,不管多苦多難,做弟子的就得出來講真相救人。兄弟你今天不退出邪黨組織,我真為你不被大法救度而流淚。」說著我的淚水就不由自主的流。趙先生感動的說:「姐姐你別哭了,退、退、退,我願意退,從此不交黨費,用真名某某某退」 。最後我又說:「兄弟,你天天敬念萬古的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願你的生意越做越大」。趙先生非常感激,連聲說謝。

回顧十餘年來的修煉過程,我在大法修煉中,在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給鋪好的路上,有師父的慈悲呵護,總算走過來了。之所以至今沒寫文章投稿,是覺得自己修得不好,救人太少,今天用最樸實的語言把修煉歷程寫出來,為了叫更多的世人見證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以上僅為個人修煉所悟,若有不合法理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