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青島地區迫害事實綜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綜合報導)二零一二年,山東省青島地區中共人員利用臭名昭著的六一零和「防範辦」,對當地民眾進行了兩次較大規模的洗腦與毒害,同時對該地區在社會上敢於走出來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綁架與騷擾,製造恐怖氣氛。三月份膠南市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先後被非法抓捕;即墨市在八月份有二十多人遭綁架,青島地區全年至少有三十多名學員被非法判刑或勞教。

張貼「有獎舉報」公開信唆使民眾犯罪

從二零一二年初開始,青島六一零以「防範辦」的名義層層召開專題會議,布置對法輪功的看管與迫害。布置各村每兩個人看管一個法輪功學員,村裏的大街小巷都要張貼「有獎舉報」的邪惡告示,教唆不明真相的世人對大法犯罪。

在類似納粹蓋世太保的「六一零」非法組織與山東省「防範辦」的淫威逼迫下,青島地區以各縣市區「防範辦」的名義複製和印刷邪黨所謂「公開信」,由各鄉鎮、街道辦事處、村委會、居委會到處張貼,唆使民眾對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犯罪;一方面花錢雇人,加緊對法輪功學員的看管、騷擾與迫害。眾多的法輪功學員無辜被綁架,有的被送去洗腦。

即墨市各級邪黨人員,以多種方式,向當地民眾散布謊言,抹黑法輪功,企圖阻止法輪功學員講真相,以萬元高額賞金誘惑民眾參與迫害,其中尤以環秀街道辦事處為甚。邪黨人員以三月份的邪黨「兩會」和「十八大」為名實施騷擾。青島地區各市、各區都大面積向各街道居委會和村委會派發「有獎舉報」的邪惡公開信,讓基層幹部滿街張貼。

當然惡人的這一做法也受到了許多有正義感的民眾和一些基層幹部的抵制。某市有一個村幹部在「上級」開會布置之後,把上級發下來的公開信(邪惡告示)直接捆巴捆巴扔進了倉庫,一張沒往村裏貼;還告訴本村法輪功學員:「上邊又開會了,這幾個月(形勢)挺緊的,你們注意啊。」

層層簽署「承諾卡」誘使民眾就範

到了六、七月份的時候,青島地區的邪惡又推新招,以各學校的中小學生為對像,層層布置簽署「拒絕×教承諾卡」。其實中共邪黨才是真正的邪教。所以在這個承諾卡上,中共官員賊喊捉賊、做賊心虛,連誰是真正的邪教都不敢在卡上寫明,不敢讓百姓知道。讓民眾簽名的手段更是極不光彩。有的村借用村民交電費或者領取某項村民補助金的時候,讓村民帶著印章,稀裏糊塗地在承諾卡上蓋一個章或簽一個名就草草了事,根本不敢讓村民知道怎麼回事;尤其一些在校的中小學生因為不明白真相,把學校和班主任老師布置下來的配合邪黨做壞事的這一任務當作「聖旨」,帶給家長,讓家長在所謂的「承諾卡」上簽字,既害了學生自己,也害了自己家長。

中共為甚麼要在大陸各地脅迫民眾簽署承諾卡?它可不是像有些人罵它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幹,它是有險惡用心和目的的,它是要把更多的大陸民眾推向罪惡的深淵,讓不明真相的大陸民眾隨著中共邪黨的解體和滅亡做它的陪葬品!

但是經過法輪功學員十幾年的講真相,有很多明真相的單位和個人,以各種不同方式和方法,對中共的這種做法進行了抵制和拒絕,不配合邪黨簽署承諾卡,為保住自己生命的未來做出了明智的選擇。

有一個離市區較遠的農村法輪功學員知道了村裏簽署承諾卡的這個事,直接去找村書記。書記說:「你不用擔心,咱村裏基本沒搞,只簽了三、五戶,村裏好向上作交代。村委知道你們煉法輪功的會不讓,所以就沒讓你們知道,也沒讓你們簽。不信你到各家各戶去打聽問問,都沒簽,你就放心回去吧。」

本地區有一個法輪功學員比較多的市,多年來由於真相講的好,明真相的人也多,相對來講該市的救人環境也比較好,較寬鬆。該市的邪黨部門一開會布置簽署「承諾卡」任務時,法輪功學員馬上就把這事曝光出來。有的基層幹部由於明白了真相,開完會就悄不吱聲的把承諾卡存放起來,沒有往下發放,不再去配合邪黨做傷天害理的事了。

還有很多基層居委會、村委會也都不再配合邪黨了。

三次大規模綁架法輪功學員事件

在過去的二零一二年中,青島地區發生過三次大規模的綁架法輪功學員事件。

1、膠南群體綁架事件

去年三月份,中共膠南市六一零邪惡組織從綁架第一位法輪功學員呂洪芹開始,大約在不到一月的時間內,又先後綁架了耿德孝、殷啟業、李啟兵、陳玉珍、丁啟良、盧清欽、張淑新、張淑聞、張茂源、封金華、周玉梅、付麗媛、張從坤等十四名法輪功學員。惡警們在抓人的同時也非法抄家,搶劫學員財物無數。

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中共膠南法院開始對長期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耿德孝、殷啟業、李啟兵、張茂源等人非法開庭,邪黨人員利用各種手段捏造罪名,踐踏法律,剝奪法輪功學員的辯護和申訴權,結果有的學員被誣判五至七年重刑。之後的八月二十三日,膠南法院又對張淑新、張淑聞、陳玉珍、封金華四人開庭,也都非法判處七、八年以上重刑。十月份以後,這些被非法誣判的學員都分別被劫持到(濟南)省男子和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2、即墨群體綁架事件

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早晨五點半,即墨市610操縱即墨刑警大隊、治安大隊、消防大隊等,突然包圍了即墨市法輪功學員王偉的家,然後由惡警們架雲梯破窗而入,強行闖入民宅。王偉一家都驚壞了。王偉的妻子和兒子還在睡覺呢。惡徒們就闖進來了。然後惡徒們非法搶走了王偉家的三十多萬元存摺、三千五百元現金和電腦等物品,強行綁架了王偉和他父親王學森。

之後,即墨市六一零指揮的惡徒們又到另一名法輪功學員江守忠家,陸續抓捕了到這裏來學法的孫成樂、江淨、王紅、周雲英、李瑞英、趙迎香、王立霞、小孫等十幾名法輪功學員。

此外,邪惡們還綁架了徐寶臻、鄒崇輝夫婦;某鄉鎮郵政支局局長蘇文和其妻子隋娟茹、兒子蘇子龍等總共二十多人。

四個月後,到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即墨法院對八月份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徐寶臻、江守忠、蘇文及其兒子、王偉及其父親等六人進行了秘密非法庭審。庭審結果現在尚不得知。

3、青島開發區群體綁架事件

二零一二年九月八日下午,青島開發區高麗紅,侯瑞蘭等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在一同修家集體學法時被早已長期跟蹤監視的邪黨人員同時綁架,晚上,高麗紅,侯瑞蘭等人被非法抄家。惡徒們搶走了學員家的私有物品,有電腦、打印機、刻錄機、大法書、神韻光碟、真相資料等。後來其餘十一人陸續被放回,高麗紅、侯瑞蘭二人被劫持到即墨(普東)看守所遭受迫害。

其它嚴重迫害事件

銀行負責人被秘密非法判刑。山東青島法輪功學員鐘瑞紅,自二零一一年九月被綁架,到去年九月一直被長期非法關押在大山看守所。後來獲知,她已被秘密判刑三年,送往濟南女子監獄。鐘瑞紅在被綁架前,是青島石老人附近的華豐銀行的負責人。

平度王廣偉夫妻倆再陷冤獄。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平度市蘭底鎮法輪功學員王廣偉,孫素玲夫婦被蘭底鎮馬家西卜村文書喬顯鵬惡告,隨後被綁架到蘭底派出所。後來該派出所惡警竄入王廣偉家中抄家,搶走了打印機,電腦,mp3,光盤、刻錄機和人民幣六千七百多元。當晚,王廣偉遭到了惡警劉傑的摧殘,劉傑用穿著皮鞋的腳狠命地踩著王廣偉的頭往地上碾,又用腳往王廣偉的大腿上猛踢,摧殘了一個小時左右才停下。七月十三日,平度市檢察院將王廣偉誣以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罪」(註﹕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是中共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假借法律陷害好人)對王廣偉非法重判五年半徒刑,王廣偉不服,曾提起上訴,但無果。

王煥忠和李麗夫婦再陷冤獄。平度市開發區店前村的王煥忠和李麗夫婦於二零一二年七月在向當地民眾派發邀請參加旁聽王廣偉案的邀請函時,遭惡警綁架,之後夫婦二人均被六一零和公安局勞教,夫妻雙雙再陷冤獄。

青島市法輪功學員傅紅女士被綁架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中午,家住在青島大學校園內的現年四十八歲的傅紅女士,在青島大學向大學生講真相過程中被校園保安人員構陷,遭嶗山區麥島派出所綁架,其家中也被非法闖入抄家,三台電腦被惡警搶劫走。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傅紅被轉送到青島即墨普東看守所遭受迫害至今。

另外,還有其他一些法輪功學員在向世人講清真相時遭受到派出所警察的不同程度的迫害與騷擾。

勸善之結語

十三歲月匆匆過,邪黨垮台在眼前。由人間江氏小丑發起的這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已經過去十三年了。中共邪黨在這場企圖毀滅眾生而實則毀滅自己的浩劫中,早已是氣衰力竭,力不從心了,無論是從經濟上、政治上還是道德層面上都完全失去了人心與民意。中共紅牆即將坍塌,邪黨滅亡就在眼前。

正告青島地區各市、區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惡警:

認清形勢,大夢當醒!縱觀全球,「天滅中共」的大戲正在上演著最後的一幕。當大戲謝幕到來之時,所有在這十幾年來參與了對大法和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惡人、惡警,都逃不脫你們給自己所造下的大惡報。為邪黨賣命者,到頭來,只能跟著邪黨做陪葬,被送上歷史的審判台!

青島地區全體慈悲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還在用自己痛苦的承受和巨大付出喚醒和等待著你們的醒悟。奉勸你們趕快棄惡從善,停止對法輪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為你們自己和你們的家人選擇一條未來之路。在這大法洪傳、萬古不遇的機緣面前,可不要給自己留下永遠的痛悔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