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古樸小鎮的真實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青島即墨大信鎮原本是個平靜祥和的地方,那裏的人古風尚存,十多年之前有很多人喜聞佛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民風更加淳樸而善良。憶起昔日小鎮的人們得法修佛時的幸福喜悅和這十三年遭到的種種迫害,今昔變化,不禁令人感慨萬分。

有一對老年夫婦,是即墨大信鎮小范家村人,老太叫范美琴,老伴兒叫徐乃學,今年七十歲左右,兩人有一個兒子。徐乃學原本是個鄉村醫生,自己開一診所,雖然他是個鄉村醫生,曾經幫助不少人解除病痛,但是卻無法治癒他老伴范美琴的一身疾病。老伴在修煉法輪大法後,很快全身的病都好了。熱心的范美琴,將大法的福音告訴了很多人,就這樣有緣人倆倆相繼而來,很快有不少人加入到修煉的人群中。

那時范美琴一家無私奉獻,方圓幾里的人都到她家中學法修煉,剛開始沒有書,大家就一起看師父的講法錄像、集體煉功。後來,在即墨工人文化宮有個書店,大家都到那裏買書,包括很多政府官員也了解了法輪大法悄悄在修煉,很多人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功效。人多了一個地方裝不下就又相繼出現幾個煉功點。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惡迫害開始了,彷彿在一夜間變了天,人們還不知發生了甚麼就被非法關押、審問。政府工作人員被中共各種政治運動搞怕了,很多原本了解真相的官員此刻似乎都失憶般站到邪惡一邊,開始迫害這群按「真、善、忍」標準修煉的好人。范美琴當時為了說句公道話,在重重阻止下去了北京上訪。後來同修們和她一同去,有的到了北京,有的半路被劫回。

至二零零五年,當地幾乎每個修煉者都經常遭到邪惡的跟蹤、騷擾,而范美琴一家遭受最嚴重,經常一家三口都被非法抓走,多則關押幾年,少則幾日,丈夫的工作被勒令停止,診所關門,兒子小徐也因為三番五次的騷擾失去工作,一家的經濟收入全部失去。二零零三年即墨市大信鎮司法所所長陳澤俊夥同鎮政府另一人員,以談話為由將范美琴帶走,非法關押在即墨勞教所,之後直接勞教三年送到濟南女子勞教所。范美琴在勞教所始終不寫三書,不配合邪惡,期滿後回到家中,即墨大信的六一零及其他惡人還三天兩頭找她,跟蹤她。

范美琴一家常年在高壓下生活,全家人精神出現異常,生活貧苦無經濟來源,范美琴在無法修煉、無法與外界同修聯繫、邪黨惡徒們又不斷騷擾的情況下脫離了大法,在二零零六年前後得了腦溢血,現在嘴歪腿瘸。她丈夫徐乃學至今精神不正常。即使這樣,中共邪惡之徒還經常騷擾她一家。

孫公香原是即墨大信的一名優秀幼兒教師,因為在學生中講真相並發真相卡,被不明真相的學生家長舉報而於二零零四年非法判刑四年,至今被騷擾無法正常生活。劉瑞玉二零一零年因張貼真相資料被非法勞教一年。李健香一家,因夫妻都修煉,多次被非法關押等,致使女兒受到驚嚇大腦受到刺激,而李健香和丈夫被非法抓走,女兒無人照顧,流浪街頭多年,至今仍精神不正常。

大信鎮郝家莊村劉疆木,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後,多年的氣管炎等疾病不翼而飛,身體得到了淨化,一身輕。劉疆木得法後的身體狀況與得法前判若兩人,在當地民眾中曾引起轟動。劉疆木逢人便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治好了我的病。」在邪惡的迫害發生後,為了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劉疆木三次去北京說明真相、證實大法好。一次,惡警、惡人在綁架他回家的途中,為了阻止劉疆木呼喊,將一隻臭鞋倒扣在劉疆木的嘴上。還有一次傍晚,在駐京辦事處,劉疆木被惡警從背後猛踢在門上,當即打掉兩顆門牙,滿嘴流血。第二天發現牙在門上立著。劉疆木被當地惡警綁架回村後,仍頻頻遭到派出所惡警、惡人的上門騷擾、威脅,幾年來經歷了當地政府的非法關押、強制洗腦、勒索罰款等迫害。在邪黨一言堂的謊言欺騙和恐嚇下,劉疆木的父母、妻子在高壓、恐怖下,多次謾罵毆打劉疆木,阻止劉疆木學法煉功,致使劉疆木的舊病復發,於二零零四年含冤離世。

也許我所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十三年前的七月二十日,時任中共黨魁的江澤民,以個人意志凌駕於法律之上,發動了對法輪大法的迫害。隨後,中共控制全國數千家媒體捏造「一千四百例」謊言 並於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自編自演「天安門自焚偽案」等誣蔑法輪功,進行妖魔化仇恨宣傳,褻瀆佛法,還親自下密令縱容全國官員惡警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 「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政策,把中華民族又一次推向紅禍之中,給廣大社會民眾和無數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和災難。

縱觀中共歷史,充滿謊言、戰亂、飢荒、獨裁、屠殺和恐懼。造成了八千萬中國同胞無辜喪生。中共宣稱暴力革命學說,掀起各種血腥運動,鎮反、三反、五反、荒 誕的大躍進和相繼而來的三年大飢荒,四清、文革、「六四」迫害學生,迫害法輪功等等,無數善良人成了中共迫害的對像,摧毀中國五千年的傳統文化。傳統的 「仁、義、禮、智、信」被「階級鬥爭」代替。「天人合一」的傳統思想被「戰天鬥地」所代替。由此導致社會道德腐敗、貪官橫行、官商勾結、警匪一家、民不聊生,老百姓有冤無處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