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死一生 花甲老人講真相三次被誣判、勞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四月十二日上午十點左右,青島地區平度市現年六十一歲的王錫玉老太太,被惡警綁架到平度仁兆派出所,她一直在喊「法輪大法好」,在派出所的大門外都能聽到她的聲音。後來王錫玉被非法關押到了青島大山看守所。七月三十一日,平度法院沒有通知王錫玉的家人,就非法開庭審判,誣判三年零六個月。

王錫玉
王錫玉

王錫玉老人,青島地區平度市古峴鎮喬戈莊村人,在修煉法輪功前,因病做手術留下後遺症,經常腰痛的直不起來;後來又查出了腎炎、氣管炎、神經衰弱、失眠等,不能幹重活。雖然各方求醫治療,也沒有太大效果,常年承受病痛的折磨。九八年聽人說法輪功能治病,她開始修煉法輪功,病不知不覺的全好了,家裏的重活輕活都能幹,成了一個真正健康的人。

然而,就由於老人堅持修煉使她受益的法輪功,堅持講真相,在過去十三年遭受中共當局的殘忍迫害,曾被非法判刑五年、勞教迫害二年,在濟南監獄和王村勞教所二大隊被迫害的九死一生,她的手腕被迫害的至今還麻木,不聽使喚,不能拿東西,兩個膝蓋疼痛難忍。 這次是她第二次被非法判刑。

進京上訪多次遭毒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江澤民集團開始鋪天蓋地的迫害、誣蔑法輪功後,王錫玉和當地其他法輪功學員為了給大法和師父討還公道,就相約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起去北京上訪,被北京惡警抓走,送往青島駐北京辦事處,又被當地派出所帶回。王錫玉遭到了仁兆黨委的代松本的毒打後,又被逼坐在雪地裏。非法關押了五、六天,被勒索現金一千元錢後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的夏天,王錫玉再次進京證實大法,被帶回當地,惡人宗緒功把王錫玉等人關在車庫裏數小時,裏面悶熱的一絲風不透,汗水加上蚊子的侵襲,使她們承受了非人的折磨。又非法關押了七八天,由於她們絕食抗議,惡徒怕出人命才放她們回家。幾天以後,王錫玉被惡警張錫玲騙至派出所,在無任何法律程序和家人不知道的情況下,秘密非法拘留十五天。

遭綁架酷刑折磨,枉判五年

為了讓廣大民眾不再被邪黨一言堂謊言矇蔽,了解大法真相,王錫玉和幾個同修一起建立了真相資料點,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因資料點同修被綁架,古硯派出所的警察就竄至王錫玉家企圖實施綁架,當時家裏沒有人,惡警們就翻牆而入,抄走了油印機一台,大約六袋真相材料和橫幅及若干紙張。王錫玉外出回家時看到了家門口有警車,為躲避迫害沒回家直接走開了。

流離失所一個月後,因那時家中養了上千隻種雞,而且正是農忙的季節,只有大女兒(二十四歲)在家幹活,小女兒剛上初中。怕家裏忙不過來,王錫玉於六月二十六號回家,第二天就被平度古硯派出所警察綁架。平度公安局來了兩個惡警打手,對王錫玉輪番暴打,惡警們揪著她的頭髮,專打頭和臉,滿口髒話,邊打邊問資料是和誰一起做的,都送哪去了。見王錫玉堅決不開口,他們就狠命的用拳頭猛搗眼睛和嘴,頭髮被一縷縷揪下來,折磨了整整一天一夜。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八日,王錫玉被劫持到青島大山看守所關押。在看守所王錫玉抵制無理的迫害,拒絕做奴工,不背監規,不配合獄警的所有要求,管教們就不讓她睡覺和洗漱,先是管教對她拳打腳踢,後來又唆使吸毒犯王夢,王越南(音)毒打王錫玉,滿嘴髒話侮辱她。王錫玉絕食抗議,看守所所長親自赤膊上陣,揪住頭髮捏著下巴強行灌食,連續戴手銬腳鐐十八天,手銬緊緊的卡在手腕的肉裏,胳膊腫的老粗,手腕處被手銬卡的直往出淌血,胳膊像要斷裂了一樣的疼痛難忍。

酷刑演示:手銬腳鐐
酷刑演示:手銬腳鐐

在看守所關押七個月以後,王錫玉老人被平度市法院枉判五年。

在濟南監獄被殘酷迫害的經歷

二零零二年一月份,王錫玉被劫持到濟南監獄關押迫害。開始被分在出入監,每天罰站不讓睡覺,強迫轉化寫「三書」,一組一組的人輪番攻擊、侮辱,王錫玉拒絕轉化,一句話也不說,一個字也不寫,他們又分成三班嚴管,連續四十多天不讓睡一點覺。一閉眼就打,揪著頭髮往地上摔。她就開始背法,大法的書,當時只能背下論語,她就不停的背。惡警們看這麼長時間不讓睡覺還這麼有精神,還不轉化,三月十八號,就把她送到六監區(老殘組)強迫勞動。

四月二十五日,惡警唆使一個叫李芳(濰坊人)的邪悟者,夥同另一不知名的人,以想看師父的新經文為名,誘騙她默寫經文。王錫玉不知是陷阱,就寫了一篇能背出的經文給她,結果李芳直接交給了惡警。四月二十六日,惡警們氣急敗壞的揪著王錫玉的頭髮,連打帶罵帶的拖到一個辦公室,又有幾個惡警撲上來,沒頭沒臉的一頓暴打,把她的衣服全部扒光,一絲不掛,四個惡警用四根電棍同時電她,其中一人是惡警吳湘豔,還有兩人姓侯、王,用電棍電嘴、眼睛、腳心、雙腋下、大腿內側,連續電擊長達一小時,電的人滿地滾,直到最後連滾動的力氣都沒有了,他們才肯罷休。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棒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棒電擊

當時王錫玉滿臉和身上都是大泡,沒有了人形,牙齒全部鬆動,即使這樣還被罰二十四小時蹲著,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一天只給她一點菜湯喝,後來又把她轉移到六監區,強迫她下車間幹活。王錫玉說「我不幹,我修煉法輪功沒錯,我決不出工」,以此來抗議監獄這種對修煉人毫無人性的迫害。惡警惱羞成怒,對王錫玉拳打腳踢,她大聲喊:法輪大法好!他們一路上毆打著拖到辦公室,兩個惡警向後扭著胳膊,揪著頭髮,拼命的跺她的腳,用拳頭打臉,搧耳光,直到累的一個個都癱倒在地上才住手。後來才聽別人說,李芳是被惡警指使騙取經文,看到王錫玉被電擊後的慘狀,後悔不及,在監獄裏上吊自殺,惡警吳湘豔因此受到處分。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王錫玉被調到集訓隊繼續迫害,這裏是迫害轉化法輪功學員的主要監區。主要迫害形式是:不給改善生活,只能吃饅頭,長期剝奪睡眠毆打等方式迫害轉化,開始每天還能睡點覺,後來就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每天蹲在牆邊,雙手扶膝蓋。包夾看著,只要一閉眼就打,揪頭髮搖晃,往牆上撞。包夾主要有蘇麗等人,在頭腦迷糊狀態下輪番攻擊,她就不停的背法,也感覺不到太困,二十五六天時,王錫玉聽到惡警們密謀要加重迫害,再次使用電刑,由於害怕遭受更殘酷的迫害,就違心的讓蘇麗代寫了一份「三書」,第二天清醒過來時就感覺不對,想把三書要回作廢,惡警不給,並繼續用各種方式殘害她,持續四十多天不讓睡覺,王錫玉就是不配合轉化,倒把那些包夾個個都累出了高血壓,心臟病,感冒等病症。

惡警們看用這種迫害方式轉化不了她,就又想出了在外面凍的方式迫害。每天晚上十二點後,等其他人都睡覺了,有徐(科長),王、李姓三個惡警,把王錫玉拖到院子裏挨凍。那時正是十二月份,天氣特別寒冷,記得有一天晚上還下著小雪,他們就給她穿一件薄衣服,光著腳在外面站著,記不清被凍了多少天,後來惡警又把她調到七監區(鞏固基地),分到裁剪組迫害。為了轉化她,本來兩個人幹的活,叫她一個人幹,每天工作到晚上十二點以後,早上五點三十起床繼續幹活,就這樣連續幹了二十八天。

二零零三年四月份,王錫玉又被調到一監區,在六監區的惡警吳湘豔也到一監區繼續參與迫害,讓她冬天夏天都在大廳睡覺,強迫下車間幹活,王錫玉仍然不配合這種以奴工形式進行的迫害,被六七個人抬到車間,因為王錫玉一直不配合他們,就一直被嚴管迫害,直到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判刑期結束才走出魔窟。

出獄僅一年,被勞教迫害

二零零七年六月份,王錫玉去同修家串門,在回家途中,被古硯鎮派出所警察綁架,惡警搶去她的手機及家中的鑰匙,先到家中非法抄家,搶走了打印機一台,電腦一台,MP3兩個,一百八十元錢及手機卡,在派出所裏劉傑等惡警對她拳打腳踢了一個晚上,第二天被劫持到平度拘留所。

非法拘留十五天後被家人接回,大約在回家後十五天後的一天早上四點多鐘,派出所五六名警察翻牆而入,利用先前偷配的鑰匙開開門,再次將王錫玉綁架,幾個人把她拖出去塞到警車裏,直接送到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

王錫玉被劫持到淄博王村勞教所的二大隊(嚴管隊),因為她拒絕去看錄像,不寫「三書」,不配合轉化,被嚴管迫害。趙文輝(大隊長)指使吸毒犯徐燕每天對她拳打腳踢,拼命的打她的頭、臉,用鞋專門踢膝蓋,她就是不配合,趙文輝和徐燕又把她拖到一間屋裏,將雙腳捆綁起來,雙手用線繩反綁在窗櫺上,用膠帶把她的嘴封住,一天二十四小時站著,不讓睡覺,不讓大小便,只要一閉眼,吸毒犯就往死裏打。由於長期的毆打和洗腦迫害,王錫玉承受不住,在法理不清時被楊秀容(邪悟者)轉化寫了三書。

一旦轉化,所有的人都要被強迫連續看十五天誣蔑造謠的錄像,每天看完後,要寫一篇思想彙報。十五天以後每週寫一篇週記,每月寫一篇月記,彙報自己對法輪功的思想認識及自己的感想;平時上廁所要打報告,打報告後再唱一首歌頌邪黨的歌才能被批准去,上廁所最多五分鐘;上廁所或吃飯時,大法學員之間眼睛不能對視,否則會被包夾或安排的值班吸毒人員打小報告,扣分加期;夏天洗刷,包括刷牙、洗臉、洗腳、接水七分鐘,冬天五分鐘;惡警把王錫玉調回五班,想讓她當幫教,轉化其他學員。王錫玉不願意再繼續這樣違心的做壞事,和十多個人一起聲明三書作廢,於是又一輪更殘酷的迫害開始了。

二零零八年十月六號,惡警讓她去上所謂的思想道德課,她不去,趙文輝就親自動手揪住衣領拖著關進廁所裏,又調來了兩個更殘忍的吸毒犯打手秦南南和王智,每天暴打,王智拿刷廁所的刷子惡意的給她梳頭髮,刷牙。王錫玉被打的坐在地上,秦南南、王智用拖鞋堵住她的嘴,秦南南穿著鞋踩到手背上使勁碾壓,手背都被碾爛了。大冬天的秦南南端來了兩盆涼水從頭頂澆下來,王錫玉全身濕透,她們就把窗戶打開凍,過一會兒再端一盆涼水從褲腰倒進去,趙文輝和趙麗麗(副隊長)一直站在旁邊看她凍的瑟瑟發抖痛苦的樣子,竟然「開心」的笑起來。之後趙文輝又指使吸毒犯把地上潑滿了水,趙文輝親自動手把她的鞋脫下來,逼迫她每天光著腳穿著濕衣服站在水裏挨凍。這種方式的迫害不知道持續了多少天,她還是不轉化。後來又逼她坐在倒滿涼水的地上,吸毒犯天天打,還不許人動,只要稍一活動就往死裏打。

由於長期在有水的地上坐著,又加上每天都拳打腳踢,王錫玉滿身是傷,屁股開始潰爛,爛了一個大洞,連膿帶血的往外淌,最後都爛的露出了骨頭。疼痛難忍,看到她痛苦的樣子,失去人性的趙文輝、趙麗麗,又指使秦南南揪著頭髮拖到廁所門外,大部份頭髮都被揪掉。對王錫玉拳打腳踢,她當時就被打的昏死過去了。

當王錫玉剛清醒過來時,秦南南兩手卡住脖子,王智提著雙腳,把她抬起來再摔到地上,這樣子來回摔,她感到腰一陣劇烈疼痛,就背過氣去,不省人事了。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她醒過來了,感覺全身麻木僵硬,動彈不了,趙麗麗還惡毒的說:沒有事,她那是裝的。因長期不讓她睡覺,一天只給一口饅頭吃,又不給水喝,四十多天她一直沒有解大便,屁股也潰爛的越來越厲害,膿和血都粘在褲子上,好幾個月了,也不讓換洗,全身都臭不可聞。十一月底,天氣已經很冷了,警察都穿上棉大衣了,還讓她只穿著那件短袖衣服,窗戶天天開著,惡警趙麗麗親自動手,用繩子把她的雙手綁在窗櫺子上繼續殘害。

由於長期的殘酷迫害,王錫玉已經不能站立,雙手綁在窗櫺子上痛苦中又一次昏了過去。據其他人說,在她昏迷的時候,有一個叫宋敏的惡警親自端著涼水往她的手上倒,當她醒來時,濕透了的衣服都凍在了她的胳膊、手腕上。從那次以後,她的右手就失去了知覺。

這樣的殘忍迫害一直持續到王錫玉非法勞教期滿,而她的手腕至今還麻木,不聽使喚,不能拿東西,兩個膝蓋疼痛難忍。

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並把大法的真相告訴世人,一個鄉村的花甲老人二次被非法判刑、一次非法勞教,遭受的迫害令人髮指。在邪惡中共的監獄和勞教所裏,王錫玉還親眼見證了陳振波和所有因堅持信仰而被毫無人性的殘害虐待的法輪功學員。

自從王錫玉遭受迫害以來,家人就一直生活在恐懼之中,再無寧日,癱瘓在床的丈夫王傳清由於邪惡之徒的不斷騷擾、驚嚇和對妻子的思念,在遭受兩年零十個月病痛的折磨和家庭不斷變故的打擊之下,撇下了兩個孤單的孩子,於二零零二年十月去世,時年六十一歲。

參與迫害王錫玉的惡人:

仁兆派出所
仁兆派出所

平度市仁兆派出所所長;張春雲13553058988
惡警:車文君
代勇剛13176487756
平度市公安局:
局長湯龍文 13606306367
副局長侯加瑞 13806395105
邪教科科長趙洪武 15253263357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