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平度市610扣押法輪功學員家屬護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我叫陳振波,是山東省平度市的法輪功學員,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在二零零九年一月至二零一零年六月間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第二女子勞教所受迫害。(揭露迫害的文章已經在明慧網發表)

我於二零一一年一月赴美探親,現在是美國永久居民。我的丈夫叫張榮訓,是山東省平度市政府公務員,今年五十二歲,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被批准退休,現一人在家獨自生活。

我丈夫於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去北京的美國大使館通過了赴美探親簽證,護照號是G47276527。大約是在四月二十日前後,平度市委組織部辦事員劉剛三次打電話欺騙我丈夫,要他把護照送到組織部,說這是青島的規定,要統一管理,否則就宣布我丈夫的護照作廢,我丈夫便只得把護照送去。

一、拖延退休 非法扣押公民護照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公務員法》第八十八條規定:「公務員工作滿三十年,本人申請,任免機關批准,可以提前退休」(正常退休年齡是年滿六十週歲),我丈夫為了探親期間能有更多時間與親人團聚,放棄了工作,申請退休。但平度市委組織部因為我信仰法輪功,利用欺騙的手段,百般阻撓我丈夫辦理退休手續。

我丈夫去年七月份提交退休申請後,組織部副部長高永傑先是說平度市委常委會很忙,研究我丈夫的退休問題排不上號。到了九月份,又說一直沒開常委會。我丈夫得知最近就有一次常委會,第二天就問高永傑:「最近不就有一次常委會嗎?」他被我丈夫揭穿後,慌忙改口說:「你的退休材料還沒弄好。」到了十月份又說:「《國家公務員法》雖然有規定,但青島市無先例,所以不能給你辦理。」我丈夫了解到平度市公安局一名中隊長在六月份剛剛以此條件辦理了退休手續,當面問平度市委常委、組織部長李曉光(現改任膠州市委常委、組織部長),他無言以對。然後我丈夫就每週一次電話,他都以「儘快研究」為藉口,敷衍拖了一個月。到了十一月中旬,我丈夫說:「再給我拖,我就上網揭露你的違法行為」,並且兩次給市委書記王中發掛號信反映情況。在此情況下,十一月十六日,正式批准我丈夫退休。

我丈夫辦理退休,本來就是為了有更多的時間與親人團聚。接到批准退休的通知後,我丈夫就向李曉光提出歸還護照。他欺騙說:「辦完退休手續,就給你!」又改口說:「你妻子回來,才能給你!」我丈夫說:「她已經定居了」,他說:「你找青島六一零,只要青島六一零同意,我們馬上就給你!」

「六一零」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專門機構,中共政法委組織的直接黑手。該組織因為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由江澤民一夥非法設立而得其惡名。

二、艱難的申訴過程

我丈夫便找到平度市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王素華(現改任平度市科技局副局長),要她問青島市六一零辦公室:扣他護照的理由是甚麼?而青島市六一零辦公室的答覆模稜兩可,把責任推到了平度市委。我丈夫便給王中發了掛號信,問是根據哪條法律、哪項政策扣押他的護照?並說,一週之內不給答覆,他就給上網。

十一月二十五日,市委組織部副部長綦霏(現改任平度市新聞中心主任),市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王素華,市委組織部辦事員劉剛到我退休前所在單位平度市人口計生局向我丈夫反饋(當時局長張忠文在場,現改任平度市審計局局長)。綦霏讀了一個答覆文件,說了共三條理由,我丈夫說:「你們代表市委嗎?」綦霏說:「可以這麼說。」我丈夫又說:「給我書面答覆。」綦霏和王素華共同說:「書面答覆不能給,這上面是有規定的!」

我丈夫對答覆中的關鍵一條提出疑問:你們沒有證據證明我妻子陳振波在國外從事顛覆我國政府的活動。王素華答覆說:「你妻子在家時學法輪功,根據山東省委組織部《關於縣處級以上領導幹部因私事出國審批管理暫行辦法》(魯組通字二零零三年、五號)的規定:探望、投靠的國外人員,屬於在國外從事顛覆我國政府活動的,不予批准。鑑於法輪功就是一個顛覆我國政府的反動組織,所以,你妻子在國外就是從事顛覆我國政府的活動,因為你不能證明你妻子已經不再學法輪功、沒從事顛覆我國政府的活動。」我丈夫提出:這個文件是針對縣處級以上幹部的,我是科級幹部,對我無效。綦霏說:我們對科級幹部也參考這個文件執行。我丈夫說:光憑口頭說不行,要拿出具體文件規定。他無言回答。我丈夫說:我去探望的是女兒,而不是妻子,有從美國發來的邀請函為證。他說:你去了,能不見你妻子?我丈夫說:既然這樣,我們沒有溝通的必要。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丈夫給平度市委十一名常委每人發了一封信《我的護照該不該扣》。二十五日,正遇上換屆,青島市委宣布了平度市委領導幹部的變動方案,此時因為幹部調動,無法再處理這事情。期間,我丈夫給新來的平度市委常委、組織部長莊金傑,新來的平度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於乃江發了掛號信申明情況,並多次打電話聯繫要求面談,但未得見面。

待到二零一二年一月二日,平度市委班子換屆完成,我丈夫又給留任的市委書記王中寫了第四封信,要求解決問題。二月一日,我丈夫再次寫信,王中把信批給了新任市委副書記郭萍,郭萍於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九日召集平度市委辦公室、組織部、政法委、六一零、法院、公安局、民政局、計生局等部門負責人開會研究。會上,六一零辦公室主任王欣玉(現改任平度市監察局局長)堅決不同意還我丈夫護照,並說這是青島六一零的決定,組織部副部長綦霏也公開配合。

二月二十三日,我丈夫又給王中發出第六封信,要求三月二日前給予明確答覆。二月二十六日,副書記郭萍召集平度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於乃江、公安局政委李世明、副局長侯加瑞、計生局長張忠文和我丈夫本人在於乃江辦公室開會,我丈夫和於乃江發生口角。郭萍向我丈夫詳細介紹了情況,說明平度市無能為力,是青島六一零不同意,並當場表態會去山東省六一零辦公室協商解決。

三月六日,政法委副書記崔廣東、張可照到我丈夫退休前單位反饋,明確說明省六一零辦公室指示,我回國之前,暫時不予我丈夫出國,必須等我回去才可以。這期間,我丈夫同原平度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李虎成(現改任平度市委常委、紀委書記)等人多次通電話、發手機短信等。

三、幕後黑手是六一零

從多方面得到的信息證明,剝奪我丈夫出國探親權利的是山東省、青島市、平度市三級六一零組織。

1、我丈夫要出國探親的消息應當是王素華最先知道,二零一一年一月初,她知道了我丈夫要出國的消息。之後不久組織部高永傑就找我丈夫談過一次話(應是六一零建議扣我丈夫護照),說儘量給做工作讓我丈夫出去,但要求我丈夫不能在國外發表不利於國家的言論,還特別強調我丈夫「並沒有受過迫害」。在與王欣玉多次的電話聯繫中,她反覆說明我的情況不是一般的法輪功問題,我的一切行動(其中包括我的直系親屬情況)必須控制,要向上級業務部門彙報,這是他們的職責。原平度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李虎成對扣押我丈夫護照問題,也一再要我丈夫諒解他,說青島六一零很「關注」。郭萍在向我丈夫反饋時說明,她曾與於乃江親自去青島「有關部門(即六一零)」要求解決問題,並且說還要去省「有關部門」給找。政法委副書記崔廣東曾說,他親自陪郭萍和於乃江前去青島六一零,但省六一零他沒陪同前去。郭萍還特別反覆重複,告訴我丈夫說主要是因為你妻子陳振波的「(修煉法輪功的)問題」,平度說了不算,因為陳振波在全省有名。新來的組織部長莊金傑則明確表態:是平度六一零要我們扣(護照)的,只要平度六一零同意,我們馬上給你。

2、六一零系統不公開露面,但在背後動作。最初我丈夫要護照時,李曉光在我丈夫步步緊逼的情況下,脫口而出:「你找青島六一零,只要青島六一零同意,我們馬上就給你」,我丈夫通過王素華找到青島六一零,但他們的答覆是:「你是公務員,不是我們的管理對像,與我們無關係。你家屬是法輪功練習(修煉)者,我們有管理的責任。」李曉光為了洗清自己,通過張忠文捎話給我丈夫說:「青島六一零說:張榮訓是你們平度市委管理的幹部,不管甚麼理由,你不能放他出去。」有一天晚上,我丈夫在外面散步,碰上高永傑,高說:「現在的事沒法說了,是青島六一零不允許你出國,還不讓公開說,硬要說是我們平度不批准。還責怪李曉光部長,問為甚麼把他們青島六一零不允許你出國的信息告訴了你。」並且郭萍在向我丈夫的反饋中,一直都說是青島和省「有關部門」,而不直說是六一零,估計他們內部把這是作為一條紀律來對待的。

3、不給書面答覆材料。我丈夫在第一次聽綦霏、王素華的反饋時,就提出要書面材料,但王素華的解釋是:「不能給書面材料,這是上面的規定,請你諒解。」我丈夫在寫給王中等市裏領導的信中,也多次提出扣押他護照的法律依據和政策依據是甚麼,並說明這是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法》的違法行為,要求給予書面答覆,但一直不答覆。在聽取郭萍的反饋時,我丈夫又一次提出要書面答覆,她說:「將來能給你書面的就給你書面的,不能給你書面就給你口頭的答覆,這要看上邊的意思。」所以,至今沒有給一份書面答覆。

4、我丈夫的護照會一直被扣押。在與王欣玉多次交談中,她一直試探性的問我丈夫:陳振波能不能回來?在反饋時,平度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於乃江曾說:「你暫時不能出去,不是永遠不能出去。」我丈夫問:「那我甚麼時候就可以出去?」他說:「只要陳振波不回國,作為直系親屬,你就不能出國。」副書記崔廣東說:「你要配合我們的工作,讓陳振波回來。」我丈夫說:「她現在是美國永久居民,回來你們一定會扣住她,她還能回去嗎?不用說她,就連我,你們都扣。這樣的話我女兒也不敢回來,回來肯定要被你們扣住,那她怎麼再完成學業?」

我丈夫托關係打聽情況,得到明確回答:「你就不要再想這事了,人家告訴說,絕對不會放你出去。你老婆出去,他們已經很後悔了,估計平度公安局會受處分,最起碼分管局長要寫出檢查!」

下載相關人員地址電話:(64KB)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