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610利用猶大迫害法輪功學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六一零」是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而成立的非法組織,它不僅操縱控制公、檢、法系統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還將黑手伸向在監獄和勞教所酷刑、折磨、威脅下已經所謂「轉化」(放棄修煉)並邪悟的猶大身上,利用他們過去的身份,繼續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邪悟猶大儘管曾經是法輪功學員,但在中共殘酷的洗腦迫害下,由於本身的執著,有意無意的主動接受、認同邪黨人員對大法的誣蔑言論,轉而被邪黨人員利用幹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助紂為虐的事情。「六一零」不法人員通常採用的伎倆是以金錢或提供好處為誘餌,指使邪悟猶大充當特務、轉化幫兇、聯絡並控制其他「轉化」人員防止他們清醒過來重新修煉法輪大法、並發表誣蔑法輪大法的文章等。

1.山東煙台的喬瑞梅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山東煙台的喬瑞梅在非法判刑期間,被強制「轉化」後,曾經擔任山東省女子監獄集訓隊的「轉化」頭目,以此來掙「高分」減刑。回家後,喬瑞梅繼續和當地610勾結,積極參與煙台市的洗腦「轉化」。喬瑞梅和另一個邪悟猶大邢瑞琴一起,到設於煙台市幸福十五村的洗腦班充當轉化幫兇。喬瑞梅在濟南監獄擔任集訓隊的班長時,在名利之心的作用下,配合惡警做了很多壞事,表面上對惡警唯命是從,背後則認為自己「修」得最好最高,在監獄這個黑窩中的一點點名利也看得很重,為獲取惡警的好感,欺騙其他學員,和其他人明爭暗鬥,拉幫結派,使得部份不了解其真實面目的法輪功學員對其非常崇拜,她也因此沾沾自喜。而對拒絕「轉化」和某些迫於壓力「轉化」所以不配合她的學員,她處處打擊,冷落,排擠,誹謗中傷,達不到目的乾脆撕下偽善的面具,直接大打出手。

一次,監獄邀請來一名心理學教授給刑事犯人講課,惡警和喬瑞梅密謀,強迫當時拒絕「轉化」的人崔玲和林建平去聽課,為了講真相,崔玲和林建平都站起來跟這個心理學教授平和的講述自己的修煉體會和大法的美好。這名教授當時也連連點頭。喬瑞梅一看情況不妙,立刻鼓動其他人,讓她們給崔玲和林建平鼓倒掌,有幾個人拒絕配合鼓掌,喬瑞梅大為生氣,當場問是誰沒有鼓掌,為甚麼不聽她的話。喬瑞梅背後還經常對其他人說,誰誰對她多麼好,給她送吃的等,你就沒有她們會來事等等,來暗示其送禮。其名利心之強可見一斑,正因為如此,才能不知悔改的被610邪惡組織繼續利用來作惡。

2.青島邱秀欣和當地610狼狽為奸

另一名被邪惡利用的幫兇是青島邪悟猶大邱秀欣,在喬瑞梅之後,擔任女子監獄集訓隊「轉化」班長,邪悟後同樣出自於追名逐利之心,之前就跟喬瑞梅暗鬥,私下裏都各自拉攏了一批人在身邊,顯示自己的能力,獲取惡警的賞識。喬瑞梅出獄後,邱秀欣被惡警選中擔任頭目,邱秀欣壞事做絕,在集訓隊推波助瀾,對當時達到頂峰的迫害形勢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邱秀欣出獄後,繼續作惡,和青島當地610狼狽為奸,610每年為其提供金額極為可觀的資金作為「活動經費」,還定期派發其它生活用品等,利用邱秀欣繼續充當迫害的打手幫兇。邱秀欣聽從邪惡的指使,多方聯絡「轉化」的邪悟者,和她們聚會等,其實是妄圖繼續控制她們的思想,害怕她們一旦醒悟從而歸正自己。甚至,邱秀欣還多次被請回監獄去做曾經被其轉化又省悟的人的迫害。

惡警不但利用她們為邪黨充當迫害打手,還要求她們為邪惡保密,對迫害行為矢口否認,某學員曾經親耳聽到惡警薛彥勤對邪悟者說,堅決不能承認打人。所以這些邪悟者回來到處散布監獄如何「春風化雨」,對她們怎麼好,反過來誣蔑揭露迫害真相的大法弟子撒謊,混淆視聽,甚至對自己的親人都不敢說出自己參與迫害的真相,公開撒謊。

3.日照劉秀雲詆毀修煉法輪功的丈夫、婆婆

日照邪悟猶大劉秀雲,是日照工商銀行的職工,出獄後,和當地610勾結,經常參與「轉化」法輪功學員。而對自己沒有「轉化」的丈夫和婆婆則惡語相向,到處造謠誣蔑法輪功,鬧得家無寧日,最後提出離婚。

離婚之前,劉秀雲以丈夫修煉法輪功為由,不讓丈夫李劍波和婆婆看孩子。有一次,李劍波去妻子的單位要求見一見孩子,劉秀雲指使四五名單位同事出來威脅李劍波,還瘋狂的對門衛高喊:不要讓他進來,他是法輪功,法輪功「殺人」。丈夫和門衛講真相,最後門衛說,你這不是個挺好的人嘛,要不是聽你們講,還真以為她說的是對的。因為她賣力的配合惡黨人員,出獄之後,在610的干預下,得以重新回原單位工作。

4.青島閔惠榮與610一起跟蹤迫害修煉法輪功的丈夫孫紅

青島某些被非法勞教或者判刑回家後的「轉化」學員,610往往對其拉攏利誘,請客吃飯等,四方610的張愛鈴、市610的呂姓人員和市610的某姓鄭的主任常常與這些人接觸,讓他們寫誣蔑法輪功的文章,稿費每字0.1元,並讓這些人當內線特務,為其提供情報,他許諾說:你們放心地與功友常聯繫,為了獲得信任,就說已經走回到大法中來,要和他們一起做一些事情,我們藉此來了解一些人的行蹤,我們保證你們不會有任何危險,會提前通知你們離開,決不抓你們。還承諾說,只要你們願意當特務,你們想回原單位工作,我們出面跟上級主管部門打招呼,幫助辦理;如果不想回去,想自己開公司、開診所、幹事業,我們也會幫助提供包括經濟在內的一切方便條件。

青島邪悟者閔惠榮,是濟南女子監獄的轉化幫兇。出獄後,也接到青島610的指令,要求其去某些大法弟子家中走動,以探望為名了解情況,每次都派車跟蹤,說是為了保護她。610還直接參與了其與丈夫孫紅原本屬於私人事務的離婚案件。動用黑社會和公安、法院等行政力量干預兩人的離婚過程,幫助閔惠榮攫取財產。

被邪惡操控的閔惠榮同樣以其丈夫孫紅不放棄修煉為名提出離婚,孫紅曾經請來一名濟南律師做代理,610在閔惠榮的要求下,找到濟南610,向司法局施壓,要求這名律師立即終止其代理協議。稱閔惠榮幫助監獄做了大量的「工作」,必須作出有利於閔惠榮的判決等。

閔惠榮曾經公然說,讓孫紅在青島港呆不下去。610派了大量的公安對孫紅24小時監控跟蹤,對與其正常交往、幫助他照料老人和孩子的同修等也進行干涉、跟蹤,威脅他們不讓與其來往,甚至綁架了一名無意之中與其碰面的大法弟子。

為了幫助閔惠榮爭奪孩子,610動用了黑社會,指揮十幾名彪形大漢持刀追趕孫的車子,趕上後,一刀將車胎扎破,毆打孫並搶走了被嚇得哇哇大哭的孩子,當場交給了閔惠榮。

在610的干預下,市北區法院硬將屬於孫的房產判給閔惠榮,案子上訴到中院後,610又找到中院庭長,要求不得干涉此案,趕緊結案,維持原判。

610和邪悟者互相勾結利用,看起來似乎雙方都獲得了某些現實的好處,其實這正是邪惡毀滅人的最後手段,讓本來就已經做錯的人錯上加錯,在罪惡的不歸路上愈陷愈深,幹出傷天害理的迫害大法之事從而再也無法回頭。

希望這些因放不下的執著而走彎路的人能夠猛醒,珍惜佛法,去掉怕心和執著,與邪惡斷絕聯繫,抓住這走正回歸路的最後機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