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昌黎縣二千三百名父老鄉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五日】

昌黎縣二千三百名在營救法輪功學員周向陽過程中簽名的父老鄉親:大家好!

我們為你們的正義善良之舉表示由衷的感謝。你們的正義之舉在世界各大媒體上被連載,鼓舞和震撼了所有的各階層善良人們的心。大家都稱讚著你們,昌黎百姓真了不起!這是燕趙兒女的驕傲,是我們中華民族傳統道德回歸復興的希望。暴政下,你們的聯名一紙比泰山還重,這輝煌的一刻已載入史冊,將永遠閃耀著它的正義光輝。

事實勝於任何的雄辯,法輪大法在世間已洪傳二十年了,大法與大法弟子被造謠、誣陷、迫害已十四年了,回憶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瘋狂而至,鋪天蓋地的邪惡壓向了大法與大法弟子,好似文革風雲再起。在政法委610、直接操縱指揮下,邪惡勢力對法輪大法任意的抹黑,利用手中的權力,控制著報紙、電台、電視台等所有的宣傳工具,栽贓、誣陷、法輪功。動用了軍警、公檢法司、外交等所有系統狂飆一時。經過大法弟子十幾年的講真相和大法弟子的善行,民眾們看在眼裏記在心裏,在謊言中不斷的覺醒,在暴政下勇敢的站起,有的民眾膽氣也壯起來了,敢在公開的場合講「法輪大法好」了。

提起周向陽、李姍姍這對年輕人的名字,可能在燕趙大地以至全中國、甚至世界上;不論參與營救的和沒有參與營救的許許多多人都知道。近十家海外媒體都轉載了李珊珊寫的《一對年輕人的苦難經歷: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的感人故事:

由於他當時的未婚夫周向陽(天津市第三勘探設計院造價工程師)堅持信仰法輪大法,拒絕「洗腦」,在港北監獄受到一種極其殘忍的酷刑叫:「地錨」,他詳細描述了法輪功學員在港北監獄怎麼樣在小號裏被「地錨」折磨: 「小號長三米,寬一米,高約一米六,沒有窗戶,陰暗潮濕,密不透光。屋頂上掛一燈二十四小時亮著,地上一側二米長的地方鋪著高約二、三十釐米的木板。我被仰躺在木板上面,兩個胳膊成「V」字形向外張開(屋寬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反銬在地環上,膝蓋以下小腿部位和腳懸在水泥地上,墜著腳鐐,腳鐐是鎖在地上的,手銬和腳鐐沒有任何活動的餘度。每天這樣被「錨」二十四小時,時間長了腰、胳膊疼的受不了,著力點的腳後跟都硌爛了,而且是長時間持續的,這種痛苦遠遠超過高壓電棍電擊造成的傷害。每天他們還以幫我活動筋骨為名,把我從「地錨」上拽下來使勁撅我的腰、腿、胳膊等各個關節,疼痛難忍。隊長宋學森在「小號」外面聽著,如果裏面沒動靜,就對他們說:「你還想不想幹了?想不想減刑了?不想幹就出去。」哪個刑事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如果不能讓獄警滿意,就會受到調換或扣罰分數的處理,出去回到監室受警察和其它犯人的折騰,甚麼髒活重活都得幹。所以犯人在這樣的壓力與減刑的誘惑下,不停的想方設法折磨我。使我的承受能力幾乎到了極限。「地錨」酷刑是港北監獄非常普遍的酷刑方式(當時就在裏周向陽不遠的地方,一位叫李希望的法輪功學員十天內被這種酷刑折磨致死,編輯加。),被推廣到天津各個監獄。我從「地錨」上下來的時候,腰一直沒有直起來,彎了好幾個月。」因為有信仰,周向陽是那樣的剛毅、無畏。中共在迫害大法弟子的過程中也在泯滅著人性,把人性惡的一面發揮到了極致。

李珊珊去看周向陽,以出人意料的意志五個月堅持五次,在公開信中珊珊寫道: 「七年前的港北監獄四週空曠,兩邊是蘆葦溝,下了長途車還要往裏面走約半個小時,冬天大風吹得臉刺痛,人往溝裏傾;一次正趕上下大雪,所有的刑事犯人的朋友都去接見了,只有我孤單單的在監獄門口苦苦等了四個多小時,變成了雪人。偌大的監獄鐵門冷冷的關著,我感到這個世界比這飄雪的冬天還要寒冷,向陽只是因為信仰真、善、忍,根本沒有犯罪,無奈之下我內心卻升起一股勇氣與力量,鄭重的向監獄申請與周向陽結婚。這個舉動震驚了監獄,也震動了那些冷漠的人心。」

法輪功被邪黨迫害以來很多家庭被迫拆散,監獄接到的只是離婚申請,到監獄裏申請結婚的還沒有一例。連續五個月的堅持,監獄終於讓李珊珊以未婚妻的身份接見。周向陽在九年冤獄中,因為不願說謊話被用酷刑折磨,多次被送醫院搶救。堅貞的李珊珊在外面苦苦等了他七年,一直想方設法奔走營救,甚至因替周向陽申訴還遭監獄方的陷害被勞教一年半,但她依然不改初衷,幫助周向陽申冤。這樣善良、忠貞的女子實在太可貴了! 前年臘月周向陽結婚的時候,很多鄉親們都參加了酒席。

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周向陽再次被抓後,他妻子給政府部門遞出這封公開信《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很多人都看到了,非常感動,很多人落了淚……鄉親紛紛簽名 ,要求解救周向陽,依法處理監獄的酷刑犯罪。

在很多地方,幾乎是全家都簽。一個中年男子說: 「向陽媳婦寫的真好,我幹完活回家就看,都快背下來了,我們全家都簽了名救向陽!」一位中年婦女在大街上大聲說:「我們村都煉法輪功,全村道德早好了,我們全家都簽名。」兩位六十多歲的老年夫婦說:「簽,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共產黨沒幾個好人,共產黨的天下殺人犯可以用錢買出來,煉法輪功的好人卻被迫害。」還有的村民招呼周圍人都來簽名。一位五十多歲左右的男士說:「我看完了《一對年輕人的苦難經歷》,我落淚了,我長這麼大歲數都沒掉過眼淚,是真的嗎?如果是真的,共產黨真不對,對待好人還用這麼大的刑罰。」 還有一位大嫂在接受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採訪時義憤的說:「這個國家怎麼這麼不講人性,不講理!一家子都是正經八倍的老實人。這個貪官污吏國家不治,現在拿(好人)。我們也覺得它們做的太不對,村裏人都希望他回來,全村人都簽名了,都要求呼籲釋放周向陽。在裏頭受迫害,這個國家對待好人這麼打?我們看到那些信,大多數都同情,掉著淚看的,比國民黨、日本鬼子都狠!殘酷,太殘酷!一家子都老實,我們一個村的還不知道?就是信仰法輪功就受這麼大的酷刑,你說?太不對,太不應該,這個邪黨太邪、太惡!」更有在公安調查威脅簽名鄉親時,一位義士正氣十足的說「簽名,就是營救周向陽,讓你簽你不簽?大隊書記都應該蓋上公章!」

周向陽的家鄉秦皇島昌黎縣近十個鄉鎮的2300名鄉親,公開聯名寫信,要求當局釋放好兒郎周向陽,並查處監獄酷刑犯罪。二零一二年4月1日,周向陽終於回家了,然而他的妻子李珊珊卻再次因為為他申訴,早在去年10月已被第二次陷害入獄,二人再次被迫拆散。

周向陽的妻子李珊珊有這樣一個願望:「我是在為我丈夫伸冤,其實這也是捍衛信仰的權利、捍衛法律的正義,法輪功被迫害十二年了,我為丈夫伸冤也八年了。我依然懷著一個夢想,在我們的國度裏,所有像我們夫妻一樣的家庭都能過上穩定平靜的生活。不會因為說真話遭陷害,不會因為堅持信仰被抓捕,讓真善忍回歸到我們每個人的心田!」

把人教育成道德高尚、與人為善、不貪不佔的必定是正道,把生活環境變成謊言漫天、娼妓遍地、無官不貪,生活糜爛、道德低下,必定是邪道。細思量共產惡黨正是如此。人們已不再相信謊言,不再與邪惡為伍,全國多地民眾紛紛站起來參與簽名反對迫害法輪功。繼昌黎兩千三百聯名事件後,又有河北泊頭300手印事件,唐山鄭祥星562手印事件,黑龍江秦月明15000手印事件,石家莊正定700手印事件,全民反迫害之勢已起。今年又有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等政法委的惡首們----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團夥敗落,已遭惡報或紛紛落馬或被調查,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黑幕也被證實,徹底清算已不遠。

炎黃子孫遠離邪道,守護神州大地的五千年文明,你們在驅趕邪風、弘揚正氣的里程碑上書寫自己的名字,展現生命光明的一面。讓善的力量和光芒照耀神州大地。

誠摯的感謝眾父老鄉親! 謝謝你們!

這正是──大逆治下行大義 敢向紅朝要天理 聯名一紙重泰山 昌黎百姓顯正氣

大陸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