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向陽家屬控告港北監獄 眾多受害人簽名作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自從二零一一年春季,周向陽家屬控告港北監獄酷刑犯罪後,關於港北監獄的大面積酷刑犯罪情況相繼在多家海外網站上披露。

周向陽妻子李珊珊,為再次營救周向陽,寫下感人淚下的自述公開信《一對年輕人的苦難經歷: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在海外被近十家網站轉載,在大陸家鄉秦皇島昌黎縣引發兩千三百民眾熱心聯名聲援周向陽,港北監獄「地錨」等等酷刑犯罪行為令民眾感到義憤。


原天津市鐵道第三勘測設計院工程師、法輪功學員周向陽

周向陽妻子李珊珊因為周申訴反被非法勞教15個月

一位五十多歲左右的男士說:「看完了《一對年輕人的苦難經歷》我落淚了,我長這麼大歲數都沒掉過眼淚,是真的嗎?如果是真的,共產黨真不對,對待好人還用這麼大的刑法。」一位大嬸看完周向陽妻子的公開信後,一夜未眠,「真不知這世道怎麼了,正的說是邪的,真是黑白不分。」還有一位大嫂在接受電台採訪中義憤的說:「就是信仰法輪功就受這麼大的酷刑,太不對,太不應該,這個邪黨太邪、太惡!」


秦皇島昌黎縣兩千三百位民眾聯名聲援周向陽

同時天津市一些了解監獄內情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積極主動寫出一份要求查處港北監獄酷刑犯罪的舉報信,信中詳細列舉近三十個典型受迫害案例。舉報信中有多人曾經都遭受過「地錨」酷刑,揭示了港北監獄的酷刑迫害,不僅僅是對周向陽一個人,而是大面積存在的。還有人專門寫出揭露文章,整理了被周向陽家屬控告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港北二惡(也就是周向陽家屬控告的副監獄長李國宇,監區區長張仕林。後者曾以聚眾鬧事,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勾結上級政府官員,實施了流氓報復行徑,將李珊珊勞教過一次。)之一的張仕林的累累罪惡行徑。他陰險狠毒,絞盡腦汁,迫害好人,無羞無恥,甚至編造或巧立名目,兩次陷害了為周向陽申訴的李珊珊,並且還身負將李希望迫害致死的血債。

正在被控告地錨酷刑犯罪的港北監獄 恰恰又用地錨酷刑將法輪功學員折磨致死

天津當局對舉報信置若罔聞,然而就在六月底,天津港北監獄居然發生了用地錨酷刑方式,將剛被押到港北監獄的法輪功學員、個體企業主李希望在十天內折磨致死的慘案。港北犯罪行徑之囂張,令人瞠目結舌。有知情人又以舉報信方式,將知道的案情寄送到天津司法。實情震動了眾多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有部份家屬甚至想聯合到監獄質詢致死案件情況,並要求保證自己家屬的安全。周向陽家屬此時卻仍然被剝奪與家屬見面的權利,更是忍無可忍,終於走上正式聘請律師控告港北的反迫害之路。

當局迫於壓力搞調查 但不調查證據線索 帶有嚴重包庇傾向

天津當局面臨周向陽家屬及律師的嚴正控告,面對港北監獄大面積酷刑犯罪,和將李希望地錨酷刑致死的兩封舉報信,再加上周向陽家鄉兩千三百民眾的聯名申訴,迫使天津當局不得不對港北監獄實施了調查,但是不論是天津市第二檢察院還是監獄管理局的所謂調查,都是不公開,不明確調查性質,沒有書面答覆材料,明顯敷衍塞責,甚至有明顯的包庇犯罪傾向。(二檢官員只表示非常重視,正在調查,說周向陽成了重要人物,但是卻沒有調查期限,始終只有不予答覆,監獄管理局,則只給了口頭答覆,在不調查證據線索的情況下,硬說,「沒有那回事」--指地錨等酷刑犯罪行為)

面對並不想講法律的司法部門,周向陽家人,尤其是妻子在自身有過被報復的經歷,而且再次被受國保指使的唐山街道人員的威脅(「別弄的家裏再少一個」),在巨大的壓力下堅持申訴,在九月遞交了關於控告港北監獄的《立案監督書》,一方面對之前的調查中嚴重問題提出質疑:

1、面對舉報材料和控告書所提供的調查線索,竟然一直不予調查。

2、同時又縱容監獄阻止律師向當事人周向陽核實案情。

3、有沒有立案、調查過程、調查結果、調查性質等等問題都不明確,沒有正式文字材料。

同時,提出控告人有監督立案的權利,希望檢察機關真正依法辦事。

積罪難返 政府官員與惡人勾結再做罪惡 裹挾職員共同犯罪

沒有想到的是,天津610會指使檢察院工作人員在李珊珊遞交《立案監督書》時,誘導性談話,設下陷阱,誘導李珊珊講出「自焚」真相,同時又利用被控告的犯罪嫌疑人張仕林的構陷,竟然指使河北610下令唐山610國保警察,再次報復陷害李珊珊,將她再次勞教兩年,後來關押到石家莊勞教所。所有參與的警察都作惡心虛,在李珊珊家屬聘請律師辦案時,唐山國保警察,沒人敢出面對此非法抓捕負責,甚至連《勞教決定書》都不敢出示。所有參與抓捕李珊珊的唐山警察也都深知,這是赤裸裸的報復陷害,就是為了阻止對港北監獄的控告,和對聯名事件打壓。

這也體現了中共司法系統罪行累累,積惡難返,一定要將暴政謊言進行到底的邪惡本質,然而可悲的是,它在這個過程中裹挾著大量公務人員,協同犯罪,那些依照其非法意志,包庇監獄犯罪的檢察機關人員,具體實施陷害手段的公務人員,和執行非法抓捕報復的警務人員,還有那些在莫須有的所謂罪名下判處李珊珊勞教的司法公職人員,都被繫在了這個犯罪團夥的鏈條上,在這艘正在沉沒中的賊船上,同流合污,走向覆滅。

正義控訴激勵來者 對港北控告等到眾多簽名作證 已類似群體控告

十月份,一篇《我有責任站出來配合對港北監獄酷刑犯罪的調查──投訴天津市港北監獄(現天津濱海監獄)犯罪嫌疑人張士林》,被投遞到這些相關政府部門,這是一位叫聶寶利的法輪功學員,勇敢的以他親身經歷,為港北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迫害及張仕林等人的犯罪行為作證。

他在投訴中悲憤地寫道:「幾個月來,我一直在關注著周向陽家屬控告港北監獄張世林酷刑虐待犯罪行為一案,也聽說了有人舉報了港北監獄普遍存在此類罪行,(其中也包括我的案例),前不久又聽到了法輪功學員李希望在港北監獄僅僅十天就被地錨酷刑折磨致死的消息,我很難形容自己的悲憤心情,同時也為自己不能同他們站在一起去控告港北監獄的罪行而感到愧疚。據說現在天津市二檢在調查港北監獄,但是卻沒有期限,對於家屬提供的證據線索也並不予調查,而監獄管理局的調查結果是「根本沒有那回事」,作為一個同樣被港北犯罪行徑迫害過的人,我無法接受,無法因為自己現在的自由,就無視那些同胞仍在冤獄酷刑中痛苦的申訴。在周向陽的家鄉近兩千三百位民眾,很多都與他素不相識,卻能做出聯名救助的義舉,這不能不讓我感慨。正義力量正在崛起,人類不是給邪惡逞兇的樂園。特別是當我聽到周向陽妻子因控告再一次被陷害綁架的時候,我再也無法迴避,我應有的責任,我現在站出來,積極主動的配合檢察機關對港北監獄的調查。」

面對中共這些部門一再敷衍搪塞控告申訴,甚至包庇犯罪、共同犯罪的傾向,張仕林這樣的罪惡兇手還在逍遙法外,周向陽的親友,得到了舉報信中眾多案例的當時受害人的共同支持,他們都是因為感動於周向陽家屬,尤其是李珊珊堅持申訴而遭報復被陷害的悲壯經歷,也被像聶寶利這樣勇敢挺身而出的受害者所鼓勵,使他們也勇敢地站出來一致為舉報信中關於自己被虐待案情的作證,毅然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目前已有近十位曾在港北監獄遭受過各種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參與簽名作證,要求查處港北監獄的酷刑犯罪,依法追究張仕林、李國宇這樣的刑事責任。

這份已被當事受害人共同簽名作證的舉報材料,在十二月份由周向陽的倆位北京正義律師,再次遞交到天津市檢察院和監獄管理局,目前仍在等待答覆。

日前,又一位曾在港北監獄遭受過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樊建明,站出來投訴港北監獄二惡之一張仕林。他自述了親身經歷的地錨酷刑(也正是這位犯罪嫌疑人--張仕林指使的),證實了港北監獄的殘酷的犯罪行徑的存在,尤其是周向陽家屬控告的「地錨」。文中提到,張仕林雖然被調離崗位,但並未得到應有的查處;周向陽病危中,仍未獲釋。為了盡到自己的責任,他決定以投訴信的方式,再次為控告港北監獄作證。港北監獄存在大量酷刑犯罪的事實,已經無法掩蓋。

結語

作為一個政府官員,公職人員,拿著公民的納稅錢,打著依法執法的幌子,卻去執行中共的非法意志,無視那些優秀公民被冤獄酷刑折磨,縱容那些惡徒執法犯法,那走向的將是審判台。不要僥倖以為中共的時日還很長,在東歐巨變之前,在蘇聯解體之前,那些邪黨份子也是這樣想的。可是齊奧塞斯庫以一個黨魁的身份一週內被槍斃,蘇聯共產黨一夜之間被定為非法組織。三退(退黨、退團、退隊)過億,已被俄羅斯高層智囊評為去年世界大事之最。

在這個特殊歷史時期,傾聽良言善勸吧,用自己條件去儘量做好,即使一時屈從非法意志,也將留下永遠的遺憾。走好,走好您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