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向陽父母繼續營救兒子 再被綁架到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報導)三月十六日是天津濱海監獄(原港北監獄)接見日。

上午八點三十分,周向陽父母第二次從老家開拖拉機到監獄門口,穿著狀衣要求釋放生命垂危的兒子。老倆口向周圍人講述真相,周圍很多人關注。

九點,從監獄裏出來很多警察,有三個手拿長警棍的警察把老倆口包圍起來,給老人錄像。對面來了好多車和便衣,驅趕接見家屬和路邊的車輛。

十點多鐘,十多個警察連拉帶抬把周向陽父母弄進監獄,並把拖拉機也開進了監獄。

十六日下午,周向陽的父母被警察劫持到昌黎洗腦班。

天津第三勘探設計院工程師周向陽,二零零三年五月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四年八月九日被劫持到天津市港北監獄。他曾被惡警夜間電擊至遍體鱗傷、連續三十個晝夜不讓睡覺,多次被關小號,遭受「地錨」酷刑,最長一次被惡警張士林關到「獨居地錨」裏折磨四個多月。他開始了一年多的絕食絕水抗議,二零零九年四、五月兩次被送往新生醫院和監獄內部醫院急救。由於身體極度虛弱,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保外就醫。

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周向陽再次被綁架到監獄,他絕食抗議。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絕食絕水三百三十多天的周向陽,被送到天津市新生醫院急救,但他身體極度虛弱,人瘦的都脫相了,已經無法灌食和輸液,大便失禁拉稀,心跳只有四十下,不能行走,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老母親幾次與監獄方交涉要求接周向陽回家調養,未果。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周向陽的父母駕駛自家的手扶拖拉機,經過一天半的奔波,到達天津市濱海監獄,穿上狀衣站在監獄門口,等待監獄能儘快答覆。第三天夜裏,周向陽的父母被二十多個警察從拖拉機的草棚裏拖出來,抬上救護車,關進昌黎縣洗腦班,後被中共人員強行拉回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