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向陽父母深夜被警察綁架 關入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報導)法輪功學員周向陽在獄中絕食抗議至今近一年,生命垂危。周向陽父母為救兒子一命,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五日去天津濱海監獄要求給周向陽保外就醫。周向陽父母在天津濱海監獄門口外守著要兒子的第三天夜裏,被警察綁架後關進昌黎縣洗腦班。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深夜一點十分,天津港北監獄門口,出現防暴隊戒嚴,並調動特警車輛、拖車及救護車圍住現場。深夜二點,周向陽父母被二十多個警察從拖拉機的草棚裏拖出來,抬上救護車。救護車行駛過程中,一直聽到老父親高喊「法輪大法好」。

警察把兩位老人拉回昌黎縣後關進洗腦班。這群警察分別屬於昌黎縣公安局、610辦公室、國保大隊、馬駝店鄉派出所的警察。

周向陽的老父親身著狀衣站在濱海監獄門口,等待監獄能儘快答覆。
周向陽的老父親身著狀衣站在濱海監獄門口,等待監獄能儘快答覆。

紮了草棚的手扶拖拉機,停在天津市濱海(港北)監獄對面。「尊重生命、尊重人權、尊重法律」的橫幅掛了三天。
紮了草棚的手扶拖拉機,停在天津市濱海(港北)監獄對面。「尊重生命、尊重人權、尊重法律」的橫幅掛了三天。

監獄附近是大學區,正趕上這兩天開學,人來人往。這幾天裏,周向陽父母身著「狀衣」,在拖拉機上掛著「尊重生命 尊重人權 尊重法律」橫幅,引起不少人的注意。有人問:「這是怎麼回事?」老人說「要兒子」,讓他們看狀衣上寫的字。看過的人都很驚訝:「現在還在打壓法輪功?」不少人給「狀衣」和「大篷車」拍照。

獄方見勸不回去,傳話出來,要麼讓老人進去談,要麼安排他們去醫院見周向陽。周向陽母親說:他們又耍花招,不給兒子,我們哪都不去!我們站在這,他們有壓力,怕有人看見,怕海外媒體曝光,見嚇唬不住,就想把我們糊弄走。過去我們一直要求見兒子,他們不讓見。是看人不行了,讓我們勸周向陽進食,才喊我們去醫院的。見我們也沒照他們的意思辦,馬上停止見面。

當時周向陽已經不能走路,心跳只有四十下。獄方不放人,聲稱「等人不行了再說」。老倆口心急如焚,開著自家的手扶拖拉機,經過一天半的奔波,到達天津市港北監獄(現更名為濱海監獄)守候要人。

周向陽案的代理律師十九日從北京趕來,他表示,從去年接受委託至今,獄方始終不讓他們與周向陽見面,所以本案的法律程序走不下去。當他們拿出相關的法律法規據理力爭時,獄方說,你有大法,我有小法。律師再追問,獄方說,你得證明自己不是法輪功,才能代理本案。

二十日晚上,周向陽母親在被送進洗腦班前的電話裏說,警察和他們談了,說要給周向陽補償,還說下週放人。周母說,不知兒子是否還活著,活著不放人,給甚麼補償?而且還說給媳婦補償!夜裏把我們綁架了,關在這裏,不許見任何人,這不像是給補償的態度。周向陽父母懷疑是不是兒子周向陽出事了,要不怎麼這麼反常?

「大赦國際」於二月八日發文指出,監獄應讓周向陽保外就醫,並呼籲民眾能以中文或自己的語言寫信到監獄要求讓周保外就醫。

港北監獄前三天三夜的經歷

二月十七日,經過兩天的風餐露宿,兩位老人終於將小拖拉機開到了港北監獄的門口。這天天津市大港區寒風凜冽,監獄門口接待窗口已經聚集了很多來探視親人的家屬,九點左右人更多了。老人的手扶拖拉機停在監獄對面的人行道上,老人用自家曾搭大棚剩下的草簾子和塑料布在拖拉機上搭了一個小棚子,只容兩人擠著躺躺。老父親說,若不能把兒子接回家,我們老倆口也不想回家了。

可是港北監獄(現濱海)的獄警們卻高高的架起了攝像機對著拖拉機茅草棚拍照不停。在與監獄方交涉無果的情況下,周向陽雙親拿出狀衣,老父親穿上,老母親緊隨,來到人群之中,開始大聲講述冤情和兒子的現狀。現場有三個手拿棍棒的年輕武警,有圍觀人拍照,武警立即上前阻止。

中午有兩人來撕扯老人車上的條幅,說是違法的,老人要他拿出法律規定,他說「我說你違法了」,老人告訴他「尊重人權 尊重法律 尊重生命」不違法,他說「你別給我扯這個」,強行要拆,老人告訴他善惡有報,並告訴他「我把命擱在這,也不讓你拆」。老母親哭訴:「我兒子命都快沒了,你們不解決問題,還要欺負我們,我也不活了」。在老人以死抗爭下,那兩人走了,十幾分鐘後,又來了兩人,這次是語氣溫和些,要拆條幅,但老人拒絕。午後,監獄這側馬路邊上,支了一個支架攝像機對著拖拉機及周圍的人拍攝,此後就一直支在那裏。

下午三時多,老人家鄉派出所來了兩人,要老人回去,老人跟他們談,要求他們解決問題,說「我們兩條老命換一條兒子的命,兒子要是死了,我們有甚麼活頭。知道你們解決不了問題,你們就不要勸我們,應該幫我們向上反映」。當問到老人是不是不放周向陽就不走時,老人很堅決地說:「是,不放,我們倆也就在這陪著了」。

這天,天津氣溫突然下降,天氣特別冷,兩位老人擔心兒子的身體挺不了多久,盼兒歸家心切,回旅館都睡不著覺,晚上毅然在監獄門口等待下去。雖然當地的最低氣溫零下10幾度,但是為了把兒子要出來,他們在小拖拉機裏挺住了第一個夜晚。

二月十八日和十九日,天氣也很冷,只是比前一天風小了些,老倆口都穿上了寫有為兒子鳴冤的白布坎肩,站在了監獄門口、路旁,路過的人有的停下來詢問老人發生了甚麼事,知道情況後都表示同情。

三天過去了,二老晚上繼續住在小拖拉機裏,挺過了第二個寒冷的夜晚。

二月二十日凌晨一點左右,老倆口正在小拖拉機內繼續等待。趁著夜黑,突然從監獄裏跑過來一群防暴警察,穿著防暴衣,頭戴鋼盔,手拿電棍,一米間隔站一個,把馬路堵上,防暴警察不停喊:不許靠近!同時出動兩輛警車,車燈不斷閃,人走哪燈照哪,刺的人睜不開眼睛。這時開來了一輛寫有紅十字會標記的中巴車。警察們迅速往茅草屋處聚,接著聽到老父親不停的高喊「法輪大法好」,從遠處看到有人(應該是老父親)被數名警察從地上拖到紅十字會標記的中巴車上,很快該車、一輛中巴警車和十輛左右的黑色轎車快速離去,一路上聽到老父親不停地高喊「法輪大法好」。這期間相關公路路段被警車戒嚴,來往車輛不許進入。

周向陽父母在監獄外要人的三天,令中共十分恐慌。幾天裏顯示的車牌號,有來自北京、天津、秦皇島、唐山、石家莊、昌黎縣,能認出的有縣610辦公室主任、鄉派出所所長、村長。一對農村老夫婦,站在監獄門口要兒子,就嚇得中共這樣,半夜裏,兩輛警車開道,一隊防暴警察,救護車,十輛轎車把兩位老人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