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師命危 老父穿狀衣要求監獄放人(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採訪報導)原天津第三勘探設計院工程師周向陽堅持對法輪功的信仰,於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再次被綁架,被投入天津市港北監獄(現更名為濱海監獄),周向陽一直絕食絕水抗議非法監禁、抗議監獄酷刑迫害,目前生命危在旦夕。

大赦國際網站二零一二年二月八日以「緊急行動:法輪功人命危」為題發表文章,關注周向陽的情況。大赦國際文章指出:周向陽在監獄醫院生命垂危,需要緊急被保外就醫。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周向陽的老父親在再次要兒子無結果的情況下,穿上狀衣站在濱海監獄門口,等待監獄能儘快答覆。周向陽父母是經過一天半的奔波,駕駛自家的手扶拖拉機到達天津市港北監獄(現更名為濱海監獄)的。

周向陽父親穿狀衣為兒子鳴冤



工程師周向陽生命垂危,港北監獄拒不放人,無奈年邁父母開著農用手扶拖拉機,風餐露宿兩天到達港北監獄,穿狀衣要求港北監獄立即釋放周向陽。

不停巡視、錄像的警車
不停巡視、錄像的警車

六一零人員在同老父母談判著
六一零人員在同老父母談判著

幾天來停靠在港北監獄門外的警車和昌黎縣六一零專車
幾天來停靠在港北監獄門外的警車和昌黎縣六一零專車

後來監獄裏出來人用大的攝像機錄像,後來用小的錄,回到監獄隔著鐵欄杆又錄。這期間有兩輛警車開進監獄,門口看門的武警不讓周家人同旁邊的人說話。

中午人少時,警察又來搗亂,因老父親他們開的拖拉機上也貼著反迫害的條幅,惡警們企圖強行撕下,讓老父親脫下狀衣,攆老父母親走。

下午監獄不但不放人,還通知了昌黎縣和周向陽老爸媽居住地的鄉政府阻擋他們要人,據說鄉里去的人已經到了,昌黎縣610也已來人。610是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

周向陽現在已經不能走路,心跳只有四十下,昌黎縣610、鄉政府不但不能幫助受害人家屬向監獄要人,相反還合夥軟硬兼施壓製善良。

今天已經是週末,老爸媽在監獄門口已經站了一天了,監獄長李國宇和王隊長不是說對周向陽好嗎?那麼就是出於人道主義精神,李國宇和王隊長或監獄方也應該出來見見周向陽的老爸媽,關心關心他們挨餓受凍盼兒早日歸家的疾苦。

可是正相反,他們不但沒人關心,反而從早到晚不斷地攆家人,不讓在監獄門口等待,不知出於恐懼,還是何種居心,要用錄像做甚麼手腳,不斷的給老爸媽及一同去的家人朋友錄像,還要把老父母的姑爺開的拖拉機上家人貼的條幅撕下來。老母親據理力爭、以死相拼,惡警們才沒有得逞。條幅上也不過寫著釋放周向陽的話,何以使監獄方這樣害怕?把好人迫害到已經奄奄一息,心跳只有四十下了,監獄的官員們你們哪個想到應該早日把周向陽釋放回家?不是故意虐殺又怎麼解釋?

老爸媽已經下定決心,接不回周向陽,他們就不回家。

今天,天津氣溫突然下降,天氣特別冷,兩位老人擔心兒子的身體挺不了多久,盼兒歸家心切,回旅館都睡不著覺,就想晚上在監獄門口等待下去,周向陽的親友非常擔心兩位老人的身體,又著急又上火,他們這樣的等待要到何時才能把兒子接回家?又怎麼能承受的了?

周向陽父母是經過一天半的奔波,駕駛自家的手扶拖拉機到達天津市港北監獄(現更名為濱海監獄)的,當時向陽母親在電話中告訴明慧網通訊員,因為以前每次探訪要花很多錢,這次特別駕駛自家的手扶拖拉機前來,在監獄外的路邊堅持申訴、穿狀衣、向過路的人們揭露監獄當局的惡行。

向陽母親當時還介紹,從老家來監獄上路後的第一天晚上,有好心人幫助他們放好拖拉機,還幫助找了個大車店住下。二月十七日到達後,他們就準備在監獄門口的馬路對面用塑料布和草簾子搭建個棚子,雖然當地的最低氣溫零下10幾度,但是為了把兒子要出來,他們能挺得住。

向陽母親說,他們的原定接見日是週五(二月十七日),但是因為監獄方非常不希望他們的會見在人多的時候進行,所以監獄方極有可能把會見拖黃。而且監獄警察不許向陽父母靠近監獄,其他人都允許進入警戒線。每次會見,監獄方都要給向陽父母照相、錄像。他們還試圖和向陽父母的老家的派出所聯繫,企圖在向陽父母會見完後直接將他們劫持到洗腦班。

向陽母親接受採訪時說,她們已經把狀衣準備好了,狀衣前面寫著「尊重生命,尊重人權,尊重法律。」後面寫著「父母強烈要求釋放兒子周向陽,兒子因為信仰真善忍冤獄9年,在濱海監獄受迫害,300多天無吃無喝,骨瘦如柴,心跳46次,不能灌食、輸液,隨時有生命危險,監獄還不放人。」二月十七日,周向陽老父親穿著這個狀衣到監獄要人。

原天津第三勘探設計院工程師周向陽,從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被綁架後一直絕食絕水,抗議非法監禁、抗議監獄酷刑迫害。本次是從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開始到天津市新生醫院急救。周向陽絕食絕水三百三十多天,停止輸液也一個多月了。老母親幾次與監獄方交涉要求接周向陽回家調養,未果。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日,家屬給天津市港北監獄主管副監獄長李國宇打電話,李國宇接電話說,他們對周向陽怎麼怎麼好,還稱保證周向陽的生命安全。

二月六日,家屬向各相關部門發出「挽救周向陽生命的緊急呼籲書」,但是沒有任何回應。

二月十三日晚,港北監獄副監獄長李國宇再次給周向陽的老母親打電話,讓家屬到天津市新生醫院去見周向陽,這是繼一月三十一日後,來自監獄的讓家屬接見的第二個電話。

老母親要求接兒子周向陽回家,李國宇推諉。二月十四日早晨,老母親給李國宇打電話,強烈要求接周向陽回家,李一會兒說星期二讓見一面;一會兒說他一個人辦不了;一會兒說醫生說的要等人不行了才能保外就醫;一會兒說老母親接人不行,得周向陽的姐夫(未修煉法輪功)接。

向陽母親希望明慧網通訊員代為呼籲:請正義之士給該監獄監獄長李國宇及其他人士打電話,讓他們監獄儘快放人!

呼籲國際社會及善良的人們伸出援助之手,救救周向陽吧!救救生活在中共社會連安全、生存都沒有保障的眾多無辜受害的法輪功學員吧!


以下為該案主要責任人

天津主要責任人及單位號:
天津市監獄管理局022-27347336
天津市港北區檢察院:022-6322000
天津市港北監獄監察室電話:022_27351374(一個姓蔡,一個姓申)
天津市公安局電話:022-27128662 郵政編碼300040
天津市司法局長辦公室電話:022-23082621
天津市第二人民檢察院信訪中心的電話:022-88222000,022-8822360,13212078358
天津市信訪中心安徽路8號電話:83606940
天津市政法委 湖北路14號 郵編:300042
天津市公安局信訪辦:地址:營口道41號 市局信訪電話:27319000
濱海監獄五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區)
監區長:張士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頭目):022--62071156
一分監區:022---62071151
二分監區:022---62071152
監舍:022---62071158
八監區(迫害死法輪功學員李希望的監區)
監區長:022----62071065
教導員:022----62071155
一分監區:022---62071190
二分監區:022---62071222
三分監區:022---62071063
出監隊:022----62071157
車間:022----62071123
監獄領導:徐步榮:022---6207101862071028
鄭國峰:022---62071288
李國宇:022---6207107813920446469(心虛謊稱打錯了)
李鳳亮:022---62071098
李洪亮:022---62071068
竇華順:022---6207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