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母親第二次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母親快七十歲了,但給人的感覺要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十幾歲,皮膚圓潤細膩、白裏透紅、精神飽滿,騎自行車走多遠的路都不覺得累,做起事來比年輕人還有活力。

多年未見的熟人遇見了都驚異於她的變化,因為十五年前的母親可是出了名的病秧子、藥罐子,才四十多歲就提前病退。那時候三四十歲的她看上去就像是六、七十歲的人,黃皮寡瘦,視力衰退、牙齒都鬆動了,長年大小病不斷,家裏除了藥味就是薰醋的味道,中西藥都差不多用盡了,多種頑疾就是治不好,由於用藥過多,醫生都說藥物對她的身體已經失效不起作用了。母親長年在病痛的折磨中痛苦得生不如死,每晚聽到她疼痛的呻吟聲,我都難受得睡不著,可是卻沒有辦法減輕她的痛苦。

一九九六年初,一次偶然的機會母親遇到有人向她介紹一種功法,說是修心向善,對祛病健身很有奇效,聽別人大概講了一下功法的特點,母親一下就從心裏喜歡上了,以前因為身體不好也有人曾勸她練一些氣功,她都因身體太弱不想動拒絕了,可是這次聽人這麼一說就動心想煉,心裏就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高興,意識到這不是普通的功法而是一種修煉。那時還沒有書,只是聽人大概的講了一點內容,學了一些煉功動作,回到家,她整個人就跟平常不一樣,說話也有力氣,眼睛也有神了,她把家裏的藥全拿出來,對我們說:「我要開始煉功了,人家說只要誠心煉這個功就不會有病,我也用不著再吃這些藥了,以後我都要跟這些藥絕緣了……」說著就一古腦全扔了。

從那以後母親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每天早晚到煉功點煉功,開始還是父親用車子送去的,沒幾天就自己走著去了,不到一個月,身體上所有的病痛症狀全部消失!整個人從此精神起來了,身體變化極大,煉功前後判若兩人,這對所有的人來說真是一個奇蹟!

她的變化讓許多熟悉她的人也走入了修煉的行列,母親煉功很是勤奮,每天早晚從不間斷,後來有了《轉法輪》這本書,更是每天捧著看,有不認得的字就來問我,天天學的很認真,有時她一個人在家可以讀一天的書也不覺得餓,為了節省時間,只用開水泡點剩飯吃,腸胃卻沒有因此有絲毫的不適宜,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她從書上看到法理,悟到自己悟性不好是因為業力的阻礙與間隔,不能與宇宙特性「真、善、忍」相溶洽,而吃苦就能消業,她認定煉功吃苦能消業,於是她在盤腿上狠下功夫,剛開始雙盤腿只能堅持幾分鐘,她就在家煉雙盤,先把腿雙盤再用布帶子綁起來,腿都成紫黑色,疼的鑽心她就是不拿下來,這樣沒過幾天她就能雙盤腿煉功了,而且打坐的時間越來越長,狀態也很好,時常能體會到入靜、入定的美妙,有幾次打坐感覺身體越來越輕整個人都飄起來了,煉功給她帶了許多美妙的體會與感受,是用語言無法形容的。

以前母親身體不好脾氣也不好,動不動就生氣罵人發脾氣,現在身體健康了,精神也好了,時常按「真、善、忍」修心要求自己做好,對誰都祥和慈善。以前她買菜都要與人斤斤計較,不肯吃一點虧,修煉後她知道這些都是要修去的利益之心,於是再去買菜不磨價了,也不專挑好的選,別人給甚麼樣就要甚麼樣。有一次過心性關沒過去,在家跟父親爭吵起來,後來悟到自己錯了,是要提高心性了,於是在師父法像前說以後再不會這樣了,一定要做好。果然那以後,別人再怎麼對她,她都能做到慈善忍讓,事事替別人著想,遇到矛盾向內找自己的不足。

有一次母親騎自行車回家,在路上被一輛疾駛的摩托車撞倒狠狠的摔在地上,頭磕破了,手和腿也摔破了流著血,騎車的人一看撞倒了人嚇得加起油門就跑,過路的人把她扶起來,見母親傷的不輕叫她去派出所報案,說是幫她記下了那人的車牌號,母親婉言謝謝了那人的好意,說自己是修煉法輪功的不會有事,又說那人也不是故意撞的、不找別人麻煩了,幾個圍著看熱鬧的人都覺得這老太太真奇怪,跟別的人不一樣。母親扶起車子看看也沒摔壞,可是腿傷了不能騎車就推著回家了。

到家後洗了洗傷口也沒管就接著學法,晚上開始發燒,頭疼的要裂開似的,父親害怕出事,說肯定是把腦袋摔壞了,說不定是腦震盪,要趕快送醫院,母親堅持說自己沒事。這樣迷迷糊糊一直燒了兩三天,甚麼也不能吃,頭疼得很厲害,她躺在床上恍恍惚惚中好像有人在耳邊對她說:「你家祖輩命都不長,你母親也是六十來歲就死了,你也是該到壽了……」這話反覆在腦子裏說了幾遍,母親忽然警醒了:這個念頭不對啊,這不是我想的,我修煉大法生命都交給師父管,我的人生道路師父早就給我改變了,這些不好的思想都是想強加給我的,我堅決不承認,我只聽師父的,煉功人不會有事。念頭就這麼一想,人一下清醒了,人也精神了,頭疼的症狀也消失了,她悟到是慈悲的師父幫自己消了一個大業、闖過了一個生死關。

護法

由於母親身心的巨變,我和妹妹也都走入了修煉,我們一起學法煉功,互相交流切磋,共同精進,家裏的環境變得和諧幸福,生活得越來越充實快樂起來。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惡開始了對大法的迫害,一時間黑浪滾滾,烏雲遮天蔽日,空氣中都瀰漫著恐怖的氣氛,但是這一切邪惡的表象嚇不倒大法弟子。

我和妹妹先後兩次進京護法,第三次被半路截回,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四十多天,惡警用土銬子把我的雙手別在背後反銬關在一間拘留室內,不能吃飯、喝水,大小便也不方便,但那時內心沒有一點懼怕,感覺有師父在保護著,身體也不覺得難受。後來國保惡警來審訊時,我拒絕回答任何回題,並正念質問他有甚麼權力反銬我,這是濫用私刑,嚴重的侵犯人權,他慌忙夾起包就走了,過了二十分鐘打了電話來,叫人把我的銬子鬆開,當時雙手已經腫起老高,看守所的人還問我要不要緊,並關心的問我需不需要吃點水果或是喝點水。我說沒事,並給他講我們都是好人,是被冤枉的,煉功沒有錯,法輪功是正的……

因為那時正念足,有師父加持著感覺帶的場很正,看守所的人聽著也點頭說知道我們都是好人。回到拘留室我仍然雙盤打坐煉第五套功法,管教看見了也沒再像開始那樣阻攔。

因為我和妹妹都被非法關押,母親一時動了情,害怕我們會出事,自己也不敢煉了,那時她做夢從很高的地方掉在一個泥坑裏,她知道是師父在點化。後來在師父的慈悲指引下,她又開始學法修煉,並悟到自己沒過好那一關掉下去了,為了彌補,她和幾個同修一起去了北京證實大法,後被當地公安帶回非法關押在第二看守所,她和同修們一起絕食抗議,這一回她徹底放下人心,決心一定要做好。絕食的第七天,看守所的人見母親年紀最大怕她出了甚麼事要承擔責任,哄騙說要把她轉到第一看守所,等她收拾東西一走出大門就把她抬到一輛車上直接送回家,當時她還以為是自己沒修好,同修都被關著自己卻先出來了,是不是自己哪做的不對才被送回來了,心裏很難過,後來才悟到是師父見她放下心經受住了考驗。

回家後,所有的親戚朋友和熟識的人都來家裏圍著母親勸說,叫她不要再煉了,說這樣會害了兩個女兒和整個家庭,有的說不要和國家對著幹,有的說共產黨要打壓的誰也擰不過,再這樣下去還會牽連家人失去工作失去一切……十幾張嘴圍著她不停的勸說叫她放棄修煉,可是這次她心裏很平靜踏實,他們說的甚麼也聽不見。勸說了幾個小時,父親說:別人都好心來勸了半天,你總得說一句甚麼吧。母親這才平靜的看了看他們說:「我師父教我們修「真善忍」做好人給我們一個好身體哪有錯了?要是都跟你們這樣說的,一打壓就不煉了,人連一句真話也不敢說了,大法蒙冤,我們這些親身受益的人都不敢站出來說一句公道話,那我師父不是白傳大法了嗎!」母親當時也想不到是怎麼坦坦然然說出了這句話,在場的人瞪著眼睛,覺得說了半天全是白費勁,母親腦子裏根本就沒有想自己,只想到師父與大法。他們瞬時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也再沒有人找母親所謂的勸說了。

講真相救眾生

開始發真相資料時,母親怕心較重,那時形勢還很嚴峻,但她意識到必須走出去讓世人知道真相。

那天半夜母親和姑姑(同修)一起相約去幾十里外的村子發真相資料,剛走到離村子不遠的地方聽著四週的狗叫聲,她一下怕心起來了,不敢進村子,她知道這個狀態不對,於是找了地方先坐下來,向內找自己(那時還沒有發正念),靜了一會,她忽然悟到,這怕心不是自己,自己是來救人的不偷不搶又不是做壞事為甚麼要怕呢,於是心裏定下來,對那顆怕心說:你叫我怕,我偏不怕,越怕越要滅死你。這樣一想,身體一下感覺暖融融的很踏實,就這樣她和姑姑一起挨家挨戶發資料,也聽不到狗叫了,回來時,幾十里路像飄似的就到了家一點也不覺得累。

打這以後,母親經常去各處發真相資料、掛真相條幅、貼不乾膠、噴真相標語……只要是正法需要的,哪樣她都不會落下,城裏都發到了就去鄉村山區,最遠的去過一百多里偏遠山區做真相,有幾次也遇到危險,都在師父的呵護下正念走脫。每回出門做真相,她都對師父合十說:「師父,弟子出去救眾生,請師父加持弟子吧。」每次心態純淨時做的都很順利,效果也很好,別人說她做的好時,她都會說:「這哪是我們在做啊,都是師父幫著做的,我們只是有這個願望做好,動動身子就行了,師父早就給我們安排好了。」

隨著真相資料的豐富與需求量增大,師父要求遍地開花,她悟到這也要跟上正法的形勢,於是請同修幫忙購買了電腦與打印機、刻錄機,六十多歲的她只上過三年學,從來不懂電腦,竟然在最快的時間裏學會了上明慧網,自己下載並打印真相資料和刻錄光盤。並且幫助許多當地同修建立起了家庭資料點,而且好幾個都是六七十歲的老同修,現在當地真相資料基本上都能自給自足。

除了出去發真相資料,平時在任何場合遇到任何人她都不放過講真相的機會,不管認不認識,她都先主動笑臉跟人打招呼,再跟人講真相,告訴人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得福報,親戚朋友熟人沒有她講不到的,多年沒見過面的人,她都帶上些禮物和真相資料上門拜訪,家裏來了客人更是講真相的好機會。以前她對穿戴不是很講究,現在出門都要注意修飾一下,收拾得乾淨利索,衣著也很大方得體,顯得健康年輕神采奕奕,她總是說:「我們走哪都代表著大法的形像,不能給師父抹黑,在哪都要給人最好的印象,讓別人都說,大法弟子就是好。」

後來開始做三退,有些同修悟不過來,擔心常人說參與政治,母親卻說:「我一開始就知道這個邪黨不是好東西,因為它不信神,反天理,老天怎麼能容它呢,加入它的組織肯定要遭殃,就是要告訴人們它是邪的,不要跟它一起被毀滅。」因為她在這方面的法理跟上了,在給人講三退時也很自然,別人也能接受,這樣三退也做的比較順利。

在堅持不懈講真相救眾生的同時,她也知道學法的重要性,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從不放鬆,明慧網更是每週必看,有時看到認為很好的交流文章就專門摘下來反覆多看幾遍,很受啟發與促進。

去年十一月,當地邪惡「610」綁架大法弟子辦所謂的洗腦班,那天下午,母親去一個同修家,走在路上被惡警攔住,綁架到洗腦班,她沒有害怕,橫下心把自己交給師父,一邊在心裏發正念解體洗腦班邪惡爛鬼共產邪靈,一邊慈悲的勸告那些所謂的幫教不要參與迫害大法,不要錯過被救度的機緣,否則惡報臨頭時後悔莫及。那些猶大沒有一個人敢找她談話了。

當天晚上在師父的加持下,母親出現高血壓的症狀,「610」惡人找來醫護人員量了血壓高到220,怕出事,於是連夜用車把母親送回家,並把當時搶走的電子書和包裏的東西也還給了她。

回家後,母親向內找自己是哪裏有漏才被邪惡鑽了空子,後來悟到,是因為那些天連著在外面講真相忽視了學法,又因為一位平時很親近的老同修出現病魔干擾的狀態,那天就是著急去看她,動了情,才會被邪惡鑽空子。於是抓緊時間靜下心學法,只有做到心境純淨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

前些天母親跟我交流時說:「以前遇到一些干擾時,我總是發正念鏟除別人背後的邪惡,有時管用,有時怎麼都不管用,那天有同修提醒我,有時遇到干擾,要向內找找自己,清理自己空間場不正的因素,師父說修內而安外,自身修好了外在的干擾也就不存在,現在我明白了多年一直困擾我的一個關,原來不是外在的原因,是自己在這方面沒做好,所以干擾一直不斷,這樣一想,靜下來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感覺一下輕鬆了,這個關也有了很大的突破。所以說修煉人遇到任何事情要向內找自己,真是師父給我們的法寶啊。」

母親的話也給了我很大的啟發,一直以來,自己總感覺做的不好,可一直沒有突破,心裏也著急可就是精進不起來,今天靜下心學了師父的最新講法,靜下來向內找,發現困擾自己不能精進的就是那個「私」,我一邊發正念解體這個舊的因素,一邊下定決心要腳踏實地的,從每一件事上一思一念的做好自己,這時腦子裏忽然想到這一屆交流會徵稿,以前我總是認為自己修的不好沒甚麼可寫的,母親雖然想寫可是寫過幾次大概叫我幫忙整理一下,我總是因為各種干擾沒能投稿,今天想到這時,定下一念,這一次一定要幫母親交上一份交流稿,這麼想著去打開電腦,開了兩次機都不行,這才想起來中午電腦出現故障反覆開關機多次都無法打開,我想著再打不開就要找人來修,於是心裏請師父加持我一定要寫完這份交流稿,這樣想著,手指一按開機鍵,電腦打開了,一切正常,內心再一次深深感激師父的慈悲呵護與鼓勵,弟子一定要努力精進,也交上自己的一份讓師父欣慰的交流稿。

以上只是母親的一點修煉的經歷過程,還有更多神奇美妙的修煉體悟會在以後陸續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分享。不妥之處,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再一次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對眾生的救度之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