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大法 兌現助師正法的誓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請允許我總結一下二零零九年以來的修煉體會,慈悲的師父在我迷失在常人社會中多年後指引我回歸大法。我迷失是因為我沒有放下執著和追求。然而,現在回想起來,我知道師父一直在點化我。比如,師父安排同修們慈悲的經常給我打電話關心我的情況。在二零零九年,我看了正見網,聽說了神韻並計劃去看演出。看到節目後,我給一個認識的同修打電話,並告訴他,我已經準備好回歸大法了。那天晚上,我參加了本地區的小組學法。今天,我非常感激有機會來履行我的史前助師正法的誓言。

向內找,在我的工作環境中救度眾生

我悟到與我一起工作的人,都與我有緣,是我要救的眾生,我曾努力這樣做。不過,我已經認識到,沒有真正提高我的心性,舊勢力可能會鑽我的漏洞而阻擋人們被救度。我曾經購買節日賀卡送給每一個工作上的同事,在上面寫上邀請他們看神韻的話,在聖誕節假期同事們都離開時,放在每個人的信箱裏。雖然有幾個人向我走來,表示感謝收到去看演出的個人邀請,但我感覺他們沒有人去看。

我浮淺的向內找了找,但那時沒有面對我的根本執著。我最終不得不面對事實,這是因為我的修煉狀態不佳,舊勢力才會給眾生製造障礙。我意識到,自私、情、情面和缺乏真正的慈悲是我的主要問題。我沒有無條件的和無私的付出努力來救我的同事。自私的只看自己的修煉,我並沒有善待周圍的事物,也沒有讓他們真正看到一個法輪大法弟子的偉大的善。我會與我的同事說話謹慎,很少讓他們知道我個人。我有時甚至忽略了我對同事們的責任,找藉口覺得與大法有關的活動更重要。

《轉法輪》中,師父說「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向內找之後,我悟到, 同事對我的看法不僅會影響他們對大法弟子的看法,也影響了他們被救度。當看著自己,我意識到,我曾多麼的粗心和冷淡的對待這些等待救度的眾生。看看我自己,對這些等待我救度的人,我是多麼的不用心。我悟到要救我的同事,除了邀請他們看神韻,在機會出現時講清真相之外,我還必須讓他們看到一個法輪大法弟子在日常言行中的慈悲與真正的善。

配合整體推廣神韻

我要提高我的理解和認識,即使我覺得我個人的努力是好的,是否能配合整體才是關鍵的,決定著救人的力度。在《二十年講法》中,師父說,「過去我跟大家說,我說大法弟子修煉的好壞,決定了救眾生的力度,也決定了在世間配合正法的成敗。」

以前,我主動在華盛頓的律師群體中推廣神韻。沒有和大家溝通,我向該地區的律師發出了數百份神韻傳單,認為我做了一些偉大的事情,執著的證實自我。另一個同修偶爾知道我做的事後,慈悲的說,「你和協調人溝通了麼?」我立刻意識到我沒有和整體熔合起來,只是做我想做的事,而不是真正的配合同修,那是師父要求我們做到的。認識到這一點後,我決定保留救度眾生的心,但集中在配合整體上,集中我們的正念去突破,以避免不必要的重複工作。

我對配合的認識提高後,我已經能夠配合同修在我們的地區開辦了幾次介紹神韻的演講,更深層的向大眾介紹神韻。一旦我集中更多的精力來配合同修,很快就會有更好的效果。雖然在大多數情況下,我只能抽出午休的一個小時的時間,給當地的俱樂部和組織打電話,我爭取到了我們整個地區的多個介紹神韻的演講機會。在參與了同修的演講,目睹了效果之後,我更好的理解了大法弟子之間的協調和合作的力量。

去除懶惰為英文《大紀元時報》寫文章

一年多前,師父安排我給英文《大紀元時報》寫短文章,幫助救人。在那兒工作的大約一年中,我有機會近距離看到做協調的大法弟子是多麼的精進,用善和忍對待發生的情況。我的寫作進度的安排對我來說是相當苛刻的,因為我不得不每週五天都寫文章,還有我的全日制的常人的工作,家庭的責任,和參與其他的大法項目。儘管我知道,許多大法弟子承擔著更重的工作負荷,比我的責任更多,我仍然有時會放鬆修煉,並允許自己偷懶。我會在最後一分鐘完成任務,有時會錯過截止期限,我沒有盡到責任。然而,我的經理總是用大法和忍來處理問題。她會非常善的糾正我的錯誤,並默默的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看到這些,我下決心做的更好,去除懶惰的執著,繼續為報紙出力,同時兼顧我的其他職責。師父在《轉法輪》中說,「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雖然大紀元不再出版我寫的那個版塊了,但我可以真正的說,我那段在英文大紀元走過的路,已讓我的修煉提高了,幫助了救度眾生,我真心感謝師父的完美安排。

在家救度眾生

我把這部份留到最後來交流,因為這是我在二零零九年回歸大法後,貫穿我的修煉過程的最關鍵的一個方面。三年來,舊勢力惡毒的試圖利用我當時未修煉的妻子來阻止我修,並在這個過程中毀掉她被救的機會。多年來,因為我在修煉上的漏洞,邪惡的舊勢力抓住每一個機會利用我的妻子作惡。我不會在這裏講那些邪惡利用我妻子做的不好的事情,但我會說慈悲的師父在我處於最黑暗的時候從來沒有離開我,他從來沒有放棄救度我的妻子。

一旦我開始真正的全面提高我的心性,對妻子有了無條件的善,精進的用正念鏟除她背後的邪惡,我們的家庭開始有了很大的變化。在《轉法輪》中,師父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真誠的努力的去除情,從我妻子的角度來考慮我的行為,並做出真誠的努力幫助她感受到我沒有放棄我們的婚姻,情況開始變得好一些。事實上,不久前的一天,我問我的妻子:「你想和我一起學法嗎?」讓我吃驚的是,她說:好的。從那一天起,我們開始坐在客廳的地板上,作為一個家庭來讀《轉法輪》。我儘量讓她用她自己的速度來學法,我們最近讀完了第三講。更令人驚訝的是,她最近第一次參加了我們的小組學法。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二零一二年美國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