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 證悟法徒的輝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師父說:「一個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輝煌的歷史,這部歷史一定是自己證悟所開創的。」(《精進要旨二》〈路〉)我認為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要時刻突破自我。

在十幾年的修煉歷程中,從自己建立家庭資料點,到幫助同修建立家庭資料;從到小區發放真相資料,到面對面講真相;從撥打語音電話,到打電話勸三退;從一個人獨修,到喚醒十幾個昔日同修。回首這些年的修煉歷程,用這次機會向偉大的師尊彙報,也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一、突破自我,去除怕心

從二零零三年起,我和另一位同修一起在我家建立了家庭資料點。二零零六年被邪惡抄家迫害,資料點被迫停止運作。向內找自己是由於色慾心和怕心導致,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久久的跪在師尊的法像前,求師尊原諒,並長時間發正念鏟除自己的執著心,徹底的去掉它。在近兩年的靜心學法中,我決定再建資料點。當學到《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時,師尊說:「大法弟子,你們面對的事情偉大,你們面對的責任重大。」學到這裏,我覺得我必須要先突破自我的怕心,救度更多的眾生。二零零八年初,我又從新獨立的建立了家庭資料點。

由於自己的怕心很重,做出了資料不敢自己出去發,而是給同修們發放。又到必須要突破自我怕心的時候了。記的在我第一次出去發放資料時,怕的物質就出來了,它阻擋著我,不敢上樓,每上一個台階,腿就在發抖,我不斷的背誦師尊的法《洪吟二》〈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並不斷的否定怕心,怕的物質不是我,是邪惡害怕。我不斷的排除它,每次我決定出去發資料的時候,這個怕的物質,就會不斷的向外返,我不斷的學法,向內找,解體怕的根本執著。

師尊《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中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是啊,我做這麼正的事,邪惡是不敢迫害的,那麼我還怕甚麼呢?在不斷的學法中,我的怕心在一層層的解體。現在發資料時,用真我來要求自己。我就是一個頂天獨尊的神,是來助師正法的,我一定要完成史前誓約,救度更多的眾生。我時刻記著自己是大法弟子,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不斷的突破自我中,去掉了長期以來滋生在我空間場裏的對怕的物質。在師尊的加持下,我穩健的發放真相資料。現在我能從容的在小區、大街、小巷發放真相資料了。當正念很強的時候,我彷彿感覺到時間都停止了,自己真的是高大無比,頂天獨尊的神,所有的人似乎都會停止他們的思維。都在等著我去救度。

面對面講真相不放過身邊的有緣人。一次在路上碰到一位推銷化妝品的女士,向我推銷她的產品,我耐心的聽完她的介紹。說謝謝你,把這樣好的產品告訴我,我也告訴你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是。接著我問她聽說過「三退保平安」沒有,她說,沒聽說過。我就從貴州藏字石講起,講到六四學潮,天安門自焚,《聖經啟示錄》等,她認真地聽著。最後退出了團、隊。這樣的例子很多,只要能說上話的,無論是在街上遇到的、買東西碰到的、到家裏安空調、安燈、修水管等,或間接的朋友,都是我的有緣人,我都會利用機會,講真相,勸三退。

二、利用語音電話救度更多的眾生

二零零八年我開始了用電話講真相,開始是發放短信,用帶有群發功能的電話,一個一個的往裏輸入電話號碼,這樣的速度很慢,每天需要很長時間也發不了上百個。後來在明慧網上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用JAVA軟件群發短信和彩信,效果很好,不用一個個的輸入電話號碼了,只需輸入一號段就可以成百的發送了,並配有明慧同修錄製的真相語音電話。我周圍的同修也對此項目很感興趣,就讓我來開展此項的技術。

我是一個中年的大法弟子,已快五十歲了,平時用的電話,只是會發個短信,接、打個電話。別的功能從來沒用過。要從零開始研究語音電話,身邊大都是老年同修,又沒有同修能夠幫助。真的感覺到是困難很多。

我靜下心來學習師尊《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師尊說:「你們就是神,你們就是未來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們指望誰呢?眾生都在指望著你們!真的是這樣啊。」在不斷的學法中,突破了自己原來固有的觀念。我把明慧網上同修們關於此項目的文章全部下載下來。認真通讀學習,在師尊的加持下,一個又一個神跡發生了,我很順利的買到了可打語音電話的電話機。在本地區成功的展開了此項目,帶動了原來走不出來的同修,能夠利用撥打語音電話的方式走出來了,去掉了怕心,還能夠主動的發放真相資料。通過撥打語音電話,也走上了正法修煉的路。

現在我已經非常精通了此項目。從購買電話機、電話卡到手機串號、語音格式轉換。用JAVA軟件群發短信和彩信。都能夠得心應手,並把此項技術全部教給周圍的同修們。有的同修想打語音電話,但經濟條件不好,我就送給他們電話機和電話卡。有一個東北來的同修說,他們地區早就想用撥打語音電話這種方式講真相了,就是大夥都不會用,不知道買甚麼樣的電話機,可以撥打語音電話。我就送給他們地區十部語音電話機,並把所有的輔件都配製好。把語音裝好,只要是會打普通電話的,就會很容易的撥打語音電話。

在這裏我想告訴同修們,有條件的能夠用語音電話方式講真相的,效果真的很好,快捷方便。在打電話過程中能夠去掉自身的很多執著心。比如:歡喜心、顯示心、怕心、怨恨心、急躁心等等。去掉了這些心,大法弟子的慈悲心,就會油然而生。

例如,當遇到接電話的人全部聽完語音電話,並說謝謝的時候,就會產生歡喜心;當對方對著電話說自己要三退的時候,勸退人數多的時候,就會產生顯示心;當遇到接電話的是惡人時,就會產生怕心;當對方不聽電話,罵的很難聽的時候,就會產生怨恨心;當總是打不通電話,無人接聽,或是佔線,或是無法接通,或是沒有這個電話號碼等等的時候,就要產生急躁心。總之,在一個一個的執著心明顯的暴露時候,也就是解體他們的時候,一層層的去掉、解體,取之代替的是慈悲心。

在這裏我們要感謝明慧網同修,用慈悲感人的聲音錄製的各種語音真相電話,能夠讓我們在各種場合、各類人群中挑選適合的語音電話,讓更多的世人能夠得救。

三、喚醒昔日同修

二零零八年的初冬,我去表妹家串門,是一個離京城一百多公里的小鎮。在那裏我遇到了一個同修,得知她們那裏,原來有近二十個同修,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基本上都不修了,有的把書藏了起來,有的由於怕心乾脆把書交了。全村沒有資料點,「七二零」以後的經文幾乎沒看到過。當晚我與同村的原來修的比較好的四個同修切磋,得知他們還都是停留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個人修煉狀態,三件事沒有做好。

有一個平時修的不錯的同修說,最近我總是感覺不舒服,家人讓我去醫院,我心裏也是很矛盾,不知道師父是否還管我嗎?我只是在家學學法,煉煉功,也沒有發正念,沒有講真相。我說:我們的師尊是最慈悲的,決不會不管你了。只是你三件事沒有做好。師尊在《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中說:「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不能丟下,每一個人都是我的親人。」她聽後,流淚了。我又給她背師尊善解的法,並給她寫下來,讓她回去一字不丟的背下來。同時自己在心裏默默的發著正念,清除阻礙同修回歸修煉的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惡黨邪靈及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在我的心裏一遍又一遍的默念著正法口訣。我真的希望能夠更快喚醒他們,我昔日的同修。

這時,一個昔日同修為難的對我說:「如果我們想修,連書都沒有了,怎麼學法呀?再說現在又這麼緊」。因為當時正是邪黨要開奧運會期間,進出北京的所有大小路口,都封鎖的很嚴。我說這些你們都不用擔心,我會想辦法。所有的書和新經文,我都會儘快的給你們送來。只要你們還想修煉。就這樣,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回北京了。

回來之後,馬上與資料點同修聯繫,儘快做《轉法輪》、《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漫談黨文化》、《江澤民其人》等。我家也是個小資料點,就我一個人,二台噴墨打印機,一台筆記本電腦。我就做新經文和師尊的各地講法。一個星期左右,做了四套,共一百多本。我準備自己開車給他們送去。當時心裏很亂,怕心不由自主的又返出來了,我知道它是一種不好的物質,在強烈的干擾著我,我不斷的向外排、否定它。那些不好的物質不是真我。我一定要去那個小鎮,喚醒昔日的同修。我彷彿看見那裏有我的眾生,看見了和我一起同心來世間的同修,他們正在用一種期待的目光盼望著我,盼著我能早些給他們送去。那裏的眾生正等著我去救度。當天晚上我發了一宿的正念。並請同修幫我發正念。就這樣,清晨我就出發了。此時,我已沒有了怕心,心裏很靜,非常坦蕩。我看到了我的責任。

我一路發著正念,很順利的到達了小鎮。當同修們看到了我,把書和經文捧在手裏的時候,激動的說,你是怎麼來的,路上沒人攔你的車嗎?我說:「沒有,我一路發著正念,很順利就到了,連一次車都沒停過」。他們說真是神了,一個同修說:「昨天我的女兒,從北京回來,手裏拿一瓶礦泉水,在路上檢查的時候,都讓喝上一口」。我說:「我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師尊一直在我們身邊。有師在,有法在,我們怕甚麼。」一個同修流著淚激動的說:「謝謝你,上次來的時候告訴我師父善解的法,我回家念了兩天,終於背下來了,不知甚麼時候我的毛病好了。師父還要我,還在管著我啊!」後來我又相繼去了五次,和同修們從法理上切磋。給他們及時送去師父的新經文、《明慧週刊》。就這樣,越來越多的同修又開始從新修煉了。

三年多過去了,他們也有了自己的資料點。能夠及時的看到新經文和《明慧週刊》,只是真相資料很少,特別是神韻晚會光盤就更少了。在農活不忙的時候,我就會給他們送去所需的書、新經文、大量的真相資料,和幾百張神韻晚會光盤。因為珍惜光盤,他們都是面對面的贈送。在那個小鎮上原來昔日的同修,又從新回歸到正法之中了,還有幾個新得法的學員也開始修煉了,在老弟子的帶領下,他們也一起講真相,發資料,救度眾生了。我真的是由衷為他們而高興。

在今後的修煉路上,我會更加精進,走好師尊安排的路,在各個證實法的項目中突破自我,在助師正法的道路上成就法徒的輝煌。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謝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個人層次有限,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