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教我這麼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回首十五年在大法中修煉的歷程,真是感到太榮幸了,用甚麼語言也無法言表師尊對弟子的無量慈悲。

《轉法輪》真是奇特的天書

一九九七年七月末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從陌生人短暫的對話中得知《轉法輪》能清理身體祛病,感到很奇特,很快請來寶書。我第一次學《轉法輪》時,原想最多用三天時間看一遍這到底是甚麼書。當時我有嚴重的失眠症,結果一讀《轉法輪》就睡,越迷糊就越看不懂、就越想學,就這樣整整用了十二個晝夜才學完一遍,只學懂了五個字:應做個好人!其他甚麼都不懂。朋友笑我說,一個大學文化人連一本書都看不懂。

可這《轉法輪》真是奇特的天書啊。在常人中我是個小有名氣的「賢能」好強者,越不懂越想鑽,接著我就學第二遍、第三遍……不知不覺中,我的頸椎、腰疼、關節疼、頭疼等毛病都好了。我的這些病曾在國內各大著名醫院都治過,用了好多偏方也沒治好。我家幾輩都有當醫生的,我也懂點,心裏明白只能等到以後癱瘓了。沒想到學大法後,解除了我身心上最大的難關,我無病一身輕,人顯得年輕許多,更主要的是解答了人為甚麼活著、怎樣活才算真正幸福等人生無處尋、無法知的疑問,感到人生不再灰暗,對人的命運差異、人生差別產生的根源明白了,心裏平和了。

那一個多月裏,我真如師尊在《轉法輪》中講的那樣:「你會覺的像另外一個人一樣,保證你的世界觀都發生轉變了,你知道你將來怎麼樣去做人了」,我天天都像有特大喜事似的,發自內心的高興,抑制不住的總想笑。後來隨著學法深入才知道那是得法了,得到了千萬年等待、期盼後的歡喜啊。

從此我的一切都在發生著變化,也在大法中不斷歸正著自己。法中講的有驚無險的還命債、病業及許多舊觀念的各種干擾、心性上的過關,去吃、穿、保健、美容上的執著等等,我都一一經歷,同時大法也在不斷的從本質上改變著我。當時上幼兒園的兒子,認不了幾個字,卻能熟練的通讀《轉法輪》。親朋好友都能感受到《轉法輪》的神奇。

一九九八年,我在一家全國知名大媒體上發表文章,從祛病健身的角度介紹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希望全社會的人都來學,沐浴佛光。遠方的親朋好友,我一次又一次郵寄《轉法輪》給他們,給家人、親友再珍貴的禮物,也比不上讓他們得大法。這給以後勸三退做了很好的鋪墊。

心裏火熱走過嚴冬

天下最好的師父和大法,竟受到殘酷迫害!4.25我去了,7.20我也去了。我做人一貫是很理智的。當時邪黨給大法列出的所有誣陷我都看了,從對照和辨析中,當時就做出很理性的選擇:所有的媒體宣傳全是誣陷,這大法我是修定了,堅信大法到底。文革中,我親眼見「走資派」的父親被奪走生命,深知政治內部的殘忍,告誡自己始終遠離黨派,不參與政治。我明白大法全是公開的,就是教人做到「真、善、忍」,放淡名、利、情等一切執著,做真正的好人,於己、於人、於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邪黨這麼顛倒黑白,誣陷大法,毒害眾生,真是太邪惡了!做人得憑良心。像我這樣受過益的人還有甚麼理由不能站出來說句真話呢?得用我的心讓世人知道真正的法輪功是甚麼!

得法前我曾準備過考取律師證,懂點法律,當時還不知道甚麼是正念,我人的一面堅信說實話沒違反法律上的任何一條,根本動不了我。大法是最正的!大法所包容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做好人的大法弟子憑甚麼被抓呢!我就智慧的大量寫信給黨、政要人、人大代表及國家各主管機關和新聞媒體負責人,講親身經歷和同修的祛病奇效;講真正教人修心向善的大法如何利於個人、家庭和社會。

邪惡永遠迫害不了我們信師信法的心。大家看穿了「嚴冬」的真相,心裏火熱沒有消沉。

師父教我這麼做的

看到我性格和生活上諸多變化、幾次消業的神奇,家人和親友們都明白大法好並支持我修煉。當親友們遇到生活中的矛盾、難題時,我就用「真善忍」的法理開導他們,教給他們向內找,使矛盾煙消雲散,心態平和,更知大法的深奧、神奇,受益後讓他們知道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我從沒有感到過修煉環境的嚴酷。

為省時間每天我半夜打坐,早晨發正念前煉功,多年已成習慣,到點不起床都不行,感到全身能量流呼呼轉,冬天半夜熱的煉功時只穿個單背心。經常睡二、三個小時,白天照樣精力充沛。

同事和經常業務往來的人都聽我講過真相,特別是上級領導聽過多次,他們都知道大法好,知道大法弟子是受迫害的,所以對我的態度是既支持又擔憂安全。我的辦公桌裏就放有《轉法輪》和經文,同事看見誰也不說。我在單位午休時學法,同事看見也習以為常了。師尊多次鼓勵,讓我看到大法書字上顯現出漂亮的大蓮花等景象。我地同修較多,那時每週得拿四、五十斤重的一大包資料,當初路遠圖順道省事,我都固定時間接過來背單位去,下班再坐公交車背回分好送出去,同事看見心裏明白與大法有關,都不吱聲。

我始終記住師父的話,用行動證實、圓容法。出差時,差旅費沒有任何限額,出租車和餐飲費報銷且不限額,別人住四、五星級賓館,規定最低三星級我就住三星;自掏地鐵費,減省出租車費;常自費在外面小店吃飯,既實惠又節儉不少餐飲費;孩子放假時可以不去單位坐班,為此我硬退掉一千元工資,照舊努力工作,所以領導感到我無論何時何地都會為單位著想,對我很放心,同事也很感動。我說這都是師父教我這麼做的。

一天上級領導跟我說:「通過幾年接觸,當然知道學大法的人都是好人,你對單位的貢獻很大,我們對你也很放心,也知道法輪功根本不像電視、報紙上說的那樣。你還不知道呢,最近新來的一個實習生,因為你講真相告發你了……」我說:「你要覺的我做的好,那都應該感謝我師父。有人告發我,那是我沒講清楚真相,做的不好,以後我會注意,我不會連累任何人和單位的。」

領導還讓我推薦幾個大法弟子做業務。有一段我獨自主持現場招聘,對來應聘的每一個人都不放過講真相、勸退的機會。

正念正行 多救人

我每天上下班都路過天安門,心想這都是師尊對我的最好安排。幾年來我一直堅持從西單到王府井之間往返兩次近距離發正念。每到過年和十一、五一都專程到天安門發正念一至兩小時。在回家的路上,我給化緣的和尚、給路人、給公交車上的乘客和售票員智慧的講真相,不便講時用意念清除車上眾人背後的一切邪魔、黑手、爛鬼、共產邪靈,讓他們佛性的一面明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速退黨、團、隊保命,為以後得救鋪墊。

我給出租車司機講,給生意人講,利用孩子上學的便利給學校的老師和學生講,我隨時隨地,走哪講哪。師父說救下一個人便能救了他對應層層宇宙天體無量無盡的眾多生命,這是多麼緊要的事啊。

一次去法華寺遊覽,我給寺裏的老和尚講真相,當他明白了大法為甚麼在常人社會中開傳的疑惑、知道大法很高很大時,七十多歲的老和尚高興的稱我為師父,我說:不能這麼叫,大法的師父只有一個,你應該感謝我們的師尊,希望你們也專心學性命雙修的大法,即世圓滿。他高興的說明白了。

我雖然看不到甚麼,但常常能感受到師父的呵護,也能讓我感到正念的神威。

有時切菜切破手指傷的較重,只一念,就沒事,既不出血,也不疼,轉眼就好了。以前遇到這種事得趕緊包紮,十多天甚麼也做不了,弄不好還會化膿。很多次炒菜時煎油濺到臉、脖子、胳膊上,一念沒事,結果不紅不腫,就像沒發生過;做真相時只要一念不讓天下雨,當時就不會下;不讓惡人看見只讓有緣人得救,惡人就看不見;貼完真相條幅發正念不讓惡人毀掉,條幅就會保持好長時間;發正念鏟除對真相手機等法器的監控、跟蹤、干擾,就真的很順;讓電信部門的人和物在正法時期用善的一面擺放好自己的位置,用師父給的神通打出一條救人的廣闊通道,大量做手機真相二年多沒封過卡。

多年來發資料、寄信、貼不乾膠、用手機講真相和面對面講、勸退,根據環境需要多種形式互補,好幾次都在師尊的呵護下有驚無險。日常的每一張真相紙幣都是我的利器,市場、超市、商場、銀行,只要用錢的地方,都是真相幣發揮威力的場所。我也常感到了真相幣的巨大好處,有時接錢人看到了就順勢勸退。

我常背師尊講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啥>)。鏟除怕心,心裏更明白一切都是師尊在做。

我明白: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自己的人心仍不少。修煉是嚴肅的。只有信師信法正念正行,三件事都做好,我的一切包括一思一念就會在大法中歸正,也一定能歸正。「這部法就是一切生命的根本。」(《洛杉磯市法會講法》)當然也是我生命永遠的根本,師尊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再次感謝師父的浩蕩洪恩!感謝同修們多年的付出,讓我在每一期的《明慧週刊》裏受益匪淺,感謝多位同修無私的幫助和鼓勵。

個人體悟,敬請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