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我們一家成了最幸福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我今年六十七歲,五十歲之前的我,在人世間這個大染缸中,雖然沒有文化,當不上官,但同樣也與人爭爭鬥鬥的。因為家裏窮,孩子多,貪圖利益,看著當官的貪大的,我就拿小的,就連倉庫裏的過磅單,進貨出貨記錄單都一本一本的往家裏拿,給孩子寫作業打草稿用。只要是庫裏有的,家裏能用著的,小來小去的都經常往家拿,雖然也知道這樣做不對,但是看到別人都拿,又覺得我拿這點,比他們還好的多呢。

我的家裏上有老,下有小,為了這個家我整天加班加點,沒命的掙工資加班費,吃不好,睡不好。不知不覺,四十多歲的我身體搞的一身糟:肺結核、關節炎、高血壓、胃潰瘍、冠心病、心絞痛、腦動脈硬化、頸椎間盤突出、高度血稠等等,總之不是這疼就是那疼,整天大醫院小醫院的跑,吃的藥擺在窗台上排成一行,吃起來就得成把成把的吃。可就是不見好,白天疼的幹不了活,晚上疼的成宿成宿睡不著覺,眼淚伴著疼痛,看著家人都睡的那麼香,自己的苦誰也不能替,真是又氣又恨,幾次想死的心都有。就這樣一天一天痛苦的熬著。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我的一個朋友給我介紹了法輪功,說法輪功是佛家上乘大法,對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似信非信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去了煉功點。當時甚麼也沒想,就是覺的一煉功渾身就舒服,沒過多久,朋友為我請了一本寶書《轉法輪》,從此以後我真正的走上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得法後的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身上的各種頑疾不久就真的不翼而飛了,我第一次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像師父說的,騎車走路像有人推我一樣,五十歲的我幹起活來比年輕人都能幹,洗衣、買菜、做飯看孩子,家裏的家務我一人全包,放下這樣幹那樣,從不覺的累,每天心裏都樂呵呵的。我知道是師父救了我,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生活中我嚴格按照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嚴以律己,慈悲待人,道路越走越寬,生活過的越來越甜蜜。得法十六年了,我從未再吃過一片藥,打過一次針,給國家不知省了多少萬元的醫藥費,從沒因身體不好讓子女擔心受累。

我有個二哥,比我大兩歲,從小他就欺負我,只要有他在,我就別想過一天好日子,有一次我恨的沒辦法了,咒了他一句:再欺負我,讓火車把你的腿壓斷。結果沒過多久,他的一隻腿真讓火車給壓斷了,從此他更恨我、欺負我了。我娘也說我是「掃把星」,咒的哥哥沒有了腿,從此對我也不好了。就這樣,我心裏和二哥一家從此結下了深仇大恨。我遠嫁他鄉,二十年不和他來往,不說話,永遠都不想再理他了。

得法後,看著師父講的法,我的心動了,師父說人和人之間都是有緣份的,人世間就是業力輪報,你欠了他的就得還,要原諒、寬容、理解別人。一九九七年,我就帶著兒子、女兒和外孫回到了闊別二十多年的老家。我拿著禮物去看望多年不見的二哥一家人,親切的給他們講: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改變了我以前的看法,不再記恨以前的那些事了,誠心的請二哥原諒我以前做的不好的地方。二哥意外的見到了我,聽著我一句句發自肺腑的話,流下激動的眼淚,哭的不成樣子,拉著我的手說:我以為這輩子也不會等到這一天了,謝謝法輪功師父!

從那時到現在十五年過去了,我們都是往七十歲上走的人了,再也沒吵過一次嘴,有甚麼知心話二哥都打電話來和我說說,我也經常回老家看望他們。用他的話說:親都親不夠了。

我是離婚又再婚的。自己有一個女兒,丈夫帶來了兩個孩子。這兩個孩子都是先天失聰,耳朵聽不見,也不會說話,我見到他們時,大的八歲,小的六歲,可他們連一歲孩子的智商都沒有。就這樣我像照顧嬰兒似的一把屎一把尿把小女兒養大。兒子在南方奶奶家,我們去接了幾次奶奶不讓來,我們每個月都給他們寄生活費。

一九九零年,眼看著兒子二十歲了,在南方還沒工作,我就把他接到身邊來,好不容易求人給他找了份工作。我讓他在家住,供他吃、穿、用,把他掙的錢都給他存起來等他結婚好用。不想他從小沒上過學,智力低下,難以溝通,受外面閒人的教唆,回家非說我是後媽,我要貪佔他的錢,他非要吵著把錢拿走,自己去單身宿舍住,永遠不回來了。搞的他爸爸很生氣,也不要他了。我一片好心為了給他找工作到處跑到處求,管他吃管他花,他居然這樣對我,但我還是原諒他,去找了他好幾次他就是不回家了,在外面看電影、下飯店,亂花錢,氣的我都病倒了,誰一跟我提起他,我就傷心死了,氣的上火牙都疼。

得法後,我每天看著師父的講法,師父說:「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轉法輪》)在女兒同修的勸說下,我把對兒子怨恨的心放下了,把四年多沒見面不說話的兒子又去接了回來,笑臉相迎,不計過往之過,待他像親兒子一樣。由於兒子在外這幾年也吃了很多苦,回來後特別珍惜這份親情。後來兒子經人介紹找了對像要結婚,我就把我攢了一生的積蓄都拿了出來,給他買了房子,買上家具電器,連一針一線、剪刀、菜板所有家中用物都給他買好,幫他完婚。孩子出生後,我又幫他帶大。

這要是在學法修煉之前,打死我我也做不到的,別說不是自己生的,就是親兒子我也做不到對他這樣好。

修煉的路上提高心性的關難真不少,過了一關又一關,我們只有時時按照「真、善、忍」宇宙法理去做才能走的更好。

二零零六年,我遇到了這樣一件事:兒子一家人想回南方過年,看看老家的親人。沒想到回去後,兒媳偷偷帶著孫女去了兒子的親媽那裏認親奶奶,目地是要點壓歲錢,還把兒子親媽的照片要回來給小女兒看,告訴小女兒我不是他們的親媽,挑唆小女兒回去認親媽,說他們的親媽很想他們,讓她回去認。

這件事被兒子和南方的家人知道了,他們聽了都替我感到憤憤不平,狠狠的數落了兒媳,說:那個親媽生下兩個孩子才一歲多就不要他們了,那麼狠心的人你也去找她,你現在的婆婆雖然不是親的,但她把他倆養大,找工作,還給你們買房結婚、帶孩子,你怎麼這樣忘恩負義,沒有良心?他們並打電話把這事告訴了我。我當時聽到這件事也很意外,難道二十多年的養育之恩都換不回來這份親情嗎?這時小女兒也來告訴我說她嫂子拿親媽照片讓她看,讓她回南方找親媽的事。

我的心一時難以平靜,眼淚怎麼也忍不住嘩嘩往下流。等慢慢靜下心來,拿起師父的寶書翻開來,整本書上師父一遍一遍都是在講作為一個修煉人,不能和常人一樣對待,遇到甚麼事都是有原因的,都是業力輪報,甚麼事都要先忍耐,看看自己哪裏做錯了,理解別人,寬容原諒別人,不和常人一樣計較。看到這些法理,我擦乾了眼淚,徹底從心裏放下了這件事情,不再生兒媳的氣。兒媳回來後我從未提起此事,到現在她還以為我甚麼都不知道呢。十幾年來,我們婆媳從未紅過臉,從未吵過嘴,一直和睦的生活著。

二零零五年,兒媳的三叔在城裏打工,一天在上班路上被別人騎摩托車撞傷頭部造成腦內大量瘀血,在醫院躺了十多天不省人事,醫生說要動手術,可能會留下後遺症,下半生可能會癱瘓,永遠躺在床上,而且光手術費用就是十多萬,騎摩托車的人家裏也很窮,把家裏所有的錢湊出來八萬也還不夠。兒媳三叔一家急的要命。我聽說後拿出家裏不多的錢(因那時我也因煉法輪功被扣了工資,沒有多少錢)去醫院看他三叔。他三叔家本來就很窮,上有老母親,下有兩個孩子,他是家裏的主要勞力,一家人都指望著他過日子呢。我看到他們一家人絕望的樣子,就給他們講了修煉大法的美好,送去了真相護身符,並教他們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過多久,他三叔動了手術就出院回了家,每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慢慢的恢復的越來越好,如今七年過去了,在家裏又種地又養豬,甚麼都能幹了。他們一家人因為真心相信大法好,得到了福報。

師父說「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我可有體會了。自從我修煉後,身邊所有的人都受益,兒子、女兒說話清楚了很多,耳朵也能聽見了,尤其是小女兒,不但能聽會說了,現在家裏買菜做飯、外出辦事、照顧老人孩子,生活上無事不能,比正常人都做的好。在我們家,兒女們孝順,甚麼活都搶著幹,甚麼都給我和老伴買。孩子們健康、善良,心眼好,一家人你敬我讓,歡樂和笑語常伴。鄰居們見到我總是對我說「好羨慕你們這個大家庭,那麼和睦、幸福。」聽到這些,我很感慨,因為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我修煉了大法得來的,是大法教我這樣做的,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和一個幸福的家。特別是,快七十歲的我,滿臉紅撲撲的,大家都說我年年不見老,越來越年輕,我覺的我是最幸福的人。

感謝師父!
感謝法輪大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