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否定「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一日】這兩天咳嗽的厲害,劇烈咳嗽時都把小便失禁到褲子裏了。我因為悟性很差,很多時候來了病魔或者消業的時候不會悟也悟不到,就硬挺著過來了。今天煉功的時候終於請師父點悟,我悟到了,是因為我在否定「衰老」在我身上存在,所以它就垂死掙扎,想要我承認它。

記的前年我的頭髮耳鬢不知不覺的出現了一兩根白髮,當時沒有想到是舊勢力安排的老的物質在起作用,沒有警覺,只是用人的手段把它拔了,到了第二年,白髮像瘋了一樣,很快兩鬢、額頭爬滿了白髮,我只是覺的不對勁,我才四十多歲,不應該白的這麼快這麼多呀。直在向內找,是不是有色慾之心?是不是功煉少了?是不是貪吃呀?找了很多,後來看了同修的文章,才知道是舊勢力的險惡安排,一方面是讓大法弟子走老病死的路,一方面是不叫世人看到大法的美好。

因為我們很多同修是因為有病走入大法的,師父一直在講修煉人沒有病,所以我們在否定病業的存在方面應該說是做的很好了。而這個「衰老」是不知不覺的進入體內的,對於常人來說,不知不覺的飯量小了,不知不覺的頭髮白了,不知不覺的臉上、額頭有皺紋了,不知不覺的精力、體力不如以前了,所以就默認了它。對於修煉人來說,來的晚一點,但是還是來了,所以我們要否定它,不要影響、干擾我們做三件事。

很多同修不但承認了老,而且還在加強它。最典型的就是在稱呼上,以前我們叫同修時,都是喊某某某,或某工程師、某大哥,大姐,現在一概稱老熊,老李、老張,對方就答應了,或者喊你們兩個老同修,對方也答應了,後來我就對他們說,你叫老王就是承認「老」,他回答就是接受了「老」,以前的同門弟子間就是師兄、師姐的,已經告訴我們怎麼稱呼了,為甚麼非要叫老陳呢?我們也可以叫王女士,趙先生嘛,現在有的同修面相很老,白髮也多,是不是覺的對「老」無可奈何呢?我覺的我們應該從內心否定老的物質在我們體內存在了。

後來咳嗽時尿失禁,我馬上明白了這個「老」它是一招不行又出一招,我馬上否定了它,再咳嗽就沒有尿褲子的現象了,後來我也悟到了有時騎車感到累,做事覺的力不從心都是要你不知不覺的承認它啊,所以我們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

現在認清了舊勢力的險惡用心後,我就不消極承受了,每天發正念清除否定舊勢力在我體內安排的老病死的機制外,也叫我體內老的物質走開,否則我就會解體你的,也希望頭髮皮膚這些有生命的物質和我一起返本歸真,變黑,皮膚變細,展現大法弟子的美好。

如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