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網絡流行語 認清中共真面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三日】網絡流行語顧名思義就是在網絡裏流行的語言。特點是很短的詞句涵蓋很多很深的內涵,使不能明說的話隱喻的表現出來。在中共的流氓暴政下,這樣的流行語層出不窮。筆者將這些流行語歸為三類。

一、關於邪黨不顧民生艱難的事實,一味歌功自己的

比如最近比較邪黨喉舌央視笑話式的新聞「你幸福嗎?」,被採訪人以「我姓曾」回答,看似答非所問的回答紅遍網絡,「你幸福嗎?」這個關乎民生的問題,讓被問者不好回答,說真話吧,誰都知道在中國大陸說句實話會招來麻煩甚至是牢獄之災;說假話吧又覺得對不起自己,還要給邪黨塗脂抹粉心有不甘。生活在中國的老百姓生不起、死不起、病不起、學上不起、房買不起;毒大米、毒奶、地溝油、毒藥品……比比皆是;水污染、空氣污染、生態化環境惡劣;紅十字、免外債、紙校車、文字獄、審訊死;橋斷路塌、玩弄司法、揮霍公款、改籍移民、貪污腐敗、強拆民房、強佔土地,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活著都被稱為奇蹟,還有甚麼「幸福」可言。

在後續的採訪中才出現一個十八歲大學生在被央視騷擾訪問「您遇到最壞的事呢?」時回答:「接受你的採訪,隊被人插了。」邪黨問「你幸福嗎?」並不是真的關心老百姓的生活現狀,它從來不在優化民生方面做任何投入或者真為民生考慮,它所關注的、熱衷的是怎麼樣從老百姓身上榨取更多的利益,這是沽名釣譽的作秀、這是堂皇的強暴民意,人人心知肚明,人家懶得回答,還偏偏要人回答,這能讓人不感覺厭惡嗎?

一些論壇藉此題發揮,很多網友跟帖說:「我姓×」。有網友跟帖說竟然還有人看《新聞聯播》,有人說:寧可相信母雞打鳴公雞下蛋,也不相信《新聞聯播》說實話。沒有一個帖子表達自己生活在中共暴政下幸福。

二、關於法制腐敗類

網友借助網絡表達對時政或者各種社會亂象的不滿,往往得到這樣的回帖 「開門,查水錶」、「你被七十三了」,意思就是公安上門抓人了,或者你已經被監視了,在中國說實話就會招來被綁架之禍。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河北省電話設備廠和六一零一幫人以查水錶為名,騙開法輪功學員崔秀英家門,像窮凶極惡的土匪一樣,將其連拉帶拽綁架走,嚇得崔秀英三歲的小外孫哇哇大哭。崔秀英直接被送到了臭名昭著的河北省會洗腦中心。

法輪功學員楊雪豔,女,今年四十歲,家住青島市市北區夾嶺溝小區。與朋友合作開辦中、小學生美術班。中共邪惡之徒以查水錶電表為名,闖進其家非法查抄、綁架楊雪豔。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高碧珍說:我雖然離開了黑窩,但在家也不得安寧,隨時都有被綁架的可能。武昌六一零、中南派出所、小東門東民主路社區(包括原社區)仍然對我跟蹤、蹲坑、上門騷擾、抄家、有名或匿名電話騷擾、電話誘騙,多次按門鈴干擾,假裝查戶口、查水錶、查煤氣表干擾等,其目的是再次綁架我。

在中國大陸無數的法輪功學員因為堅守自己的信仰,堅持講真相而被邪黨迫害致死的已有三千多人,幾十萬人遭綁架、抄家、罰款。「查水錶」、「被七十三條」、「被跨省」、「被自殺」、「被精神病」、「躲貓貓」、「噩夢死」……這些充滿殺氣的詞語背後,都有一個、幾個或多個血腥的迫害案例。使用這些詞語表達的是公眾對邪黨司法領域現狀強烈不滿,在中共邪黨的暴政之下,法律淪落為打人的棍子、殺人的凶器。

三、關於禁錮思想、鉗制言論類

周厲王「衛巫監謗」 國人只能「道路以目」,敢怒不敢言。中共在禁錮思想、鉗制言論方面比起周厲王有過之而無不及。「文化大革命」對幾十萬右派迫害就是例子。無論多麼人命關天的事,無論多麼重大的事實為證,中共也不許人說實話。「打醬油」之說就是人們擔心因言獲罪,但對道義、良心不想忽視,而又不能暢快的表達己見的術語。諸如此類還有「被和諧」、「被漲工資」等等。

「翻牆」就是突破邪黨的網絡封鎖,看外面的真實資訊。一開始邪黨對此很忌諱,絕不敢提這個詞,但是隨著破網軟件的廣為流傳,「翻牆」成為上網的時尚,邪黨再也瞞不住了。

「臨時工」不再是臨時性打工者的稱謂,某些惡性的事件一旦被曝光,網友一致猜測肯定是「臨時工」所為,豆腐渣工程帶來的災難,則往往推給風雨雷電、「超載」。往往中共公布的結果無出其右,所以「臨時工」、「超載」等等成了推脫責任的流行語。

二零零七年以來,類似八月份哈爾濱陽明灘大橋坍塌事件已經發生了三十九起,平均每年坍塌六點五座大橋,破了世界紀錄。中共處理事件的方式不是為了避免災難再次發生,而是趕快推卸責任,其中三十六起事故是官員和施工單位相互勾結包庇,將責任推給農民工違規,貨車超載和自然災害等。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四川汶川地震,死於坍塌的豆腐渣校舍的孩子們流了無數血,邪黨不許冤死的孩子父母為孩子們伸張正義、不許民眾談論,媒體對此一起消聲。致使悲劇重演,今年九月七日的雲南彝良才5.6級的地震,竟然也死了不少孩子,坍塌的校舍竟達五百餘所之多;甬溫動車事故、頻頻坍塌的大橋、樓房……血的教訓和損失永遠是民眾的。

遼寧某地警察打死抗拒拆遷的農民,此事在網上引起眾多網友憤慨,某網站數以二十萬記的網友跟帖表達對被殺農民的同情,對中共強制暴力拆遷的極大不滿。這麼強烈的民意,邪黨充耳不聞,還把這些跟帖連同新聞稿在這些網站撤銷。

民意曾被賢明的君主當成國家的基礎,比喻為能載舟亦能覆舟的水。傾聽民意順應民意是政權穩固的保障。一個執政黨不允許別人說話本身就是心虛的表現。中共從來就崇尚暴力,對於百姓的呼聲根本不管不顧。由此引發的群體事件越來越多。據新唐人電視台報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號,在網上能查到有圖片的群體抗議事件就有二十八起。某省為十八大維穩動用六萬名警察。

邪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令世人憤慨,出現了許多民眾簽名按手印支持法輪功學員的事例。限於篇幅這裏只能舉一個例子: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河北滄州泊頭市周官屯村的法輪功修煉者王曉東(又名王小東,男,四十二歲,大學畢業,原小學教師),無故遭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抄家。王曉東被抓後,家中僅留下一個七歲的孩子和七十多歲的老母艱難度日。本村及鄰村三百多戶村民出於義憤,聯名出具請願書、由周官屯村村幹部加蓋了村民委員會的公章,要求當局釋放王曉東。當局不顧事實和民意,執意迫害,於是河北民眾二次為王曉東簽名按手印反迫害。

據參與徵簽的一名當地人講述,民眾了解真相的過程中,表達的很多話語和正氣令人深受感動。一位任職多年的中共書記聽完介紹營救泊頭法輪功學員王曉東的事件始末,這位書記很鄭重的簽署了名字按了手印。他還說:「我知道共產黨很快就完蛋了,我早就想三退呢,今天遇到你們了,正好幫我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一位鎮政府的官員聽了江氏邪黨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和徵簽營救王曉東的事情,他說:「已經有好幾位大法學員給我講過這方面的真相了,我已經看過了《九評》,並且經常上互聯網,共產黨確實是太腐敗了,不可救藥了,你們的真相資料說的都是真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他也明確表態要退出邪黨,並在徵簽書上簽名按了手印。

一位當地農民聽完徵簽和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後,直率的說:「我早就聽說『真善忍』、大法好、大法是救人的,這回可算碰到你們了,快幫我退出邪黨的少先隊吧,謝謝你們大法弟子了。」並在徵簽表上簽名按了手印。

在講真相時遇到一位年輕的瓦工,年輕人明白真相後,舉著拳頭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爽快地退出了邪黨的少先隊,在徵簽書上簽名按了手印。
……

最近有一個非常時尚的說法:「通宿看帖子,等天亮」,後面往往有回帖說:「快天亮了」。 民意如此,天意亦然。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了一塊石頭,五二零零零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六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字跡清晰,似浮雕突出石面,而且「亡」字特別大。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中科院地質學家十五人,實地考察後一致認為:該「藏字石」距今二點七億年,其字為天然形成,非人工雕鑿。上天已給中共敲響了滅亡的喪鐘,借用巨石傳達天意。

「天滅中共,退黨保命」早已在民間流傳甚廣,迄今為止已有一億二千六百民眾選擇退出邪黨,「你三退(退黨、團、隊)了嗎?」的流行語正風靡大陸,願聞者認清中共本質,保得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