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喝茶的荒唐與無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八日】請人喝茶本來是一種很有品味的社交活動。可是當被請的人完全處於被劫持的狀態時,喝茶的行為就成為綁架者迫害被綁架者的一個藉口。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五日的報導《四川什邡市610赤膊上陣 威脅家屬辭退律師》中講,九月二十八日上午九點二十,四川什邡市法輪功學員周玉寶的妻子陳茹到四川什邡市法院旁聽對周玉寶的非法開庭。國保大隊的教導員劉洪建與王國森,以及一個女人和其他幾個男人,強行把陳茹劫持上車。陳茹怕家人擔心,拿出手機準備報信,被那女人一把搶過去。車子開到了城郊以外回瀾八大隊一家農家樂茶館。兩輛車下來十個便衣。那個女人從車上到茶館一直在辱罵陳茹,言語惡劣。陳茹說,你們這樣做是違法的。他們都說:我們請你過來喝茶。陳茹說,有這麼請的嗎?國保大隊的陳喬無恥地說,你沒見人家熱情得連推帶抱的嗎?

這是甚麼熱情?本來就是非法的綁架。妻子去旁聽對丈夫的非法審判,卻被劫持著去喝茶,這樣的喝茶不過就是綁架的藉口。

這樣的事情在廣東也出現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廣州律師朱宇飆被非法抓捕,朱宇飆的母親決定親自為兒子辯護。可是在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也就是對朱宇飆非法庭審這一天,朱宇飆的母親還未動身,居委會、街道、「610」等單位來了十多人,說可以帶朱宇飆律師的母親進法庭。老人信以為真,就上了他們的車。在車上,這夥人裝模作樣地聯繫法院,結果說無旁聽證,不能進法庭,並以此為藉口把車開到很遠的地方,說是請老人去「喝茶」。

南方人的早茶是很豐盛的,菜品、點心甚麼都有。茶桌旁坐有十個人,朱宇飆律師的母親怒斥他們,問他們為甚麼要追隨邪惡,一個姓趙的「610」分子說:「我要吃飯」,朱宇飆律師的母親說:「你就不考慮比吃飯更重要的事嗎?」他說:「下次再聽你講課吧。」

當然,請喝茶是假,軟禁是真。在老人的強烈要求下,這夥人看看折騰的時間也差不多了,明知到了法院,庭審也結束了,這才放了老人。

這兩個案例是在對法輪功學員準備非法庭審時發生的,還有對參加法輪功學員的葬禮用「喝茶」劫持法輪功學員的呢。

曾擔任雲南省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的王嵐女士於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含冤離世。一月四日早,法輪功學員田雲波自駕車去了殯儀館,剛到門口下車,就被官渡區國保大隊、區政府人員六、七個人員搶走了車鑰匙,再把他綁架上一輛警車拉到一個茶館裏,以喝茶為由軟禁他。田雲波在茶館裏對在場的人員說:「我和王嵐本來就是難友,我們一起去過西藏,一起遭非法關押,在生活中我們也是朋友,她是我尊敬的長輩。現在她去世了,我來參加她的葬禮,做最後的告別,你們卻強行阻止。你們曾經綁架過我多次,我對你們從來沒有怨恨,你們的行為是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同時置人之常情於不顧,你們將心比心,如果你們的朋友去世了,你們去參加葬禮卻被限制了,你們會是甚麼感覺?作為一級政府,不准老百姓有自己的交往與人情,你們說,誰正誰邪?」在場的人無言以對,一直到下午四點多才讓田雲波回家。

在對王嵐女士追悼的過程中,還有多位法輪功學員被以請喝茶或請就餐為藉口遭到劫持。用所謂的喝茶阻撓法輪功學員之間的交往與友誼,中共惡徒的用心真歹毒。

中共是一個流氓政黨。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用請喝茶達到劫持法輪功學員的目的只是這些黨徒們邪惡的伎倆之一。民眾亦不難從對法輪功學員強制喝茶的劫匪行徑中看到中共邪惡的流氓本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