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人性的中共「立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立場是一個普通的名詞,本來是指人們對待某一事物的看法;因為所處的地位及角度不同,當然就有不同的認識。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中,人們看事物有不同的看法這是很正常的。可是中共篡奪政權後,把這一個名詞政治化了,人們一提立場那幾乎說的就是政治立場。特別在中共黨內,一提立場,就是要黨徒無條件地執行中共的政策。當然這個被扭曲了的詞性也被中共強加給了中國民眾,人們在不知不覺中也就被洗了腦,比如在文革中,父母要是被打成了反革命,子女必須要與父母劃清界線,不然就是立場不堅定。如今,中共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也時常用所謂的立場來威嚇其黨徒和大陸民眾。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有一篇報導《哈爾濱李洪奎離奇死亡 醫生感蹊蹺(圖)》中說,哈爾濱市郵政局機電一體化優秀工程師、哈爾濱法輪功義務輔導站負責人李洪奎先生,修煉法輪功前連續十四年被評為哈爾濱郵政局先進工作者。一九九四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隨後又連續數年被評為市及省部級勞動模範、先進工作者。可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李洪奎三次被非法抓捕,兩次遭非法判刑,在監獄被非法關押了十年,遭到了非人的折磨。有一次,從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起,大慶監獄副監區長褚忠信、教導員劉國強、李金浩,三個獄警手持警棍在五天中毒打李洪奎九次,致李洪奎臥床不起。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晚九點,家屬突然接到大慶監獄四監區長朱任山的電話:「李洪奎腦出血,現在大慶第四醫院做了開顱手術。」第二天上午家屬趕到搶救室,得知李洪奎被送醫院時血壓為二百六十、腦出血量為五十毫升。家屬還發現,李洪奎的左小腿處巴掌大小不等的兩塊陳舊性的青紫瘀斑,李洪奎的妻子問朱任山:「這是怎麼回事?」朱任山說:「那是長的記(胎記)。」李洪奎的妻子說:「我丈夫腿上有沒有痣我會不知道嗎?!」

家屬還發現李洪奎的右側耳部有一長三釐米左右的縱向豁裂傷口。家屬索性掀開李洪奎身上的被子,更加令人震驚的一幕映入眼簾,家屬頓時驚呆了!在李洪奎右側癱瘓肢體的小腿上明晃晃的被一銬子銬在床頭上!家屬極度的憤怒,向在場的朱任山質問:「李洪奎現在昏迷不醒,剛剛做過開顱手術,你讓我們家屬抬走,我們還怕出現意外呢,你們對這樣的一個人還要用銬子銬著腿,你們也太滅絕人性了吧!?趕快打開銬子!」

面對家屬的正當要求,朱任山竟然將家屬趕出了搶救室。李洪奎當警察的大弟弟看到嫂子被攆出來,就進屋和朱任山理論:這麼多年都沒見到家人,眼前這樣的現實讓誰都無法承受,應該理解家屬的心情。朱任山對李洪奎的弟弟說:「你的立場站到哪裏去了?」

人都被迫害成這樣了,中共的監區長竟然對受害人的弟弟這樣質問。可見在中共內部,是只講立場,不講親情的。面對受到傷害的哥哥,當弟弟的就應該站在中共的立場上替作惡的獄警辯護嗎?

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明慧網文章《河北廊坊女教師被劫持 家人請律師討公道》這樣報導,原廊坊市第八小學教師陸彩霞被綁架後,丈夫為她請來了北京律師,要為她討回公道。八月十三日,北京律師履行正常手續後,即去了廊坊洗腦班,要求會見當事人陸彩霞。幾位律師在洗腦班與廣陽分局維穩辦王惠軍及幾名警察的交涉中,王惠軍說道:「你們有組織,不然四個律師一起來?」又問陸家人:「誰讓你找律師,誰串聯的?」又說:「要見陸彩霞可以,只要她寫保證轉化就讓見。」

並問律師:「法輪功零四年就被國家定為『反華勢力』,你律師的立場站到哪裏?」北京律師告訴他:「律師本身是依法辦案,維護的是正義,誰違法就告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至於說國家定法輪功是『反華勢力』,請拿出有關文件。」王惠軍被問得張口結舌。

在這個案例中,中共維穩辦人員對律師的質問非常無知:「律師的立場站在哪裏?」誰都明白,律師的立場就應該站到法律的立場上,站在公正和道義的立場上,怎麼能站在政府的立場上呢?你中共打著國家的名義定法輪功為「反華勢力」,那也只能是中共政府所為,怎麼能強拉國家站在其黨的立場上?再說了,中共的政策能成為法律嗎?律師捍衛的是法律,而不是中共的政策。

我們引述的這兩個案例是相當典型的,具有普遍性。前一個案例中共歹徒聲言的「立場」是面對著法輪功學員的親屬說的,用立場恫嚇法輪功學員家屬的實質是蔑視基本的親情倫理。後一個案例針對的是律師,中共要求律師站到自己的立場上,正說明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是無視法律的。

其實中共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所謂的「立場說」是貫穿迫害始終的。迫害開始前,中共就已經在內部要求其黨員和團員不准修煉法輪功了,其實就是強制其黨徒和追隨者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表明立場。在整個迫害過程中,中共邪惡的做法也就是強逼法輪功學員改變立場。就像後一個案例中共的黨徒所說的「只要她寫保證轉化就讓見」。甚麼是轉化?說白了就是迫使法輪功學員站在中共的立場上批判自己的信仰。

話又說回來,立場是人們對一件事物的態度和看法,有不同的看法和態度是非常正常的。可是當被強化的立場具有明顯的對與錯時,也自然表現出了站在不同立場上的人的善與惡。中共歷史上所搞的運動哪一次是正確的呢?哪一次不都是強迫大多數中國人站在中共邪黨的立場上對少數它劃定的敵人進行迫害?到頭來,中國幾乎有一半的家庭都受到過中共的毒害。法輪功傳世二十年了,是好是壞,民眾心裏都有桿秤。中共為甚麼那麼害怕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它就是害怕明白了真相的中國人都站到公正的立場上去反對它,所以它才無中生有地造謠、無所不用其極地迫害。

歷史一再證明,中共的立場都是邪惡的、滅絕人性的。站在邪惡立場上的中共也到了滅亡的時候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