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共產黨的都是些啥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三日】現在極少有人說自己代表共產黨了,為甚麼?因為中共的名聲確實太壞,代表它幹甚麼?包括那些高官他也不敢把「代表中共」時不時地掛在嘴上,因為誰越高調,老百姓越認為誰腐敗,保不准被哪個網友上網搜索一下,很可能因為自己的高調而翻船。至於一些普通的黨徒,他除了替中共背黑鍋掙些罵名之外,能撈到甚麼好處?能撈到好處的還不都是靠中共的庇護?這樣的人他敢明目張膽地說自己代表黨嗎?那不同樣是把自己的老底曝光出來了嗎?所以極少有人說自己代表共產黨了。

當然,在一些特殊的場合,還是有一些人在信誓旦旦地說自己代表共產黨呢。我們舉幾個實例,看看代表共產黨的都是些甚麼人?

山東省蒙陰縣坦埠鎮闞家莊村法輪功學員張獻貴是位七十多歲的老人。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坦埠鎮「610」的公丕春帶領一幫打手把老人綁架到鎮政府。在那裏,在公丕春指示下,打人兇手張明壘,強行叫張獻貴坐在地板上,把腿伸直,他穿著牛皮鞋站在張獻貴的腿上使勁踏。又叫張獻貴手扳腳尖,他用左右腳兇狠的連續踢張獻貴的臉。他踢累了,站起來抓住張獻貴的頭髮,連續地問痛不痛,猖狂地叫囂:「你只要知道痛那就好辦。我代表共產黨揍你,揍死你白死。」然後又開始踢。這個暴徒凶殘的踢張獻貴老人的臉長達四十分鐘。

二零零零年七月九日,山東省諸城市石橋子鎮大店子村法輪功學員楊廷祿,正在集市上,被石橋子鎮委副書記王洪法帶領四輛車二十多人綁架到大店子村委院裏。王洪法拿出一張印好的保證書讓楊廷祿簽字。楊廷祿拒簽,立即遭到拳打腳踢。王洪法說:「我代表共產黨,代表政府,叫你來個家破人亡,不簽字就拿五千元錢。」楊廷祿說沒錢拿,王洪法就派人到他家私自撞開門把拖拉機、摩托車、電視機等弄到村委。然後叫楊廷祿家人拿五千元去贖,否則就把人帶走。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是原大慶石油管理局安裝工程公司運輸大隊司機曹景棟在綏化勞教所非法勞教期滿的日子。可是到期了,安裝公司保衛科長朱遵仁和大慶石油公司六一零頭目劉希平卻又將他劫持到伊春洗腦班。曹景棟的母親原本和他相依為命,好不容易盼到兒子冤獄期滿,卻連面兒都沒見著就又被劫持,還不知道又要遭受怎樣的迫害。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下午二時許,老人讓女兒帶她找朱遵仁要兒子,朱遵仁暴跳如雷,對著她女兒大喊:「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要人?衝我要人?你哥煉法輪功,法輪功是×教,我就代表共產黨,我就有權抓捕!幾次都是我送的,你要煉,我照樣有權抓你送你……就是我抓的,願上哪告上哪告!」

四川資中楠木寺勞教所惡警想出各種刑罰逼大法學員放棄信仰。隊長張小芳常說:「老子代表警察!代表國家!代表共產黨!誰敢反對老子就是反對警察!反對國家!反對共產黨!」一名攀枝花市法輪功學員謝文英大聲說:「你代表不了。」話剛出口,就遭張小芳拳打腳踢。然後又揪住謝文英的頭髮拖入澡堂,被一群暴徒們群毆。

貴陽黎陽460廠法輪功學員劉述康被非法關押在四監區四樓,由犯人鄧樂江看守。鄧樂江不讓劉述康上廁所,或是他高興的時候才帶劉述康去,並常常對他破口大罵。二零零六年過年的時候,鄧樂江把監獄發給他的水果吃完,又搶劉述康的蘋果吃,還大罵劉述康,口口聲聲稱:「我是共產黨叫來對你們法輪功進行監控的,我就代表共產黨。你們必須聽我的,你們必須對我好。」他還逼劉述康給他買煙買東西。

上述幾個例子已經足以說明問題了,代表共產黨對法輪功實施迫害的都是一些品德敗壞的惡徒。無論他們是中共的黨委書記、警察、還是甚麼部門的頭頭,甚至包括被獄警利用的犯人,這些人代表共產黨時所進行的酷刑、勒索、恐嚇,都是在中共邪惡政策的指導下所進行的。這些人的邪惡與中共的本性完全相通。在這一點上,他們確實代表了共產黨。

為甚麼有些惡人在做其它的壞事時很少說自己是代表共產黨,而恰恰是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卻口無遮攔地說自己代表共產黨呢?這就是中共邪惡的政策所致。做其它壞事,例如強制拆遷、截訪、勒索下崗職工、毆打商販,還多少留點餘地,擔心人家控告或採用其它報復手段,可是迫害法輪功,中共給的政策毫無底線:「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只要是迫害法輪功的,導致的後果再嚴重,中共都會幫著收場。有邪黨給撐腰,也就難怪這些人敢直言不諱地代表共產黨了。

從歷史上看,能代表中共的並不在於其職位的高低,例如中共曾經的總書記趙紫陽,在六四學潮時,因拒絕對學生進行鎮壓,就遭到了代表中共邪惡立場者的打壓。當然,中共黨魁在這個位置上很容易做出代表中共毒害中國人的罪行,例如,中共的前任黨魁江澤民,對只為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慘絕人寰的迫害。江澤民曾口出狂言:「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他已經不是代表共產黨了,而是利用中共邪惡的體制,驅使他能夠驅使的所有黨徒,對法輪功展開空前絕後的殺戮與酷刑。

還有一些邪惡之徒並沒有明確自己是在代表共產黨行惡,可是他們的所作所為確確實實是共產黨的做派。例如薄熙來,他的「唱紅」打的就是共產黨的旗號,可是他對法輪功的迫害卻是無所不用其極的,其在大連任市長時,就曾邪惡地對手下下令:「對法輪功給我往死裏狠狠地整。」

其實在今天的中國,人們越來越看清了這樣一個事實:真正代表共產黨的肯定是一個十足的惡人;而能夠無所顧忌地執行中共的邪惡政策行惡的,無論他說沒說出來,他代表的就是共產邪黨。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