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武安市法院判決被駁回說明了甚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中共法官對迫害法輪功的案件向來都是隨心所欲,想怎麼判就怎麼判。今年二月,河北邯鄲武安市法院針對王洪亮夫婦一案,在不通知其家屬和律師的情況下悄悄進行「偷判」(詳見明慧網2012年3月27日文章《武安法院為何偷偷摸摸開庭》)。當事人不服上訴,目前此案被邯鄲中級法院以事實不清為由被駁回武安市法院重新審理。這在邯鄲地區所有的迫害法輪功案件是破天荒的頭一次,值得我們關注和探討其中的原因。

邯鄲武安市法輪功學員王洪亮、王愛英夫婦於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早晨被當地城關派出所、610、國保大隊惡警綁架、抄家。隨後武安市檢察院對二人予以起訴,由武安市法院刑一庭立案審理。這個案件一拖就是好久。二零一二年二月,武安市法院刑一庭主審法官陳建國在沒有通知律師和家屬的情況下秘密開庭,直接宣判。三月二日,王洪亮的家屬打電話到刑一庭時才得知:王紅亮被判刑三年,王愛英被判刑四年。主審法官陳建國直接在電話中說:「你們不要找我了,要找去找派出所,你們也可以到邯鄲去找。」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武安市法院不走正常法律程序非法枉判,王洪亮夫婦當然不服,便上訴邯鄲中級法院。今年9月中級法院認定此案事實不清,退回武安法院轉刑二庭重新審理,現王洪亮夫婦聘請的律師已介入該案。目前當事人王愛英被轉押在邯鄲一看,王洪亮被轉押在武安市看守所。

人們不禁感到奇怪,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三年來,邯鄲公檢法系統「利用×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法規實施罪」(編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是中共邪教在破壞法律實施)這一罪名給本地不少法輪功學員定罪、判刑。從來沒有退回重新審理的,此次王洪亮夫婦案件出現轉機是甚麼原因造成的呢?

其實,稍微有點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直到現在,中國並沒有一條法律認定法輪功為×教。就是在法庭上,那些被中共操控的「法官」也從來沒有誰能指出法輪功學員破壞了哪一條法律法規的實施。近些年來,隨著法輪功真相和《九評》的廣泛傳播,大陸越來越多的公檢法司系統工作人員都已知道修煉法輪功並不違法、不是犯罪。從法律上講迫害法輪功恰恰是非法和反人類的。所以,明白真相的他們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做出了最好的選擇。凡是涉及法輪功的案件從一開始的普遍重判向輕判發展,在本案審判之前全國各地就出現過諸多法輪功案件發回重審的例子。有的被判緩刑或免於追究刑事責任,也有的做出其它處理……這次王洪亮夫婦的案子在審批的過程中,被上面認為證據不足退回重審。這對武安法院陳建國那些自以為是的所謂「法官」來說無疑是當頭一棒,因為他們被中共謊言所矇騙,不了解或不願相信法輪功的事實真相。

一 修煉法輪功在中國完全合法

為王洪亮夫婦做無罪辯護的律師指出:中國沒有任何一條現行法律指出法輪功是×教組織,法輪功在中國完全是合法的,迫害法輪功才是違背憲法的行為。這一共識在當今中國的司法界被越來越多的正義人士所認可:迫害法輪功是非法的!法輪功教人向善,屬於信仰範疇,是受憲法保護的。中共誣陷法輪功的「×教」說法源於江澤民於1999年10月26日會見法國《費加羅報》記者時講過一句話。10月27日《人民日報》評論員發表文章重複著江澤民的信口雌黃。這些不能成為法律依據。法輪功屬於信仰範疇,而國際法律和中國憲法都規定了信仰自由,任何法律不能違背憲法,法律只能針對人的行為,不能給思想定罪。法輪功教導「真、善、忍」,更是最正的修煉心法。法輪功學員即使面對中共這麼邪惡、持久的迫害,一直堅持和平理性,無任何暴力反擊和對他人的傷害。而法輪功學員無論是講真相、發資料,這些行為都沒有違犯中國的任何一條法律。

武安市法院起訴王洪亮、王愛英夫婦的罪名主要是「利用×教破壞法律實施罪」。可究竟破壞了哪一條法律實施?武安市沒有一個法官能說明白。如今法輪功弘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除中國大陸外,沒有任何國家宣布法輪功為×教和禁止傳播。相反,因為法輪功給民眾帶來身心的巨大受益,在世界各國收到一千多份政府褒獎。到底誰的標準有問題呢?迫害法輪功的一切命令都來自類似蓋世太保機構的中共「610辦公室」,這個秘密機構凌駕於憲法與法律之上,是不屬於公、檢、法任何部門的非法組織,換句話說,修煉及講真相合理合法,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才是真正的違法犯罪者。

作為法官應該當然知道,構成犯罪必須具備四個要素,其中犯罪客體對定罪來說尤為重要。比如說你指控一個人犯了殺人罪,那必定有被殺者,假如不存在被殺者,何談殺人犯罪呢?偷盜、搶劫、擾亂社會秩序等違法犯罪行為也是這個道理吧?同樣的道理,既然找不到王洪亮夫婦破壞了哪一條法律法規的實施,擾亂了誰的秩序,又怎麼能定他們的罪呢?其實,當事人王洪亮、王愛英夫婦只是兩個普普通通的法輪功修煉者,一心想的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是正直守法的公民。他們製造法輪功真相資料,主觀上是好意,根本沒有惡意。僅僅就是傳播法輪功真相,向別人介紹法輪功,揭露這場邪惡的迫害是為了制止迫害,其用意和出發點是好的。從客觀後果來看,當事人王洪亮夫婦的行為也沒有導致任何他人的生命、自由和財產的損失或傷害,也沒有擾亂、損壞公共利益,在邯鄲地區,甚至在武安市這個偏僻之地都沒有引起甚麼任何反響,哪有甚麼社會危害性之說?

二 法輪功是社會穩定的基石

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僅在中國就有一億多民眾修煉,他們不僅改善了身體狀況,而且,還為國家節省了大量醫療費。法輪大法是真正的性命雙修的功法,修煉直指人心,要求修煉人必須按照宇宙的「真、善、忍」的特性嚴格要求自己。看淡名利,在名利面前不與人爭,不與人鬥;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在矛盾面前找自己哪裏做得不好,下次做好。在社會上,在家庭裏,法輪功修煉者都要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一個先他後我道德高尚的人。邯鄲有很多幾乎被絕症壓垮的修煉者重獲新生的人。九八年七月十九日,《中國經濟時報》以《我站起來了!》為題報導了邯鄲家庭婦女謝秀芬在癱瘓十六年以後因煉法輪功恢復了行走能力。讓多少人驚嘆法輪大法的神奇。在道德提高方面,很多矛盾重重的家庭變得祥和幸福,很多先進和不留姓名的好人好事都是法輪功修煉者所為,在一個金錢成為信仰,道德無人關注的信仰真空時代裏,法輪大法的傳出真正的喚起了人們心中的佛性,在短短的七年時間裏,法輪功學員煉功的身影遍及全國各地。

「人不重德,天下大亂不治」,道德淪喪是當今中國社會動盪的根源,而這樣的一個巨大的信仰團體以真、善、忍為準則,他們的善言善行也有力的推動周圍環境良性發展,從而帶來人心普遍向善,這對於任何一個社會都是有百益而無一害的。十三年來,法輪大法已傳遍了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世界各國人民的熱愛與各國政府的支持,法輪功及法輪功創始人在國際上榮獲感謝信函與褒獎三千多項。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盛況空前,佛光普照,洪恩浩蕩譽滿全球,開創了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輝煌

在大陸,即使在遭受迫害的十三多年中,法輪功學員在自身遭受巨大苦難的同時,始終秉持理性、慈悲、堅韌的信念,和平反迫害,不懈的向民眾講述事實真相,喚醒良知善念,踐行著「真、善、忍」。他們的慈悲正念感動著世人,多少人不再隨波逐流,因為見證了法輪大法的修煉奇蹟而相信善惡有報的古訓,從此決心做一個堅守正義、重視道德的好人。這些修煉者和明白了真相的民眾在家庭、社會中正的表現就是社會穩定的基石,他們必將進入美好的未來,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功不可沒。

三 迫害法輪功是導致社會不穩定的因素

為了迫害法輪功,江澤民給了各級政法委及其下屬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凌駕於憲法和其它法律之上的「超級」權力,整部國家機器都在為迫害法輪功而運轉:公安、國安、武警、勞教、司法、檢查、宣傳、外交、教育、文化等部門都參與到迫害中來。

前政法委書記羅幹親自策劃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等謊言欺騙著數以億計的不明真相的老百姓,讓他們仇視法輪功和真善忍修煉者,把自己置身於與佛法為敵的危險境地。中共的謊言和仇恨宣傳伴隨著綁架、冤獄、酷刑、虐殺、直至毫無人性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牟利……而所有的這些罪惡,至今很多中國人還是被蒙在鼓裏。

現在,中共政法委殘酷迫害修煉人的手段,已經被廣泛應用到普通中國民眾當中,沒有法律約束的權力不斷膨脹。在強拆、「打黑」、截訪、封網、迫害正義律師、記者、維權人士以及各種形式的「被精神病」、「被自殺」、「被墮胎」的事件中,人們都能看到政法委的罪惡身影。為了維持對法輪功的迫害,江氏流氓集團與中共大量投入國家資源,國內安全開支連續三年超過軍費開支,維穩投入的越多,新的不穩定的因素產生的越多,中國社會就越不穩定。利用壞人迫害好人,其實是在懲善揚惡,不但踐踏法律的尊嚴,更使整個社會道德面臨崩潰,致使社會群體事件層出不窮、社會矛盾一觸即發。這次釣魚島事件就是很好的說明,中共只為一黨之私,治國無能,腐敗的已經無可救藥,它坐在了火山口上隨時都有滅亡的可能。

四 法輪功是佛家大法 迫害者必遭惡報

天網恢恢,神目如電,迫害佛法豈能無報?法輪功學員講真相中的「傳《九評》促三退」就是給每一個中國人在「真善忍」與「假惡暴」面前進行選擇的機會,是選擇正義還是邪惡,從而辨別誰是好人還是壞人。這些年裏已經有太多的人因為迫害法輪功而受到天譴,在邯鄲惡報的實例也是不斷出現,再讓我們一起簡單的回顧幾起:

邯鄲市曲周縣公安局三中隊隊長吉少春,多年來積極追隨邪黨迫害法輪功。當地學員多次給他講法輪功真相,請他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吉少春卻說:「我迫害了你們法輪功,迫害了你們法輪功弟子,迫害了你們的老師,為甚麼還不報應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吉少春開著警車在肥鄉縣路段,撞到前方的拖拉機上,當場車毀人亡。

邯山區政工科長黨殿軍,迫害法輪功學員心狠手辣,很快得癌症暴死。他曾口口聲聲叫喊:「我是共產黨員、無神論者!我就是不怕遭報!」然而當天理真的應驗於他時,他顯的是那樣的淒慘與可憐,後悔不該當初,可是已經晚了!

邯鄲縣公安局一科張新國,主抓迫害法輪功,在一次綁架法輪功學員時,張新國將法輪功學員家裏的車子開到他自己家裏使用。在清明節那天,他開著這輛車回老家給父母上墳,中途回來時開車撞到電線桿上當場死亡。這能說不是惡報嗎?

那麼在全國,這樣的惡報實例更是數不勝數。九九年之後,中共利用電視及各大媒體不斷的製造謊言誣蔑法輪功,以達到煽動民眾仇視法輪功的作用,中央電視台更是首當其衝。其後中央電視台莫名的發生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火災,損失慘重,後來不得不移址重建,至今中共也不敢披露在這次大火中的死亡人數。二零零九年,中央電視台王牌播音員羅京因在迫害法輪功中積極配合中共散布謠言,也遭到惡報死於喉癌,死前口腔潰爛沒有一塊好肉,水都喝不了。這就是上天給傳播謊言者的懲罰。如中共高官前國務院副總理黃菊、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長任長霞都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殉葬品。

結語

事實上,迫害法輪功等於是犯下了「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與納粹戰犯同罪,任何所謂「執行上級命令」的託詞不能作為豁免的理由,所有參與者必須承擔個人責任。江澤民、羅幹、周永康、賈慶林、吳官正、劉京等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和幫兇已經在全世界三十五個國家被法輪功學員以此罪告上法庭,這一情況現在很多中國人都已經知道,所以中共目前這個迫害運動是很難在維持下去了。中共歷次搞強權迫害運動維持不下去的時候,都會來一個「糾偏」、「平反」,然後推出一批替罪羊以平民憤,歷史的教訓對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的人真的應該清醒了。

換句話說,中共迫害法輪功這樣一個涉及上億人的大冤案,能是個小事嗎?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一直都是暗箱操作,口頭傳達,誰都不想為自己參與迫害留下痕跡,這不就是到時候好推卸責任嗎?王洪亮夫婦的案子現在為甚麼被退了回來,不就是上面的法官覺醒了嗎,不願意自己擔責任怕將來被追究,所以才將此案退回武安市法院重新審理。那意思已經是再清楚不過了。

其實,解體共產邪黨是天意。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了2.7億歲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六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其中那個「亡」字特別的大。中國的各路地質專家經實地考察並進行研究後得出結論:這「藏字石」是天然形成。海內外一百多家報紙、電視、網站轉發了這消息。「藏字石」的圖片還被赫然印在貴州「藏字石」風景區的門票上面。隨後,海外最大的中文網《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奇書,在全球範圍內引發退黨大潮,截至目前,已經有一億兩千多萬中國人發表聲明退出黨、團、隊了(也叫三退)。從現在國際到國內的趨勢看,這是不是老天在滅中共?答案是不容置疑:天真的要滅中共!朋友,你三退了嗎?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