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該辦的事一個也沒耽誤

——多學法,學好法,一切為救度眾生開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二零零五年底技術同修教會我上網。六十歲的人,以前對電腦一竅不通。幾年來,在助師正法修煉的路上,明慧網給了我太多的幫助和支持,瀏覽明慧網視同吃飯一樣,是我每天必需的一課。國內的常人網站我一次也沒有上過。

零六年六月下旬的一天,有同修問:這幾天上網了嗎?我說:上了。他說:這幾天封網,我已經好幾天上不了明慧網了。當時我從沒有聽說過「封網」這個詞,我反問:「甚麼是封網?」可就從那一天開始,我也上不了明慧了。……就這麼正信的一念,在後來的這幾年中,邪黨的所謂封網在我這裏就不起作用了。我與明慧的聯繫一天也沒有中斷過,該辦的事一個也沒耽誤。現在我們這裏平均每四個同修就有一個資料點。有人拿著我們的小冊子說:「法輪功厲害,還有印刷廠。」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年一度的大陸網上書面交流大會,是慈悲的師父給我們大陸大法弟子開創的一個證實法的機會,也是師父對大陸弟子的一次檢驗,更是大陸大法弟子的一次偏得。「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所以,寫出自己修煉體會和心得,就是證實大法的偉大,證實師父的偉大。現將我的一點修煉情況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堅持不懈的鼓勵和幫助大家都上明慧網

二零零五年底技術同修幫助購買電腦、打印機,並且教會我上網。幾年來,在助師正法修煉的路上,明慧網給了我太多的幫助和支持。可以說,我一天也離不開明慧網了。六十歲的人,以前對電腦一竅不通,甚麼也不會。但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堅信:在慈悲師父的呵護下,大法弟子無所不能,甚麼奇蹟也能夠創造出來。幾年來我的感受就是:對明慧網,總覺的有一種特殊的感情,把他當作了自己在世間的「家」。瀏覽明慧網視同吃飯一樣,是我每天必需的一課,哪天沒有看明慧網,總覺的缺了點甚麼。所以,如果晚上有事出去,不管回家多晚,也要去明慧看看,為自己的修煉把握好方向。因為在迫害初期,師父就告訴我們「重大問題一定看明慧網的態度」(《明慧編輯部通知:近日內將有7月22日以來第二篇真正的新經文發表》)。這麼多年來,國內的常人網站我一次也沒有上過。對電腦,我要求很嚴,他是我的「專利」,就連我的孫子也說:「誰也別想用爺爺的電腦。」(當時我家就這一台電腦,後來孩子們逐漸有了自己的電腦.)和別人談起上常人網站來,我說:「我不會。」同修說:「他的電腦是最純的。」

二零零六年六月下旬的一天,有一同修問:這幾天上網了嗎?我說:上了。他說:這幾天封網,我已經好幾天上不了明慧網了。當時我從沒有聽說過「封網」這個詞,我反問:「甚麼是封網?」可就從那一天開始,我也上不了明慧了。通過這件事,我認為:如果自己的思想中沒有這個概念,那麼,自己的空間場是純淨的,所以,「封網」這個敗物在我的場中就沒有存在的地方,因此它對我就無效。別人說了,自己也沒有否定,那麼實際就是自己的場不純了,就有了這個敗物存在的地方了,所以它就起了作用了。後來我想,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我在救度眾生,我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任何生命也阻擋不住我和明慧網的聯繫,誰也不能、也不敢不讓我回「家」看看。就這麼正信的一念,在後來的這幾年中,邪黨的所謂封網在我這裏就不起作用了。我與明慧的聯繫一天也沒有中斷過,該辦的事一個也沒耽誤。

購買電腦之前,我對「遍地開花」一直認識不上來。主要的阻力是「常人的觀念」──電腦的「神秘感」作怪,制約了我「開花」的進程。通過半年的上網實踐,徹底改變了舊觀念,很快就提高上來了:我們這裏也要「開花」。我家的花開了,我所在的地區,就從大資料點管轄的地區中分離出來了。當時購買了四台HP3050一體機,其中一台支援其它地區,因為那裏是山區,比較貧困。我從明慧下載後,提供給他們一份做底稿,由他們自己去複印。這樣,我們這裏的真相資料品種明顯增多,就是根據自己的需要,想用多少立馬就做多少;民眾說哪個資料好,我們馬上就多複印那種,一切為救度眾生開路。

在這段過程中,我和這幾個做複印的同修經常交流對上明慧網的認識,鼓勵他們購買電腦,走真正意義上的「開花」──自己上網、下載、打印。不到四個月的時間,這幾個同修就開「花」了。又過了二個月,我又幫助另外的片區也購買了電腦,使他們也真正開了「花」。同時我們還給其它貧困山區的資料點提供電腦、打印機、刻錄機、以及其他法器,鼓勵和幫助同修們「開花」。以前我認為自己悟性很差,很多事不會悟。可自從有了電腦,常常在明慧空間裏遨遊,能及時的看到全世界的正法修煉情況,看到全球同修們的心得交流,就像天天參加法會一樣,感覺提高很快。因此,我多年來一直不懈的鼓勵和幫助同修們「開花」。現在我們這裏平均每四個同修就有一個資料點,全是自己下載和打印;約三分之二的資料點同時配備了激光機和噴墨機。因此,我們這裏的資料質量很高,所有發放的真相資料全部是彩印。有人拿著我們的小冊子說:「法輪功厲害,還有印刷廠。」

激光機主要是打印書籍。由於起點高,我們做的書也是最多的、最好的,我所在的地區既有城區,又有農村,約三萬戶,人口十幾萬。我們這裏發出的《九評》早已超過每戶一本(不包括《九評》光盤);明慧叢書《同化法光》、《絕處逢生》除按平均二十戶一本發放外,其他面對面發放。所有的書全部是膠裝機膠裝,因此,書本質量好,得到眾生的珍愛。看著這麼好的書,世人還認為是正規印刷廠出品的,根本想不到是一幫老頭老太太們的傑作,所以眾生比較珍惜,救人的效果也就好。我們做的書,除滿足我們自己使用,還大量的支援了其它地區。

由於上明慧網的同修多,看交流文章多,大家的心性就提高的快,這樣就形成了良性循環。自零三年恢復天天集體學法以來,絕大多數同修堅持集體學法,這樣就保證了學法的時間和質量,再加上後來上網的多,大家在一起時,很自然的就談到了明慧的某某文章如何如何,非常自然的、不知不覺的大家就提高上來了。

我們這裏有百分之八十以上是老年女同修。她們既要保證每天6~7個小時的學法、煉功和發正念,還要承擔家務和工作,還要做資料,因此大家無論在經濟上、人力上、物力上的付出是相當大的。特別是我們這一片大法弟子的數量約佔全區十分之一,而所負責覆蓋的人口數量卻大約佔全區的四分之一。師父說:「誰失誰得」(《轉法輪》)。大家付出的多,回報也是很大的。我和同修們真正嘗到了上明慧網的甜頭,更是鼓勵沒有開花的同修趕快跟上來。我悟到:「遍地開花」是師父安排的路,也是師父盼望大陸弟子儘快做到的,也是明慧交流中不變的主題之一。

最近,我去另一地區參加交流會,晚上往回走,僅不足十五分鐘的車程,我和一當地六十五歲的農村老太太同修交流上明慧網的事,她說:「也想上,可正法進程這麼快,還有必要嗎?」我說:「當然有必要,……。」老同修很樂意的答應了。現在我已經幫助這位老同修安裝完畢,神奇的是,一個僅小學文化的農村老太太,僅一小時,拿鼠標就比較熟練了,充份證明大法弟子的超常。

多年來的修煉實踐,我的認識是:在保證充足的學法基礎上,輔以上明慧瀏覽,是一條穩健、快速提高的路。特別是像我這樣悟性差的,修煉中碰到的具體問題悟不出來的,好多就在明慧網的幫助下解決了。因此倡議同修們都來上明慧網;特別是做協調的同修,更要堅持不懈的幫助、鼓勵大家上明慧網,使大家快速提高,整體昇華,跟上正法進程。

二、「重大問題一定看明慧網的態度」

明慧網是一個媒體,但他絕不是一個簡單的媒體,他所起的作用也絕不單單是傳達某個信息,他是溝通師父與弟子的橋樑;是連結全世界大法弟子的紐帶;是全球大法弟子共同的家園和神聖的殿堂,我們可以在這裏參加神聖的法會,交流自己的心得體會;他向全人類傳播師父的洪恩;他是揭露邪惡、震懾邪惡、窒息邪惡,救度眾生的利器。還有,師父為甚麼在迫害初期就告訴我們重大問題一定看明慧網的態度呢?我認為就是在重大問題上、在師父沒有明確說明的情況下,明慧起著在無形中協調、承上啟下的至關重要的作用。這一點,只要是能夠天天瀏覽明慧網的都會有這個感受的。正法進程中走到哪一步,在明慧的文章中都會體現出來;哪一階段該做甚麼,也同樣在明慧的文章中看到怎樣跟上正法進程。

七月六日,明慧頭條發表《買鞭炮 放鞭炮》的文章,主題很明確。我馬上悟到這是正法進程中大法弟子應該及時配合的大事。江死是正法所需,可是我開始對怎樣放炮認識不清,特別是怎樣引導、帶動民眾放炮認識不清。明慧發表《買鞭炮 放鞭炮》的不乾膠,我們就大量的粘貼,可是並沒有實質的進展。向內找,原因是我們自己沒有做好。我們看到了方向,就像當年勸「三退」一樣,先從自己退,再到勸家人退、勸親朋退、勸熟人退、最後到勸陌生人退。首先自己放鞭炮,讓家裏的常人放,自己走出去放,逐步帶動了民眾放炮。

在這個過程中,同修們也有不同的看法和認識。師父說:「你們不能總是讓我帶著往上走,而你們自己不走,法講明了你們才動,沒有講明你們就不動或反向動,我不能承認這種行為是修煉。」(《精進要旨》〈挖根〉)香港七月六日晚報導江死,可第二天早晨打開明慧就看到《買鞭炮 放鞭炮》的頭條文章。試想,一個人從得到某條信息,用自己的思維寫出文章,發到媒體,經過編輯審稿、定稿直至發表,至少要有兩天的過程。可這僅幾個小時的時間,而且主題明確,豈是一般?我悟到:對於民眾放炮,看似放鞭炮這麼一件很簡單的事,卻是師父又給了眾生一次擺放自己位置的機會;同時也檢驗弟子信師信法的程度。「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精進要旨》〈挖根〉)對大法弟子來講,等邪黨媒體曝出江鬼的死訊後,再放多少鞭炮也都無濟於事,因為你當時沒過去、心性位置已經掉在那裏了。

三、堅持不懈的揭露當地邪惡

通過瀏覽明慧網,我認識到:揭露邪惡是正法時期不變的主題之一。我對揭露當地邪惡的重要性的認識也是在修煉中逐步提高上來的。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發表後,並沒有認識其特殊意義。直至二零零四年在大法書改字(的、地、進)時,按照師父講法的時間前後順序改字。改完後才對揭露邪惡有些認識,因為當時那真是認真的逐字逐句通讀,找需要改的字。雖然是改字,但感覺非常好,覺得學法很入心。後來回想起來,也許是有原因的。特別是對揭露邪惡有了一些粗淺的認識。

那時我們這裏的同修都還沒有開始個人的揭露,我當時所做的也就是寫了一些如「公開信」之類的綜合性揭露迫害的文章和一些同修被迫害的消息等。而真正開始做揭露邪惡的項目那是我買了電腦,自己上網之後,每天回明慧網這個「家」裏看看。明慧大量的交流文章和各地揭露迫害的文章以及各地的真相資料等,使我對揭露邪惡特別是對揭露當地邪惡的認識,才真正的來了一次質的飛躍。

首先,我寫了一篇對揭露當地邪惡認識的文章在明慧發表;接下來是寫了一篇揭露當地主要迫害者們,對大法的犯罪事實和他們遭惡報的文章投稿明慧。那天晚上,我們這裏電閃雷鳴,狂風夾著暴雨下了很長時間,四月下旬的季節,北方的氣候乍暖還冷,按常規還不應該出現這種氣象,人們感覺奇怪。第二天,人們議論紛紛:昨天晚上電閃雷鳴,狂風暴雨,政府招待所二樓小會議室失火了,救火車都吼叫著來了。下午,我打開明慧網,看到我所投稿件發表了。晚上,我和協調同修在我們所租住的地方碰面,突然房間一下子亮了起來,抬頭一看原來是自租房一年多來,一直沒有亮過的一盞一百瓦的電燈泡亮了。我一下子明白了頭天晚上電閃雷鳴、狂風暴雨和小會議室(邪黨在這裏多次密謀和布置迫害法輪功)失火的原因了,那是另外空間正與邪的較量;而從來就沒有亮過的燈泡突然亮起來,則是師父對我所做的揭露邪惡的鼓勵。此刻,我真正體會到了師父就在我身邊。

當時我還不會排版,我們請一位技術同修把這篇文章製作成一張真相傳單在當地廣泛散發。因為都是當地的真人真事,老百姓看得見,所以,反饋回來的信息非常好。真正的使民眾看到了當地的惡人、惡警迫害法輪功的真相,也使民眾看到了這些人迫害法輪功的可悲的下場,同時也極大的震懾了那些惡人、惡警。

遨遊在明慧網這個廣闊的空間,我的視野在逐漸加大,思路在逐漸開闊,大腦的容量也在擴大。受這張傳單的啟發和平時瀏覽明慧看到外地同修製作的當地真相,我就萌發了製作本地真相的念頭。歷時三十多天,第一期當地的真相小冊子在明慧發表。因為當時我對電腦一竅不通,而且剛買半年,這半年時間內主要是瀏覽明慧,甚麼排版等都不會,連基本概念都沒有,還不會打字,因此耗時三十多天。五十多天後,第一期《明慧週報》本地版在明慧發表。

本地真相是做出來了,但是眾多受過邪惡迫害的同修們幾乎還沒有寫出自己被迫害的經歷,因此稿源不足。我想自己應該帶個頭,所以就把我受邪惡迫害的過程寫出來(當時由於怕心作怪,從寫稿到投稿明慧歷時兩個多月,怕心也是一點點修去的),在明慧發表後,我就立即製作成當地的真相小冊子在明慧發表。接下來就和同修們交流,鼓勵大家修去怕心,揭露當地邪惡。經過一段時間,一直到第二年,同修們揭露迫害的文章才漸漸多起來,使我編輯的本地真相有了比較多的稿源。在這六、七年的編輯當地真相資料過程中,我的修煉提高是很大的。特別是得到了明慧同修的許多幫助,使我受益多多。在此,謹向多年來從未謀面,而對我幫助極大的明慧同修致謝。

由於揭露當地邪惡和當地真相資料做的比較好,一是有力的震懾了當地的惡人、惡警;二是開創了我們這裏比較寬鬆的修煉環境;三是最關鍵的,就是使眾生了解了大法、明白了真相,得到了救度;四是對惡人、惡警的犯罪事實在人間大量曝光,他們的親戚朋友都知道了他們的醜事,也從另一方面阻止了他們繼續對大法犯罪,相對來說也是對這些人的救度。有一惡人的連襟對我們的同修說:他也上了你們的「惡人榜」了。

四、學好法是做好一切的基礎和保證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之後,突然一下子失去了集體學法的環境,而自己又不能很好的約束自己,因此學法流於形式,多少天也學不了一講《轉法輪》。雖沒有放棄修煉,但學法煉功很少,充其量也只能算個「中士」。雖然也做一些發資料的事,但思想裏有「反正我也是在大法中」的觀念。由於人心太多,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被邪惡抄家、綁架、非法關押數月,巨額勒索,走了彎路。

在那個黑窩裏,我才真正體會到學不到法、煉不了功的苦。回來後,我向內找、向內修,自己的漏究竟在哪裏。通過學法,我的思路逐漸清晰了,雖然執著心很多,但歸根結底,最大的漏就是沒有學好法,沒有把學法當作每天的必修課,從而迷失方向,使行動不在法上,把自己混同於常人了。要儘快趕上來必須多學法。癥結找出來了,我就加大學法力度,每天保證學一講《轉法輪》,再學其他經文。回來後,單位沒有安排我工作,我就在自己的辦公室裏關上門抄寫《轉法輪》、背《轉法輪》,同時,儘量的多發正念(每天至少十次),純淨自己的空間場。這樣經過半年多的調整,我覺的基本上趕了上來,又逐漸溶入了正法洪流中,並在家裏開始做資料、寫文章等證實法的項目。

後來單位領導和我說:你就在家裏吧,不用來上班了,工資照發,別人發甚麼,也給你發甚麼。這樣我的機動性更大了,可以全身心的做更多的救度眾生的事了。後來我悟到:其實這是師父利用了舊勢力的迫害巧妙的對我做出的一種安排,更是自己的一個偏得。我不用去單位上班,可以專心的做證實法的事,還沒有後顧之憂,更建立了自己威德。真是太謝謝師父了。老伴兒(同修)常說我是「專修弟子」。我被邪黨迫害十年,單位不叫我上班,可我的工資、各種福利都沒少,每年還發給我年終獎金。當第一年我拿到年終獎時,我就和老伴兒說:「這獎金可不是我掙的,這是師父的。哪有被迫害還給你發福利和獎金的呢?這錢咱可不敢花,要讓這錢去救度眾生。」我悟到:其實這也是師父對我們的鞭策和鼓勵。

幾年來的正法修煉,我深深的體悟到了「多學法、學好法」的重要。因為師尊在每次講法時,都諄諄教導我們要學法、學法、多學法。後來,看到明慧網上背《轉法輪》的交流文章很多,我想到我也應該背法了。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七年十月我連續背了兩遍《轉法輪》。在背這兩遍《轉法輪》的過程中,因為是全神貫注的背法,法的內涵大量的給我顯現,真正感到在學法上又躍升了一個台階,更為我在法上的提高注入了更大的能量。每次師父的新經文發表了,我都會連續學幾遍。零七年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的光盤來了,我非常激動。因為我從未見過師父,只是看過講法錄像,又是多少年未見到師父了。因此我非常珍惜,連續看了好幾遍。另外我想:那麼多各地講法,為甚麼師父單單把《對澳洲學員講法》的錄像傳給我們?師父的良苦用心是弟子無法知道的,做弟子的只有多看、多學的份。至今已四年,我基本是每個季度都至少要看一遍《對澳洲學員講法》的光盤,還每每能夠從中領會到新的內涵,總有一種看不夠的感覺。

靜心學法是師父對我們的要求,我感到真正達到能靜心學法時,法的內涵才會顯現,以前學《轉法輪》怎麼也看不到正法的內涵,而真正按照師父所要求的學法入心時,其正法的內涵才會展現,我還感覺這個內涵只能心領,不可言表。可能是師父只給顯現我自己所在層次正法的內涵吧。

五、結語

我悟到:不管自己做了多少證實法的事,都是師父在做。我只不過是在師父早已鋪墊好了的路上動了動嘴、動了動手、跑了跑腿,而師父卻把不滅的威德賜予了我,弟子對師父的浩蕩佛恩是永遠無法報答的。每每想到這裏,淚水就會奪眶而出。我只有聽師父的話,精進再精進。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