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手牽手 一起跟師父回家

——一個老年學法組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我們這個老年學法小組,我年齡最小,還有一位同修近七十歲,其他的幾位同修都在七十歲以上。這幾位同修除了我之外,有一位是小學畢業,還有兩位念到小學二、三年級,其他的三位一天學也沒上,學法確實有一定的困難。

有的說:誰像你們小組讀那麼慢;也有的說:你跟那些老太太在一起能提高嗎?我有時也真想一走了之,但我看到老同修對法那種渴求的表情,以及對我信任的目光,我想到這是自己的責任。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全球大法弟子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二歲,是一名退休教師。自從看到《明慧週刊》的那天起,我幾乎是一篇不落的看。但我只是索取,沒有付出。當看到第八屆法會徵稿通知時,自己又和以前一樣想寫,但還是日復一日的沒有動筆。直到有一天,一個同修姐姐給我打電話,說有事找我,我去了之後,她說明天咱們本地開法會,要交流交流,你得發言。我想推掉,可同修說這是任務。我想:這是師父往上拽我呢,利用同修的嘴鼓勵我,我還有甚麼理由推辭呢?我不但在本地和同修交流,還要在這次網上法會向慈悲的師父交上一份答卷,不管是否發表,重在參與。

一、成立學法小組

二零零三年春天,我參加了本地召開的一次法會。有一個老同修談到了由於沒有文化,學法困難的問題。當時我就說:我可以幫你。法會結束後,我想到她家去認認門,就跟她一起走。可當我碰到一個熟人講真相時,她沒等我,徑直走遠了,我沒跟上她。我當時覺的她有怕心,也可能時機還不夠成熟吧。

直到二零零五年十月的一天,一個同修給我打電話,叫我去她家。她告訴我,她在一個老同修家一起學法,但由於倆人都沒多少文化,「七二零」之前又沒參加集體學法,《轉法輪》根本看不下來,她們很著急。就這樣,我加入了這個小組,一個三人學法小組成立了,後來又陸續來了幾位老同修,到現在共七人。

我們這個老年學法小組,我年齡最小,還有一位同修近七十歲,其他的幾位同修都在七十歲以上。這幾位同修除了我之外,有一位是小學畢業,還有兩位念到小學二、三年級,其他的三位一天學也沒上,學法確實有一定的困難。雖然這些同修都是七二零之前得法,但沒參加過集體學法。迫害開始後,有的連書都不摸了。所以不光讀的慢,而且丟字、添字、讀錯、不會斷句等,讀出的意思都不對。我就一點點的糾正,耐心的告訴。每學一講法,都要三個小時以上。有的時候,我真是很著急。別的小組半天能學兩講法,我們只能學一講,還累的夠嗆。特別是有幾位同修到我們組看到這種情況後,都以各種藉口走了。有的說:誰像你們小組讀那麼慢;也有的說:你跟那些老太太在一起能提高嗎?我有時也真想一走了之,但我看到老同修對法那種渴求的表情,以及對我信任的目光,我想到這是自己的責任。

師尊說過:「我這個當師父的是不能落下一個弟子的。」(《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就問自己:你不是想助師正法麼,為甚麼不願付出,那麼自私。這幾位老同修學法有困難,你知道了,你就應該承擔,這不也是助師正法的一部份嗎?我們應該一起同化大法,共同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

從二零零五年一直堅持到今天,現在大家都能通讀《轉法輪》,會背《論語》及《洪吟》中的部份詩句,此外還系統的學習了國外講法,學法的速度也大大的提高了。

因為老同修讀《明慧週刊》困難,我們就每週一讀週刊,由我給大家讀。聽到全球各地同修修心去執、闖關過難、在助師正法中的神跡,我們不僅感到震撼,同時也覺的和全球的同修更貼近了,我們這個小組同修也不能落下。

我們發揮老年同修的優勢,面對面講真相。有一個同修到農村老家,第一次帶回八十多人的三退名單,第二次又帶回四十多人的三退名單。她們抓住生活中的一切機會,向世人講真相。就連每月開低保工資的時候,在銀行攝像頭前也要救下身前身後的幾個人。

近年來我們堅持到本地的監獄每週一次近距離發正念,特別是這兩年營救被邪惡非法迫害的同修時,都能放下自我,不論颳風下雨,配合被迫害同修的家屬,到各部門去要人,直到把同修營救出來。

二、在矛盾中提高心性

小組同修們在一起,由於有不同的人心,互相就會有摩擦、碰撞。我們在矛盾中不斷放下自我,向內找,形成一個堅實的小整體。下面就把我在小組中和同修過心性關的幾個小故事說出來。

她怎麼就不看我

那是二零零八年,一個外組同修到我們小組參加了幾天學法,她說你們小組的場真好。正巧有一天,我們小組有兩位同修到農村講真相回來,大家想聽她們的交流,其中一個同修發言,全組同修都靜靜的聽著,我也很有興致的聽著,心想:過後我把它整理出來,發給明慧網。可是聽著聽著,我的心情變了。講述的那個同修只看著外組的同修,其他人誰也不看,只有她們倆人互動交流,別人誰說話她也不理。我當時心裏真不是滋味,身子不由的向後挪了挪,心想:哪有這樣交流的,把我們都當成甚麼了?看看其他幾個同修,還都是那麼專心的聽著,我心裏就翻騰開了:別人咋沒感覺,就你有感覺,還是你有心。雖然這麼想,可心裏還是不舒服。回家後,我對著鏡子,我說:你是誰呀,那麼自我,幹嘛非得對你說,不對你說就不高興,今天就是要去你這顆心。第二天,我把這次心理過程對小組同修說了,將這種人心曝光。

寄信風波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我地區開展利用寄真相信方式講真相。當我把信封給小組同修發下去後,大家都說不會寫。我就告訴在郵政編碼處先寫上郵編,當一個同修寫完後就說:「這有甚麼難的,我會寫。」其他人一聽都說:「我不會寫,你給我寫吧。」她也不推,一一給寫上。我說:「你們要自己寫。」可誰也不聽我的,都讓那個同修代寫。我這個氣呀,心想:我不是想讓你們這些沒文化的老太太自己建立威德麼,你們卻不配合。看那位同修那麼神氣,要寫我早就寫了,用你顯甚麼?這時我心裏已經不平衡了。當說到寄信時,我告訴同修本地區有幾個郵信筒,囑咐大家別一塊去那郵信。我這一說可不要緊,一個同修說:明天咱們一塊去郵,我不怕。聽了這話,我的眼淚「唰」一下就流下來了,心想:我怕麼?你們知道我一個月郵多少信?心裏那個委曲呀,就這麼邊哭邊數落她們:你們這些老太太,啥也不懂,想讓你們建立威德,你們卻不幹,剛明白點啥就去顯示。(我平時都稱呼她們「姐姐」,和別人提起她們時是「老同修」,從不管她們叫「老太太」。)這時老同修們也都回過神來了,開始勸我。我也冷靜下來:平時同修們都很純淨,我說甚麼也都配合;今天怎麼都跟我起哄?這不正是去我那顆非常自我、高高在上的人心嗎?

是老同修在幫我

我小組有一位老同修比較要尖,啥事都要露點尖。一次,我們學完法後交流時,就把她的幾件事說一說,想幫幫她。當說第一件事時,她就不太高興,說:這是要尖,還有嗎?我又說了第二件,她聽後就蹦起來了,說:不學了,我走。其他同修趕緊勸她,她說:我還不走了呢,就你好,你又哭又嚎的(指郵信那件事)。我當時臉騰的紅了起來,覺的血往上沖,我強抑制住自己,沒有和她吵起來。回家後我想:我善意幫她,她為甚麼不接受,反而羞辱我,究竟差在哪呢?我找到了很多人心,這次經歷不是我幫老同修,是老同修在幫我呀。

我這不是偏得麼

這幾關雖然都磕磕絆絆的過去了,自己也能夠向內找了,但根子上的東西還很頑固。這時,來自組外同修對我們小組的一些微詞傳到了我的耳朵裏。如:都啥時候了,人家都學法,她們還學《明慧週刊》。她們組一交流就打仗等等。我聽後真難受,心裏跟師尊說:師父,我哪錯了?她們這樣對待我。我帶這些老同修容易嗎?(除了我本組的六個老同修外,還有三個沒來參加集體學法的老同修。一個八十七歲,其餘兩個七十七歲,我每週給她們送《明慧週刊》,還要和她們做交流,希望每個同修都能跟上正法進程。)別人誰幫我了?還要說三道四?明慧網這個平台是師父肯定的,我怎麼只顧自己看,不把信息傳達給老同修們哪?我做這些,不是為了自己出名,是讓老同修跟上正法進程呀。想著想著,我忽然想到:你不是為了出名,你不是也希望別人肯定你嗎?當聽到別的同修誇我們小組時,自己雖然嘴上謙虛,心裏不是很受用嗎?當聽到指責的時候就難受,這是多強烈的不讓人說、自我的心,還隱藏著求名心、妒嫉心、爭鬥心、怨恨心等人心。我想:它們不是我,解體它,我要做一個真修弟子,同時悟到師尊看我有這些人心,反復利用這些事情去我的心,我這不是偏得麼。

三、整體配合,正念清除干擾

學法小組中A同修家裏的修煉環境有些複雜,她有時碰到一些干擾,她也沒能正念清除,修煉狀態不太好。發正念時眼睛總是忽閃忽閃的,手也倒掌,我就一遍遍的提醒她,主意識要強。後來我們到她家學法,想幫她清清場。那天她總是低頭不看我,很不耐煩的樣子,我說咱們發一會兒正念吧。因為觸動了另外空間的東西,它們覺的不能在這呆了。所以我們發正念時,A同修的手一邊動,嘴裏還一邊說著:「不去不去。」我問她:「姐姐怎麼了?」她說:「它們叫我走。」我問:「誰?」她說:「這不一幫呢!它們叫我跟它們走。」當時我感到頭皮一炸,後背都冰涼,但我想一定要把這些東西清除掉,就對她說:「你不能跟它們走,你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管。」其他的幾個同修也都說:你不能跟它們走,咱們是修煉的人,它們不配,是在犯罪。這時她哭著說:「師父不管我,你管我吧。」我說:「我不能管,我們只能幫你,只有師父能救你。」這時我就說師父關於善解的這段講法,最後說:「如果A姐在歷史上和你們有甚麼怨,請你們到她的周圍去等著,不要干擾她助師正法,否則你們就是在犯罪,我們就清理你們。我們不清理的話,宇宙的法也不會留你們,我們師父也不會答應。」這時A同修說:「她挺好,讓她學吧,我們走了。」說完,她一下子就倒在床上,甚麼也不知道了。這個過程我們幾位同修都始終堅持立掌發正念。過了一會,A同修睜開眼睛,看著我們說:「你們甚麼時候來的。」我們幾個同修甚麼也沒說,互相看了一眼,會心的笑了。我知道在另外空間,肯定是一場正邪大戰,在師父的加持下,在整體的配合下,把A同修搶回來了。

* * * * * * *

我們小組同修共同走過了六個春夏秋冬,有時老同修會對我說一些感激的話,我深知這是師父讓我這樣做的,當初我們有約,發誓下來助師正法,現在我們共同沐浴在浩蕩佛恩中,修心斷慾,不斷提高心性,在助師正法中逐漸走向成熟。同時我也鄭重的告訴所有的人,有偉大的佛法,有慈悲的師尊時刻呵護,有明慧這個平台,我們這個粒子團不會落下。讓我們手牽手,一起跟師父回家。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