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執著少 正念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零五年二月份師父的經文《向世間轉輪》發表後,大法弟子都上網做了三退,我也讓同修上網幫我退了。雖在網上申明退出了邪黨組織,但在實際工作中還要經常被動的參加邪黨的各種洗腦會議、活動,心裏很難受。最後我決定向單位邪黨支部提交退黨申請。首先我與丈夫說了我的決定(他是單位領導班子成員),丈夫堅決不同意。零五年五月,我正式以書面形式向單位邪黨支部交了退黨申請。過了半年,一天丈夫回來說,我退黨的事驚動了主管公司老總。到了老總辦公室,老總拐彎抹角的想了解我的所謂思想動態、是否還在煉法輪功等……。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參加過邪黨的任何活動、會議等,丈夫也沒有因為我退黨的事而受影響。後來我給丈夫講真相看《九評》,他也用真名在大紀元網上做了三退,現在仍然在領導崗位上。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全體同修好!

一年一度的大陸弟子網上法會又開始了,這是第八屆了。之前,由於總認為自己修的不好、三件事也做的很不精進,比起其他同修差的太遠,感覺根本沒啥值得可寫的,從而錯過了整整七屆的網上法會。最近,通過學法和看同修的交流文章,猛然悟到:在這宇宙正法的特殊時期,網上法會是師父留給大陸弟子的特殊修煉形式,既然師父認可的,我非但不積極參與還找藉口迴避,這做到了信師信法嗎?還配是師父的弟子嗎?同時向內找自己,發現歷次不願參加網上法會的根本原因是被太多的執著心包裹著,比如:自私心(只想分享其他同修的心得,寫心得文章耽擱很多時間怕影響自己學法煉功的時間)、懶惰心(寫文章要動腦要構思)、虛榮心(怕寫不好不被刊登出來甚至怕審稿同修看了說寫作水平太差),既然找到了執著就堅決下決心去掉,讓那些阻礙我參加法會的敗物解體。下面,我就將正法修煉中自己體會最深的三件事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分享交流。

沒有想到怕的時候那一念就是正念

九九年七二零後,邪惡的謊言鋪天蓋地,迫害步步升級。開始,單位領導要我寫保證不煉功不上訪,上交身份證,我沒有直接寫明不煉功不上訪,只寫了個大概意思是「一定遵守國家法律法規、遵守單位規章制度、不做對國家和人民有害的事」的保證(其實也不該寫),身份證當然沒交。沒過多久(大概是零一年底),一天丈夫回來告訴我:某某書記說了,上級主管單位在某市專門辦了個轉化班,凡是本單位煉法輪功的都必須去,轉化好就回來。

那時我都是在感性上認識大法,根本沒有在法上理性思考問題,更沒有想到要用甚麼正念,於是我理直氣壯的說:我又沒犯法,憑甚麼去轉化?我不會去的。丈夫說:不去就要開除。我說:休想!我修煉大法身體好了,道德回升了,既沒有觸犯國家法律又沒違反單位規章制度,看誰敢把我開除?當時甚麼都沒想,也沒有絲毫的害怕,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念(雖然當時多少帶有點常人的爭執心態),單位領導誰也沒來找過我,去轉化班的事就像沒發生過似的。後來通過學習師父陸續發表的經文、講法,明白了這一切就是舊勢力用來考驗我的,看我的心怎麼動,因為當時有了這看似不自覺的本能的一念(現在看來就是正念),師父就為弟子化解了這次魔難。其實,這一念就足以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這一念就足以解體邪惡的迫害!

放下執著,家庭環境正過來了

我是一九九六年底得法的,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丈夫很支持我修煉並且也認同大法好。可是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迫害後,他受了邪惡的毒害宣傳,對大法產生了疑惑,雖沒有完全反對我修煉,但根本不准我出去與同修接觸。他當時是我們單位的中層幹部,生怕因我煉功的事對他有影響(之前單位上很多人知道我煉功),當時單位逼的緊,生怕大法弟子外出聚會、上訪而影響單位的所謂精神文明建設。由於我始終沒說要放棄修煉也沒交身份證,所以單位領導就給我丈夫施壓,讓他看管好我,說不然對他的前途就有影響等。

雖然這樣,但我還是背著丈夫與熟悉的兩三個同修接觸、交流。隨後有省城的同修送來少量的真相資料,我們看完後再把資料送到居民小區,這便是我們最初的向世人講真相,雖然當時並不知道講真相更深層次的內涵,只是為了向世人說明法輪功究竟是怎麼回事,但總是盼望每週都能拿到真相資料。後來和我一起的同修買了電腦、打印機等設備,在省城同修的幫助下建立起了資料點,我也經常去該同修家和他們一起學做資料。再後來,在該夫婦同修的幫助下,我也買了打印機等設備自己做資料。

但在前後兩年多的時間裏,我做這一切(不管是去同修家拿資料、散發資料還是自己在家做資料)全是背著丈夫的,只有他不在時我才敢做,偶爾我正在做資料碰到他回家時,我會急的趕快收拾資料、設備,生怕他看見,就像自己在做甚麼壞事似的。有次我剛做完資料,還沒收拾好,丈夫就提前回家了,他一見甚麼電腦、打印機、切紙刀、塑封機、墨水瓶、做好的資料等擺了一床,於是對我破口大罵:你不要命了!越來越猖狂!老子的電腦(筆記本電腦是單位上配給他的,由於他很少在家用,我就用來專門做資料了),你居然敢拿去搞這些……說著就要衝過去搶做好的資料,幸好我快一步才沒讓他損壞資料,接著,我一邊安慰丈夫一邊趕緊收拾資料、設備。

當晚我對此事想了很久:真相資料必須得做,但總是這樣對丈夫躲躲閃閃的也不是辦法,俗話說躲的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況且我又沒做壞事,做資料也是為了讓世人了解大法的真實情況。不如跟他商量、說說好話,讓他同意我做真相資料(當時根本沒想到要用正念,完全是想用人的情來說服他),於是我第二天跟丈夫說:每週我就做一次真相資料,而且量也很少,不會有啥問題的……哪知不說還好,這一說丈夫暴跳如雷:你身在福中不知福,好好的一個家你要毀了才甘心嗎?我剛好走上領導崗位,別人都是夫唱婦隨,你卻要跟我唱反調,你做啥不好偏要去做這個政府反對的事呢?你胳膊擰得過大腿嗎?讓你在家煉就夠意思了,你還得一寸進一尺,我們離婚!……

也許是丈夫這連珠炮似的吼震醒了我,猛然悟到:我是修真、善、忍宇宙大法的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又沒做壞事,今天大法遭迫害、師父蒙冤,我們做資料讓世人了解大法真相,哪錯了?證實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是在大法遭迫害初期,師父就給弟子指明的方向,為啥我還這樣理虧似的求丈夫同意我做資料呢?於是,我馬上態度堅定但語氣平和的對丈夫說:跟你商量是尊重你,但不管你同意與否,資料我做定了!而且每週都要做!我修大法這幾年來我和孩子身體的變化你也是清楚的,況且你自己也從中受益不少,希望你不要落井下石,至於你擔心你那個職位,是你的終歸是你的,如果你為了所謂的前程怕我影響你而要離婚,那你自己看著辦就是了。我話音剛落,不想丈夫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馬上笑著解釋說:我主要擔心你,怕你被抓,我知道大法好,但是現在大環境這樣……於是我馬上順著他的話一邊安慰他不會出問題的,我一邊拿真相資料給他看,讓他認識到迫害的邪惡和世人都有了解真相的權利。就這樣,丈夫就不管我在家做資料的事了。

通過此事,我體悟到:放下了執著,正念自然就出。由於我沒有執著丈夫的職位和離婚的威脅,但因為思想也沒想太多,就是很簡單的一念:不管怎樣我都要做真相資料,這堅定簡單的一念就起到了正念的作用!正念的力量就能讓丈夫身後控制他干擾我做真相資料的暴跳如雷的邪惡解體,讓他明白的一面清醒!

就這樣,從二零零三年到現在,我可以堂堂正正在家做真相資料,丈夫幾乎不干涉我,所謂的敏感日子他還會提醒我小心點(當然我們是不認可甚麼敏感日的),這期間當然也有反覆的時候,每遇到這種情況我首先發正念鏟除他身後操控他干擾我做資料的邪惡因素,同時找自己是否冒出啥執著,有次就發現自己有強烈的做事心,忽略了該做的家務,也疏於關心丈夫,發現問題後及時改正。後來,我幾乎承擔了所有的家務,也儘量抽時間陪丈夫交流、讓他看真相資料、陪他一起看新唐人電視台節目,慢慢的他也明白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和大法弟子為何要向世人講真相,前段時間他還樂意開車送我去跟同修送資料。

正念一出,堂堂正正在單位申請退黨

二零零四年底《九評共產黨》發表,我認真看完每評後,徹底認清了中共邪黨的本質,作為大法弟子真為自己是邪黨黨員感到慚愧。二零零五年二月份師父的經文《向世間轉輪》發表後,大法弟子都上網做了三退,我也讓同修上網幫我退了。由於我所在的單位是國營企業,邪黨的各種大小會議、活動很多,且每月都有一次邪黨的所謂「組織生活」,雖在網上申明退出了邪黨組織,但在實際工作中還要經常被動的參加邪黨的各種洗腦會議、活動,心裏很難受,總覺得還被共產邪靈壓抑著。因為通過之前的學法知道了,人的大腦就像個容器,裝進甚麼就是甚麼,我既然是大法弟子,思想中應該全部裝大法,對於邪黨文化的歪理邪說我們應該唾棄、解體,怎麼還要被動的裝進邪靈的東西呢?我反覆學習師父的經文《向世間轉輪》,最後我決定向單位邪黨支部提交退黨申請,真正擺脫共產邪靈對我的毒害和控制。

首先我與丈夫說了我的決定(因為他是單位領導班子成員,想讓他有個思想準備),丈夫聽了後火冒三丈,堅決不同意,說我這是要弄死他(讓他下台),急的揪著我就搧耳光,邊打邊罵我是神經病、瘋婆娘…… 我忍受著丈夫的打罵,理解他作為常人對於名利的執著和怕心,邊安慰他邊說;不管怎樣我堅決要申請退黨,這是我的事,不會影響你的,如果真的影響了你,那不正好印證了邪黨的邪惡嗎──株連九族!真那樣我建議你都快退出,丈夫氣得無言以對,甩出一句:你要真的退了我們就離婚!所有財產你別想拿一點!當時我心態很平靜,根本沒去在意丈夫說的話。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七日,我正式以書面形式向單位邪黨支部交了退黨申請,當時的邪黨書記很驚訝,問我是不是有啥思想包袱、是不是還在煉法輪功,我說這些與我退黨都沒有任何關係,這只是我個人信仰的問題。邪黨書記說:你要想好,歷來都只有入黨沒有退黨的,除非是犯了錯誤被開除出黨。我說:黨章上不是寫明了入黨自願退黨自由嗎?我為啥就不能退呢?邪黨書記說:我們單位乃至上級主管單位都沒有這樣的先例,你這個事還得研究上報。我說,那是你們的事,反正我今天交了申請,不再是你們中的一員了。之後,每遇邪黨黨小組長通知我開會、交黨費甚麼的,我說我已經退黨了,以後你們不必通知我開會,我也不會交黨費了。就這樣過了半年,在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的一天中午丈夫回來說,我退黨的事驚動了主管公司老總,要我當天午飯後到老總辦公室去,他要親自找我談話(原來,本單位的邪黨書記怕我退黨的事影響他,根本就沒把我交退黨申請的事往上面報,而我半年時間沒參加過邪黨的任何活動、會議,因此本單位大部份邪黨黨員都知道了我申請退黨的事,後來就傳到老總那去了,老總先是找我丈夫談了話,要我丈夫跟我做工作,丈夫說他說不通我,所以老總要直接找我談)。

我當時很猶豫,是去還是不去呢,老總直接找一個小工人談話!思考片刻後我決定去,心想,老總也是人,只是他的工作職位比我高而已,我退黨是自己的信仰選擇問題,誰也不能動搖我!

到了老總辦公室,雙方簡單寒暄幾句後,老總拐彎抹角的想了解我的所謂思想動態、是否還在煉法輪功等,我便直接把話題轉到退黨上,對方見我如此直接,就跟我談起邪黨的功過甚麼的,又說千萬別拿政治生命開玩笑等。我說,論年齡你比我長,論對共產黨的了解我並不比你知道的少,況且我退黨是我個人的信仰選擇問題,不可能強迫我信仰甚麼吧?老總說,話是這麼說,不過你還得為你丈夫著想吧,他可是單位領導哦。我說,我退黨是我個人的事,與他無關,怎麼能牽連他呢,如果真牽連到他了那就說明這個黨真的有問題。我打趣的說:株連九族可是封建專制制度下的產物呀!老總見無法說服我,最後帶著懇求的語氣說:你這個事呢省公司也沒先例,你又交了退黨申請,不討論這個事也不行,討論了要是真的往上報肯定會影響我們企業的精神文明建設,影響全公司員工的利益,你看……我聽懂了對方的意思,心想就給他個台階下吧,於是我態度堅定語氣平和的說:鑑於你的為難,退黨申請我可以收回來(紙質申請只是個形式,目地是內心的退出後擺脫邪靈的控制,削減其邪靈的能量),但是我心肯定是退出了,所以從今後我不會參加任何黨的會議、學習、活動,也不會再交黨費,你們也不能因此而考核我!老總忙說,好,你回去再跟你們單位書記溝通一下就是了。

從那以後,我就算是在單位正式退出了邪黨組織,再也沒有參加過邪黨的任何活動、會議等,思想中一下子像卸下了沉重的包袱一樣,沒有邪靈的控制,真的感到一身輕。丈夫也沒有因為我退黨的事而受影響,更沒了離婚一事。後來,通過給丈夫講真相看《九評》,他也用真名在大紀元網上做了三退,現在仍然在領導崗位上。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幫助我、是師父在做,我只是有了最初那簡單堅定的一念。

以上是我在正法修煉過程中深感正念力量的三件事,也只能代表我的過去,今天寫出來是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不妥之處還望同修指正。其實,正法修煉十多年來,正念強、修的精進、三件事做的好的同修比比皆是,我與他們比起來還差的很遠。不過通過這幾天寫稿子、看同修交流文章,又發現了自己好多執著,真的就像同修說的,給明慧網寫文章的過程也是提高自己、修自己的過程。我決心以這次法會寫稿為契機,走出給明慧網投稿的第一步,真正的精進實修,用心的做好三件事,做個名符其實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感謝師尊!謝謝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