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怎樣做一名明慧通訊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二零零三年末,師父告訴我們要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我們收集了大量本地迫害信息,但不會編輯技術做不了地方期刊,這時來了一名外地技術同修,我開始跟他學電腦,先學打字,一點點把迫害文章打出來。同修教了我幾天,這時各地資料點被破壞的很多,同修急忙奔赴各地重建資料點。

「傳送成功」

我開始自己一點點的琢磨,從網上下載真相素材,摸索著做小冊子。由於使用手機上網,同修給我的幾個海外代理也逐漸失效,破網很困難,下載一個完整文件要無數次,但我一心要把小冊子做成,也就突破了層層困難,在師父的加持和點悟下,我很靈通的掌握了排版技術,經過幾個日日夜夜,本地第一份小冊子終於成形了。

可就在這時,電腦突然出現了故障,系統被破壞,所有的資料都在我失誤的操作中全部丟失了。我很內疚,因為技術同修太忙了,來一趟很不容易。幾天後,外地技術同修聞訊趕來了,從新裝了系統,又教我一些新技術,我還學會了用網際快車下載資料,也能及時更新海外代理了。

我從頭做起,打字、下載、編輯排版,這次有了經驗,做起來比較快,做出的效果比上次還要好一些。協調人拿去給同修看,大家都很高興。晚上,我把小冊子上傳明慧網,可是傳到半個小時的時候就失敗,幾次都傳不上去,後來我趴在電腦旁睡著了,醒來後,電腦上赫然出現幾個字「傳送成功」,還有一朵金色的蓮花,我很受鼓舞,覺的是師父給我顯現出來的。

這份小冊子,後期又根據同修意見充實了內容,講真相很全面,我們整體配合先後在當地散發了一萬多份,收到了非常好的講清真相的效果,也窒息了邪惡,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本地沒有發生迫害。

放下自我

在做資料的過程中,起初技術上的突破雖然困難,但只要能吃苦、能堅持、正念足就能走過來,難就難在與同修的配合中,在自己提高心性過程中遇到的魔難,從中放下自我,走出自我,同時配合同修把項目做好是很不容易的。有時分不清干擾是來自外部還是內部的,是應該正念排除的還是應該自己放棄的,稍有偏差,就會導致整體配合救人的效果打折扣,嚴重的會導致項目擱淺。

有一次,我接到兩篇稿子,一篇是同修以親身經歷證實大法好的,一篇是曝光本地惡人的,兩篇文章發到明慧很快就發表了,我又從明慧網上搜集了一篇本地迫害文章,搭配了一些重要的時事新聞,編輯好後發給了明慧。小冊子經明慧修改後很快刊登了。幾天後,協調人Z拿著小冊子來找我,嚴肅的問我為甚麼私自就給明慧網發了,我說文章是經過明慧網把關的,原則上應該沒有問題。我跟他交流了我的想法,現在資料點遍地開花,一個資料點就是一個通訊點,每個點都有就近的信息來源,可以直接把本地信息上網,我再收集編輯成冊,明慧網刊登後資料點直接下載製作,這樣通過網絡傳遞信息安全迅速,真相傳播的快,窒息邪惡及時,救人也有力度。

Z提出三點:一個是寫迫害報導的同修提出,小冊子改了她的原文,文章結構和原意變了;還有一個同修認為內容一般;他自己則認為沒經過大家認可。我跟他解釋,迫害報導原文太長,放到小冊子裏佔了好幾頁,所以明慧網編輯給刪減了,我以編輯和讀者的角度來看,這樣編排效果好,但其中一句話確實修改不當,改變了原意,我們只要把這句話修改過來就可以了,不影響發放。但Z堅持不同意發放,並且告訴我,以後沒經過協調人商議通過的,發到明慧網上的本地也不做。事後我得知,有一個資料點看到網上有本地小冊子,做了二十份,正準備散發,被Z收去銷毀了,並告知各資料點,以後在明慧網上看到本地資料,不經過協調人不許製作。

我覺的Z有很明顯的人心,把同修之間的配合用常人上下級的關係硬性管理了,我一向對揭露當地邪惡的事非常注重,Z的舉動實際就是阻礙曝光邪惡,這令我很惱火(當時沒悟到這也是邪惡在背後利用大法弟子的人心更隱蔽的破壞)。想起以前離開本地的技術人員說Z「專制」,而Z說技術人員「不聽話」,越發心裏對Z憤憤不平。但很快意識到自己的狀態不對,於是強行壓住了不平的心,後來在學法中認識到了自己的問題。

師父說:「你執著於強調自己的時候,你就在鑽牛角尖,神在天上看著是受不了的。儘管你口口聲聲說為大法好,我的辦法好,能達到甚麼目地,也許真的是那樣,但是我們也不要過於太常人化的那種執著。如果真能做到這一點,眾神都會說這人真了不起。神不是看你的辦法起了作用才給你提高層次的,是看你在這個問題上的認識提高了才提高你的層次的。這就是正法理。說我有多少功勞了我就能怎麼樣,是,對於常人來講是那樣的,對宇宙的法理在某個特點中,在某個特殊的環境中也可能看這一面,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真正的提高是放棄」。師父的話打進我心裏,我覺的腦袋裏一大塊堅硬的物質疏解了,就像冰塊溶化一樣嘩嘩往下掉,頭腦立刻輕鬆了,心裏糾結的那團難受的物質也瞬間消散了。站在同修角度上想一想,事前我沒有和同修溝通,同修難免不理解。每個大法弟子因為所處環境不同,對法的理解和認識不同,所以各自選擇做的項目不同,同一項目做的方式也有所不同,每個人都會認為自己做的事重要,如果溝通不好就會因為認識的差異以及人心的存在,導致相互不配合。

這其中還有我們各自要提高的因素,我深挖自己的執著心:花費好多心思做出的東西,未被人家採納,心裏不舒服,是求別人認可的心;看不上同修,覺的同修沒自己認識的好,是爭鬥心和妒嫉心;還有自己在與同修商談的時候往往帶著指責的口氣,所以同修不接受我的意見。

這件事當時沒協調好,時過境遷,有些信息也失去了時效性,也只能放棄。不過從中我吸取了一些教訓,心性得到了提高。在這以後,我在寫文章和編輯的過程中不斷的魔煉自己,在不斷的去執著心的過程中逐漸成熟起來,成為明慧網的一名大陸通訊員。

把法放在首位

要寫好一篇真相報導,一切細節都不可忽視,只有用心做到位,才能夠達到救度眾生的目地。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我經常要搭車往返幾十里路去核實、補充信息,回來後再查閱大量相關參考資料,文章組織好後經過反覆修改,才向明慧投稿,經明慧修改反饋回來後,再去下載通用期刊和地方期刊,從中篩選出合適的真相素材與本地信息搭配,編輯成真相傳單發到明慧網,明慧發表後我們開始製作散發。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大陸出現了用法律形式講真相、反迫害、救度眾生的形式。寫法律相關文章要求就更專業,需要掌握一定的法律常識以及法律文書的書寫格式,我花了很多時間去研究法律資料,收集大量的法律電子書,多看明慧網上關於寫作的文章,提高寫作質量,注意觀察每次投稿明慧給修改的地方,改進寫作方法。在參與營救同修的同時,幫助同修家屬寫上訴書、申訴書,控告書、檢舉信等。

在整體配合過程中,同修們已越來越成熟,不需要太多的周折,大部份都能配合做好整體項目中的各個環節。當然也有發生矛盾衝突的時候,但只要把法放在首位,把項目放在前面,放下自我,就能突破魔難和障礙。

一次,本地四位同修被迫害,我們聘請了律師為同修做無罪辯護,開庭之前,我趕製了真相傳單,在本地信箱通知各資料點打印發放。但在資料的傳遞環節中出現了問題,導致有些片區沒有接到資料,影響了全面發放。我直接指出了耽誤傳遞的同修的問題,因為有埋怨和指責的成份,引起同修反駁,因為我的話也觸及了各片協調人,所以每個人都對我提出了看法,我當時感覺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我,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開始說我,我忍不住與大家爭論起來,當時感覺氣氛非常激烈,就提前離開了。

回家後就想,不要頂著走,退一步吧,轉念又一想,放下的是人心,這項目不能放下呀!我一下悟到自己又出現了急躁心,爭鬥心,還有不讓人說的心,邪惡利用這些人心鑽空子,讓我們在爭論當中使項目不了了之。

想起最近師父講的法:「你能默默的去完成好你所看到的不足,你能默默的做好你應該做的,你把那件事中不完善的部份自己默默的把它做好,眾神佩服的了不得,說這個人太了不得!這才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這是一個方面。作為大法弟子啊,在各個需要配合的事情爭論不下的時候或者是討論無結果的時候,都應該這樣去做,邪惡就再也沒有辦法干擾了。」(《再精進》)

第二天早晨,我打電話找協調的同修,打了一天也沒聯繫上,我想這是邪惡在間隔我和同修,就發正念排除干擾,到了晚上,終於找到協調人A,我跟她說昨晚是我不對,A也說我走後同修也認識到了,我說的理是對的,不能因為態度不好就不接收人家的意見。A給我提供了一些具體情況,我們準備進一步揭露邪惡,但是A托同修B轉達給我的起訴書文件,B並沒有轉給我,我又輾轉找了B幾次,才拿到起訴書。

開庭之前,我們又組織了一次交流會,同修們都各自找到了自己的不足,順利的安排好要做的事情。在開庭之後的半個月時間裏,我分別找參與庭審的家屬、同修了解情況,再逐個核實,精心整理文章,編輯傳單,最後找各片協調人商量發放。這次大家配合的比較好,只有B同修因為忙其它的事,沒有參加交流會,過後我去找了B幾次,B答應配合,我提供給他那個片區一部份資料,這樣我們整體都達到了圓容配合,同修雖然沒有救出來,但這個過程我們還是走下來了,世人看到傳單後的反饋效果也非常好。

做明慧通訊員這幾年來,我深深的感到個人的實修和整體配合都是非常重要的,我覺的自己有很多地方沒有做好,沒有和同修配合好,項目有很多地方沒有做完善。師父最近的連續兩次講法敲醒了我,我一定要精進起來,修好自己,與同修配合好,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最後以師父的話與大家共勉:「我想看到大家從新找回你們的熱情、找回你們修煉人最好的狀態。」(《甚麼是大法弟子》)

謝謝師尊!謝謝大家!
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