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在警察丈夫身邊也能講真相

——修自己 救人的路越走越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我發過願:不落下一個有緣人,師父把人安排到我身邊,我要珍惜師尊的慈悲,珍惜眾生。可是我有一個障礙:和丈夫(警察)在一起時,就不想講。我和丈夫經常一起坐出租車,第一次和他坐車,沒和司機講,怕丈夫不高興。

回家學法,覺的自己不對:大法弟子是救人的,一切都是大法管。我為了私、為了錢、為了怕自己的丈夫不高興,對來到眼前的眾生都不救了,這是大法弟子嗎?我發現阻擋自身救人的因素,一個是情,一個是私,一個是怕。

──本文作者

師父好!
同修好!

以前我從來不想參與法會寫稿,認為自己修的不好。後來學法小組交流,我認識到寫交流是證實大法,師父慈悲度我們這麼長時間了,能沒有體會嗎?所以我雖然以前沒寫過,這次也要交流出自己的體會,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切磋。

一、修心與救人

講真相不存在會講、不會講,只要在學法上、修自己上下功夫,世人就容易接受真相,救人的路就越走越寬。

去掉顧慮心 在警察丈夫身邊也能講真相

我發過願:不落下一個有緣人,師父把人安排到我身邊,我要珍惜師尊的慈悲,珍惜眾生。可是我有一個障礙:和丈夫(警察)在一起時,就不想講。我和丈夫經常一起坐出租車,第一次和他坐車,沒和司機講,怕丈夫不高興。後來想,不行,得講,下次坐車時講了,自己心裏不坦然,司機也沒同意「三退」。下車後,丈夫生氣的說:「願意講你自己打車講,我在這你別講!到時候車門一鎖,拉派出所去,都牽連進去了!」以後有兩次和他一起坐車我沒講真相,想:「我家仨口人,就靠他掙錢,把他牽扯上了,誰供孩子念書啊?」

回家學法,覺的自己不對:大法弟子是救人的,一切都是大法管。我為了私、為了錢、為了怕自己的丈夫不高興,對來到眼前的眾生都不救了,這是大法弟子嗎?我發現阻擋自身救人的因素,一個是情,一個是私,一個是怕。

一次,我和丈夫一上車,我就發正念:清除阻礙眾生得救的一切因素!又對丈夫發正念: 你和我是夫妻,你也是為這個法來的,我救人你不要干擾,對你也是一份功德,你明白的一面,肯定願意我這麼做。

接著我開始講,最後司機「三退」了。我下車後看看丈夫,他像沒事兒似的,說:「走啊!」原來都是自己的顧慮心在起作用,我的心去了,環境也變了。

從此每次和丈夫在一起時,我都講真相。但有時心不穩,但是狀態最差的時候,我也不想放棄面前的世人。比如有一次,看那司機有點惡,不愛和我說話,就在車上問好了他入過甚麼組織。到地方了,丈夫下車,因為錢在我這兒,我把車門打開一半,邊付錢邊對司機小伙子說:「大姐有句知心話跟你說,你我萍水相逢,只為了你好。」說著遞上真相光盤,說:「有空看看,了解了解真相,記住法輪大法好,別相信電視演的自焚,那是共產黨造的假,共產黨壞事幹多了,現在都知道天滅中共,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為了你平安。」司機點頭接受了,也收下了光盤,開車走了。

我回頭一看,丈夫在一旁樂了,說:「咋的,還不好意思呀,剛才在車上就講唄!」我說:「在車上對這個人拿不準,沒看我開一半兒車門說的嗎?」他說:「就這點兒能耐呀,不是正念挺強的嗎?」聽了這話,我找自己,還是有怕心、思想承認了邪惡。我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以後就堂堂正正的。

以前丈夫對真相不太認同,隨著我學法、向內找、越來越純淨,他也完全變了。有一天,他們單位的一個年輕同事(警察)有病去世了,去世之後單位才告訴他們,因為在那種單位裏,誰家有不好的事、病危了都瞞著,怕被人笑話。丈夫回家說:「要是早點知道消息,咱倆去看看他,你幫他退黨,讓他念念『大法好』,興許能好呢。」

其實人生命本性的一面都明白,無論表面他是幹甚麼工作的,都知道大法是生命得救的唯一希望。當我們修的越來越符合大法,眾生就越來越能認識大法的美好。

去掉自卑仇恨心 把真相告訴更多警察

我從小到大都生活在一個司法系統的社會小圈子裏,周圍的人都在監獄、勞教所工作,這個環境的人自私、勢利、妒嫉心強、魔性大。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這裏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我小時候的學校教師,成了黑窩裏的迫害頭子。在這個環境中長大,自身帶有很多自私、不善的習性。後來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才對照出自己的諸多不正。

反迫害後,我上訪說真話,幾次被綁架,遭到灌食等殘酷迫害。回到家,也知道要和周圍的警察講真相,可是一想到他們迫害大法弟子,心裏就產生了恨,想讓他們遭惡報。後來我硬著頭皮去講,對方態度也不好,還說:「你要說別的就說幾句,那個就別講了,不信那個!」我心裏不是滋味,想:「反正我講了,到時遭報了別後悔,愛聽不聽,聽了你還撿便宜了呢!」

回家學法,看到師父說:「我剛才講世間上的人和大法弟子來相比啊,目前大法弟子的人數是很少的,你們卻承擔了那樣大的歷史使命。任何一個地區的大法弟子啊,基本上你們就是那個地區眾生得救的希望了,而且是唯一的希望。那裏的眾生啊,要聽到你們的福音,要聽到你們在講清真相中使他們認識到大法是甚麼,所以大法弟子的責任就很重大。」(《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我想:既然生長在那個環境中,也許就是當初我自己的選擇,我就是要救那裏的人。也向內找,為甚麼心裏抵觸、不願見到他們、不想和他們講?發現是自卑心。這些年被迫害,我曾經流離在外、失去了工作;他們追隨迫害,升官發財。我想:大法弟子追求的是甚麼?是那些常人的東西嗎?大法弟子的責任只有救人。我發一念:不要這個自卑,破除這些影響救人的觀念。既然我在這,就和這一方眾生有緣。師父啊,以後不管是誰,只要是有緣的眾生、給我安排、讓我遇到,我一定用善心救他。

觀念一轉,環境也不一樣了,以前警察們遇見我不理我,現在老遠就打招呼:「你回來啦,這些年你受了多少苦啊。煉就煉吧,注意保護自己安全哪。」能看到,他們是發自內心的關心。有的主動把家裏遇到的麻煩事和我說(以往他們有甚麼不好事都瞞著,對鄰居、同事都瞞著),我告訴他們法輪功真相,如果家人參與迫害的,告訴他那麼做對自己和家人的危害,一個負責在勞教所放廣播的警察說:「是,再也不能幹那事兒(指幫助迫害法輪功)了。」

有一次我陪丈夫去一個後勤部門辦事,想起小時候有個同學在這裏工作,已經好多年沒見了,就想要是能和他講真相就好了。沒想到辦完事走的時候,他就從樓梯上下來了。他已經當了這裏的領導,平時找還找不到呢。他說:「你怎麼這麼年輕呢?」他的同事也對他說:「看人家多年輕,你像個小老頭。」我說:「那還用問嗎?我學法輪功啊。」我告訴他法輪功真相,邪黨的迫害真相,他聽進去了,很高興的要請我吃飯。因我當天沒空,他就留了電話,說同學要聚會了,讓我到時候一定去。我想,到時候進一步告訴更多人真相。

二、同修之間 由自私到寬容

在修煉中,我發現自己魔性大、自私、缺少慈悲心,這樣的心不但影響講真相,也影響同修之間的配合和整體提高。

比如在學法小組裏,聽到同修講遇到了難關,我心裏就不耐煩,說同修的時候,開始兩句還忍的住,往後就越說越來氣:「這麼點兒事還過不去,法裏早就講了,你這個心不去還修甚麼!」不但問題沒幫同修解決,還把同修氣夠嗆。有時同修心胸寬廣,說:「她的心是好的,想讓我提高,雖然語氣……」我一聽更生氣了,想「自己都那樣了,還挑別人的語氣」,過後也知道自己魔性大,想改,到時又犯了。

看《明慧週刊》上的同修交流,對我觸動很大,同修說每次都能看到對方優點,每次都被大法弟子的閃光點感動。我以後也學著這樣做,忍住了一些,但有時嘴上沒說,心裏還是憤憤不平。

一天看到師父講:「我當初度你們的時候,有很多人還在罵著我,在聽課的時候就有罵著我聽課的。我不在意,我就要把你度成。」(《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被師父洪大的慈悲震撼,同是師父的弟子,我有甚麼資格對同修那麼苛刻、專看人家缺點,同時想起了同修的種種優點(這回是發自內心的,以前是強為),更理解同修了,同修曝光自己的問題是想修正自己,是我們共同昇華的機會,而我斥責同修,對別人、對自己起的甚麼作用呢?

以後我和同修說話的語氣變了,真心幫同修想辦法,鼓勵同修一定能過去這個關難。感到自己的魔性去了很多,這也是個反反復復的修心的過程。

比如有一次,本地同修學技術,地點在我家,來的同修自帶電腦,技術老師(同修)用我的電腦示範,結果同修甲一下就坐到技術老師旁邊了,本來我想坐那。到別的房間學技術時,用我家的台式電腦,甲又坐到技術老師旁邊了,總是比我快。結果我一下也沒摸到電腦。心裏就不平了,想:這麼多人到我家學,我沒有功勞還有苦勞呢,一下也不讓我弄!轉念一想,不對,學電腦為了甚麼?為了給別的同修減輕負擔,都是為了整體,同修甲是郊區農村來的,那裏的同修都需要甲學會了之後幫助教技術,我在市裏有方便條件學習,讓甲好好學吧,這麼遠來一次不容易。這麼一想,心就坦然了,還告訴甲好好記筆記。

結果教完技術後,技術同修並沒有馬上走,我按照甲的筆記在電腦上操作一遍,不會的地方技術同修也幫助我們都學會了。

幫同修與修自己

我周圍有幾個老年同修,被病業假相干擾,學法有困難,我就和他們成立學法小組(分成兩個小組。我自己另有學法小組),我從週一到週五共與他們學習四天,其餘一天做資料、送資料。其中一個老同修,學完法就講她那些事,都是常人心。有一天,我告訴她發正念,清除干擾,她把發正念的話背來背去也記不住,半個小時過去了,最後她不但沒背下來,還說成完全相反的意思了。

我想著自己天天頂著烈日走到這(沒有直接到達的車),陪你學法,你還總是這樣,終於忍不住了,說:「大姨,你看,我也就這樣了,發正念就這麼兩句話,半個點了,也沒把你教會。這麼長時間了,你的病業干擾也過不去,你上你孩子(同修)家去吧,我修的不好,也許那裏別的同修正念強能幫你。」從那以後我就不去學習了,老同修也真的去孩子家了。

過了一段時間,學法找自己,覺的自己做的不對,還是自私,其實心裏總想和修的好的同修在一起,認為老同修有的法也讀不了,跟他們學習就是純粹的付出了,自己也沒啥提高的(其實遇到這些正是提高的好機會),基點還是想著自己的提高;另外還找到一個心,總想證實自己,認為我在幫同修、想求得一個好的效果,結果越執著越適得其反。

我找到了執著,決定還和老同修一起學法。得知老同修從孩子家回來了,沒甚麼改觀,但我現在不求這些了。當我敲開老同修的家門,她吃驚的說:「你怎麼來了?」我說:「上次我錯了,不應該攆你走,從今以後咱們一起學法吧。」老同修表現出一絲喜悅,但馬上說:「我又住院了。」(以往身體一難受就住院),我很平靜的說:「行,大姨,住就住了。從今以後咱們一起好好學法,修正自己,就都好了。」 老同修高興又感動的說:「沒想到你還能來找我學大法!」

這次我告訴自己,我就是來學法來了,改變人的是法,大法能破除一切執著,我和同修都修在其中。

以上我的一點體會,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指正。在正法修煉中走到今天,自己面對的最大問題是修去「私」,「自私」導致遇事看別人、不修自己,或者證實自己、不證實法,包括妒嫉心,都是這個「私」的根派生出來的。過去,因為「私」太嚴重,救人時才顧慮的多,同修間遇到矛盾時才向外看。以後我要學好法,時時修自己,精進多救人。

這些年當中,我接觸的那麼多同修對我的幫助都很大。謝謝師父的慈悲安排!

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