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我以大法弟子為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歷經各種魔難,在最危難的時刻,師父用各種辦法使我轉危為安,師父只要弟子對師對法那顆堅定的心。現在我每天最多睡四個小時覺,每天很充實。因為修煉,我會善待身邊的每個人;因為修煉,我闖過了失去親人的痛苦;因為修煉,我能放下九年看不到女兒的痛苦,心情平靜的做各項大法的事;因為修煉,我戰勝孤獨,寂寞。常人認為我很苦,我就利用這事,講邪黨的邪惡。四年過去了,鄰居又說,你一點沒老,總樂呵呵的。最近很多人說;一點沒見老,還年輕了,白頭髮也少了。有個朋友說你們法輪功真好,從你身上能看出來。
──本文作者

尊敬的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身心受益。不論遇到甚麼魔難,我幾乎沒停止一天學法,煉功。歷經各種魔難,在最危難的時刻,師父用各種辦法使我轉危為安,師父只要弟子對師對法那顆堅定的心。我真的感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只要大法弟子有正念,在法上,邪惡真的動不了我們。真是佛恩浩蕩啊!

如:在十年前的一天,從早上十點與政法委的惡人接觸到晚上六點多我回來,八個多小時我一刻也沒停止發正念,講真相,他們兩個,一個處長,一個科長對我一個人,要不是師父加持我根本應付不了。他們還說大姐真有水平,當讓我看見捕票是我的名字後,當面撕碎。我根本沒有那個水平,出來後我想今天我怎麼這麼會說呀,我的眼淚出來了,是師父幫我,我根本沒有那個水平。

第二次,市政法委直接下名額要送我去市洗腦班。廠領導想保我,讓我交幾本書,寫個保證,不煉了就行。我不配合他們,我想交一個字也是出賣佛,最後這天把我用車帶走,我以為直接送洗腦班,後來車到廠裏了,廠長說再問一遍還煉不,我平靜的說,煉!他叫人打電話,一會警車鳴笛來了,我對他們說,我看誰敢讓我進去,我進去肯定絕食抗議,我修「真、善、忍」沒有錯。因為當時我剛學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等經文,我真的感到師父幫我,學完法正念出來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是我無怨無悔的選擇,到哪都是講真相一樣修,所以我的心特別平靜。他們到另一個屋去研究,回來後告訴我,提前八個月退休,工資獎金一分不少,全場人都驚呆了,回家後丈夫說,法輪功都成了廠裏的祖宗了,別人一天不上班都扣錢,你八個月在家呆著還有獎金。真的是按師父的要求去做,真的神奇,誰也動不了。

我們廠是六七千人的大廠,看到廠長也是望而生畏的,但為了講真相,我硬著頭皮,挺身而出,帶著大法真相資料到廠長家、書記家,講大法真相,他們不堅持「不寫保證不解除處分」的決定了。換屆後,新書記找我談話,我講法輪大法是怎麼回事,我如何受益,他很認同,以後廠電視從不提法輪功的事。他調走後,我又帶真相資料到代理書記家講真相。在隔離審查處分的日子裏,我見到誰都講真相。同事說再講處分不得加重嗎,廠長夫人托同學告訴我別講了,再講沒法處理了。我到哪講哪,紀委,人事科,組織科,最後負責處分我們的人說,到現在你也沒說一句法輪功不好呀。我說,本來就好,你讓我怎麼說不好,不好我能腦袋都不要了,去北京討公道呢。他們全樂了。

我們整個環境比較好。當然我們廠的其他同修在各方面都做的比較好,人們都比較認同我們。我們一直可以在單位看大法書。同修可以在我單位吃飯時切磋,同事把我的辦公室叫法輪功屋,基層領導換屆上來兩個年輕的,把我叫到辦公室說:今天就拿你開刀,我在職期間決不允許你在單位看大法書。我一邊發正念,一邊講真相。他聽明白了說:姐,那你們用報紙在上面蓋著點。書記是全廠有名的鐵嘴還特積極,經常找我談話,每次談話都是我講真相的好機會。

有一次我們送小掛曆,講真相,常人都愛要,我們生出歡喜心,被邪惡鑽空子,我被告到廠裏,同修被告到派出所。同修害怕了,把東西都送我辦公室,我當時也很緊張,心想這時候送我這,我怎麼辦,後想同修年輕,家裏壓力大,我替她分擔。我到她辦公室說,你就說是我給你的,別怕,背「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無存〉)。她正念也出來了,到我辦公室,我倆一起發正念,外面同修也幫發正念,這事不了了之過去了。

正好是年底,要發年終獎,錢比較多。書記到我辦公室說,這回獎金不能給你們了吧?我說,為甚麼?她一聽就炸了,高聲說你們惹這麼大的事,沒帶你們走,還想要獎金哪。我說,那是兩回事,我們也沒做壞事,我們都是為大家好,災難來時知道大法好,能保命,你們現在不理解,將來會理解。年終獎是我們與全院職工辛辛苦苦的血汗錢。如果工作做的不好,扣我們的,我們不說甚麼,但因為法輪功這事扣我們就是對我們的迫害,我肯定寫信告你們。他們一直拖到大年三十才發錢。同事都對我們有意見,以為我們給砸了,都用那種眼光看我們,都不愛理我們。最後發錢時,我們一分不少,給邪惡很大的打擊。我們堂堂正正,誰也不敢小瞧我們,有時間有機會,我們大法弟子就在一起切磋,形成一個正的場。我真的感到當大法弟子很自豪。

第一次政法委找我時,因正念上來,一點不怕他們,上前與他們握手,說到家吧。他們說:你剛搬家,別人知道你煉法輪功不好。我告訴他們,我從來沒覺的煉法輪功有甚麼不好。我都主動告訴新鄰居,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修「真善忍」沒有甚麼不好。我利用一切機會告訴大家,我是煉法輪功的。

有一次,同學兒子結婚,和她領導一個桌,讓我喝酒,我說現在不喝了,以前還很能喝。那個廠長問為甚麼,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不喝酒。他豎起大拇指說:這個時候能主動說自己是煉法輪功的,真了不起!

不論在生活工作和各種交往中,用各種方法講三退基本都能退。在車上,在早市只要聽到不了解法輪功的,我都告訴他們甚麼是法輪功,我都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報。

說這些,不是說我自己如何,我只做了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回顧自己的修煉歷程,我很欣慰,但也有遺憾的地方,以上出現的魔難,都是我在修煉狀態不佳,比如搬家期間,法學的少,不是以法為重,或者這一段時間,顯示心,歡喜心等等各種不好的情況下發生的。以前寫交流都是帶很強的歡喜心,顯示心,證實自己的心,可是這次寫這個正法歷程心情很沉重。我知道每一次脫離魔難,真的感到師父為我,為所有的眾生操盡了心。只有精進實修,去掉各種執著和各種不好的心,用純淨的心態,助師正法。

我建立了家庭資料點,刻光盤,做資料,做《九評》。需要多少做多少,與同修互相配合。我主動找同修安裝了天線接收新唐人台,並帶動其他同修安裝,給家人看。我鼓勵身邊的同修上網,花真相幣,打真相電話,同修感到狀態越來越好,都比較精進,互相促進,共同提高,有需要幫助的同修,我都主動熱心去做,各種大法的事,不分你我,同修都很努力,不管遇到甚麼困難,誰都放不下這個大法,都在不同層次中精進實修。

現在我每天最多睡四個小時覺,幾乎沒有太睏的感覺,沒有身體難受的感覺,每天很充實。因為修煉,我會善待身邊的每個人;因為修煉,我闖過了失去親人的痛苦;因為修煉,我能放下九年看不到女兒的痛苦,心情平靜的做各項大法的事;因為修煉,我戰勝孤獨,寂寞。常人認為我很苦,我就利用這事,講邪黨的邪惡。人們都很氣憤,說邪黨太不像話了,太壞了。四年過去了,鄰居又說,你一點沒老,總樂呵呵的,最近很多人說;一點沒見老,還年輕了,白頭髮也少了。有個朋友說你們法輪功真好,從你身上能看出來。

請師父放心,我一定放下自我,在有限的時間內,與身邊的同修共同精進,走好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嚴格要求自己,多救人。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