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為家長師生講真相

——法理指導我扭轉局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我在教育機構工作。二零一零年五月,我班的孩子出現一例傳染病,一時間又傳染了好多孩子。面對這樣的局面,我不知如何是好。全校那麼多班級都沒事,卻偏偏發生在我這個大法弟子的班上,我不知怎樣才能扭轉局面……
──本文作者

法理指導我扭轉局面。通過修煉大法,我現在認識到,一切困惑、關難,只要我們在法中,就能得到解決。

一、向家長講真相

我在教育機構工作。二零一零年五月,我班的孩子出現一例傳染病,一時間又傳染了好多孩子。為了防止疾病的擴散,全班孩子隔離在家。當時如果再擴散到其他班,就要封校了。事情的出現對單位的名譽造成影響,經濟方面都受到了損失,家長也有怨恨情緒,而這方方面面的壓力都轉向我。領導的壓力很大,把對這事件的壓抑情緒都發洩到我身上,好像是我撒的傳染病種子,對我就像仇敵一樣。

面對這樣的局面,我不知如何是好。全校那麼多班級都沒事,卻偏偏發生在我這個大法弟子的班上,我不知怎樣才能扭轉局面。

在學法小組中,同修們幫我認識到,大法弟子應該保護好自己空間場範圍內的眾生,不應該出現這樣的事情,一方面我應該查找工作方面的漏洞,提高上來,一方面大家認為我可以利用這個機會,通過家訪的形式向家長講真相。

在家訪中,我用自己的錢給孩子買水果,從自我的角度跳出來,向家長轉達的是單位和領導的問候和關心,勸導家長平和的面對現實。

講真相是最神聖的事,可是我開始講時心存顧慮,怕家長不接受,後來把講真相當成任務講,講的生硬。回來後通過學法,調整了心態抱著慈悲心再去家訪,講的時候,感到講出來的話很流暢,很自然,很誠懇,家長也很用心的聽,解答了家長的一些疑惑,講的效果越來越好。並給一些家長做了三退。後來我不帶這個班了,而過年給我發祝福短信的,都是這些聽過真相的家長。

通過家訪,穩定了家長情緒,要找上級部門說道的家長也取消了想法,說:「我們就是對學校有意見,你對孩子的關心我們很感動。你在中間很有壓力,我們不能找了,我們不忍心再給老師添麻煩了。」疾病沒有擴散,患病的孩子都不重。學校很快恢復了正常工作。

二、提高自己的業務能力也是證實法

我在單位曾經是業務骨幹、省市區級優秀教師。一九九六年我修煉法輪大法,並在單位洪法,同事們都知道我學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遭受迫害,單位領導受邪黨的宣傳影響,不但不再重視我,對我還有些歧視,我也就從此不再注重業務上的提高,和大多數同事一樣做個普通老師。

可是這並沒讓我感到輕鬆,領導總是挑剔我,對我不滿意,和領導的關係一直很緊張,精神上一直很壓抑,認為這是自己的業力大造成的,就一味的承受,但始終沒有改善。其實我是抱著懶惰消極的思想在修煉,和常人一樣不思進取,混世度日。

後來通過學法,知道了大法弟子在哪裏都要做好,工作環境也不例外,就重視了這方面的修煉。

二零零一年十月,我單位教師開展觀摩課考核活動,我上課那天正趕上市裏教研主管來看市裏教研員搞的教研課,就讓我承擔了這個教學活動。這個課程有現成的教案,但我感到此教案存在很多問題,想從新設計教案,但是教學主任不同意,讓我尊重原教案,因為她對這個課題也有看法,所以想把不便說出的問題暴露出來,這樣我就依原教案上了。

結果可想而知,在課堂上,我的領導也發現了教案的問題,和教研員爭論起來。課後討論的時候,我說出了對原教案的看法,平時我就對這個教研員趾高氣揚的樣子很反感,所以話語中就不純淨,結果教研員很惱火,說我對課題有逆反心理,等等,領導也站到她的立場上雞蛋裏挑骨頭似的說了我許多的不是,最後總結說,我的課上的一塌糊塗。教學主任對我感到歉意,擔心影響我的考核成績。一再建議讓我重上。

表面上我能坦然面對,心裏卻很難過,我難過的是我到底哪裏有問題?我反思自己的所作所為,想著師父說過大法弟子救人,還要順著人的執著講,不能激發人的負面因素。

我首先是一名大法弟子,我的責任是救度,那麼在此前提下所做的任何事情就要為這件事情做鋪墊,我應該慈悲的對待我周圍的人,不應該和他們有間隔,而我在談教案看法時,就沒有想到對方的感受,一味的發表自己的意見,思想中還存在對教研員很敵對的東西。

我不僅是一名教師,也是大法弟子,我所拿出來的,應該是符合不同層次法理的東西,而所展現出來的,給學生的,或是給眾生的就應該是深思熟慮的,有一定價值的東西。而在實際工作中我不負責任,明知有問題還為之的做法,離作為一個好教師的差距很大,更談不上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了。

還有,作為大法弟子所做的事情有法來衡量,常人的看法和分數是隨著人心不斷改變的,修煉人怎麼能以此為執著哪。大法弟子都在抓緊時間做三件事,我怎麼能為自己的分數和自尊佔用時間哪?

這些事情想清楚了,一切問題都煙消雲散了。在這件事情中,我認識到,大法弟子做事情要有自己的主見,不能人云亦云,而這個主見,來自於法理。

二零一一年七月,還是這個課題組搞市級評優活動,當時我單位的其他教師都各自找理由不參加,領導找到我,希望我來上,彌補空缺,我同意了。關鍵時刻,大法弟子是要挺身而出,而且要做的更好。這是師父給我證實大法弟子的作用,樹立大法弟子威德的機會。

我認真學習教研課題的有關資料,在設計教學的過程中,我迴避了原教案存在的一些問題,採用了全新的教學方式,精心的考慮每一個環節的安排,把社會公德教育和品德教育融入其中,讓學生們在學習知識和技能的過程中,提高思想素質。

在領導給我報名的時候,那位主管一聽是我很吃驚,不同意我報名上課。我單位的領導一再堅持,表示我能上好。我沒有因為別人的態度,或者上課後的效果評價所動心,我一心就是盡自己所能,上好這節課,為學生負責,為教師職業負責,為大法弟子的責任負責。課堂教學很順利,孩子們在我的引領下融入教學中,師生配合的非常默契,聽課教師不時發出讚歎的聲音。

教學活動結束了,那位主管說,能感覺到我在很用心的思考這節課,很有創意的設計,我的鑽研精神和課堂上那飽滿的精神狀態值得大家學習。領導向課題組及各單位領導透露說我是學法輪功的。同行們把話傳給我,我心裏很自豪。這節課被評為市級一等獎。

我不但自己上好課,同事們在教學中有問題也來和我商量,單位有人上對外的觀摩課,領導也找我切磋,我都盡力幫助出謀劃策。

領導又推薦我參加了國家級的教學活動評比。還讓我負責一個課題項目,這是國家級的,我市是試點單位。市裏主管想要在全國起到引領和示範作用,所以在教學中我注意搜集教學資料和經驗,力爭把純正的教育思想和方法積累下來,作為資料提供給課題組。

大法弟子只要路走的對,處處是我們展現的舞台。除了教研之外,同事們有困難都願意找我,我都盡力幫忙。遇到煩惱的事情,我就用法理開導他們,提供同修的心得體會給他們看。同事說:你有信仰,心眼好,能和你在一起搭伴子工作真幸福。

通過學法和修煉,僅一年多的時間我就從困擾我十多年的陰霾中超脫出來,從唯唯諾諾,看領導臉色行事的人,到堂堂正正的坦蕩面對一切的修煉者。領導和同事們都很尊敬我,尤其是那些在我的勸說下退出黨團隊的同事們,對我更像親姐妹一樣好。

我現在知道了,能當上大法弟子是宇宙中不同層次的神都羨慕的一件事,但要是做不好,眾神都不會原諒,因為我們的提高關係到他們是否能得救度。就像師父說的:「那麼它就讓你摔跟頭、吃苦、去你的執著,然後把你的威德建立起來,你修煉到了哪個層次了,你才能救了它,都這麼幹。」(《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所以只有做事情符合了不同層次的法理,才能被各層次的眾生尊重。大法弟子只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才會有更廣闊的空間,成就我們未來的主位。

三、解體邪黨活動

今年七月,邪黨要大搞九十週年活動,上級部門組織全系統大搞活動,這裏面包括好多個教育單位,以及機關各方面的工作人員。我知道這個消息後心裏很犯愁,怎麼辦,這麼多人讓邪黨逼著為它搞虛假宣傳。

我在學法小組說了此事,同修們幫助我堅定信心,大家共同商量集體配合解體這一活動。我搜集各個教育單位和機關工作人員的電話及郵政地址,大家分頭打電話、發短信、彩信、郵寄信件等,向這些單位的領導和職工講真相,讓人們知道邪黨的險惡用心。

這件事體現在我單位,就是要求每個教師都參加書畫展,那一段我時時發正念,解體惡黨的行為,並正告邪黨,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會為邪黨的邪惡塗脂抹粉,如果你要我的作品,我就畫九劍斬赤龍。

單位收作品、填名單,以及布展,到觀展,都沒人問我、找我,沒人提到我。

接著單位搞各種技能考核,也和邪黨的所謂爭先創優相掛靠。領導和我商量,只讓我參加一項聲樂演唱,我同意了。我要讓大法的歌聲貫通單位的整個空間。在我之前演唱完的同事都走了,我是最後一個演唱的,當我演唱時,下一個項目考核的同事都回來了,還來了好多觀看熱鬧的,給我助威的同事,一時間大廳裏好不熱鬧。

我唱著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思故國》。歌中唱到:「危難之中神慈悲,大法震撼善念歸,真善忍能使人心美,源遠古風又璨璀。」同事們站在評委後面,自發的手拉手,舉過頭頂,伴著我的歌聲在頭上揮動著,領導和評委被同事們這種自發的場面所震驚,之後報以熱烈的掌聲。我在四樓大廳唱歌,二樓上課的老師說:聽到了你的歌聲,好聽,聽你唱完,我才開始上課。

最後上級部門要組織大型活動,要求各系統排練節目,籌備人員時,我拒絕參加。

在大法弟子的共同配合下,削弱了邪黨的氣勢,解體了這一大型慶祝活動,結果這個活動沒有搞成。

四、心想事成

在業餘時間,我常利用手機發短信、打語音電話,冬天很冷,很凍手。我看著接送學生的班車動了一念:要是在班車上工作、打電話就方便了。

沒幾天,領導找我,班車老師病了,讓我替補。我的心情可想而知。

我坐在班車裏,每天兩小時的時間,滿城市跑。我把每個語音電話按接收的內容、時間長短都做了記載。沒有打通的,第二天再打。能聽完的,第二次就換個新內容。沒聽完就掛機的,就發短信告訴他我的意圖,之後再打語音電話,爭取不落下每一個眾生。

有一段時間,下班後我都要在單位學會兒法,回家時單位的走廊、樓梯很黑,我就摸索著走。忽然一天,領導一改往日強調節約用電的想法,告訴職工下班時把走廊和樓梯的燈都打開,晚上由更夫關上。當我走在明亮的走廊和樓梯上,當我離開單位,回頭看到燈火通明的大樓時,心中有對師父無限的感激。

在修煉中每一步都凝聚師父的精心安排,還有同修們的幫助和鼓勵。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