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電話講真相體會

——眾生盼得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在初期接電話時心裏不穩,勸退的效果就不好。後來隨著我在法上的認識提高,正念越來越強、心態越來越穩的時候,乾脆對打來的電話個個接聽,來者不拒。直接講真相、勸三退。這個局面打開之後,成效顯著,往往十個電話就能勸退六、七個,在我抱著慈悲善念去做的時候,勸退的比例就越來越大。

做這件事的過程中還有一個體會,就是眾生都在急切的盼著得救。尤其是開始接聽打來的電話後,這種感覺尤為明顯。有個人打來電話,我還沒怎麼跟他講真相,他就同意退了。後來他發來短信說:「我一直很鬱悶,突然收到你的短信,一下子輕鬆了,你以後多給我發這樣的短信。」

──本文作者

我把自己近一段時間以來用手機講真相的一些體會和做法向師父、向同修們彙報一下,若有不符合法之處,請大家幫助和指正。

我悟到當今手機通訊的飛速發展與普及是為我們救度眾生提供的一個方便。手機的優勢在於它可以在短時間內,大面積傳播真相信息,並且可以打破空間的距離、打破人中劃分的等級、部門、年齡的界線,正好彌補了其它講真相方式中的不足。大法弟子每發出的一條短信都能起到清除邪惡、救度眾生的巨大威力。

抱著純淨心態做

我用手機講真相快三年了。起初因為沒有太用心去做,怕過濾,往往在短信裏面要夾雜一些個符號,再加上遇到封卡呀等等問題,效果不理想,所以沒有紮紮實實的堅持做下來。最近幾個月來,自己無論是在心性上、還是在做法上都有了很大的突破和飛躍,覺得可以和同修切磋一下了。

師父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那麼我們無論做甚麼救度眾生的項目都要把住一個關鍵──自己是不是抱著純淨心態去做的,如果當中摻雜了為私為我的心,就要趕緊把它去掉,否則就很難做好救度眾生的工作,弄不好還會帶來麻煩。

在做這件事情伊始,安全問題就成了我的一個阻礙。從常人這邊的技術要求上來看,甚麼手機定位啊、甚麼監聽啊、發短信時間的長短啊、不能在家裏做啊等等,這限制、那注意,心裏老是處於一種不穩的狀態,達不到很好的救人效果。後來我悟到大法弟子不能老是把自己擺在一個被迫害的位置,一做證實法、救眾生的事就和迫害聯繫在一起,這個觀念是我們當前的一個重大障礙,一定要扭轉過來。我們是來助師正法的,是未來將要主掌天地的佛道神,只要我們正念正行,就有大法保護我們,就有正神加持我們。當然注意安全也是應該的,但是我們不能完全陷在常人的思維方式之中。

師父講:「邪惡是無孔不入的,你們一念一行邪惡都在虎視眈眈。」(《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其實做資料、發資料、面對面講真相方式,也都可能招來迫害,而實際起作用的是背後的邪惡。因為它不是人對人的迫害,也不是人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所以要從根本上否定邪惡迫害,就只有靜心學法,修好自己,去掉執著。努力使自己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新宇宙的標準,安全才能得到真正的保障。即使這樣,因為我們還在修煉中,還有我們意識不到的執著,還有剩下的業力需要消掉,還有我們不知道的與舊勢力簽過甚麼約等等因素,有可能還會遇到魔難。只要我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正念正行,坦然面對,就沒有闖不過去的關和難。

在手機講真相的具體操作上我是這樣做的,比如我發出短信的過程中,常常會有人打電話進來,接不接呢?接吧,怕不安全。不接吧,又錯過了救人的機會。後來我想到打電話來的人肯定是與我有緣,不能因為自己的私心使對方失去得救的機會,我決定開始接聽電話。

在初期接電話時心裏不穩,勸退的效果就不好。以前都在戶外做,有時還怕旁邊的人聽見,就把聲音壓低,同樣效果不理想。後來隨著我在法上的認識提高,正念越來越強、心態越來越穩的時候,乾脆對打來的電話個個接聽,來者不拒。直接講真相、勸三退。這個局面打開之後,成效顯著,往往十個電話就能勸退六、七個,而且對方還非常的感激,有時說的話和回過來的短信讓我都很感動。比如有人說:我堅決支持你!」「你做的事很有意義,有需要幫助的隨時和我聯繫」。還有人說:「我可以把你發來的短信轉發給別人嗎?」等等。我當然要鼓勵他,因為這是做最大的好事,將來會有大福報的。在我抱著慈悲善念去做的時候,勸退的比例就越來越大。

我配備了兩部手機,一個用於群發,一個用於專門回覆對方的反饋,這個手機短信的字數可達好幾百,並且還可以發彩信,能夠更詳細的講清真相,兩部手機缺一不可。我差不多是每天發短信可以用一張手機卡,一口氣發三小時左右,也就是發一千五百至二千條短信,號碼的疏密不同所需的時間不等。待到移動提示只剩幾元錢時,我就會停發,將卡留待三~五天,因為這期間還會收到要求三退的短信。我為甚麼要一次性把卡上的錢基本上用完呢?一個是這樣三退的效果顯著,再一個是發過短信的卡如果隔段時間再發會不順暢,而且還會出現部份文字丟失的現象,有時還會出現一種假相,你試的時候能發出去,錢也會扣,可是就是收不到反饋,不知是不是移動備了案做了甚麼手腳。特別要注意的是,移動卡要是給你發來一串看不懂的英文符號時就要警惕了。這是我的一點經驗,給同修提供一個參考。

在短信內容的編輯上,因為大法真相的內容容易過濾,且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樣的句子不能改動,添加符號也不嚴肅,這類短信我都是用彩信發的。那麼三退的內容我可隨意變化,只要對方看的懂,能夠有效的突破邪惡的封鎖就行,實踐證明也確實有效。我編寫的短信內容大同小異,只要能發出去,不要擔心對方看不懂,現在的中國人真的聰明的了不得。就在我寫稿的時候,有好幾通電話來,我沒有理會,心想不能受到干擾。有通電話鈴聲好不容易停了,結果又響起來了,我想我是不是太自私了,還有比眾生得救更重要的事嗎?於是我拿起電話,是上海一個成年男性打來的,我問他看明白了沒有,他說看明白了,就是拿不準「共共少」指甚麼?(這是唯一問此問題的人)我講給他聽了。他又問:是不是我壞事幹多了,你給我發這樣的短信?我說:不是,是共產黨壞事幹多了老天爺要清算它,現在都在三退保平安。三退呢就是把自己以前入黨入團入隊時發的誓作廢,如果不退出來的話,那它幹的那些壞事就有咱們的一份,到清算它的時候咱們就要跟著遭殃,那不是很冤枉嗎?他說:哦,那你還跟很多人發呀?我說:對呀!他說:我沒入過呀!我說:你小時候沒戴過紅領巾嗎?他說:我都是拿在手上的。我說:那也不行,也得退!我給你取個「天意」的名字退出來吧,就是順天意保平安的意思。他說:好!謝謝!這個過程寫起來像很長,其實就一~二分鐘的事,一個生命有救了。

再回到短信上,通常一張卡發完會收到三十條左右的回信,當然各種態度的都有。如果是表示同意退的,我會給他取個名字發過去,並對他表示祝賀,還配有一張吉祥的圖片。收到這樣短信的人,有的還會回「謝謝」、「好人一生平安」、「心想事成」等一些感激的話,每張卡都有幾個甚至十幾個表示要退的。對其它的短信內容,比如問你是誰、罵人的、堅決支持的、恐嚇威脅的等各種類型的回信,我會把準備好的更詳細講真相的內容再發幾條,有時間再根據不同的人的心結與之短信交流,勸退效果也不錯。通過交流好多人都想與我交朋友,稱我:好兄弟、大哥甚麼的,還留下自己的姓名;有時好多天後還收到這樣的短信:「我是平安(我給他起的化名),我好煩。怎麼還不開機啊?」還有問:「如果是你要想考出好成績,你該怎麼做呢?」還有說:「我二十幾歲,怎麼一直都不順呢?」等等,有些問題我會給他們一些建議,但都需要時間,所以有的我就沒有理會了。我真的覺的很對不起他們,畢竟他們把我當朋友看待很信任我才問的。

眾生急盼得救

在用電話講真相的過程中自己感觸比較深的就是要破除固有的觀念。以前我發短信是以本地區為主。回覆短信的人很多、表示退的人也不少。有一次我隨意看到一個號就發過去了,這時有電話打進來,我一看才知道這是上海的號,沒費多大事就給退了。不經意間就破除了「上海地區很邪惡,那裏的人難得救」的觀念,從此以後我又打開了一個局面,一直堅持往上海發,效果特好。有些甚至自己認為完全不可能退的人也退了,這樣的例子不少。

舉個典型的:一次在看收到的短信時,有兩個罵下流話的,我當然不會動心。我還是像對待其他人一樣,發了另一條短信,結果這兩個人馬上又回了一條罵人的話,緊接著電話鈴響了,是其中的一個,他是黨員。我很平和的跟他講真相,沒想到非常容易的就勸退了。電話還沒放下,另一個罵人的又打來電話,我還是很祥和的跟他講,他說他不信這些就掛了。過了大概二個多小時,我把電池一安上就收到一條短信,是那個罵人的發來的,他說:「我不相信共產黨,我也不信神,我是個重現實的人。對不起!我剛才不應該罵你。」我一看倒有點感動,回答說:「我剛才手機沒電了,現在才看到你的回信,我覺得你還是很善良的,你之所以不相信神,是因為中國人從小就受馬列無神論的教育,只相信眼睛看到的。你想一想,在電波沒有發現之前,誰會相信它存在呢?看不見、摸不著的,是不是?所以我勸你、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善良的人一定會有好報,相信這一點,也請你放心,生活一切照舊,只是當大災難來的時候會得到上天的照應。如果你同意我的建議,就跟共產黨劃清界限,退出來就行了。」他說:「好,就相信你一回。」我說:「我真的太高興了,我給你取個『瀟洒』的名字退出來吧。祝你平安快樂!」他說:「好,你也一樣。請問你是甚麼學歷?」我說:「學歷不重要,關鍵是做人要真誠、善良、多為別人著想。因為壞人甚麼學歷的都有。」他說:「說得太好了,再見!」

實踐中我深深感受到救人不能看人的表面,不管他是警察也好、特務也好,不能以貌取人,任何觀念都是障礙!不管他做甚麼工作的,首先他是一個生命,我們應該盡可能救度一切可救度的眾生。即使有些看上去很惡的人,我都會發短信去,消去他惡的一面,啟發他的善心,當然極壞的、不可救要的人也有,那只是個別的。我接觸的人絕大多數都轉變了態度,有的人是一百八十度的轉彎,最後很高興的三退了。有部份人雖然沒有退,但也為他以後得救奠定了基礎。

有些人做了三退之後誇我很有才,因為他們覺的不可思議!「怎麼會被你說動心的呢?」(其實我屬於不善言辭的人)他們不知道這是大法的智慧,是慈悲的力量所起的作用。

做這件事的過程中還有一個體會,就是眾生都在急切的盼著得救。尤其是在突破自我的障礙開始接聽打來的電話後,這種感覺尤為明顯。有個人打來電話,我還沒怎麼跟他講真相,他就同意退了,我給他取的名字叫「蒼松」(我準備了很多起好的化名)。後來他發來短信說:「我一直很鬱悶,突然收到你的短信,一下子輕鬆了,你以後多給我發這樣的短信。落款:蒼松。」

還有幾次我剛開機,電話就來了,我心裏想:難道是公安?怎麼這麼巧呢?結果我接了電話後,全部都是來三退的。我還收到這樣一條短信:「怎麼沒給我發呢?」我估計是他看到他朋友的短信了,於是我給他發了一條,他很高興,馬上回了「好!」。還有一個女孩(估計是個女孩),我頭天發的短信,她不退,但一直和我保持聯繫,晚上問我在忙甚麼?起床後還向我問早。我不氣餒,繼續給她發短信講真相,雖然花了一點時間,最後成功的勸她退出了團、隊組織。

因為我是按號段發短信,一個不漏的接著發,我也悟到無論是回短信的人還是打來電話的人,肯定是與我有緣的。所以凡是有反饋的,我隔段時間還會給他們發大法真相的彩信,我們不能讓他們失望。有時我就在想,真有點像師父講的那樣在收救我們的眾生吧。

用手機講真相的過程中,我也有過遺憾。每次發出幾百條短信,只有幾十條短信回覆過來,大部份人處於一種麻木狀態。我分析了一下,在不願退的人中,受邪黨毒害很深對法輪功有偏見的人是最難救的;再一類就是完全被邪黨洗了腦的人;還有就是宗教界人士等等。對這些人往往要花不少時間去跟他們講真相,「艱難」的勸退。有一次上海一中年男士打來電話,我給他講大法的真相足足有二十多分鐘,他說:我再給你幾分鐘,如果你能說服我我就退。遺憾的是我還是沒能做到,其實他是很想退的。還有些人是很有希望被勸退的,可是我沒有太多的時間用短信與他們交流。如果我能再突破一點直接打去電話勸退,我想會有更多的人得救。

修煉的過程

記得兩年前我參加了本地一個用手機講真相的交流會,就看到有兩個同修互相配合,直接用手機打長途電話勸退,每天下午打兩個小時,晚上打兩個小時,效果很好,當時已經堅持了半年了。他們沒有甚麼這個、那個的顧慮。一張卡也就一、兩天就用完了;還有一個老年學法小組,每天學完法後就開始打電話勸退,經過一段時間他們說收穫太大了,怕心去掉了,積累了講真相的經驗,再出去面對面的講就很容易了。

我想師父已經把路給我們鋪好了,就只等著我們去做,等著我們從人中走出來。就像神韻賣票一樣,做不好的話,主要是由於我們人心的障礙,使得一些生命錯失良機。師父在幾年前就講過現在的邪惡少之又少了,我認為之所以能在某些地區表現的很猖獗,主要是我們自己的問題。就像我對修煉的嚴肅性還是認識不足,表現上三件事也在做,可還是有點水水湯湯的,學法、煉功、發正念心也不靜,執著心一大堆長期沒修去,保護自己的心還是大於救人的心等等,這都是邪惡能夠存在的原因之一吧。

那麼實踐中我悟到,用手機講真相的過程就是一個修煉過程。開始接聽電話的時候,我都儘量避免說「共產黨」之類的敏感詞,思想中還是有怕錄音甚麼的,後來我發現不行,自己都不能堂堂正正的怎麼能救了人呢?當放下更多自我一心為眾生著想的時候,我接電話就很坦然,每句話都說的很清楚、很慢、很有力,沒有雜念,心裏就是想著救人,我想在另外空間看可能這時口裏吐出的是利劍、是蓮花吧,這種正念之場連對方都能感受的到,所以救人的效果很好。

我現在已經是不錯過任何一個打來的電話,每天都是懷著一種喜悅的心情在救度著眾生。接聽對方打來的電話還有一個好處,因為我先發過短信了,大概的內容對方已基本明白,所以可以直奔主題,不用再找甚麼切入點了,一、兩分鐘就可勸退一個,特別適合像我這種不善言辭的人做。通過不斷的魔煉,明顯的感到自己怕的物質在減少,心性在做好三件事中不斷提高。

有一次在接一位年輕女士打來的電話時,突然一陣無形的恐懼襲來,搞得我聲音顫抖,手腳發軟。她雖然口氣不是太好也沒有威脅我啊!咋回事呢?以前接到公安局打來的電話我也沒動過心。這次到底是甚麼觸動了那個怕的物質呢?我想不管是甚麼原因,你冒出來了我就把你抓住徹底清除,也許到了該去掉你的時候了吧,於是心裏很快就穩定下來了,一點沒有影響到我救度眾生的事。

比起海外大法弟子用電話講真相每天勸退幾十人,我做的還很不夠,離大法的要求還差的太遠。但是我希望能通過我的一點體會給那些還沒走出來的同修一點啟發、一點自信,也走出一條適合自己證實法的路。

我以前雖然也做資料、發資料甚麼的,但是我直接勸退的人很少,都是親朋好友、或者在自己認為合適的情況下勸的,多少天都難得勸退一個人。我統計了一下(因為我現在每個回覆的短信、打來的電話、哪些三退了都有記錄,甚至每張卡都編了號),不到三個月,僅通過手機講真相就勸退了四百多人,雖然比那些做的好的同修勸退人數的零頭都不夠,但對我自己來講也算是個突破吧!

當然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剛剛寫完這篇稿子,就遇到嚴重的封卡現象。連續幾張新卡被封,同修也有類似的情況。表面原因是某個所謂的敏感日要到了,邪黨加強了安保措施,其實是針對大法弟子講真相來的。但是我深深相信,「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轉法輪》)它們既然能封,我們也一定能破,這也是相生相剋的理決定的,而且法已定了邪惡的任何舉措都將以失敗告終。

這幾天我摸索了一下,它還是通過過濾封卡,有些短信開始可以發,但發到一定的數量後就被過濾,而且一經過濾,此卡就被封死,當然彩信和語音是封不住的。所以編輯短信內容就是很關鍵的了,這次我編輯了一條表面上完全不涉及三退的短信「我們整天忙於生計,不曾意識到我們正處於新舊交替的歷史時期;古今中外的預言都驚人一致的說到了這幾年要發生大事,想知道如何安然度過這個時期嗎?」發的非常順利,目地只是引起對方的興趣,結果有五十多個回信,然後我再把真相彩信發幾條,也勸退了幾個人。過程中雖然增加了許多麻煩,邪惡給我們設了許多的難關,但憑著大法弟子的智慧,再加上神助,就能如意的運用手機講真相救眾生,這也是建立威德的好機會。我們只要用心去做,就能完成好我們的歷史使命。

助師正法是我們到世上來的大願,我要與所有真修弟子一起共同精進,多救眾生,做到無愧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稱號。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