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突破魔難走神路 堅修大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我回來了,丈夫心裏受到震動。半個月後,我把這個家清理乾淨了,像個家樣了。他也能生活自理了,也能幫我幹點活了。可是他好了一階段,又開始抽煙喝酒了,怎麼勸也不聽。他說:「你們煉功太苦了,半夜打坐發正念,煉功起早貪黑,還不能抽煙喝酒,我受不了,我不能煉。」他再也不參加學法了。不久他又犯了腦血栓,住院治療無效,他最後拉著我的手,看著我很久不說話。我知道他心裏想的是不到六十歲,女兒在監獄,兒子離了婚,這個家丟給我,他是多麼不甘心哪!他閉不上眼睛啊!他費很大勁跟我說:「怪我沒聽你的話,……我對不起你!」我說:「你不要說了,要記住法輪大法好,趕快去轉生得法。」他說:「這回我一定聽你的。」──他閉上了眼睛走了,安詳的走了。
──本文作者

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東北農村的一名大法弟子,如今已屆花甲。跌跌撞撞的修煉已有十五年了,其間有得法的喜悅,有被迫害時的堅強,有被邪魔折磨的苦難,在師父呵護下也看到了無限光明的未來,真是甜、酸、苦、辣、鹹,五味俱全哪。回想自己的修煉歷程,師父一路給予呵護,我由衷的感到:茫茫天地,紅塵苦海人生疑無路,久結聖緣,師尊一直牽著我的手。經過認真學法,我深深體會到,修煉是嚴肅的,是神聖的,修的就是自己的心。大法無邊,大道無形,師父要的是弟子對師父堅信堅定的這一顆心。現將我修煉的過程簡要的向師父彙報,並和同修們交流,以求得幫助和提高,跟上師父正法進程,隨師父回家!

一、喜從天降, 得法洪法,走遍附近村莊

那是一九九六年末的一天,女兒在市裏朋友家住了十多天後回來,手裏捧著一本金光閃閃的寶書,說:「媽媽,我這次去哪,看了九天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學會了全套功法。這是一本天書,最高的佛法!」兒子也說:「我在小姐姐(女兒的朋友)家也看了這本書,太好了,媽媽你看看吧。」我雙手接過寶書《轉法輪》,打開書首先看到的是師父法像,我看著師父,看了好久,覺得似曾在哪裏見過,想不起來了,但又感到那麼熟悉、親切。我急不可待的看完《論語》,把寶書緊緊貼到胸前,我感到我久尋不見的寶書從天而降,真是歡喜的不得了。我從心裏喊:我找到了!我找到了!我一口氣把《轉法輪》看完,忘了做飯,忘了吃飯、睡覺,滿身熱烘烘的。丈夫和一雙兒女看我像小孩一樣的表現,都沒打擾我。

看《轉法輪》的過程中,不知不覺一身的病全無!

我的家變得喜氣洋洋。但丈夫怕戒不了煙、酒而沒學,兒子剛出學校門,想學修理家電技術,也沒學。他倆沒學但特別支持我和女兒學大法。我和女兒商量,我們得法了,怎樣叫更多的人得法。女兒說:「市裏有煉功點和學法小組。」我說:「那咱們也搞煉功點、學法組,從咱家做起。」於是女兒在鎮裏臨街租了一間小房開了個服裝店,作為聯絡點,又找了兩名會做衣服的員工(以前也曾在一起練過別的氣功),把縫紉機搬到我家來。因租的房子小,只能做裁剪用,女兒就把裁好的衣服拿家來,由我和這兩名員工在我家做衣服,按計件分成。她倆很快也成了大法學員,第一個學法小組就成立起來了。

我們早晨一起出去煉功,白天邊做活邊聽師父講法,晚上在一起學法。學法小組發展很快,不久就達到十二、三個人,這樣,我們村的學法小組和煉功點就這樣形成了。

本鎮有一對剛剛結婚不久的小夫妻,他倆去問我女兒,表示他們也想煉法輪功鍛煉身體,我女兒很高興,說:「你倆根基好,緣份到了,師父點化你們找到這裏,師父管你們了。你們看看這本大法書。」他們看完同聲說:「這正是我們要找的法。」他們馬上請了《轉法輪》,加入到學法小組來了。他倆都是在鎮上工廠上班的,白天上班,早晚參加煉功和學法小組學法。

我們村人得法了,別的村還沒得到,我女兒就到處找她的同學聯繫洪揚大法。我們學法小組同修也在一起切磋,如何出去洪法。大家的意見是,除了就近村屯找自己親朋好友外,我們也像城裏同修那樣聯合起來到各村去,集體煉功洪法。

我們做了一個「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女兒向市裏同修要來了掛圖,組成一個自行車隊,聯繫附近村鎮的親朋好友,到他們村就在他們家或門口擺上橫幅和掛圖,或集體煉功,或自己親身現身說法,洪揚大法。每週六出去一次。我們學法小組由原來的十三、四個人逐步像滾雪球似的人越來越多──各村參加學法的人也參加到我們的隊伍中去別的村洪法。正像師父說的:「果然有緣能悟者,倆倆相繼而來,入道得法。」(《精進要旨》<悟>)兩年中,附近三十里左右的村鎮都建立了煉功點,成立了學法小組,都有了輔導員。

我女兒自然就成了這一大片的輔導員了。同修們經常到女兒的服裝店切磋,到她那裏取由我女兒從市裏拿來的師父的新經文和其它資料。女兒還和縣裏聯繫,成立了縣輔導站。把縣輔導站和市裏聯繫到一起,這樣她就不用去市裏取資料了。各村輔導員都直接和縣輔導站聯繫,縣輔導站也成立了資料點。真是大法洪傳,熱火朝天,好多人成了大法學員。我和女兒還去市裏參加一次萬人修煉心得交流會,真是說不出來的殊勝和壯觀,用語言難以表達我們的喜悅和幸福!

二、反迫害 信師信法堅定不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鋪天蓋地的迫害法輪功,對我們修煉人來說真是晴天霹靂!各地輔導員大批被抓捕關押,女兒也幾次被綁架拘留。她堅決不配合邪惡,每次都正念闖出。

煉功點和學法小組被衝散。女兒和縣輔導站同修聯合起來到處講真相掛條幅。有一天,一夜間在縣城六十多里的公路兩旁的樹上、電線桿上都掛滿了條幅。女兒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到派出所,沒想到一下竟被非法冤判十二年,關進省女子監獄。

女兒被迫害,我就主動和就近同修聯繫,一起學法、講真相。在二零零一年末,我也被綁架非法勞教,關進市教養院二年。我女兒身陷冤獄十年多了,但她不配合、不「轉化」,不論受到甚麼酷刑,信師信法決不動搖!我也一樣,惡警無論怎麼威脅利誘,我就是不配合,不「轉化」,也不參加勞教所裏的任何勞動,我心目中只有師父,只有法,誰也動不了我。我整天就是背《論語》和《洪吟》,誰來所謂「提審」我都不配合,不發言,不說話,只要張口就是講真相(那時候還不懂得發正念,也還沒有「三退」)我天天在心裏喊:師父救我出去,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洪法講真相。他們叫我勞動,我說我不是犯人,我沒犯罪,你們把我弄這來不讓煉功,還叫我給你們幹活,我幹不了。我一不煉功身體就不好。難道我自己就管不了我自己!?

他們不相信,讓法醫給我量血壓,一量高壓二百二十多,心跳一百二十多次(其實我一直是低血壓,這是師父演化出高血壓呵護我),他們也就不敢叫我幹活了,怕我昏倒。一到休息時我就站在窗戶前用個鉛筆頭和撿來的煙盒,看著窗戶外山頂畫畫,畫完了給大夥看。大家都說好,就給我找煙盒和鉛筆頭,叫我畫。管教也沒辦法。管教一管我我就給她講真相,我說你也是女人,我也是女人,我和你母親年齡差不多少,你回家問問你母親,女人這一輩子怎麼過來的。你們要對我不好,就連你母親也不原諒你們。我不停的給管教講真相,根本不給她說話的機會。後來她就不管我了,看見我畫畫,她一笑就過去了。

零二年七月,我的身體看上去忽然不行了,不能行動,不吃,不睡,好像隨時都有過去的危險!

教養院害怕了,勞教期限還剩半年,提前讓我回家了。

三、迫害使我家破人亡

到家一看,屋裏屋外亂糟糟的,屋裏酸臭難聞。孩子的爸爸在炕上趴著,看我回來高興的,強挺著欠著身子半躺半坐,瞅著我傻笑,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這時兒子才告訴我,他爸爸得了腦血栓無錢治,生活不能自理,病了好長時間了;兒媳婦看這個家覺得沒希望了,就和兒子離婚了,除了他的衣服以外,連房子都賣掉將錢拿走了!

我想家怎麼變成這樣?!猛抬頭看見師父法像(因為我家師父法像和大法書被我丈夫和兒子藏起來沒被搜走)在那閃閃發出金光,師尊正在看著我笑!我一下明白過來,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不怕!我雙手合十,謝謝師尊。我立刻站起來到廚房看了看,甚麼吃的也沒有。我拿起電話給弟弟打電話,告訴他,我回來了,請立即給我送點米和菜來,我家啥也沒有,我得做飯吃。二十里路,弟弟他們開著拖拉機一會就到了。哥哥、嫂子、弟弟、弟妹還有孩子們來了十來個人。嫂子和弟妹一看我家這個樣都哭了。弟弟說,多次打電話都打不進來,一點也不知道你家變成這個樣子。我到電話那一看,上面很厚一層灰,長期沒交電話費,電話早就卡斷了,根本就不響,我一下愣住了,我剛才的電話怎麼打出去的?這是師父給接通的電話啊!這時弟弟說:「姐姐,你臉色很好,身體也很好啊!」我悟到,再晚回來幾天,這個家就沒了,邪惡想藉此毀掉這個家,用以破壞大法。是師父讓我及時趕回來拯救這個家。我想這是師父給我的任務,我一定要很好的完成,戰勝邪惡的一切安排!我身上一股熱流通過。吃過飯我精神十足,給丈夫擦一擦臉,餵他飯,他看著我笑了。我讓哥哥、弟弟他們都回去吧,我能處理好這些問題。弟弟給我留下點錢,他們就都回去了。我給丈夫剪剪頭,擦擦身,換一下衣服,我一看衣服、被褥、炕、牆上全是尿,潮濕不說,味道難聞。

我讓他和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有空就給他讀《轉法輪》。

我回來了,丈夫心裏受到震動。半個月後,我把這個家清理乾淨了,像個家樣了。他也能生活自理了,也能幫我幹點活了。可是他好了一階段,又開始抽煙喝酒了,怎麼勸也不聽。他說:「你們煉功太苦了,半夜打坐發正念,煉功起早貪黑,還不能抽煙喝酒,我受不了,我不能煉。」他再也不參加學法了。不久他又犯了腦血栓,住院治療無效,他最後拉著我的手,看著我很久不說話。我知道他心裏想的是不到六十歲,女兒在監獄,兒子離了婚,這個家丟給我,他是多麼不甘心哪!他閉不上眼睛啊!他費很大勁跟我說:「怪我沒聽你的話,……我對不起你!」我說:「你不要說了,要記住法輪大法好,趕快去轉生得法。」他說:「這回我一定聽你的。」──他閉上了眼睛走了,安詳的走了。可能他的主元神明白了。我希望他來世成為真正的大法弟子,「朝聞道,夕可死」啊!

丈夫去世後,在親朋好友幫助下簡單安葬了,也沒敢告訴獄中的女兒。處理完了,親朋好友們都走了,晚間剩下我們母子倆。看看大房子被結婚不久的媳婦給賣了,剩下這空蕩蕩的小屋,陰沉沉的。四隻眼睛相對,我失去丈夫,兒子沒有了妻子,女兒還在監獄受苦,兒子哭個不停。「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 〉),師父的話在我腦中回旋……。我猛抬頭看見師父法像放射著金光,我立刻走上前給師父法像上香,雙手合十大聲說:「師父您放心,您既然信得過我,讓我趕回來拯救這個家庭,我一定能做好,戰勝邪魔,洪揚大法,決不辜負師父的期望。」我回過頭來對兒子說:「要精神起來,我們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不怕,你還有媽媽照顧你,我們一定能夠闖過去這一難關,定會柳暗花明!」

四、大法是根本 繼續精進實修

過去我家不種地,丈夫是瓦工,我和女兒開服裝店,經濟來源較好。這一下服裝店沒了,丈夫去世了,兒子剛出學校門不會種地,也沒有地。他想學修家電還沒學會,無經濟來源。但我們還有房子,雖然舊小但能住,前後園子很大,種菜五、六個人吃不了。雖然我五十多歲了,下地撿柴火背回家,一點不覺得累,多弄點柴火,冬天把屋裏燒得暖暖的。

一個親戚家開家電修理部,親戚答應兒子去學技術,管吃,管住不開工資。村內有人家活幹不過來,找我去打零工,我自己一個人吃飯問題也能解決了。

我安下心來,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做三件事。但由於原來認識的輔導員有的被迫害,有的流離失所不在家,和誰也聯繫不上,只能自己在家學《轉法輪》和「七•二零」以前師父的經書。就在我比較苦惱的時候,我女兒的朋友的年近八十歲的父母從二百里外的城市來看我,給我帶來了「七•二零」以後師父的經書和有關資料。這真是久旱逢甘霖啊!就像見到家裏的親人。我眼含熱淚緊緊抱著新經文和資料,感謝師父對我的關心和精心安排。經過交流得知,他們二老也是經歷了幾次被迫害,女兒也正被關在省女子監獄受迫害。他們的精神對我鼓舞很大,還答應每月給我送一次資料,直到我和縣裏同修聯繫上為止。

年近八十的老同修,每月從二百里外給我送資料,嚴寒酷暑、風雨不誤,使我勇氣再生,精神倍增,如飢似渴晝夜苦苦讀法,不眠不休,決心把耽誤的時間補回來。我反覆看了師父新經文,特別是《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北美巡迴講法》和《導航》,使我更加心明眼亮,方向更明,信心更足!我要多學法,緊跟師父正法進程,抓緊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

學法使我進一步懂得了修煉的嚴肅性,大法弟子是在走神的路,只有在人中苦修、實修、修去人心,才能走出人!我也認識到只有學好法才能修好自己,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做好三件事、多救眾生。我要珍惜這萬古機緣,決心多學法,學好法,煉好功,發好正念,不管多苦多困難,我都要堅持。這樣,我把修煉中遇到的每一個苦、樂、關、難都當作師父給自己出的考題,站在法的基點上,以法為師,保持修煉人的心態,一次一次的突破,一點一點的提高!

第一個年真不好過啊!三十晚吃完飯,我坐在炕上發呆,心裏感到空蕩蕩的,缺點甚麼?!兒子看到我這樣,就坐到我身旁對我說:「媽媽,過年啦,要高興點,姐姐不在還有我呢,我已經都學會了,過完年我就自己去修家電,我掙錢孝敬您,一定不讓您受委屈!」聽到二十幾歲的孩子懂事的說的這些,我又高興又心酸,我說:「媽不是這樣想的,我還能幹,我是想我沒修好,沒能救了你爸爸,也沒能保護住你那個小家庭,我對不起師父,讓師父為我操心。不只是咱一家,被迫害的這些同修都不能在家過團圓年,師父的心裏得多難受啊!都是他的孩子呀。我就你一個姐姐不在家,我就這樣想她,師父的承受該多大呀!都是我們沒修好給師父造成的負擔,我感到是對不起師父啊!……」

正說到這兒,忽然聽到外邊車響,不一會兒進來一對同修,長時間沒見面,差一點兒不認識了。他們給我送來一袋麵、一桶油,還有肉和各種菜、水果……還有五百元錢。我說:「你們這是幹甚麼?」他們說:「你先不要說話,我們知道你甚麼都不要,可是這是師父讓我們送給你的,我們倆是雙職工,我們有工資。你們沒有經濟收入,這第一個年,你一定要領孩子過好,別讓常人笑話我們,要讓師父得到欣慰!」我給師父法像合十,謝師父關心!他們一直幫我包完餃子才走。我被感動的哭了,我大聲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東西我留下了,五百元錢說甚麼也不能收。

經過幾年的努力,師父拉著我的手步步精心安排,事事都順心,該過的關也能闖過去,雖然吃些苦,但心裏甜滋滋的:找回兩名昔日同修;和縣裏聯繫上了;每週能及時得到資料;能在一定時期內和幾個同修到一起切磋交流;家裏還經常有同修來往。

兒子技術也學成了。他沒有甚麼名師,但在師父呵護下,他很多東西不學自通,現在對電腦、電視、家電修理也比較精通了。近幾年積累一些資金,去年秋天自己動手把房子裏外進行了整修,門窗都換上塑鋼的,上了天棚,鋪了地磚,屋內調整出三間寢室,我們母子一人一間,還給他姐姐留一間,而且還間隔出一個佛堂,專供師父法像。來的同修和他的朋友都說:「真行,這房子裝修的像樓房似的!」

由於兒子在家裏修家電,本村鄉親們的小的活不收錢。修家電後就和他的同學、朋友來往比較多,也給我們同修到我家交流創造了一個方便條件。由於我們按真、善、忍標準處事,我們的行為影響了很多人,也救了很多人,大家都知道我煉法輪功,了解我們一家的情況,我們母子倆在村裏威信較好,不少人願意和我們來往。鄉親們也很關心我們,支持我們,我們已創造出一個比較寬鬆的修煉環境,也促進了我和同修們共同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

最近有人為兒子介紹了對像,很快小家庭會建立起來。正像有的同修說:「你家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正是:

歷盡滄桑吃盡苦,悟懂人情寒透心。
幸遇主佛來普度,看破紅塵想歸真。
得法勤修十五載,時時事事靠師尊。
信師信法再精進,抓緊時間多救人!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由於學法不深,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