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到派出所正念要回師父法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我去了二樓進了「教導員室」,向他說明了我的來意。他說:「你先回去吧,我明天和所長商量商量。」我說:「這有甚麼好商量的,你把我師父的像片給我不就行了嗎?」他說:「我不能給你,我要給你我要犯錯誤的,你的膽子夠大的了,像你這樣的人,我們想找都找不到,你還送上門來了。」我微笑著坦然的站在他的面前正視著他。我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保護著我、加持著我、點化著我。我向他講敘著大法的美好、講敘著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講述了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的天理。他說:「你走吧,這是政法部門啊,……」

當我把車鎖打開,再次雙手舉起師父的法像高喊時,發現院子裏的警察、警車沒有了,他們都逃走了,很大的院子空空的。我又一次體悟到:師父的偉大!大法的威力!

──本文作者

我今年七十六歲了,一九九五年五月初喜得大法,在偉大慈悲師尊的呵護下,在偉大法光的沐浴下,我身心受益良多,感激之心無以言表。暗下決心:聽師父的話。

得法十六年來學法煉功沒間斷過。我每天早上三點五十分開始煉一~五套功法、上午或面對面的講真相、勸三退或做其它的證實大法的事。每天下午基本上能學三講《轉法輪》。晚上學師父在各地講法。十六年來我逐段逐段的背,背了四遍《轉法輪》,抄了一遍《轉法輪》、每半個月背一遍《洪吟》。通過多學法,在我現在這個層次中體悟到:大法淨化我的心田,大法開啟我的智慧,大法堅定我的正念、賜予我勇往直前的勇氣。大法賜予我的太多太多,說不完。十年來,四個整點發正念,我沒間斷過。

二零一一年五月下旬的一天十點鐘左右,某派出所的三個惡警無故到我家騷擾。他們臨走時,要拿走師父的法像,我著急中心生一念:要保護好師父的法像!我當即從惡警的手中把師父的法像奪下來了,放回原處,並義正詞嚴的說:「不能拿!這是我師父的法像。」他們又拿放在放像機旁邊的光盤,我一邊說:「不能拿!我晚上沒事放錄像看的。」一邊伸手從他的手中奪迴光盤,他們把光盤放下了。我把他們送出大門外,回到屋裏,突然發現師父的法像沒有了,被他們偷走了。我焦急萬分,和同修們交流了一下,歸正人心,堅定正念。我決心去要回師父的法像。我求師父加持我。於當天下午兩點半我以純淨的心態騎上自行車直奔某派出所而去。

到了值班室,我說:「我來報警!我家被偷了。」值班警察問我:「丟了多少錢?」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今天上午十點左右你們派出所的三個警察到我家去偷走了我師父的像片,我來要我師父的像片。」值班警察又問我:「他是偷的嗎?」我肯定的回答說:「他是偷的。」我把當時的過程說了一遍。一會兒偷師父法像的惡警進來了,氣勢洶洶的說:「法輪功是×教,像片不能給。」我走到他跟前,一邊向他講著大法的真相,一邊看著他的警號,他把身子轉向一邊,厲聲的說:「不許在這裏宣傳法輪功,你坐那坐著吧」。這時一個普通人講起煉法輪功的如何了不起。那人又問我自焚是怎麼回事?我說:「那是假的,是為了迫害法輪功造的假。」大家都在聽著。這時又進來一個年歲大一點的警察,當我問值班警察,剛才那個警察哪去了時,這個年歲大的警察厲聲的說:「哪個警察?哪個警察?」他邊說邊把我推出了門外。在師父的加持下,我的心坦然不動。

我去了二樓進了「教導員室」,向他說明了我的來意。他說:「你先回去吧,我明天和所長商量商量。」我說:「這有甚麼好商量的,你把我師父的像片給我不就行了嗎?」他說:「我不能給你,我要給你我要犯錯誤的,你的膽子夠大的了,像你這樣的人,我們想找都找不到,你還送上門來了。」我微笑著坦然的站在他的面前正視著他。我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保護著我、加持著我、點化著我。我斷斷續續的向他講敘著大法的美好、講敘著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講述了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的天理。他說:「你走吧,這是政法部門啊,你的膽子夠大的了,這些年來,我們收了好多這樣的像片,沒有一個人來要的,你是第一個。」我繼續向他要師父的法像。他不給,幾次催著我走。最後我無意識的說了一句:「教導員啊,你好糊塗啊,我怎麼才能救了你啊!」這句話,不是我想出來的,我悟到,是師父點化我說的,這位教導員可能就是我今天要救的人。他說:「我也說你一句,大姐,你好糊塗啊,你怎麼能到政法部門宣傳法輪功啊。」

當我無可奈何的推著自行車走近派出所的大門時,腦子裏出了一念:師父的法像沒要回來,怎麼能走呢?我悟到,這又是師父的點化。我頓時精神起來了。心想:是啊,師父的法像沒要回來,不能走!我返回二樓要去找所長講大法的真相,被值班的警察截住了,我再次向他們要師父的法像,其中一個警察說:「法輪功是×教,像片不能給。」我說:「你拿出法律條文我看看,法律的哪一條規定法輪功是×教。」他說:「拿不出來。」我說:「你拿不出來,法輪功就不是×教,是正法。」他叫我走,我說:「我要不回我師父的像片,我就不走。」他說:「那你進值班室坐著吧。」我坐在椅子上,心想:我是正神,我一定要把師父的法像要回來,你們在我的面前敢說一個不字,這事師父說了算,我說了算,你們人說了不算。這時師父的法,展現在我的眼前。師父說:「這是宇宙在正法,世間只是巨大天體在正法中的衝擊下低層生命的表現而已。人對神能做甚麼?如果沒有外來因素,人對神敢做甚麼?人類社會的表現只是高層生命的操控造成的。」(《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我開始了長時間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舊勢力、黑手、爛鬼操控某派出所的惡警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惡!

過了一會兒,警察叫我去院子裏拿師父的法像。當我走到院子裏,看到有許多警察和警車。一個警察拿著師父的法像走到我面前,當我一眼看到師父的法像時,我如同與親人久別重逢似的,高喊了一聲:「師父!」我如同進入無人之地,雙手接過來師父的法像高高舉起,用盡全力,邊走邊大聲高喊:「師父好!法輪大法好!」當我把車鎖打開,再次雙手舉起師父的法像高喊時,發現院子裏的警察、警車沒有了,他們都逃走了,很大的院子空空的。我又一次體悟到:師父的偉大!大法的威力!我在院子裏,再一次雙手高舉著師父的法像大聲高喊:「師父好!法輪大法好!師父好!法輪大法好!」這時我感到我做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維護大法、保護好師父的法像是大法弟子的責任。

我把師父的法像放回車筐裏,像朝外,讓過路的世人都能看見,我緩慢的騎著自行車,一路上暢通無阻。

到了宿舍區門前,我下了車,打開手機一看是下午六點二十四分,心想:我要把今天的事講給單位裏的人聽。揭露惡警的醜聞,讓世人看到大法的威嚴。我推著車子向院內走去,剛走近體育活動場,其中一人喊我,問我到哪去了?我看見有好幾個人在體育器材那活動,我隨著她的問話把今天某派出所的惡警到我家把我師父的法像偷走、我又要回來了的事,概括的說了一遍,最後我又說:「他們太不像話了,到我家去偷。」我們說話時,有人圍過來聽,有人拿著師父的法像看。

我感悟到: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的身邊,看護著我,扶我走正;加持著我,將邪魔除盡;帶領著我走過了這場正與邪的較量。

我的心性在提高、層次在昇華,是神的壯舉。

在此,弟子向師父合十,謝謝師父的呵護、謝謝師父的加持、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謝謝同修們的幫助。合十。

因個人修煉的層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的,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謝謝,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