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主動同化大法 救度更多有緣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我在賓館做出納工作,單位的管理人員不斷更換而且家都不在當地。由於大家吃住在一起,工作在一起,工作、生活中難免有磕磕碰碰的事情發生,要處理好各類矛盾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我要救度身邊的有緣人,所以我必須修好自己,我為他們而來。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轉眼我們又走過了一年。這一年,在兌現史前誓約中、在助師正法的路上,我主動同化大法、修好自己,在師尊的看護下,路越走越寬。感謝師尊慈悲苦度。在此僅把我的點滴修煉心得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分享。

1、明晰正法修煉法理,救度更多有緣世人

師父在法輪大法《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說:「整個宇宙所有的生命都不知道真相,他們把我當作了修煉的人,所以他們才敢這樣的幹。過去我跟你們講過,我說過去的這個宇宙中的法是眾生都不知道的,所以我在正法,它們卻認為我也是在創立一套證悟的東西,只不過是非常純正、層次非常高,在它們看來僅此而已。這就是它們今天所敢於給我們帶來這場災難的原因,那就是更高的果位與這麼大的法就得這麼大的考驗,但是呢,反過來講,如果不允許它發生,它也發生不了。我是要利用它們安排的這一切看它們所為中的心性。」

我悟到:舊勢力它們之所以在正法中安排了這場巨關巨難,所謂的考驗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因為它們把師父傳的這部正宇宙大穹的法當作是一種個人修煉,而師父是要利用它們安排的這一切看它們所為中的心性,是不承認它的一切安排的。

師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中說:「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

正法中師父只看眾生對正法的態度、對大法的認識。那麼我們的修煉不只是修好自己(個人修煉),還要去糾正一切不正的因素,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向世人講清真相,才能使眾生擺正對正法的態度從而有未來,在助師正法中大法弟子只有主動在法中歸正自己走正路,才是眾生得救的保障。

2、在法中歸正,開創環境,救度眾生

我在賓館做出納工作,單位的管理人員不斷更換而且家都不在當地。由於大家吃住在一起,工作在一起,工作、生活中難免有磕磕碰碰的事情發生,要處理好各類矛盾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我要救度身邊的有緣人,所以我必須修好自己,我為他們而來。

我和第一任會計合作時正是企業裝修時期,那時業務很忙。對內部裝修各項目人員的生活起居我都主動給予照顧,對外部裝修隊伍方方面面我給予他們方便。因為大家都很尊敬我,我給他們講真相就更有利。我主動找機會去接觸各類人員,一撥一撥的都給他們講了真相做了「三退」。儘管我有很多事情要做,也沒忽視身邊的這位會計。他在家鄉有工作,只能每週來單位一次。我對他說:「這個軟件記賬我沒做過,你教會我,你來時再審查一下,匯總就可以了,這樣會節省時間,你也能早點回家。」我很快就學會了軟件記賬。有一次,他來單位只用兩個小時就完成了該做的工作。我倆的工資是同樣的,我沒有任何怨言,他很感動,給他講真相沒有障礙。我所做的這些,同事和老闆都看在眼裏。

第二任會計上任時,賓館已經開業了。他沒幹過會計工作,我就一點點教他業務。保管員也是新手,我一邊照顧這個,還要再管那個,自己還有一攤活要幹,每天忙的我不可開交。我看到他們有時間時上網玩遊戲,並不主動學業務,他們還吵著說累。我想:做好這一切的目地是證實法,開創環境救人,自己忙成這樣,干擾了做三件事就不對了。我和同修交流,對照大法查找自己,在和第一任會計合作時,想多替他承擔一些,和第二任會計合作時,還有要表現大法弟子有能力、要證實點甚麼的顯示心理。自己還是把個人修煉看的重了,這種認識就正好符合了舊勢力在正法中對大法弟子的安排。它有了藉口:你不是要做好嗎,那就再給你加碼做好吧。實質上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不讓你有學法的時間。

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是單純的個人修煉的問題。我們是和師父正法同在的,是和法聯繫在一起的,是肩負著救度眾生的重大責任和使命的,救人是第一位的,我的工作環境是為了救人而存在的。當然,修好自己是必須的,工作不應該都壓在我一人身上,干擾我做好三件事,這是不正確的狀態,我不要這樣的安排,要走師父安排的路。這些是我有了執著求來的。

在認識上清晰後,我找到老總對他說:企業一時有困難我可以承擔起來,但長期這樣下去對企業是有損失的。不久,又來了第三任會計。我擺正了正法修煉和個人修煉的關係,有更多的時間做三件事了。

當第四任會計剛上任不久,老總對我說,會計對我很有想法,看我一天啥事沒有。我笑著回答老總:我清閒不清閒,你最清楚,我幹的是別人幹不來的;你看吧,等不了多久她一定會有變化的。

到了月底,她說不會訂憑證,我就把單據幫她一張張粘貼好裝訂成冊。在生活中我也處處照顧她,讓她住最好的房間,我還親自給她鋪好床。她吃饅頭扒下的饅頭皮我撿起來吃,冬天給她糊窗縫,過年給她買禮物。辦公室搬家,她和女兒像沒事兒人一樣溜達,我雖然有「病業」干擾卻硬挺著搬東西,還張羅為來看她的女兒買食品。有時廚師有事不能來,我就主動給大夥做飯,她只等著吃現成的。我從沒有一點怨言。慢慢的她開始改變了,而且她變化非常大,也學著關心別人了,也不浪費糧食了。有一天我回來晚了,剛進屋她就主動給我盛飯,端到飯桌上問候我。

面對下屬我也擺正自己的位置,理順好工作上繁雜的關係。一段時間,老總安排我幫助店長管理企業。在這過程中,有過艱辛,有過磨擦,也有成績,更讓我看到的是自己的不足──小店長年齡還沒有我孩子大,卻狂妄自大,我幫他工作,他還在背地裏表示不滿;他的工資比我高,相當於我工資的一倍半還多,但是工作能力不盡人意。我的妒忌心、怨心、被傷害的面子心,還有顯示心暴露無遺。一次我向老闆傾訴後,老闆準備辭掉他,讓我擔任副總。這時,我對照法明白了我應該向內找。我覺的:要我管理企業一定能比他管的好,可他和老總的緣份就是那麼牽的,如果他因為我失去工作,我實際上幹了一件壞事,而我卻沒修。

我對老闆說:我現在已經帶他走了一段過程,該做的,該完成的我也都示範過了,我該撤出來了,慢慢培養他吧,只要他需要我,我會盡全力。

我又對店長說:我把我的管理思路告訴你,還有你自己的管理辦法,加在一起你好好做吧,將來你會成功的。我的寬容大度,使這個曾經當面摔過我,背地罵過我的狂妄的小店長深受感動,除了內疚就是努力工作去了。而我修去了那些執著心。

我們的企業效益非常好,一人修煉全企業受益!更重要的是我修好了能救了更多的眾生。

3、在工作環境中主動收救有緣人

工作環境開創出來以後,來的、去的、接觸到的,能講的我都主動去講。企業上下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大法,都知道我好,講真相也就沒有障礙。碰上員工的子女、丈夫、姐妹也不錯過。還有師父安排來的有緣人得主動去講,也不能落下。

一次,我到客房貼粘花,有兩個在住客人要求先給他們房間貼,我就主動向他們徵求對賓館的要求和意見並馬上答應合理的那部份要求,他們很高興,我就智慧的在客房裏和他倆講了真相,他們也「三退」了。

有一次,一位客人找到我說,她要買房間裏的洗髮液。我告訴她這個洗髮液沒有包裝,不能出售。緊接著對她說:謝謝你對我們賓館的信任,我有個熟人賣的洗髮液是名牌,非常好,我帶你去能買進價。她很感激,一路上我向她講真相。雖然當時她沒「三退」,不過她已經聞到了大法的美好。當她拿到洗髮液時她見證了大法弟子的善,有機緣她會得救的。

一天,有個員工到財務室借錢,她眼睛哭的通紅,說她的父親正在醫院搶救。我馬上給她拿錢並和她一起到醫院看望。一路上我告訴她大法神奇能救你父親,她明白後做了「三退」。她的公公、母親很焦急的在搶救室門外等待,我和他們講了我婆婆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轉危為安的事實後,他們倆人不斷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退出了邪黨組織。然後我向護士要求進搶救室救病人。護士說醫院有規定不許進搶救室。我想我是來救人的,必須進去!我就對護士說:醫院的規定我懂,就一分鐘,看一眼就走。她反覆請示大夫,最後只讓我一人走進搶救室。我貼近病人的耳旁呼喚他的名字:×××,你的元神聽著,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一定會好的。

次日我又去了醫院,把真相護身符送給這位員工的母親,囑咐她等病人明白時給他戴在身上。她握著我的手哭著謝了又謝。同時我又把她家四位親屬做了「三退」。不久她的父親出了院,直到現在身體一直很好。

再有一次,鍋爐出現故障,廠家派人來修理。完工的那天晚上,我帶著早餐和水果到他們的住處看望,自我介紹後對他們說:你們辛苦了,來時你們老闆打過電話,告訴我們要照顧好你們,如果有不周請你們原諒。明天要走了,這是點吃的,明天路上用。兩人很高興,藉機向他們講了真相。

在工作中有很多這樣的事,雖然看來與我的工作沒有關係,但是只要用心,主動找機會去講,世人才不會失去得救的機緣。

4、否定舊勢力的干擾,逆境中救人

我知道能見面的人都是有緣份的,可有些時候是在困境中接觸的人,那時我從心底發出善念:我是來救你的!我不承認任何干擾。

記的裝修時,有幾個單位租賃的辦公室租期未到需要提前搬出去。他們很不高興,其中一家把交到我手的鑰匙用欺騙的手段又要了回去,難為我們。我不被這種假相帶動,我只有救你的份,追著他們講完三退後我才放心。

一次,在修鍋爐的時候,一位年輕員工三個手指被劃傷,其中兩個手指的肌腱被割斷。同事讓我陪他去見員工的家長。我知道救人的機會來了,我首先否定一切干擾。

我有過一次遺憾的事:那也是一位員工受傷後,老闆讓我去處理。當時我沒想甚麼就告訴趴在床上的老年員工:念「法輪大法好」。他的姑爺一步竄過來嚷道:我們不信這個,拿錢來上醫院!老闆讓我和他們協商好再付錢,可他家人就是想先要錢。病人手術那天,在醫院大廳裏又要給我錄像又要動手打人,鬧的很厲害。經歷了幾個月的時間才把這件事處理好,雖然過程中讓他們全家見證了大法的美好,但是只救下他們老倆口。

這次我定下一念:歸正自己,否定一切不正確要求,逆境中救人。當晚我們買了禮物見到他的家人,表示照顧不周誠意道歉,希望能得到理解,請他們放心,會盡力醫治,讓家人滿意。

次日,我親自帶車接他到醫院打點滴,一直陪護到中午又親自取來午飯。他的奶奶很感激,我給他奶奶講了大法是甚麼。她不但做了「三退」還說回去給她的兒女們也退了。我每天抽出空來去醫院陪他,找機會給同病室的人講真相。停藥之前我給他的父親打電話通報情況,安慰他們。停藥之後也經常溝通,該上班的時候,這個員工認為他是工傷,很多要求很過份,對於他的一些無理要求我也不被其帶動,通過對他講道理,告訴他如何做人,經常和藹的問候,抑制了他的魔性,開導他,包容他,他該得的都付給他,最後他高興的離職。他的父親和家人都很滿意。我利用了這次關照他的機會勸退了十餘人。

還有一次,因天氣原因客戶不能準時到機場,起早給我們打電話改簽機票,他說打了幾次電話,對方很不耐煩的罵了髒話。這個客戶又急又氣,早早趕來,原來是我們的業務員把電話轉手機時出了錯,當時轉簽的機票價位不斷上漲,三個客人憤憤不平,連吵帶喊的說:如果早些時候聯繫上,不會有這幾百塊錢的損失。我心裏非常清楚他們是來得救的,我否定一切干擾,安慰他們:別急,先把票改簽完,誰的錯誰來負責。我幫他們合理的協調好後,他們很滿意。我適時的把真相講給他們,全都順利辦了「三退」,最後握著我的手道謝告別。

類似的事情有很多,無論舊勢力怎樣安排眾生與大法弟子結緣,我都要擔負起救度眾生的責任,把壞事變成好事。師父把我們確立為完全符合法的生命,是最正的,我在不斷同化大法歸正自己的同時,堂堂正正的去歸正一切不正的,所在的環境自然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一切障礙為救人讓路,在逆境中也能救了人。

5、否定舊勢力的經濟迫害安排,同時救度有緣世人

正法修煉,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責任

走入正法修煉以後,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單位停發了我的工資,雖然我一直做三件事,法理還不是太清,在邪惡迫害中流離失所,家人不理解,丈夫受牽連,全家沒有了經濟收入。

二零零六年春,我和同修一起為否定經濟迫害經營了一個小店。結果沒成功還把借來的錢全賠了進去,這對我來說真是雪上加霜。

後來又有同修幫我安置在一個企業裏工作,在那個環境的實修中不斷學法,在理性上昇華,修去了怕心,那個環境成了我救人的好場所。

在工作中,我除了完成本職工作外,還主動幫助同事做一些我能做的工作,目地是能更多的接觸到人,我一心撲在救人上。我的工資一年高於一年,在單位工資是最高的。

回過頭來看,二零零六年那次為了否定經濟迫害而工作的過程──自己承認邪惡栽贓的罪名,看重邪惡對我的所謂「通緝」,在流離失所中由於怕心不敢講真相,在開店的過程中接觸到很多有緣人,他們因我的執著而失去救度的機緣。

師父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中說: 「你是修煉人,你要有威德,你的威德從哪裏來的?不就是你能夠在這艱苦的環境中放下自己、沒有自己,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完全能夠做到為法負責嗎?這本身不就是威德嗎?而且是在艱苦的環境中做到的。越強調自己、帶有自己的時候,就越沒有威德,所以做的事就不容易成功、不容易做好。因為大法的事就應該是最神聖的,所以越不帶自己的觀念、不帶有自己的因素,做起來就越好、越容易成功。」

當時我把賺錢作為否定經濟迫害的基點,把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而後來當我去圓容師父所要的,放下了自我去救度眾生時,師父給了我最好的,那時丈夫也同樣有了一份工作,收入頗豐。

當我擺正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的關係後,家人對大法也支持了,一切都變了。目前,雖然我在外地工作,家裏的生意很紅火,每月利潤都在兩萬元以上。現在我對家裏的收入並不看重,「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們的基點擺在助師正法,圓容師父所要的,我們所做的一切證實法的事將不被任何一層理所制約,那都是最好的。

回原單位救度昔日同事是我當初的選擇

我所在單位是市直機關,在這個階層大法弟子很少。一直以來我很惦記他們,有時回來找機會去同事家告訴他們真相。有的見到我高興的不得了,他們得救我很欣慰;有的很冷淡,我替他們著急。師父看到了我的心,有時安排我在路上見到他們,每次我也不錯過機會,講給他們真相。見到我的同事都很關心我,鼓勵我到單位要回工資。

其實,幾年前我就有這個願望,回單位要回工資,否定經濟迫害,去救有約而來的同事們。可每當我回到家時,一些觀念又擋住我,拖了又拖,正念不強。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講:「你們知道嗎?就單單這一個修煉的問題,在宇宙低層是多複雜,到了高層次上就簡單了,沒有了修煉的概念了,只有消去業力的概念;再高層講的是一切麻煩只為了鋪上天的路;再高層甚麼消業呀,甚麼吃苦啊,甚麼修煉哪,沒有這些概念了,就是選擇!宇宙的高層次上就是這麼一個理,看誰行就選擇了他,這就是理。」

在正法這件宇宙最重大的事情上,師父選擇了我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作為宇宙中的生命選擇了來在人間助師正法,擁有這一宇宙中至高無上的榮耀,而今天我該如何回報師父的慈悲救度,圓容師父所要的救度眾生呢?我要做的選擇就應該是師父所要的,去救度他們,我一定行!我的正念一出力可劈山,一切障礙師父都給我拿下去了。我決定到單位去救度有緣生命!

那一天,全市的同修們都發正念加持我的眾生得救,也有同修到單位附近近距離發正念,解體一切干擾。當我來到闊別了十餘年的單位見到了久違的同事們時,他們像見到了久別的親人一樣和我攀談,有的和我擁抱,還有的拽住我的手留我吃飯。我史前的願望在兌現中,心中別有一番感受。

我見到現任局長時向他問候並告訴他:我來有兩件事,第一,告訴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心裏把加入邪黨組織的宣誓作廢,才能有好的未來;第二,我因煉法輪功被停發工資,我想請你幫助我要回屬於我的工資。局長和氣的對我說:那時我對你的印象非常好,這麼優秀的人怎麼能因為煉法輪功而不給工資呢。說著,拿起電話安排有關人幫助查問。

現在,要做的是利用要回工資這件事,一路救人,是我的不丟,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以上是我在助師正法中的點滴體會,我知道和做的好的同修比有很大差距,離師父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求更差之千里,我會努力,不斷精進!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謝謝全世界的同修們!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