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沐浴浩蕩佛恩 走出家庭絕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轉眼過去一個禮拜,儘管丈夫承認和那東北女人的事,可是卻沒有一絲愧疚和道歉的意思,一副有備無患、洋洋自得的樣子。他經常一邊看著電視,一邊晃著腿、隨著劇情、時不時的還笑出聲音來。他的親戚,這時也一邊倒的表示管不了這「就算他親爹活著都管不了」的閒事。從姨表姐的談話中無意中得知:婆婆為了保護她兒子,早已和丈夫商量好了,故意攪渾水,在親戚中散布流言。丈夫以我學大法、做資料為籌碼威脅我說:「你又想進(勞教所)去了!」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去年明慧網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剛剛開始徵集稿件的時候,也正是我處於家庭魔難之中的時候。在我的這個小家庭裏爆發了一場在常人看來簡直就是不可避免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間悲劇。我通過不斷的學法,在師尊慈悲的呵護下、在同修們無私的幫助下,以及我對師尊、對大法的堅信和從大法中修出的正念,堅定的維護著法。不斷的向內修、向內找,一步一步的走出險灘,使這個即將覆滅的家庭小舟平穩的駛向法輪大法這一幸福的港灣。

一、起因

去年八月底,一個週末的下午,路遇倆同事,說起本月的工資已經打入工資卡,他們都已經取出來了,催我趕快回家拿卡取錢。

我回到家,用屋門的鑰匙卻怎麼也打不開門。我知道此時,兒子出門找同學玩去了,只有丈夫一人在家,於是我便敲門。敲了半天,才聽見丈夫慌慌張張跑到門口,隔著門問:「誰?」一聽是我的聲音,他非但不開門,反而往回裏跑。我又用力敲了好長時間,他才極不情願的打開了屋門。進屋一看,沙發上坐著一個身穿緊身短衣、短褲、濃妝豔抹、神色慌張的東北女人,她光拿眼瞅著我,而丈夫也只穿了一條大褲衩,連上衣都沒來得及穿。

我本想拿了工資卡就走人,可又一想,我這樣走了不也太窩囊了嗎?我轉過身來問那女人:「你是幹甚麼的?你家裏有丈夫、有孩子嗎?你跑到我們家、青天白日、孤男寡女的插上門幹甚麼?」那女人支支吾吾:「我甚麼也沒幹,我甚麼也不知道,是他打電話叫我來的,門是他插上的。」丈夫一看,趕緊叫那女人先走了,轉過頭來對我罵罵咧咧的。因為敞著門,他又不敢大聲罵,就小聲罵。

我不再聽他胡攪攪,轉身下樓,去了住在我家後樓的他姨表姐家。我想讓她評評理,給我做個見證人。第二天,家裏的儲藏室空了一半:丈夫把他平時貪污的公家的酒啊、茶葉啊等等,像老鼠搬家一樣,轉眼之間搬的不見了蹤影。反而把我過年貼在門上、廚子上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福字和年曆全部揭下來斂在一起,藏在廚子頂上,被我無意中發現,及時發了出去。看來他是做了破罐子破摔的準備了。

二、迷茫

回到班上,我心中很鬱悶。修煉十四年了,大法已經在我心中深深紮下了根,遇事我也知道向內修、向內找,可還是修得跟頭把式的,找不到自己漏在哪兒,不知道怎樣才能從法理中昇華上來,把它圓滿的處理好。雖然我並沒把這件事情看太重,卻也是頭一次遇到,快下班了,如何回家面對這一切呢?正巧,A同修路過,我與她談了事情的經過和心中的迷惑。A同修說:「邪惡就怕曝光,你這事不能拖延時間,就看你站在哪個基點上去做。」我說:「那我下班就去,借此機會找他的親戚、鄰居講真相、勸三退去。」

見了親戚、鄰居的面,我本著禮貌、平靜、柔和的語氣給他們講道理、講真相。一圈轉下來,談話在一片祥和的氛圍中結束了。婆婆說:「我天天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姨婆婆退出了曾加入過邪黨的團、隊組織。姨表姐、姨表姐夫、和婆婆的鄰居都同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小叔子媳婦同意用自己的真名寫在錢上退出團、隊,花出去。同時,所有接觸到的親友都一致表示站在我這一方,答應勸導丈夫。晚上回來,我覺得心裏十分寧靜,恭恭敬敬的給師尊上了三支香,感謝師尊慈悲的呵護。香煙裊裊,不斷爆出香花,三支香非常齊整的燃燒到底。我認為這是師尊在鼓勵我。

轉眼過去一個禮拜,儘管丈夫承認和那東北女人的事,可是卻沒有一絲愧疚和道歉的意思,一副有備無患、洋洋自得的樣子。他經常一邊看著電視,一邊晃著腿、隨著劇情、時不時的還笑出聲音來。他的親戚,這時也一邊倒的表示管不了這「就算他親爹活著都管不了」的閒事。從姨表姐的談話中無意中得知:婆婆為了保護她兒子,早已和丈夫商量好了,故意攪渾水,在親戚中散布流言。丈夫以我學大法、做資料為籌碼威脅我說:「你又想進(勞教所)去了!」

我和丈夫之間的摩擦在不斷的增加,火藥味越來越濃,就像地下湧動的火山岩漿,一點小事都可能隨時引起爆發,幹事心驅使我像囫圇吞棗似的把這變了味的粥強行咽下。後來我倆的關係漸漸的轉入冷戰危機,他做的飯我不吃。我炒的菜他不動。他也開始三天兩頭的深夜才回家。而我每次出門,都鎖上我的屋門,怕他趁我不在家,偷偷進去查抄。

事情似乎不可逆轉的僵持在那裏了。

我每天上午學法,下午出去講真相,晚上回來看明慧文章,煉功、發正念都沒落下過,也沒把這事當作甚麼了不起的大事。我只堅信一點:師尊在所有的講法中從來沒有講過「大法弟子要離婚」的法,那麼無論天塌地陷我也決不走離婚這條道。無論我在歷史上犯過甚麼錯、與舊勢力簽過甚麼約,或者個人修煉有甚麼漏洞,我統統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干擾!我決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我只走師尊安排的路。大法弟子在人間有一個完整的家庭是師尊要的,我就必須無條件的去做到,這也是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我一定給將來的人類留下大法弟子正面的形像。

三、歸正

一天,一位同修有事邀我去B同修家。席間,我無意中談到了自己當時的處境,因為當時我覺得這一關儘管過的跌跌撞撞的,也已經成為過去了,沒必要再提起了。可是聽完我的一番話,B同修毫不客氣、一針見血的指出我所做的不符合法的地方和漏洞來:

1)、常人中的事就是常人中的事,大法的事就是大法的事。兩者不能摻,兩者摻在一起就互相干擾,出錯。你利用此事講真相,常人為了自保,順著人情同意「三退」和念「大法好」,並非真心實意的從心裏真明白了。
2)、你丈夫和家人還會把你丈夫的錯誤都推到大法身上,會找各種藉口說都是因為你煉法輪功,他才那樣的。這不但給大法抹黑,還讓他們對大法犯了罪。
3)、在這個問題上,你的丈夫和家人一直沒道過歉,就說明,他們根本就不認錯,更談不上悔改。你沒有能力擺平這件事情,說白了,就是你還有要修去的東西沒修去阻礙著你。你現在是一籌莫展、很被動,你在這一個問題上是徹底的失敗了。

B同修說的很淺白、很明瞭,事實真是如此。對照法理來說,我知道他說的是正確的。可是,如何去面對,我還是覺得一頭霧水。B同修繼續給我提幾點建議:

1)一定要在自己的心性上多下功夫,看看自己還有甚麼人心沒放下。
2)你對你丈夫和你兒子的情放下沒有(愛和恨都是情)。
3)你是否還有怕再次被勞教的人心。
4)常人中的事你就用常人的辦法去對待就沒有錯。

B同修還告訴我,他在這方面已經修得很明白了。他這幾天正好休班在家,讓我隨著事情的發展,隨時都可以去找他交流,他隨時都可以無條件的給我提供幫助。我知道這是師尊看我陷在泥坑中走不出來,安排同修幫助我呢。

師尊說:「當你心裏為甚麼事過不去的時候那不是執著心造成的嗎?」(《精進要旨》〈再去執著〉)

「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精進要旨》〈真修〉)

「再高層講的是一切麻煩只為了鋪上天的路」(《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億萬年的等待,千萬年的輪迴轉世,今天,我終於有幸被師尊選擇成為了這漫天的神都羨慕、都想當而當不上的大法弟子,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在人世間,我所遇到的一切一切的不如意,不都是我不願放下的執著才感到彷徨嗎?不都是我脫離了法的力量才感到孤立無助嗎?不都是師尊為了我的提高而給我鋪路的嗎?

對方是自己的一面鏡子。丈夫的表現不也是把我內心深處、隱蔽很深、不易察覺的執著被無情的翻出來了嗎?我的第一念是他錯了,我沒有錯,這又違背了師尊要我們遇事向內修、向內找的修煉原則。在不平衡的執著心的驅使下,第一時間就把丈夫推到了我的對立面上。怕心、疑心、仇恨心、妒嫉心等等各種各樣的人心潮起雲湧,統統暴露無遺還不自知。所幸我還沒忘記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才不得已強忍著,忍的很苦、很累。

可是反過來思考一下,十幾年來,在共產邪黨對大法弟子瘋狂的迫害、打壓下,我曾三番幾次的被邪惡非法抄家、勞教,丈夫一個人承受著社會、家庭、單位、各個方面的強大壓力,我站在他的角度,替他著想過嗎?他所承受的那些本不應該承受的,不也是因為我他才承受的嗎?我非但不及時歸正自己,還「常有理」似的,怎能讓人家瞧得起?

這件事情的出現,本來就是應該自己要提高、有自己要修的,可是我卻裏外不分的去向常人訴苦,去向常人尋求平衡。還利用冠冕堂皇的理由「講真相、勸三退」來搪塞自己的不足,掩蓋自己的人心。人能解決神的事嗎?這怎麼能讓世人看到修煉大法的美好呢?只能讓世人看到不好:勞教、扣工資、流離失所、離婚等等,那不是破壞法、往地獄推他們了嗎?我真切的感受到:只有修好自己,才能真正救度眾生啊。

從法中我知道,制止家人對大法弟子犯罪從而免於被淘汰,也是慈悲,也是在救人。同時,我也明白了面對邪惡不能太軟的問題。為甚麼要軟呢?其實就是怕。怕失去名、利、情的方方面面。

後來,丈夫又一次威脅我說「你又想進(勞教所)去了!」的時候,我堂堂正正的告訴他:「你千萬別這樣幹,對你沒好處,千萬別為了達到自己的目地就不擇手段,你千萬別和自己的命過不去。我以前單位裏的書記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遭報應死了,他是你同學,你認識。後來的書記也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遭報應也死了,他是咱家前樓上的鄰居,你也認識。勞教所甚麼樣,我早已見識過兩回了,可是你還沒見識過呢。現在你嫖娼,還領到家裏來,你犯法了。你貪污公家的物品,你犯法了。你那個所謂的職稱也是托門子、走關係才得到的,你也犯法了。這一次我就一定把你送進去見識見識勞教所甚麼樣。更何況,破壞大法弟子家庭也是罪不容恕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你再一意孤行,不聽勸告就一定會遭報應的。請你換位思考一下,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我身上,不知你如何去面對?再說了,人無完人,誰沒犯過錯呢?這點錯算不了甚麼。人這一生,不在這上犯錯,就在那上犯錯,我也不敢說自己絕對沒犯過任何錯誤。改了就好,只要你徹底改過,斷絕和那女人來往,安安穩穩的過日子,我可以不計較過往之錯,咱都可以把那一頁翻過去,從新來過。」

兒子怕我們離婚,也警告他說:「誰讓我過的不自在,那誰就別想過自在。」

丈夫被震懾的啞口無言,從此以後大大收斂了他的言行。

四、曙光

我對兒子說:「修煉的人不能殺生,更不能殺人。作為人子來說,這樣過火的話以後連說都不能說,連想都不能想,那樣大的罪業是修不成的,還要自己去承受償還。我那樣說他,目地只是讓他改過,別讓他犯罪,咱們還要正常過日子的,並不是真要如何他。大法弟子不能離婚,你放心吧。」

兒子連聲說:「我可沾了大法的光了,我可沾了大法的光了。」

一個多月以後,婆婆因白內障住院做了個小手術。我告訴丈夫,這是婆婆有眼不分善惡、不分好壞得到的報應,是上天在警示人。丈夫憤憤的,不以為然。

又過了兩個月,丈夫突發頸椎骨質增生,那種生不如死、活受罪的滋味實在難以煎熬。他整夜整夜的只能坐著,根本睡不了覺。躺下起不來、起來又躺不下,那種殺豬一樣的嚎叫在寒冷的夜空中飄盪著。他慘痛著、喊叫著,躺在床上起不來小便,我毫無怨言的用一個剪開的大塑料瓶幫他接尿。他受不了要住院治療,我主動去醫院接送、陪護。丈夫非常感動和愧疚,堅冰一樣的心在融化,在一點一點的向我靠近。

丈夫時不時的希望我給他按摩按摩。我謹記師尊的教誨。不為親情所動。我告訴他:「你可以去找醫生按摩。我不是大夫,也不懂穴位,如果把一根筋痛按摩成兩根筋痛,那不就太糟糕了嗎?老人們都說:病魔病魔的,其實那個病就是個魔,我這個肉體凡胎能動了它嗎?你去聽師尊的講法吧,師尊講的是法,只有法才能消除這個病魔的。」

我知道這是慈悲的師尊又給我一次提高的機會,給他一次得救的希望。我對他說:「這種病治表不治根,這只是老天爺對你做錯事的懲罰,如不改正,後果更甚。除了大法能救你的命,沒有其它辦法。你必須誠心實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行。」出於求生的本能,丈夫開始念這救命的吉言,並且用了兩個晚上的時間,我陪他聽了一遍師尊的講法錄音,他還經常自覺自願的看神韻晚會。

我利用一切機會給他播放明慧廣播:《解體黨文化》、《九評共產黨》、「神傳文化」、「天音淨樂」、「修煉園地」、「和師父在一起的日子」,還給他看《絕處逢生》、《明慧畫報》等等,丈夫身體的疼痛在減輕、在好轉,在恢復。從此他徹底的轉變了他對大法負面的觀念。

今年五月十三日,師尊生日的前夕,我們一家三口通過明慧網給慈悲偉大的師尊發送誠摯、感恩的問候賀卡。師尊生日的前一天晚上,丈夫又看了明慧網上如潮水般源源不斷湧來的各界問候師尊華誕和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的賀卡、賀詞。他連續看了兩個來小時,非常仔細,那種震撼是無法形容的。此後,丈夫開始主動要求看師尊的《洪吟》了。

第二天,世界法輪大法日是師尊的華誕,清晨,丈夫早早買來了新鮮的水果,洗的乾乾淨淨,挑選帶鮮枝綠葉的上品,放在盤子裏,擺的漂漂亮亮的供獻師尊。

以後的日子裏,在生活上我對丈夫多關心、多體貼,絕口不揭他怕揭的傷口,經常站在他的角度多替他著想,他做了可口的飯菜,我和兒子不忘記及時說幾句鼓勵、表揚的話。他回來晚了,我都給他留好飯菜等待。他因工作關係經常不回家吃飯,我也表示理解。同時不限制他的任何自由,不跟蹤、不懷疑。漸漸的丈夫越來越向好的方向發展。偶爾在週末的時候,我會安排好時間陪他去趕趕早市、爬爬山,或者一家三口外出旅遊一下。我利用外出的機會,撥打語音真相電話,丈夫也會很配合的拔掉自己的手機電池了。當我感到疲勞的時候,丈夫會體貼的說:「你去休息一會吧,我看著表,到發正念的時候,我叫你。」

今年夏天,婆婆突發腦梗住院,半天的工夫,就被病磨的沒了人樣,昔日優越的稜角不見了蹤影。我告訴婆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誠心誠意的才有效。有了丈夫的例子,婆婆念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大夫查房的時候,告訴她病已經好了。婆婆由此信心大增,有事沒事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現在婆婆的面色白裏透紅、皮膚細嫩,前幾天還和姨婆婆一家出門旅遊去了。

在丈夫家的親友聚餐和生日宴會的時候,我們一家三口都儘量準時參加,展現法輪大法給我們家庭帶來的美好。在大年三十的家庭晚宴中,婆婆舉起盛滿果汁的酒杯,說了第一句話:「咱們家得感謝你們大嫂,是她給帶了一個好頭。」今年大年初一,我丈夫和兩個弟弟,三人共同帶著各自的媳婦和兒子,在親戚朋友們羨慕的眼光中去各家拜年。三個兒子、三個孫子、三個媳婦,家庭和諧、美滿幸福,婆婆的喜悅和自豪溢於言表。

五、結語

經過風雨才得以見到美麗的彩虹,抖落風塵才知道修煉昇華的喜悅。

在寫這篇修煉文章的過程中,感觸頗多。我深刻體會到,開法會、寫交流稿不僅僅是單純的寫文章,而是在回顧這一年來的修煉歷程、總結經驗、查找不足、修去人心的過程中,師尊在幫我打開我修煉中那鬱結的一道道鐵門,使百脈暢通無阻。深刻體會到,在每一次的過關和考驗中,都是師尊對我學法和修心的檢驗,都是師尊建立弟子威德和運用佛法神通的機緣。每每在明晰法理、解體魔難,迎來柳暗花明的天清體透之時,我無數次從內心深處發出由衷的感歎:修煉真好!修煉真好!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