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好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師尊說:「大家看到了,不管邪惡還存在多久,還是這個邪惡變換著不同的手法,都沒有用。有一點大家都非常清楚,這個世界的歷史能夠走到今天,就是為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留下來的,這段歷史就是為了成就大法弟子和兌現你們的誓約而存在。」(《再精進》)

踏過二零一零的七二零,進入的是一個閃電雷鳴、風雨交加、陰雨連綿、八月的汛期。連續的暴雨,給我們戶外講真相造成了一定的障礙,但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加大力度發正念,清除邪惡。恰好在這個月我給女兒帶孩子,心想讓孩子得法,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過程中,雖然小孩有小孩的頑皮,但心底純淨,能很快的跟著學法、煉功、發正念。特別在提高心性方面,聽話、懂事,讓她的父母都感到吃驚。當我們的修煉狀態懈怠的時候,她都會建議性的提醒,「姥姥,出去救人吧。」我都會尊重她的意見,打上雨傘領她到戶外走上一圈,能救一個是一個。

記得八月中旬的一個中午,正是我們12點發正念的時間,一場夾著閃電雷鳴的傾盆大雨覆蓋了整個山東大地。

孩子正學著發正念的姿勢,立著小掌念著一個「滅」字,隨著天空一陣閃電雷鳴聲,出現一串球狀似的光環,她又說了一句「法輪常轉」,然後回過頭對我說:「滅死了!滅死了!」我問:「滅死甚麼了?」她用小手比畫著「滅死了那麼大的一個蟲子。真好玩,天上還有那麼多小哥哥,騎著法輪碾著滅那些小蟲蟲呢。坐在上面的還有姥姥,你是師父的大孩子,我是師父的小孩子,也在滅那些邪靈。」

風雨過後,敞開窗戶,室內與外部環境形成一個對流,好涼爽,好清透。

我居住的所在單位的宿舍樓,已有20多年失修的樓頂,又開始漏雨,我對著樓頂自言自語;這些年,我想也該對的起你了,每次我都是親自爬上去,給你蓋上塑料布遮雨,有人看見了還會取笑的說上幾句;你這修大法的修到樓頂上去了!因為平時養成了有事不願求人的習慣。這次可不行,總不能放下孩子不管,自己跑上去,每次我都是對著漏雨的樓板問自己「還有甚麼漏沒修去呢?」

與以往不同的是,身邊好像多了個知音:「不是您漏了,是房子漏了,是它流眼淚了。」孩子一旁插話說:「沒有人管它,沒有人修它,它就哭了,找個人幫著修一修就好了。」我靜靜的、細細的品著孩子的話,倒把我說的眼睛有點濕忽忽的,這那裏像個小孩子說的話,分明就是在幫我、安慰我。平時就是同修碰到這種情況,都會不加思索的說上一句:「找找自己哪裏有漏。」

今天讓一個小孩子的那些話,終於把我一下點醒了。舊勢力操控的中共,迫害形式有多種;一開始,首先是以大面積的迫害形式,破壞我們的修煉環境,非法沒收房產財物、砸門撬鎖、抄家洗劫、敲詐勒索、失修拆遷、佔用土地、嚴重的破壞和干擾修煉人安心修煉,居無住所、流離失所。近期,所謂的全國爭創文明,它們的眼睛又盯緊了法輪功,從地方到單位、從街辦到居委會,層層部署,舉報有賞,上門騷擾,壞人趁機敲詐勒索、偷、拿、槍、奪,無法無天,卻無人敢管。

如果我們都能各自維護好自己的修煉環境,或集體的修煉環境,情況就不會是這樣。師尊告訴我們打蒼蠅,打蚊子,安上紗窗不讓它進來的那個法理。除螞蟻、蟲子、蒼蠅、蚊子,它們的干擾形式千奇百怪、千變萬化,達到了無孔不入的程度。一切都是為了大法而存在,為大法所用。我們大法弟子才是真正的主角。無論如何,我們始終本著大法的「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的原則,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堂堂正正向當地居民、單位領導、門衛保安、保衛科長講清真相、勸說三退。最終獲得他們的正義之舉,站在保護的角度,保證揚善制惡,懲罰壞人。修復樓頂維護環境。

入夏以來,就像這陰雨連連的惡劣天氣,邪黨各級人員們為了爭創文明城,整個城區的大街小巷,到處布滿了城管、公安、交通、警車喇叭,就好像那些被打散了的那些邪靈物質,企圖調動聚集,到處尋找附體。老百姓、商販、門頭、攤位閉關的閉關,自守的自守,各自為政,避免大禍臨頭,引火燒身。

我們的責任是正念正行、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在家裏偷著煉的、至今還未走出來的那些同修,原來在當地比較有影響的那些人,身體出現嚴重病業反映,藉著探望的機會,去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送給她們。雖然還有怕心,但最終她們還是選擇了「真、善、忍」。

正法的需要,抓緊救度眾生,我們確實需要人手。撐上雨傘走進戶外的大環境,一路正念正行清除著邪靈,決定向城區邊遠的農村地帶走一走,順便去協調一些事情。不料,剛從勞教所回來的那些同修,他們的修煉狀態需要學法調整。當然,因為自己也有一段時間沒有靜心學法、背法了,更需要靜下心來學法調整調整。

一圈走下來,回到家裏已是夜半時分,聯上機把昨天下載的文章打印出來,突然感覺一陣頭暈眼花,站立不穩,有一種莫名的壓力向我襲來,難以支撐,不得不停下手裏的活,休息一下。無意中,一隻已有十幾年未用過的體溫表,在我取《經文》時從抽匣裏帶了出來,試試吧,不料,它卻跟我開了一個(42度)高燒的玩笑。我笑著說:「都到甚麼時候了,還跟我開這樣的玩笑。」我並沒有再去理會。因為我們修煉這麼多年,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那就是信師信法。

發完12點正念後,讀一遍最近師尊發表的經文《再精進》,背著《論語》睡去……一覺醒來,已是早上九點時分,雨過天清。身體雖然有些疲勞,但精神卻非常暢快。

孩子的奶奶又把她送到我這裏來了,我順便將體溫表讓她的奶奶過目,她驚訝的「呵!42度。」我抓住這個見證修煉法輪大法的機會,給她講「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的神奇。最後她被折服的說:「這要是家裏有人,說甚麼也會把你送到醫院去,花個萬兒八千的不說,說不定會怎麼樣呢。」雖然她原來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馬列」時代的產物,但現在已經不反對孩子學煉法輪功了,因為她們發現孩子從我這裏回去後,突然變的懂事了,聽話了。孩子的媽媽也在電話上說,剛剛送幼兒園的這兩天,很乖,很聽話。

自己的一點經歷與體會,僅供參考。不當之處,望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