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修大法已經15年了,感悟很多。正法修煉中我做的不好,而且多次遭受迫害,覺得沒資格寫交流文章。此文若能對同修略有啟發,也算了我一樁心願。

一、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2004年夏天,我人心很重,特別是色慾之心總也不想去。一晚,夢中景象告訴我:我被勞教了,期限一年。當時我不知所措,一個多月後,我遭迫害,勞教一年半。

2006年初,我回家後,妻子同修告訴我:師父講了很多如何否定舊勢力迫害的法,要我好好學透。她要我除上班外,回家甚麼活也不用做,把師父1999年7.20後講的法,靜下心來反覆學透。從元月開始,下班後,我就坐在牆角的沙發上,靜心學法,家務活她全包了。

4個月左右後的一天下午6點多鐘,我看完了3遍7.20後的全部講法和一遍《轉法輪》。奇蹟出現了,我感到我坐在一個空無空間中,四週家具不見了,房屋也不見了。在一個地平線上,我左邊站滿了舊勢力的神,右邊只站著師父,前方半空中站了滿天的神,誰也不說話,都在望著我。我知道是要我做出選擇,意思問我跟誰走?你要誰?我心裏堅定的說:我只要師父的安排,其他甚麼也不要,歷史上的甚麼安排都不算。

2006年4月21日晚上,有同修傳說:4.25又要抓人,名單上有我,要我注意等等。回到家,我把大法書裝了一包,送往它處。回身一想不對勁:我這算甚麼呢?我不是等它來嗎?不就是求它嗎?不行,我就相信師父,師父一定會保護我。當晚又把書拿回家來。

第二天黎明,似睡非睡間,我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夢完即醒。在一個昏黃的舊皇宮裏:一香案、一老者、一侍者、還有我。老者吩咐侍者:把他簽的東西拿來。侍者捧來了3卷聖旨樣的黃絲錦。我展開豎軸一看:一卷上寫我在正法期間被打死;一卷寫我在正法期間如何破壞法;另一卷寫明我在1999年7.20前如何破壞法(難怪7.20前我有很多惡念,幸好我走過來了)。我簡直看不下去了,舊勢力多惡毒啊,怕一計不成,又生一計。

我順手把卷丟在案上。老者問我:怎麼樣?這都是你簽的。意思是你執行吧。我斷然說:「生死我已經放下,我不承認!」夢醒了。醒後我將此景告訴妻子同修,她高興的說:「恭喜你!你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至此,我以後修煉的路才走正了。我希望多次遭到邪惡迫害的同修,要靜下心來看看師父1999年7.20後的講法,法會點醒你的!

二、對離世同修的思考

近幾年,我周圍有同修離世,其中有修煉不錯的同修。到底是甚麼原因?身處周圍的同修該如何看待?

我本人有個經歷也許對同修有幫助。2006年初,我遭受迫害回家後,重新鼓勁修煉。一次夢境中,有一雙手伸進我胸膛內往外扯我的心臟,很疼。我雙手抓住就是不給,並說:「這是我的心,就是不給你。」體力不支時我大喊:師父救我!醒來後,我摸摸胸口,好像還鼓起老高,裏面還在隱隱作痛。過了幾天,又來了一回。

我周圍有一個同修,在勞教所遭受迫害三年。回家後,一天夢境中有個聲音說:「你已經圓滿了,可以走了!」他心裏一陣歡喜。但轉念馬上又一想:「不行,我還沒完成我的使命,不能走。」試想想,如果夢中把握不住,可能我倆都離世了,留給同修多大的迷呀!更不用說對大法的損失,對眾生的誤導。其實,離世同修有各種原因,不必害怕。抱定一念:死我不怕,但我不能走!正法還沒結束,我要等到正法結束後跟師父走。

如何對待難中的同修?我有一個經歷,與同修切磋。當然難中同修如何悟,如何做是最主要的,我只談作為周圍的同修應持何種心態。

一天,妻子同修身體突遭迫害,疼的在床上打滾,幾天幾夜,滴水未進,喝口水就吐,吐得翻腸倒肚。冬月間的天氣,毛衣、棉襖、被子、褥子全都濕透了,我在旁邊能清楚的聽見她肚子裏:「嘶啦~~嘶啦~~咕嚕~~咕嚕~~」地叫個不停。我坐在床頭24小時為她發正念,同時,一念定住不動:她最難時師父一定會幫她。不論她在床上如何翻滾叫喊,我都心如止水,一心發正念。有幾次我心裏埋怨她:誰讓你平時不好好修?剛一想,她哭喊的更厲害。如此幾次,我發現周圍同修的念頭很重要。四天後漸漸平息,一週後開始吃飯。又一週復原如初,一場生死劫難過去了。

在這一週中,她每天除早起煉功外,剩下所有的時間都在聽師父講法錄音,雖然煉功時很難站直站穩,抻胳膊時渾身劇痛難忍,但她都在努力堅持。據她後來講:有時覺得有很多刀子在肚子裏來回攪動:有時覺得有個鋸子在肚子裏來回拉動。她也不在乎死還是活,其實,人生不如死時,是不在乎死的。只是擔心死了會破壞法,會讓周圍明白真相的常人不理解,影響他們被救度,使不明真相的常人更難救度。所以她在最痛苦的時候問我:「死了會不會破壞法?」我說:會!她就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弟子一定跟師父回家,再痛苦弟子也不死,弟子一定會走過來的。她說:在關鍵時刻,自己的正念最重要。是把自己的死活擺在第一位,還是把大法、把眾生擺在第一位,這就是自己去留的關鍵。

我覺得,難中同修的正念固然重要,那麼我們周圍同修的念頭也起作用,我們在指責難中同修時,那時就站在了邪惡一邊迫害她,值得深思呀。

我寫出此文意在交流,希望能對類似情況同修有所啟發,不正之處請交流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