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走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八日】最近好多同修都在交流這個話題,要怎麼樣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定的走好、走正師父安排的路,在法中昇華。正如同修交流文章中說:「覺得自己在遇到魔難向內找,去執著方面似乎總有點承認舊勢力的味道。」有時隱隱約約是有這種感覺。我看到有部份同修有時也確實分不清走的是師父安排的路,還是在舊勢力的安排之中「精進」。

師父說:「作為我這個當師父的來講,正法中我是絕對不承認利用這場邪惡迫害來考驗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著承受迫害因此而修的高的錯誤想法。大法與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這也是身為大法弟子的責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無法修的更高,更達不到大法弟子的標準。不承認它舊勢力提供的這個所謂的環境,因為在正法中我會使一切眾生都同化大法,根本不需要在這種邪惡中錘煉大法弟子。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它們這樣幹我的弟子可成,它們不這樣幹我的弟子也可成,只是邪惡非要這樣幹,這樣會對正法干擾,會使它們在行惡中犯罪,會使很多生命與世人,包括它們自己,被淘汰掉。」(《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發生多大的事就當作甚麼也沒有,照常的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這就是你們今天走的路,這就是你們留下的威德。」(《各地講法六》〈二零零四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有一個同修就是記住師父講的這段法,遇到好幾次「關」都順利闖過去了。

其實,我們平時總保持正念,時時刻刻做到正念正行,用純淨的心態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按照師父的要求,站在法的基點上,時時向內找,提高自己的心性,一切自然都會做好,就是遇到干擾也能迎刃而解。

最近在我身邊也發生了一次干擾。邪黨非法組織六一零七月底八月初聚集武漢後帶回毒素散播,八月十日開會布置如何干擾大法弟子。在八月十日,我單位領導也打來電話說:要來我家回訪簽甚麼名,我正念回絕。我說我從「七•二零」以來,就從來沒簽過甚麼名,你們來聽真相可以,但不允許以這種形式來我家干擾。他忙說:好,不去,不去。(因他已明白真相並三退)

八月十八日我單位領導帶兩個女同事先來我家,在這個空間看,可能是迫於壓力。約五分鐘後,區六一零的人員帶三個邪悟人員(一男兩女,男的姓曲,是搞甚麼保健品傳銷的,女的一個叫王蘭春,一個自稱是外地姓周),開始不準備給他們開門,我說:兒子兒媳馬上回來我準備包餃子。六一零人員說:十分鐘就走。進屋後,我把鬧鐘拿過來說:看好,十分鐘就走。六一零人員想要說甚麼,我說:你不用說,我知道你要說甚麼。他沒辦法又說叫曲(邪悟者)說說。我說:你也不要說,你那套邪悟的所謂的理論二零零一年在勞教所裏早聽說過了,你要說甚麼我也都知道。我告訴你們,我如果不是學了法輪大法,我這個人可能早不在了。我就把零七年四月十七日區公安局(現國保大隊)如何綁架我說了一遍:

那次他們私自闖進我家,先搶了門上的鑰匙,接著說抬走,當時我只穿一雙拖鞋,還沒穿外衣,就這樣被抬著就走,我就開始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一直喊到樓下,鄰居都出來了。我說:鄰居們,我家沒關門,快打電話給我兒子。鄰居們有打電話給110說:我們樓上老太太被一夥不明人員抬走了。110說先查一查,一會來電話說:是公安內部的人,鄰居說:既然是公安的人,為甚麼不敢穿警服?為甚麼不敢開警車?對方啞口,鄰居又說等老太太回來叫她去告你們;有的鄰居去居委會報案,居委會說:是不是因為煉法輪功?鄰居說:煉法輪功怎麼啦,煉法輪功就沒有人權保障了嗎?有的去派出所報案;有的打電話給我兒子,並把惡警的車牌號記下來告訴兒子……我說那次的土匪行動影響很壞,還有好多路過的老百姓都看見了,他們都在罵你們……

那次我們被綁架的五位同修,同時從洗腦班走脫時,過程中發生了意外,同修都不同程度的受傷。從人這層來說,我當時是腰椎壓縮性骨折,肋骨裂紋,骨盆裂紋,腳腕斷了,膀胱破損……當兩個月自己能下樓時,鄰居都驚訝的說:哎呀!你能下樓了,你得感謝法輪功,要不你就沒命了。因為他們都看到當時我被抬回來的樣子。我跟你們說,我如果不煉法輪功可能早不在了,我現在一切正常,你們還來干擾我。通過這件事看到了大法的神奇,看到了老百姓在覺醒,但也看到了你們的惡行。

這時我兒子(暫未修煉)接著說:我當時就找了老媽單位,又找了你們六一零的頭頭,又找了司法部門,老媽在家裏好好的,你們把她整成這個樣子,現在老媽是活過來了,如果老媽有甚麼事,我絕對不能算你們的完。

就這樣,一直是我們在說,沒給他們喘息的機會,後來男邪悟者說:要不咱們走吧,他們今天還要包餃子。就這樣他們很無奈的走了。我知道在師父的加持下一切邪惡因素都解體了。

下午小組學法,我把這事講給同修聽,一同修說:幫大姐發發正念吧,向內找找是不是空間場不乾淨?我覺得是應該向內找,但要按照師父的要求站在法的基點上向內找,而不是在舊勢力的安排之中向內找,我只要做到正念正行,就沒有問題,現在看已經把它們都解體了。但聽同修說了以後,就如同上述交流文章中提到的一樣,總感覺好像有點在舊勢力的圈圈裏「做好」,表面看同修出於好意,實際看來好像還是有點法理不清。回家後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怎麼樣共同提高上來。

在第二天早晨,突然一段法打了給我:「我這個人不願意跟人鬥,我也犯不上跟他鬥。他弄來不好的東西我就清理,清理完了,我就傳我的法。」「在北京九三年東方健康博覽上他又跟我搗亂。因為他老幹壞事,他破壞我傳大法,我就把他徹底銷毀了。」(《轉法輪》)我豁然明白了,謝謝師父慈悲的點悟!

我明白了,其實我們平時總是保持正念正行,誰也動不了你,大法弟子該做甚麼就做甚麼。真有甚麼干擾了,那就正念清除,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苟延殘喘的邪惡它甚麼也不是。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那些垂死掙扎的邪惡算得了甚麼,「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啥〉)。

作為大法弟子真的要審視一下,自己走的路正不正?是不是走在師父安排的路上,不要錯過這萬古機緣,在法中修,站在法的基點上向內找,去執著,提高我們的心性,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否定它安排的一切魔難或甚麼考驗,不要在舊勢力的安排當中去「做好」。這點我們一定要清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