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深處的話:法輪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作為在修煉法輪大法中修煉而受益良多的我,希望通過寫出自己的修煉經歷,把大法的美好讓大家都知道。隨著心性的提高,那種情中的傷感、難中對迫害者的怨恨被慈悲和被承載的責任所替代,為在大難即將來臨而仍在迷中的人們著急,喚醒他們,兌現史前大願。

每個法輪大法的真修者,在風風雨雨十一年中的經歷,都能寫一本書,真是不誇張,個中的體悟只有真修者才能體驗得到。那種去各種執著的剜心透骨、那種警車鳴叫黑雲壓頂的恐怖、那種看著同修被折磨殘害無以言狀的心痛、那種大法弟子的冒著被抓被打被判刑的危險依然苦口婆心講真相救人的大慈悲,真是太多太多,然而我最想最想說的發自我心靈深處的一句話就是:師父您好!法輪大法好!

迷失中得法

我大專畢業,愛好文學,喜歡唱歌又多愁善感。修煉法輪大法前,自己覺的工作家庭都不如意,活的很苦很累,爭來鬥去的,別說骨頭黑,我連後背的上半身都是黑的,以致穿裙子都不能露後背,再加上父親、大爺、姑姑三人在不到一百天裏相繼去世,父親的百日就是姑姑的出殯日,那些日子總往殯儀館跑,唯一對自己好的父親走了,連一天讓我孝敬的機會都沒有給我,一百天三個親人都走了,那時的內心悲苦到了極點,我站在殯儀館院內,望著冒著黑煙的煙筒仰天長嘆:老天哪!人為甚麼要死,要死就別生,要生就別死。

心境低落到了極點真的有些活夠了的感覺,感覺自己有能力卻不能做恰如其份的工作,特愛看瓊瑤小說的我,卻嫁給了一個粗暴、打人、罵人、愛教訓人的丈夫,一切都不如意,於是我和一個同事商定出國,離開這令我窒息的環境,拋夫棄子尋找自己的幸福去,然後去媽家告訴她一聲,同不同意我也走,正好弟弟也在,他聽完我的決定說:二姐,我正好有一本書你看看,看完後你還想走你就走,我一句話也不說,我接過書,心想甚麼也別想改變我的決定,我意已決。看看書名《轉法輪》,藍色的書皮挺亮眼的,翻開看看,這一看可好,當晚家也沒回,一口氣全部看完,當時決定哪也不去了,修煉。

我這人原本很固執也很犟,犟到明知丈夫會打自己也要把要說的話講完,從不忍讓,嘴不饒人,自己決定的事是不會輕易改變的。可是大法就是如此超常,剛剛讀了一遍《轉法輪》,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改變了我思慮已久的計劃,讓我沉重的心一下輕鬆了起來,像開了一扇窗,徐徐的、暖暖的風沁入、滋潤著塵封已久的心,我的心得到了救贖,我的精神得到了救贖,我即將分崩離析的家得到了保全。寫到這,我還是禁不住淚流滿面,大法使我幸運,大法讓我幸福,大法讓我知道做人的道理和人生的真諦,我的身心溶在大法中,苦中樂常駐。

學法、修煉的神奇

我九七年九月開始修煉,剛得法,晚上下班回家趕忙做晚飯,吃完飯領著孩子就到學習班學法,早上領著孩子到煉功點上煉功。煉功點離家較遠,得走近半小時。那時兒子才十歲,我們得清晨四點多起床,說來奇怪他從不讓我叫他,生怕我不帶他去,我這邊一穿衣服,他那邊一骨碌也起來穿衣服。東北的冬天很冷,早晨就更冷,更何況我們要過一個小橋呢,那時我和孩子真是披星戴月的學法、煉功,很辛苦但很充實、很幸福。

有一天,我倆剛走到小橋,兒子說:媽,你看那麼多星星都往我這來呢!我看不見,是在他的空間場,我說這是師父鼓勵你呢。就像我第一次姐弟上學法班看師父的講法錄像,走到樓區裏不知哪個單元,姐說:問個人吧,我往前一看沒看見人,卻看見像烤餅那麼大的一個法輪在我眼前轉,是綠色的,然後法輪就邊轉邊往前走,我興奮的說:姐,我看到法輪了!快跟他走,姐姐和弟弟都看不見,我跟著法輪走,他倆跟著我走,一直走到另一個樓三三兩兩的人往一個單元裏進,我們找到了,法輪不見了,等我們看完錄像走出來在樓區的小馬路,我又看到了法輪,我站在那兒不動,看著他感慨著,感謝著師父讓我看到常人看不到的神奇,姐姐和弟弟在一旁等著我。多少年過去了,這一幕還是那麼清晰的在我眼前,「七﹒二零」瞬間的迷茫,我想到法輪,使我很快走出迷茫,堅定的投入到證實法的洪流中去。

孩子很精進,和大法真有緣。有一次下小雨,有人去避雨,他和我不動繼續煉功。還有一次學法後,打坐,腿痛的直哆嗦,他堅持了一個小時,那時他才九歲。同修說本來腿疼的不行,想拿下來,一看那麼點的孩子都能堅持,就不好意思了,也堅持下來了。還有一次,我們學法班,租的是一小學的教室,中間休息時我上廁所,這時看見一個姓崔的六十多歲的老太太來月經在換衛生紙,她頭髮都白了,儘管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而且老年婦女還會來例假,因為性命雙修功法,需要經血之氣來修你的命。」可真正看到還是很吃驚,我說真來呀!老太太說,那可不真來咋地。

有一次,我和弟弟星期天到媽媽家,想今天是星期天和弟弟一合計不出去煉動功了,可到該起床煉功的時間,耳邊響起了動功音樂,我知道師父叫我去煉功,不讓我懈怠圖安逸,我只得從溫暖的被窩爬起來走出房間,剛好弟弟也從房間出來,他說他聽到靜功音樂,我倆很感慨:哎呀,師父真在我們身邊那,走吧別想偷懶了。我和弟弟樂呵呵的很幸福的又去煉功了。從那時起我們再不敢懈怠一天。師父給我清理身體……修煉十多年,師父的洪恩誰能報答得了?哪個弟子都無法報答,唯有精進,師父真的比我們自己都愛惜我們的生命啊!

學了三個多月法後,我想背法,我是學企業管理的,屬於文科,背的東西較多,我想常人的書我都背,大法這麼好我更要背下來了,就這樣從九八年我開始背法,背法和背常人的書可真不一樣,上學時我在班裏能背是公認的,可背法直到現在也沒令自己滿意,雖然不好背也一直堅持,我的目標是倒背如流,這麼好的法我要把每一個字銘記在心。也是我這一生最值得做的。

大法蒙難

就在我和兒子學法煉功修心性,不斷提高自己的道德,去掉名利心、爭鬥心、妒嫉心各種人心的時候,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惡意誹謗、誣陷殘酷迫害,我懵了,隨後來自各方的壓力,所有新聞媒體如出一轍,鋪天蓋地的謊言矇蔽著茫茫眾生。

我們家也亂了套,姐姐是單位的黨支部書記,政治敏感性強頭腦靈活,從剛上小學就當幹部一直到上班都是幹部,在複雜的人際關係中早就練就了「一身本領「,說不讓煉就不煉吧!好不好心裏知道就是了,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今天把你舉到天上,明兒踏上億萬隻腳,她覺的很正常,姐很了解共產黨。單位一找她談話,她說不讓煉就不煉了,態度非常明朗,可她把書藏起來了沒交。並對我和弟弟說:你倆誰都別動,誰說甚麼做甚麼和咱沒關係。法輪功好不好,好,是凡煉過的都知道好,在家偷著煉,老實待著……

媽媽親身受益,煉功這幾年沒打一次點滴,沒吃一片藥(修煉之前每年都打幾次點滴,藥也總吃),抽了幾十年的煙也戒了,逛商場五、六個小時,我都累,七十多歲的媽媽不累,所以誰說大法如何如何,她不信,她天目能看一些東西,她偷著煉。媽說:這架勢又要來運動了,我這歲數運動經歷的多,像你姐說的甚麼也不說也不做,別像你舅舅似的全家也跟著受苦(舅舅曾被打成反革命、五類分子全家七口發配到黑龍江農村,四十七歲在貧窮、抑鬱,憤懣含冤中去世。罪狀是畫了一張毛的像,下面有幾顆青松說是盼毛死),也別像你公公跟共產黨較真(公公是學校的校長,文革中被人陷害,公公由一個教育家變成一個無業者,二十多年沒有開過一分工資,但公公人格尊嚴不倒,學者的一身正氣兩袖清風的風範不倒,文革被抄家被下放都沒有改變他做人的原則)。

我這段日子在單位、先生、媽媽、姐姐等的巨大的壓力下想了許多,想得法前後我自己的變化,特別是精神、內心的巨大受益,大法對我精神的救贖比身體更重要,(三分精神七分病這道理常人都懂,精神好、心態正、內心平,人就不愛有病,現在人們生活失去了目標,吃喝玩樂以為就是幸福)大法救了我、救了我的家庭、改善了我與同事的緊張關係、和長時間不來往的婆婆、小姑子打破了堅冰又從新走動了,解開了對媽媽長達二十年的怨恨,尤其是對先生的打罵也不還手了,而是默默流著淚,剜心透骨找自己錯在哪,這對得理不讓人、說話尖酸刻薄的我來說很難、非常難、特別難,很多很多的事一樁樁、一件件,那時自己已經背法一年多了,這給自己堅定正信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想起自己兩次看到法輪,法輪帶著我找到學習班的情景讓我難忘,還有那麼多自己親身經歷的神奇事,不修大法就沒有今天的我,經過短暫的思考,我決定不管今後修煉路多麼艱難坎坷,我都要一修到底。

講真相,救世人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現在我主要使用紙幣講真相、寫勸善信和傳神韻光盤、面對面講真相。

(一)明真相的世人幫我講真相

這些年,我丈夫有個朋友和他的妻子,無論是我被迫害關押在拘留所、看守所還是被非法勞教在馬三家,他們夫妻與我們風雨同舟,在精神和經濟上都給予丈夫和兒子以無私、真誠的幫助,尤其是丈夫在文革期間受過刺激、驚嚇(那時他八歲,目睹家被抄,父親被抓走,悲慘的一幕)。九九年十月,我第二次進京護法,被非法關進當地拘留所、看守所的十五天裏,丈夫幾乎不吃不喝,就那幾句話:政治咱不能沾哪!怎麼能跟××黨對著幹呢?這艱難的十五天都是這朋友陪著他,否則他是很難度過的。

零二年,我在貼真相傳單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到馬三家勞教所,丈夫想離婚,怕孩子上學、參軍等前途受影響,而且國安到他們單位去調查他,這更加大他的壓力,後來他想到我的好,沒有和我離。他說有一天他把孩子從學校接回來,寒風刺骨,內心的淒涼和外面的寒風,又想到失去自由被人管制的我,覺的天昏地暗沒有出路,不想回家,不想做飯,可看看孩子,覺的自己不能倒下,否則這個家就完了,正在這時,那個朋友夫妻倆打來電話讓他帶孩子去,吃完飯,躺在朋友家的沙發上,丈夫感到很溫暖,他說那是這三年中睡的最好的一晚。

隨著大面積的面對面講真相,我救那對朋友夫妻的心越來越迫切,可我心裏有障礙,覺的這些年,我及我們家遭受迫害的情況他們都清楚,不太容易勸退。試試吧,有一天,我跟嫂子講真相勸三退,她說:行,我退,但你千萬千萬別上外面去說,你也別和你大哥說,他不可能退。我也覺的他不能退,就沒講。可有一天,大哥的母親去世,在守靈、出殯和吃飯時,我開始講真相,尤其是在守靈時,我給大哥的四個哥們都勸退了,我正給他們的媳婦講,使我意外的是正往裏屋走的大哥說:給我也退了吧!當時我真的很激動、也很感慨!自己總是拿人的觀念去做證實法之事,也許師父就是為了幫助我破除人的觀念,而出現這自己認為講都不一定能退而沒講卻主動要退的事,真是觀念阻礙著我們證實法呀!這次我勸退了十一人。後來其中的一個同學母親又去世了,奇怪的是丈夫卻讓我去,他不去,我知道這是師父安排的再讓我去救人(丈夫去對我干擾很大),在酒桌上,我對一個男人講,他說他家有一個親戚和他說過,他沒退,這夫妻倆都說:退吧退吧!你看我們這桌都退了,別人都笑著點頭,這男人說;好,那就退吧!謝謝!大家都笑了。這時嫂子說:你快上那桌,你看就倆人等你呢!我走過去把他倆也勸退了,又有十多人得救了。只要你有心,一切都有師父安排。後來那對夫妻還把遠在國外的兒子打電話勸退了。有時我在想將來他們一定會成為師父的精進弟子,因他們也不是一般人(大哥說以前他曾經夢見龍在他們單位房頂上空;嫂子說她夢見彌勒佛衝她笑),所以我想他們一定是有緣人。

(二)悠悠清純心

我家東側是一所小學,看到汶川地震失去那麼多的學生,令人心痛,想這一方眾生更是我責無旁貸要去救的,尤其是孩子。我就在他們放學的時候距學校不遠的地方等,剛開始想學生受害深,也許難接受,但自己又錯了,那時正趕上學校打疫苗,我就藉這個事講,說將來有一場大瘟疫,你們打的疫苗也不好使,到時候病菌會發生病變,你再打一針?再變再扎?疫苗供不上不說,就是疫苗本身也是新產品也存在安不安全的問題,大多數學生都會問:那怎麼辦?然後講三退抹去獸印等,大多數學生都能接受。一次一個小女孩退了隊,我轉身要走,她喊了聲阿姨,我望著她幽幽的眼神問還有事嗎?她說我媽我奶怎麼辦呢?我轉身輕輕的摟住這清純善良的女孩,說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一定平安了,只見憂慮的眼神轉而盈滿笑意,女孩清脆的說了聲「謝謝阿姨」,轉身走了。望著離去的小小身影,我責怪著自己沒帶真相護身符和神韻光碟。

從那以後,我想如果校長明真相那將有多少孩子得救?於是我想辦法弄來了我區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學校的領導姓名開始寫真相信,現在已接近尾聲,(用手複寫一式三份以確保能收到,這期間也往其他區縣市寫),遇見同學、同事,上菜市場,上我家來幹活的,認識的不認識的都講。

寫的不好,但這是我的心意。師父把救眾生這麼榮耀的事交給我,我要多多救人,少留遺憾,兌現誓約,去掉人心,緊跟師尊回家。

水平有限,不對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