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青年的修煉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四日】看到明慧網上有青年同修拿起筆交流自己的各種修煉狀態以及交流在修煉中存在各種的問題的文章,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事,太需要這種交流了。很多青年同修得法不是因為去病、是因為家裏父母修煉營造了很好的修煉環境,在師父的召喚下,慢慢走進了大法。青年同修在修煉上走的是和老年同修不一樣的心路歷程。下面說說我自己,和同修交流一下。

一、得法

94年底媽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媽媽是名教師,得法前身體很差,夏天吹風都要感冒,一年到頭都在吃藥,吃藥像吃飯一樣,一把一把的,看著都心疼。因為身體不好的原因,媽媽開始接觸氣功,幾年下來東練練西練練也沒甚麼作用,直到有緣碰到法輪大法。得法後媽媽的身體變好了,臉色紅潤,精神也很好,每天上四、五節課加上晚自習也不覺得累。當時全家人都覺得很欣慰,很神奇,於是在媽媽的鼓勵下爸爸也加入了大法的隊伍。

在父母的耳濡目染和好奇心下,九八年的一天我終於拿起了法輪大法的書,開始只想當閒書看,越看越觸動,好像塵封的甚麼東西被狠狠地碰撞了,我不停的流淚,那一刻開始我決定要學法煉功。

第一次煉法輪樁法的時候,我感覺到了小腹旋轉的法輪……接下來的日子我感覺身輕如燕,人生之路豁然明朗,真是登法船悠悠,心情非常愉快。那陣晚上做夢的時候常常夢見自己一躍起空,河流山川的自由飛翔,那種感受很奇妙,很真實。隨後我踏入社會,有了自己的工作、朋友、同事,我給他們講述大法的美妙,告訴他們這是個「法煉人」的功法,人們也很樂意接受。那時真是大法廣傳的時期,人們奔走相告,每個公園都可以看到非常壯觀和諧的煉功場景,人們紛紛訴說大法的神奇。

九九年七二零,天地變色,中共各種謊言、栽贓、造謠、陷害一夜之間撲向大法,黑白顛倒,邪黨用盡世間最惡毒的手段來攻擊大法和師父。面對邪惡的瘋狂迫害,我第一次反思從小受的是甚麼教育?這個黨是個甚麼東西?在各種迫害面前,也第一次看到人心是多麼容易被帶動,顛倒是非、不分黑白。邪黨利用生存權、利用人的怕心及各種心來威逼利誘大法弟子寫保證書。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我們地區的大法弟子們開始走出來講清真相了,那時資料來源很少,一有點資料時我和爸媽三人就會晚上去貼真相傳單、發真相資料,在師父的保護下一切都還順利。就這樣過了幾年,在大法弟子的努力下環境終於也一天比一天寬鬆起來。但這幾年邪悟的人也不少,很可惜,正法弟子一定要警惕,邪惡真是無孔不入。

二、情關和結婚

接下來的兩年我面對情關,表現的很執著,兩年中每天都很掙扎。我去看師父的各種經文,尋找怎麼放下這個情,我向外找著各種出口,「向外找,永遠也找不到。」我花了兩年時間才悟到這點,才開始學會真正向內修,向內找。向內找時,看到是顆超負荷的人心,好勝、爭鬥、名利、虛榮、佔有、色心等等。放下那段情時,心身一下輕鬆起來。可是人心的反覆,有時會勾著人來來去去、反反復復,這就需要自己清醒。

「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師父的話句句是真言,讀一次敲打我一次。

年輕大法弟子該不該結婚?怎麼面對婚姻生活?相信這也是困擾很多年輕弟子的一個問題,下面講下我的情況,給青年同修一個借鑑吧。我結婚了,並且還引導我的先生一起學法煉功(但可能我的方式方法有問題,他處於似修非修的狀態),但結婚帶給我的衝擊還是很大,婚姻和想像中不一樣,並不是兩個人的結合,而是兩家人的結合,特別是有了寶寶後,矛盾衝突得很厲害,各種人心無處不在,常常不能以修煉人的心性來處理問題,事後又很自責,感覺真的是人心的關最難過,寂寞無望。那陣感覺很迷惘,很孤獨。我用師父的話鼓勵自己,同時有爸媽也一直在鼓勵我,因為是同修,給了我很多信心,幫我走出了最低谷的兩年。現在,我女兒三歲了,我每天睡覺前給她讀法,她也可以咿咿呀呀地背一些《論語》的內容了。

所以我覺得青年大法弟子選擇結婚要慎重,順其自然,如果是有結婚的緣份和安排,也要時刻提醒自己,以法來衡量,把握自己的心性。

三、主意識一定要強

現在說說我爸爸,爸爸是個大學教授,94年和媽媽一起得法,因為殘酷的文化大革命讓他曾經家破人亡(爺爺是地主、我大伯是國民黨高官),所以爸爸一直痛恨邪黨,但也造成他有更重的怕心。04年爸爸忽然出現很嚴重的病業關,當時全身忽然腫起來,一直腫到胸口。媽媽鼓勵他不要把病業放心上,他堅持打坐煉功,一個星期腫消了,一切正常。05年爸爸忽然腦溢血倒在地上,當時整個臉五官都扭曲了,媽媽在旁邊叫他,叫他主意識一定要清醒,請師父救他。十分鐘之後,爸醒了,他流下了淚說師父又救了他一命。但這次病業爸的右邊身體不再靈活了,右手右腳都不能做大動作,反映也比以前慢了很多,我們知道這些是要他自己去克服的。

三年時間爸爸右邊身體一直這樣沒有好轉。三年來,他常煉功的時候睡覺,媽媽曾看見過好多次他睡著的時候副意識飛出來煉功,不斷的提醒他,可他控制不了自己睡。我們很心疼他這種狀態,言語上也常常埋怨他不爭氣,導致腿總不好。他很著急,有時偷偷吃藥,有時甚至去找外面的江湖醫生,事後又後悔自己的行為。現在回想起來很自責,也很無奈。

那次爸爸的腳被燙了個大泡,打坐時腳無法盤起來,他就說這幾天他不煉功了,他給師父請了十天假。第二天清晨爸爸就在睡夢中昏迷了,因為很多常人的因素我們不得不送他去了醫院。爸爸一直在昏迷狀態,我給他戴上師父講法的耳機,希望他主意識能清醒過來,走過這一關,也不停的給他發正念清除。可第七天剛聽完師父的講法爸爸還是走了,我的心痛無以言表。這關是我親情關,我很久無法平復,現在也算走過來了。老年同修呀,請一定要信師信法,師父說過延續的生命是給用來修煉的,思想一出偏差,邪惡和舊勢力就會趁機而上。師父為我們承受的已經很多了,剩下的就看你心性的提高了,這個是誰也無法代替的。

四、比學比修

媽媽是個堅定的修煉者,很多關她都從容的過了,這個親情關我很擔心她(爸媽感情一直非常好),但她顯然比我走得更好。而且她一直在影響著我,提醒著我,鼓勵著我。爸爸走後,在媽媽的帶領下我們家庭的小資料點做得有聲有色。

我負責耗材、技術、製作,幫同修在明慧網上發文章以及在網上發三退名單。媽媽負責發放資料,現在媽媽開始邊發資料邊面對面講真相,每天在師父的神奇的指引下媽媽走不同的方向講真相勸三退,效果很好。同時在師父的牽引下很高興我們也找到了不少同修(還是沒找到青年同修),現在每週幾個同修都要安排一起學法、煉功。

很遺憾因為上班和家庭生活很忙,我無法參加他們的集體學法和交流,以及像老年同修一樣去講真相勸三退,我每週只有週末兩天才能回媽媽那去,處理小資料點的事。發正念也無法保證幾個基本的時點,也出現犯睏、主意識昏昏沉沉,效果不太好的狀態,比起老年同修真的是很汗顏,我會努力的。

我很佩服周圍的老年同修,他們很多心性的關看得更透,過得更好,我眼中的他們都在堅定的、風雨無阻的、生死無懼地做著證實大法的事。請青年同修跟上他們的步伐。

層次有限,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